APP下载

战火中的青春之歌

2021-08-02文曼

语文天地·高中版 2021年6期
关键词:通讯员百合花战争

文曼

茹志鹃的《百合花》是高中人教版上册第一单元的一篇小说,单元的教学主题是“青春”,即对青春的吟唱。同时,对这篇小说的主题意蕴可阐释为“生动展现军民鱼水情”,当下又将“人性美”“人情美”作为小说主题的主流解读。但在实际教学中,笔者发现当代中学生的认知与以上的解读有一定的距离,他们往往不太能准确把握“人性美、人情美”。基于此,本文力求把《百合花》的主题统筹在本单元教学主题“青春的吟唱”范畴内,用一种贴近中学生生活和情感的解读方式,引导学生从“青春的美与价值”的角度来思考作品,反观自己的青春与价值,寻找生命的意义。

一、青春的本色之美——不是爱情的爱情牧歌

《百合花》的背景是1946年的中秋,作者将笔触指向战争的后方,着力表现三个年轻人在战争背景下的故事。青春本绚丽多彩,哪怕是在战争年代。在这篇小说中,青春的本色之美不仅体现在三个充满朝气的人物形象上,也体现在他们之间美好真挚的情感上。首先,小说的人物很简单,但特征却非常鲜明,年轻充满活力,纯朴善良,对生活充满热爱,尤其是小通讯员。在“我”的眼里,小通讯员“高挑的个子”“那张十分年轻稚气的圆脸,顶多十八岁”,作者用大量的细节来凸显小通讯员的腼腆质朴,坐在“我”旁边会“立刻张皇起来,好像他身边埋下了定时炸弹,局促不安,掉过脸去不好,不掉过去又不行,想站起来又不好意思”,甚至是在被询问到是否娶媳妇时羞红了脸,这样的情形和反应对于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大男孩,再正常不过,当代中学生也有同样的年纪和心理反应。类似的情景在文中有多处,作者信手拈来,不加雕饰,娓娓道来,为我们呈现一个活泼灵动、腼腆固执又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的青年,所以才会有精彩的细节描写——步枪筒里别着几支树枝和野菊花。这组意象别有新意,一个意象是对生命产生威胁的战争武器,另一个意象却代表着蓬勃生长的自然生命力。这看似矛盾却暗藏着人物的精神风貌,步枪是无法选择的战争强加给他的武器,但这依旧阻挡不了小通讯员对自然生命力的渴盼,对生活的热爱,这正是树枝和野菊花所象征的内容。小通讯员的形象,是诗意化了的青春与生命的象征。

如果说青春的本色之美体现在小通讯员身上是青年、活力、淳朴、爱美和害羞,那么,体现在“我”和小媳妇身上就是一种年轻人之间的嬉闹捉弄以及由此体现出的简单质朴的情感了。可以明确这肯定不是爱情,但又带有一种爱情的朦胧和美好。我们可以通过聚焦人物交往的具体情节来理解这种情感。“我”对他的态度由“生气”到“发生了兴趣”,再到最后的“爱上了这个傻乎乎的小同乡”。兴趣产生的原因基本可以判断为“男女有别”“我是个女同志”,所以小通讯员才会一直保持距离,也正如此,“我”倒是有了兴趣,明知他有顾忌,故意要“着恼地带着反抗情绪走过去”,看到他不好意思的窘态,“拼命忍住笑”,这情形类似青春期男女之间的捉弄,相互逗乐,看对方的窘态,简单纯朴可爱,与男女爱情不同。这些场景像闹别扭的当代中学生,纯粹美好而又简单。年轻的生命,一方面对异性有着莫名的、朦胧的兴趣,对异性有着淡淡的好感,会不由自主地与之嬉笑、捉弄。另一方面又伴随着羞怯甚至是抵触,这正是年轻异性间特有的微妙而又難以言明的心理,源于人本真的、普遍的、天然存在的情感。青年男女之间自然而然的美好情感,不同于同志之情、战友之情、同乡之情、军民之情,也不同于爱情,用茹志鹃的话说就是“不是爱情的爱情”。

二、青春的价值之美——不是英雄的英雄赞歌

美国作家塞谬尔·厄尔曼说过,青春不仅仅指一段时间,还是一种精神状态和生命状态。《百合花》中三个年轻人,尤其是作者笔下最重要的小通讯员,他的精神和生命状态如何,又带给我们怎样的启示和思考呢?很明确,小通讯员是文本层面的英雄,在担架员的口中,他是为了保护别人自己毅然扑灭手榴弹的烈士。但英雄不是一个概念,也不是高高在上的救世主,而是一个生活在现实中的有血有肉的普通民众。英雄之所以是英雄,在于他拥有美好的心灵和高贵的品质。在《百合花》中,作者不去突出英雄的品质,而是通过平凡场景中的日常小事,来展现这个普通人身上的闪光点,去刻画洋溢着青春与生命活力的个体,平凡人身上的善意和人性之美也足以让读者动容。作者在描写他为“我”带路的场景时,细节之处的真实善良尤为动人,他细心体贴,处处关注着“我”,尤其是在“我”和通讯员闷坐了一会后,“他开始抬头看看天,又掉过来扫了我一眼,意思是在催我动身”,小通讯员的身份对路上的危险有警惕心和判断力,但他对“我”不直接催促,也没有埋怨指责,而是一种不易被察觉的善意的提醒。这就是他身上的善,是人性的光辉。这在小媳妇身上也有明显的体现,躺在棺材里的哪怕不是小通讯员,而是一个为保护别人牺牲自己的老百姓,她也会捐出自己的被子。这是人与人之间简单质朴的关系,也是作者致力追求和向往的,正如茹志鹃在《我写〈百合花〉的经过》中所言,“我写《白荷花》的时候,正是反右派斗争处于紧锣密鼓之际,社会上如此,我家庭里也是如此。……战争使人不能有长谈的机会,但是战争却能使人深交。有时仅几分钟,甚至只是瞥一眼,便一闪而过,然而人与人之间,就在这个一刹那里,便能够肝胆相照,生死与共”,萍水相逢却以诚相待,惺惺相惜,人与人之间真诚简单的关系,正是基于人性中美好的部分——善与真,这不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都亘古地存在着,但却容易被人忽略,作者用这种方式呼吁我们去关注和思考。

青春的价值和意义也体现在它消逝后带给我们的思考,思考生命毁灭的原因,以及它对当世人和后世人的影响。小通讯员这个蓬勃的、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善良真诚的年轻人,死于敌人的炮火下。虽然作者有意淡化对战争的描写,但这一点是无可回避的。直观的生命的消失,引发我们正视战争的残酷性,弱小的生命在战争面前脆弱不堪。也许人类进程中战争无法避免,但我们不能因此忽视战争的悲剧性,无数个像小通讯员一样的生命就是战争的代价,包括亲人的悲痛。作者正是用这种悲剧的方式,让人更多地领会到生命被毁灭的悲凉与遗憾,而正是在死亡中,在强烈的悲痛中,生者实现了对生命、个体存在的重新审视,生命自身的价值、意义也因此得以体现。《百合花》这篇小说中三个年轻的生命用纯洁、真诚、善良、勇敢、无私、大爱书写他们的青春,当代中学生在享受青春美好的同时,更应该去思考青春的价值,生命的意义,做出自己的判断与选择,这也许才是《百合花》作为人教版上册第一单元“青春的价值”想告诉我们的。

作者单位:浙江省宁波市第三中学

猜你喜欢

通讯员百合花战争
徽县人大常委会表彰奖励12名优秀通讯员
“微宣传”体系中通讯员队伍的建设
体内的战争
百合花
奶奶说“战争”
漂亮的百合花
大埔县老促会召开老区通讯员座谈会
猪毛里发生的战争
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