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焉能燕雀守栋梁”

1980-08-20丘锋

中国青年 1980年2期
关键词:妈呀栋梁母亲

丘锋

顾作霖 (一首)

给青年团员题词(1931年)

休损害宝贵的身体,

莫辜负不再的韶光。

伟大的事业,

正需要你年青力壮。

顾作霖(1907—1934):江苏嘉定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历任江苏、山东、湖北三个省的团省委书记。1931年到中央苏区工作,曾任少共中央书记,红军总政治部代理主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1934年5月病逝于瑞金,时年27岁。

蔡梦慰(一首)

献给母亲

——第二十五度生日

妈呀,你在那里?

我听得见你的悲叹,

你在呼唤我的乳名;

千遍

万遍……

不管隔了多少重山

多少年代……

也不管是什么力量,

长远地使我们分开,

而把暮年的寂寞,

留作你唯一的陪伴。

象小鸟翱翔天际,

飞向太阳……

象雨点滴入江河,

奔向大海……

你底孩子呀。

属于了他底伙伴,

属于一个众人的理想。

每一粒种子,

都孕育着一个独立的生命,

从剪断脐带的那刻起,

地下的婴儿,

便已属于他自己

老一代的爱,

老一代的希望,

他年青人当作羁绊来丢开。

一个时代的毁灭,

一个时代的诞生,

要付出多少母亲的眼泪,

要经过多少母亲的熬煎,

妈,你从泪光中可曾看见

新的人群呀,

已从桎桔中解放出来,

用劳力耕耘自己底世界,

那里面有你底孩子,

也有你底自己。

牢门要被打开的,

镣铐一定要被砸碎,

囚徒将奔涌出来,

重新呼吸自由的空气,

重新享受和煦的日光,

他们将张开

还未瘫软的双臂,

热情地拥抱世界啊,

热情地拥抱他底母亲!

春风里摇摆的新枝,

阳光中闪耀的绿叶,

它们与泥里的老根一同枯荣,

妈呀,

我们两个生命,

原本是紧紧地

相依,

相偎……

连系在两颗心内的纽带呀,

牢牢地谁能割断。

一九四九、八

蔡梦慰(1924—1949):四川遂宁人。新闻记者,诗人。1948年4月被逮捕,在渣滓洞狱中用竹签子当笔,钻木取火,烧几团破棉絮的黑灰调水当墨汁,写下了著名的《黑牢诗篇》。这首《献给母亲》诗,是在狱中写的。

宋铁宕(一首)

男儿壮志拓人荒,

焉能燕雀守栋梁,

揭地掀天为事业,

翻江倒海写文章。

黄金碧玉似粪土,

阶下利禄岂能污,

气高大味效涉广,

逐去独夫造大同。

人世消除剥削制,

那分贫富判是非,

辉煌历史开新颜,

光明人类不作奴。

一九三三年二月书。

注:涉广:即秦末农民起义首领陈涉、吴广。独夫:指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头子。

宋铁宕(1910—1937):原名孙肃光,又名宋占祥,吉林永吉人。曾任南满抗日游击队迫击炮大队政委、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政治部主任,1937年2月在战斗中牺牲。(邱锋辑)

猜你喜欢

妈呀栋梁母亲
掌握本领做栋梁
粉笔
小鱼丸
栋梁其人
管不管
给母亲的信
皮肤擦破时怎么处理
悲惨世界
送给母亲的贴心好礼
应该“量材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