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越“和谐”越嚣张:职场霸凌惊变荒野逃生

2021-10-15弥龙新语

知音·上半月 2021年10期
关键词:霸凌莉莉和谐

弥龙 新语

2021年3月18日晚,重庆市开州区公安局110接到报警,一名叫田蜜的女子称遭遇三名陌生男子绑架并活埋。接警后,警方第一时间赶往案发现场并将女子送往最近的医院救治。其后,警方调取监控,锁定犯罪嫌疑人为汪强等三人,并在12个小时内,分别在二手车市场、朗讯网吧将三人捉拿归案。一起职场霸凌轮奸案浮出水面——

妒火中烧:卖房三人组来了个锦鲤女孩

2020年5月30日傍晚,公司上半年度表彰大會结束,田蜜捧着销冠奖杯回到工作间,沉浸在喜悦中。突然,同事姜云夺过她的奖杯,狠狠地摔在地上,阴阳怪气地对田蜜说:“你还要不要脸?就靠抢客户,有本事就去和男人睡呀?不要脸!”她恶毒的攻击让田蜜的泪水瞬间奔涌而出——

时年22岁的田蜜是四川省资阳市人,大学毕业后,在当地金阳光幼教中心做了幼教,父母是当地的普通工人。2018年4月,母亲蒋桂华在一次常规体检中被检查出尿毒症,需要几十万元换肾。对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这笔天价费用根本无从筹集。田母只能每月去成都做一次透析,维持生命,靠父亲和田蜜微薄的工资显然难以维系。9月,田蜜听人说楼盘销售赚钱,决定去重庆卖楼,她按照网上事先约好的方式找到了所在的房地产公司。

很快,田蜜发现现实和传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工作非常辛苦。公司给田蜜的底薪是2800元,她把1000元钱寄给母亲看病,留下的能解决她租房等基本的生活开销。田蜜所在的团队,是四个女人组成的小组。组长张晓是重庆本地人,29岁,在这家公司做了6年,另两名成员韩莉莉和姜云26岁,都是成都双流人,但比田蜜都早来公司一两年。三个女孩长得特别漂亮,关系也特别要好,她们在组里抱团,从田蜜进公司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像被团队无视了。

田蜜知道三个人对她非常不友好,工作上小心翼翼,甚至还讨好她们,把父亲从老家寄来的水果送给她们吃,三个女孩直接把她送过来的东西丢进垃圾桶。田蜜私下里给爸爸妈妈哭诉很多次,妈妈总是让她忍让,叫她用真诚换得职场的友谊。

2020年初,重庆的楼市非常低迷,田蜜所在的团队一个月也难得卖出几套房。即使张晓、韩莉莉和姜云抱团作战,也很难有好的业绩。她们基本上靠一些假单子,通过亲朋好友引荐各种人来楼盘看房,签单后又退单,做假业绩,从而从公司拿销售底薪。而对于田蜜来说,她已经到了背水一战的地步,再不完成任务就要自动辞职。三个人等着看她的笑话。

1月26日,一位穿着休闲装的先生走进售楼部,同事又像往常一样涌上去,但得知对方表示没有明确目的后,她们又像潮水一样退了回来。见此情景,田蜜还是很礼貌地走到对方面前,问有什么可以帮对方的,客户希望可以参观一下小公寓的样板间。从样板房出来后,客户说道:“谢谢田小姐,这种户型不太适合我。”“要不再参观一下我们这里的楼王?这种户型较大,总价较高,上次成交还是一年前的事情,不过房子的确很不错。”田蜜热情地说,虽然对方看着不像有能力买楼王的,但她还是仔仔细细地介绍。客户走前感慨地说:“田小姐,你和她们真的不一样,她们就会吹嘘天天有成交!”三天后,客户来电要来成交。当时田蜜难以置信,激动得哭了。

田蜜拿下订单,最不乐意的是张晓,因为此前该客户咨询过张晓,她确认客户没有购房意向之后,就再也不管不问了,谁知道他竟然和田蜜签单了。张晓找来韩莉莉、姜云两人商量。讨论中,她们觉得田蜜肯定用了什么手段,签单理由找不到,商量很久也没想到合理的“截胡”理由,三人决定敲她竹杠,于是张晓以田蜜给团队争了光为名,提议要为她庆祝一下。

一直以来,田蜜也有意和她们三人缓和一下关系,于是当天晚上,田蜜做东,请团队吃饭。吃饭时,姜云胡乱点菜,见贵的就点,一点也不顾忌田蜜的钱包。吃完饭后,韩莉莉又提出要去唱歌,一晚上下来,田蜜花了4300多元,超出了她这单提成。张晓等三人十分得意,笑呵呵地打车而去,只留下田蜜在深夜的街头发呆……

但开了这一大单后,田蜜真的是个锦鲤女孩,她像突然开挂,客户越来越多,很多客户到楼盘都会不自觉地找她咨询情况。她的勤奋和努力为她拿下了一个又一个订单,有一个月公司售出的18套房,有12套都是田蜜签下的。她成了公司半年度的销售冠军。她觉得离给妈妈换肾又近了一大步。

致命“和谐”:隐忍之下职场霸凌再升级

“锦鲤女孩”成了小组的众矢之的,眼中钉张晓等三人一合计,决定给田蜜下马威。于是张晓找各种机会给她穿小鞋,在工作中给她制造不便,甚至强行安排她加班。有一次,张晓竟然假称公司急着要一个方案,硬是让田蜜搞了个通宵。实际上,公司根本没有急着要。不仅如此,她们一起向领导反映田蜜有狐臭,要她搬到靠近厕所的卡座,还把她喝水的杯子丢了,甚至在她的桌子上放垃圾……田蜜默默忍受着,她知道必须坚持,因为治疗母亲的病需要钱。她流着泪水、清理着污秽的工作台……

2020年8月12日上午11点许,一名50岁左右的男客户来到售楼部,他径直走向田蜜。田蜜像往常一样,给他介绍户型、售价,客户提出要看样板间。从几个月的经验积累中,田蜜隐隐觉得对方不是诚心来看房的。但对方执意要看房,田蜜还是带他去看了。客户一进样板间,就和朋友视频聊天,还摆各种pose自拍,折腾到下午两点多。田蜜跟着他楼上楼下跑,汗流浃背,困顿不堪。

看完房,田蜜问对方能不能订房,他说回家和老婆商量一下。那个客户先后来了5次,每次都带人来,父母、朋友、同事,每个人都要带他们去看一次现房,就这样他们折磨了田蜜大半个月,还指着售楼部和广告说到访点赞送米和油,让田蜜兑现。田蜜说那广告是去年的,最后这些人逼着田蜜去超市挑了1000元的东西,才保证不投诉她。

当天晚上,田蜜无意中翻看到韩莉莉的朋友圈,竟然发现这个50岁左右的客户是韩莉莉的父亲,那些陪他来的人是韩莉莉的姑姑和亲朋好友。这不是明摆着“玩”她吗?田蜜将此事上报给了组长张晓。张晓很认真地告诉她说:“即使是她的父亲和家人要买我们的楼盘也是合理的呀!他们有选择在谁手上买房的权利吧?”田蜜不知道该怎么调整和团队的关系,更没有想到她们对她下手更狠。

2020年国庆期间,田蜜售楼的签约合同很多,每套程序对她来说闭着眼睛都可以做了。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有一次,她却将一个客户的合同号码弄错了,当时她没有发现,直到两个月后,这位客户的银行贷款没有申请下来,田蜜去查才发现。于是,原来的签约作废,一切都得重新再来。尽管最后客户没有为难田蜜,但在公司和团队引起了轩然大波。公司对田蜜作出罚款5000元的处罚,不仅如此,还扣发了张晓所在团队当月的全部奖金。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张晓狠狠批评了田蜜。她这次都用不着含沙射影,而是直接对田蜜开炮了:“不要以为你是销冠就很了不起,我们在座的,哪个不曾经都是销冠?”田蜜如坐针毡。最后提出公司所有罚款由她全部补偿。公司要她申诉她也不敢。

如果说,曾经张晓等三人对田蜜的打压、排挤还停留在暗处,而这次事件直接把她们的敌对挑明了。

7月,田蜜因为母亲病危,赶回资阳老家。刚好一个预约客户来找田蜜,姜云直接告诉客户:“她家中有急事,刚刚辞职了,有什么需要我可以为你服务。”其后竟然趁着田蜜在老家期间,和客户签下了购房合同,并将所得提成分给了张晓和韩莉莉。田蜜等母亲病情稳定后赶回公司,才从客户的朋友圈发现了这起明目张胆的“截胡”。

事后,田蜜和姜云对质,姜云不承认自己说过田蜜辞职的事情,还振振有辞:“客户在我手上签合同不可以吗?有本事你也把我的客户合同签了呀!”没有证据,公司也只好不了了之,田蜜依然采用了息事宁人的方式,继续隐忍。直到2021年1月的一天,火药桶终于炸了。

荒野轮奸:忍出来的霸凌如此狰狞

2021年1月5日,田蜜接待的竟然是一名愿意用全款购买别墅的王大力先生。现年32岁的王大力,武汉大学毕业,其后一直在重庆开公司,资产过亿。

田蜜第一次见王大力,打扮很土,像个农民,穿着一件洗得泛白的T恤,胡子拉碴的,一看就是很底层人士。王大力一脚跨进售楼部,姜云就朝韩莉莉使了个眼神,张晓等售楼三姐妹根本不肯接待,继续聊着天。只有田蜜认真介绍,她给王大力递上了一杯热咖啡,然后详细讲解沙盘。王大力提出要去看样板间,看完样板间后,王大力拿了楼盘的一些资料就走了。张晓等售楼三姐妹看着田蜜白白跑了一趟,打趣说:“这么冷的天,活动一下其实也是挺好的。”田蜜没有接话。

当天晚上,田蜜算了一下,如果这个单子拿下来,她就有二十多万的提成,加上一些积蓄就可以给妈妈换肾了!

五天后,王大力返回来了。张晓等售楼三姐妹以为是对方落下了什么东西,回头来拿,继续不搭理。让她们没想到的是,王大力径直找到田蜜说:“田小姐,我看过的那套东边户型,我要了!”王大力说半月之内,他全部资金到位。话刚落,张晓等三人火速围了过来搭话。此时,张晓以团队负责人的身份介绍说:“我是这个楼盘的置业经理,你有什么需要继续了解的可以咨询我!”但王大力坚持将十万定金由田蜜划进了公司的账户。按照公司规定,这个单子应该是算在田蜜名下的。

看到这一幕,韩莉莉对姜云说:“一定是和他睡了。我就不明白,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睡的?”姜云把声音提高了几度说:“男人不想睡,但她想睡呀!”这么恶毒的语言,田蜜再也承受不住了,她冲上前和姜云理论。看着唯唯诺诺的人,竟然有勇气和她对着干,姜云冲上去扇了田蜜一巴掌,然后死死地将田蜜按在了墙上,又用指甲把她脸划花了……同事客户都来围观,更有好事者将这一幕发布到了网上。公司形象受到严重损害,第一时间,姜云被公司辞退,张晓和韩莉莉被警告并扣除底薪1000元。

姜云被公司解聘后,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然而,一周后,王大力竟然签下购房合同,还高调追求田蜜。一个丑小鸭凭什么得到这样的幸运?三人越想越气恼。最终三人决定,将田蜜绑架,教训她一顿,让她主动辞职,滚回资阳老家。

第二天,姜云找到自己的远房亲戚,在重庆倒卖二手车的表哥汪强。汪强比她早几年来重庆,一直没正规的工作。姜云将田蜜的照片传给汪强,并付了1万块钱定金给他,说:“要她滚回老家!”她答应事成之后,再给他1万元。对汪强来说,教训个人能拿两万块钱,这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2021年3月18日傍晚,经过一番踩点后,汪强带了两个兄弟刘凯明和康涛,守在田蜜下班的路上,看到田蜜走到了车边,刘凯明和康涛迅速将她拉进套牌的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内。突然被绑架了,田蜜被吓晕了。汪强将车开到附近密林深处,周围一片漆黑,汪强将车停在了一处荒无人烟的空地处。见此情景,田蜜非常恐惧,挣扎着撕开了胶带,大声呼救。汪强走上前,朝田蜜面部猛力一击,田蜜昏死过去。汪强等人对她实施了强奸。二十分钟后,田蜜醒过来,她又不停挣扎呼救,三人索性又将其打晕,看其呼吸很弱,而且身体发冷,以为她死了。见出了人命,三人也慌了,于是将田蜜推到斜坡口,用手将边上的浮土推向罅隙。他们看着田蜜被“埋”了,趁着夜色逃离了。他们哪里知道,田蜜醒了过来,她奋力从土里扒开缝隙,逃了出来。她走了许久,才在路上拦住了一辆过路的货车。在好心司机的帮助下,田蜜拨打了报警电话……

重庆市开州区公安局九龙山派出所很快调取了这辆白色金杯套牌车的行动轨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为汪强等三人,并在12个小时内,在开州区二手车市场、朗讯网吧分别将三人捉拿归案。汪强等人被抓获后供出了姜云、张晓和韩莉莉三名主谋。三人也没想到原本只是想教训一下田蜜,讓她滚回老家,却发生了田蜜被强奸的惨案。三人特别后悔。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因涉及隐私,除犯罪嫌疑人汪强等三人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该案的起因就是职场霸凌。其实,大多数职场,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霸凌行为,因为当事人“身不由己”的沉默而掩盖。其实,遭遇职场霸凌,第一次就要拒绝,忍耐就是给霸凌者一次次欺负你的机会,本案就是明证!

编辑/叶琛

猜你喜欢

霸凌莉莉和谐
With you at that moment
十二星座遭受校园霸凌会怎么做
十二星座遭受校园霸凌会怎么做
校园霸凌行为现状及法律规制问题研究
试论在新课改背景下的和谐师生关系
浅谈如何在新公司开展企业文化建设
Look from the Anglo—American jury system of jury system in our country
从生态批评视角解读《白鲸》中人与自然的对抗与和谐
浅析高中英语优质课堂合理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