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无政府主义危害青年的根本利益

1980-08-20本刊评论员

中国青年 1980年2期
关键词:无政府主义林彪权威

本刊评论员

在八十年代向四化进军的征途上,我们需要继续不断地扫除各种障碍。林彪、“四人帮”留下了许多祸害,当前,无政府主义思想余毒,就是其中之一。

一提反对无政府主义,有些青年就不爱听,也不愿意认真地去想一想究竟为什么要反对无政府主义,这样做对青年有利还是不利。

林彪、“四人帮”制造十年动乱的一个主要手段是煽动无政府主义思潮,它给我们党和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从一定意义上说,受害最深的是青年。他们所遭受的灾难往往会影响到整个的人生历程。大家都记忆犹新,在那动乱的年月里,有多少朝气蓬勃、天真无邪的青年,被引向无政府主义的漩涡,在一片混沌中耽误了青春,少数人甚至走上犯罪道路。无政府主义泛滥所造成的国家经济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影响了文化教育和各项事业的发展,使多少青年失去了受教育和就业的机会。国家政治生活中法制被破坏,民主遭践踏,正常的工作、生产、学习、生活秩序没有保障,使多少青年的聪明才智得不到很好的发展。这些危害,我们至今还不得不咀嚼着它的苦果。事情还不止于此。更值得人们重视的是,由于无政府主义是在“革命”的旗号下泛滥起来的,持续的时间又相当长,因此,给予青年思想上的坏影响是很深的。至今仍有一些青年自觉不自觉地把它作为一种想事处世的方法,干出一些损害国家利益,同时也就在根本上损害青年利益的事情来。在现实生活中,可以看到这样一些主要表现:

一、习惯于用“大民主”解决问题。由于多年积累,我们国家问题成堆,青年有许多实际困难和问题要求解决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要考虑到采取什么方法才有利于人民的团结和国家的兴旺。长在动乱时期的青年,当他们懂事的时候,听到的、看到的以及自己实践的,就是用所谓“大民主”的方式冲击一切,横扫一切。这方面的后遗症至今还在影响着安定团结,危害着我们的四化事业。例如,最近还有一些地方发生少数人聚众闹事、拦截火车、阻断交通的事件,妨碍了工作、生产和社会的正常秩序。当然,发生类似情况的原因是错综复杂的。就参加这种活动的多数人来说,有的是为了向领导施加点压力,争取社会声援,以求得问题的解决;有的是感到别无他路,想用这种办法来试一试;有的也知道这样做不好,但又觉得如果能够解决问题,也未尝不可。总之,希望通过这种办法达到解决个人问题的目的。但是,结果却常常事与愿违。因此每个青年在要求解决问题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国家的大局和利益;在准备采取一种方法和行动时,一定要考虑它的后果。解决人民内部矛盾和问题的正确途径,是通过正常的民主程序,依靠组织,有领导有步骤地进行。三年多来,许多重大问题就是这样解决的。虽然目前我们国家的民主生活和制度还不够健全,但是,我们党和国家正在采取措施加以改进。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是我们党长期的方针。青年一代要学会在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下,正确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这是青年在成长过程中的一门必修课。

二、不喜欢纪律的约束。在四害肆虐的日子里,一切规章制度、条文法规,统统被斥之为管、卡,压。只要是群众,不管发表什么意

见,总是“天然合理”。影响所及,使今天有些青年对个人自由要受一定的纪律约束很不理解,很不习惯。他们希望享有可以不分场合、不计后果的自由。这一方面反映了流毒甚深,同时,也说明了缺乏最基本的关于自由和纪律的教育。其实,任何人要得到自由,都必须接受一定的纪律约束。如果把自由看作是随心所欲,那么,整个社会的一切正常关系将遭到破坏,也就没有任何自由可言。从古到今,凡是要成就和发展事业的个人和集团,都是懂得纪律的重要的。刘邦倘若没有“约法三章”,怎能战胜不可一世的楚霸王?我们党领导的人民军队,首先是因为它有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但如果没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保证,就不可能得到人民的支持,从而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的几百万军队。今天我们向四化进军,同样必须有社会主义法制和纪律的保证。一切有志于中国繁荣富强的青年,都应当自觉地接受纪律的约束。我们只有剥夺少数捣乱分子的自由,才能保证大多数人的自由。否则,鱼目混珠,人民内部的既有民主又有集中,既有自由又有纪律,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的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就很难真正形成。

三、不承认要有权威,不能正确地处理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林彪、“四人帮”一方面大搞现代迷信,大树特树少数几个人的绝对权威,另一方面怂恿人们随便否定、打倒各级领导。这种无政府主义的阴影,今天仍然缠绕着一些青年。他们容易夸大领导的缺点错误,进而不服从领导,自行其是。现实生活中的权威总是相对的。具体的领导者,都会有缺点有错误,有的甚至是严重的。因此,权威是可以批评的,领导者是可以撤换的。但是,不能没有权威,不能不要领导。人类的一切活动从来都是结成一定的社会关系进行的,不管在什么社会制度下,总是要有权威,总是要有对权威的服从。社会是由有意志的人组成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意志,都应该独立思考,但是作为一个团体,一个政党,以至整个社会,要采取联合行动,则需要有统一的意志来指挥、来协调。这种在人们的共同斗争中起支配作用的意志,就是权威;在现实生活中,它通常体现为领导。因此,对于领导者,只要是我们的同志,那么,对于他的缺点错误,就应当是在爱护的前提下帮助他克服,不能不合己意就不服从,一出错误就否定。当然,这决不是为领导同志的缺点错误作辩护。领导者如果不严格要求自己,有错误坚持不改,总有一天是要被人民所唾弃的。

四、由于对“破”字当头的片面理解,容易滋长“怀疑一切”、“否定一切”的情绪。在十年动乱时期,“破”字叫得很响亮,似乎只要“破”字当头,“大批判”开路,就什么都有了。这股思潮煽动人们对现实的一切持怀疑、否定的态度,迄今还影响着一部分青年。他们往往容易否定现存的一切,认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而把自己脱离实际的主观设想当成是高于一切的治世妙方。这样做,必然会在实践中碰壁,最终将导致脱离社会主义轨道。我们所主张的是正确的破,是破除腐朽的、错误的、过时的东西;正确的破是为了立。归根结底,破是手段,立是目的。我们要大大发展生产力,要逐步改革与之不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扫除一切旧的传统势力。这就需要有真才实学。只有在自己的岗位上刻苦学习,勤奋工作,努力探索的人,才能肩负这个重任。

由此可见,无政府主义思潮的余毒是当前全国人民同心同德搞四化的大敌,也是青年健康成长的大敌。我们切不可等闲视之,要自觉地去批判它,抵制它,克服它。

列宁指出:“无政府主义作为世界观是改头换面的资产阶级思想”,“个人主义是无政府主义整个世界观的基础”。因此,要扫除无政府主义思潮的残余,在批判林彪、“四人帮”制造的种种谬论的同时,也要注意自己世界观的改造。革命前辈董必武同志说得好:“冲决诸网罗,首要在忘我。”丢掉“我”字,就可以冲破无政府主义网罗的束缚,从而轻装前进,为祖国的四化大业贡献更大的力量。

猜你喜欢

无政府主义林彪权威
林彪最后一次题词
网络空间无政府主义思潮审视
《家》中的人道主义精神的体现
青年周恩来无政府主义思想的嬗变
论我国无政府主义者的表现及加以肯定的行为
林彪之病
林彪的衣食住行与性格爱好
化妆品市场信息权威发布
化妆品市场信息权威发布
再说谦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