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才下眉头却上笔头:一对中日恋人的哑谜爱情

2021-10-15九城阙

知音·上半月 2021年10期
关键词:顺子韩语日语

九城阙

日本姑娘顺子是北京市顺义区一所大学的日语教师,中国男孩姜磊是一个上市公司的软件工程师,这对跨国夫妇的爱情充满了浪漫,而他们使用“谜语”沟通的婚姻生活,也充满了甜蜜。

异国相逢:日籍女教师与“社恐”程序员

故事要从韩国首尔说起——

2018年冬天的一个晚上,韩国首尔明洞附近一处语言学校。28岁的日语老师木村顺子上完课,按惯例收作业,轮到最后一个中国学生姜磊时,却面露难色。顺子很早就注意到这个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中国学生,他鲜少跟同学交流,上了三个月的语言课,连基本的沟通都难。

28岁的木村顺子来自日本京都,父母在伊根经营一家家庭旅馆,她从东京大学语言系毕业后来到韩国工作,目前在首尔的一家语言学校担任日语教师,是个人气超高的小姐姐。巧的是,当晚两人竟乘坐同一班地铁回家。为了缓解尴尬气氛,姜磊用磕磕巴巴的韩语自我介绍:他来自中国山东省菏泽市,七年前从北京一所大学信息软件工程系毕业后,被外派到韩国来工作,是一名软件工程师,首尔是他待的第五座城市。他即将被派到日本,所以要恶补日语。

更巧的是,顺子发现自己和姜磊竟然租住在同一栋公寓。姜磊住三楼,顺子住四楼。可此前,他们没见过面。让顺子更疑惑的是,即便两人是邻居,那次分开后她也很少碰到姜磊。

两周后,顺子将钥匙锁在家里,于是敲开姜磊家的门等开锁师傅。姜磊开门后,顺子进门参观,她大吃一惊。这个男人家居环境简朴得令人惊讶,一张电脑桌一把椅子,一张床一个衣柜。唯一有点人情味的装饰,是窗户上的一个中国结。顺子随口问道:“你吃饭怎么办?”姜磊挠挠头说:“公寓老板定点帮我点中餐外卖,算在房租里。”顺子摇摇头,叹口气,拉着他到联合超市,买来食材为姜磊做了一顿日式寿喜锅。

吃饱喝足,顺子还特意搬来自己从日本带来的茶具,为姜磊泡茶。聊天中,顺子得知姜磊基本足不出户,去得最远的地方是三个街区外的中国超市。顺子抱怨姜磊没语言天赋还不努力,不仅韩语差,日语也差。顺子用日语嘟囔着:“来韩国七年都没学会韩语,典型的社恐患者,会不会是反社会人格?”没成想,姜磊听懂了这句,腼腆回复:“社恐是有点,反社会倒不会,每天敲代码根本没时间考虑其他。”顺子诧异,姜磊补充道:“社恐这个词我懂,日本动画片里常播。”

自从跟顺子成为朋友后,姜磊的世界发生了变化。为了鼓励姜磊学习韩语,顺子一边做饭一边观看韩剧,还让姜磊给自己打下手。相处中,两人互生好感。姜磊考虑自己即将被派到日本去协助建立新基站,他将这份情愫藏在心底。

2019年3月,顺子结束一个季度的日语课。晚上下课后,姜磊主动约顺子吃烤肉,席间姜磊要了一瓶烧酒,倒上酒后,还顺势给顺子比了一个OK。顺子喝完后,双手举起大拇指,随后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几张纸币付钱,往老板手里塞。老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将她的手推开。顺子不依不饶追着塞到老板兜里,引得在座的客人哄堂大笑。事后,顺子才得知,姜磊的意思是这瓶酒很好喝,而在日本习惯中,这个动作表示钱。而顺子以为姜磊让她买单,于是想都没想就往老板手里塞钱。

因为错过了最后一班地铁,两人为了抄近路,穿过汝矣岛公园。晚风习习,轻盈的樱花纷纷扬扬洒在两人头上。顺子借着酒意向姜磊表白,她踮起脚尖在姜磊脸颊亲了一下,说:“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姜磊愣住,随即高兴得将这个可爱的女孩拦腰抱起来。

谜语爱情:才下眉头又上笔头

恋爱后,两人经常结伴出游。在顺子的带动下,姜磊走出家门,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姜磊不会讲日语,顺子不会讲中文,两人只能用彼此并不熟悉的韩语交流。为了完整表达意思,他们有时候还需要用英语,更多时候是辅助肢体动作,为此闹出不少笑话。最难的是电话沟通,两人嗯啊半天,根本不明白对方想说的是啥。为了准确表达彼此的想法,他们发信息都是用简短英语。

有次,两个人一起去仁川泡温泉。泡完温泉抵达酒店,顺子高高兴兴吃了夜宵,可当服务员将账单送来时,她气呼呼的双手抱拳。姜磊不明所以,比划着问她:“是不是饭不合口味?房间不舒服?”顺子径直扭头不理他,姜磊猜不出女友的心思,打电话让服务员升级房间。顺子连忙拉住姜磊,在服务员的翻译下,姜磊终于明白了女友的心思:这间房是相当于一晚三千多人民币的高级旅馆,对顺子来说三千多人民币是一个月的生活费,觉得很浪费。情急之下,姜磊在酒店便签上画了两个小人给女友道歉,一个小人跪着,一个扎辫子的小人站着生气。从仁川温泉回到首尔,姜磊发现细心的女友将这个小卡纸带回来贴在冰箱上了。

2019年春假,顺子回京都探亲。姜磊主动提出陪她一起回日本,顺子很感动,虽然两人之间连沟通都费劲,但她能真切感受到男友對自己的爱。来到伊根之前,姜磊在网上查询了当地信息。他知道女友的家乡是宫崎骏经典动漫《千与千寻》的取景地之一,当自己站在这里时,整个人还是挺震撼的。顺子看出了男友心思,将跟朋友美代子的聚会改成了带姜磊自助游。

姜磊在这里能感觉到海风的凉爽和大海的气息,清澈见底的美丽的海洋和排列的船屋群让人心旷神怡。美代子看到姜磊对船屋饶有兴致,自告奋勇为他介绍伊根的美景。

顺子家的家庭旅馆也是一间船屋,竖立在海边的船屋,夹着一条道路,与山相对而立的主屋,别具风格。顺子的父母长期经营酒店,甚至会几句简短的中文,他们对姜磊十分满意,还给他举办了隆重的和风宴。在伊根的日子,姜磊拿着单反一阵狂拍,他注意到在海边与船屋并列的土仓中,会写上吉祥的话语或绘画,有的有烙画,有的悬挂着渔夫之神和惠比寿的瓦片,顺子将瓦片上的语言一一解释给姜磊听。突然,姜磊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将自己和顺子的日常做成小卡片,用来表达意思,就方便多了!

回到首尔后,姜磊白天忙完工作,晚上就在电脑上设计表达心意的小人。小人的原型是女友顺子,她总是在着急时会做出可爱的小动作。双手越过头顶比心是说爱你,托腮思考是表示等一等,双手环在胸前是表示生气,瞪大眼睛表示吃惊。姜磊通过代码,设计出一个简易小人,还为小人设计了动作,并打印到一摞卡纸上。经过半个多月忙碌,他为女友制作了一份独一无二的爱情谜语。

此后,每次想表达意思,就抽出对应的卡纸。顺子看图猜意思,在朦胧的沟通方式中,两人的感情升华。

有次,姜磊外出扔垃圾时,顺子打算好好教训男友一番,可她发现姜磊没有设计垃圾分类的小人。待姜磊回家后,顺子径直抽出一张小人卡片、一张垃圾桶卡片,当着姜磊的面扔到厨房垃圾桶里。姜磊点点头,顺子以为他听懂了自己的意思,可让她哭笑不得的是,第二天早上姜磊扔掉了旧垃圾桶,还买回一个新垃圾桶。

在顺子看来,有些事跟男友即使用卡片都无法沟通。姜磊习惯喝温水,而顺子喜欢冷饮。姜磊家里有个烧水壶,而顺子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到冰箱取出冰塊放入大麦茶中,然后咕噜咕噜喝下去。有次,顺子月经期,身体不适。姜磊给她煮红糖米酒,可顺子执意放到冰箱冷藏后才喝。

有次,顺子跟妈妈视频聊天。妈妈看到姜磊提着顺子的手包跟在后面,斥责女儿:“你怎么能够让姜磊君帮你拿包呢?”事后,顺子向姜磊解释:日本男生有大男子主义的思想,他们不会帮女朋友拎东西或者拎包,因为他们认为这很丢脸。但中国男生却常被看见帮女朋友拎包或者拎东西。姜磊宠溺地告诉顺子:“在中国,给媳妇拎包是理所当然的事。”

当然,两人也有过争吵。平时,顺子跟姜磊沟通时用韩语,但是一到吵架,顺子会说日语,而姜磊直接用山东话。顺子表示听不懂,姜磊则红着脸:“毕竟用自己的语言比较顺口,也比较容易赢。”吵到最后,姜磊会顺势抽出一张举着旗帜的小人投降。

可当顺子逼着姜磊学日语或者韩语时,他十分抗拒。随着深入交往,姜磊设计的卡片日益增加,他会根据女友的需要,设计出新款。这种看似麻烦的爱情谜语,为两人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情趣。

筑梦北京:两人三餐四季

2019年10月,姜磊在首尔的项目即将收尾,面临回日本还是回中国的选择,顺子贴心地告诉他:“语言是我的长处,是你的短板,不如我们回到你熟悉的地方,我学习汉语。”姜磊感动不已,向她求婚了。回国后,顺子应聘到顺义区一所大学担任日语老师,姜磊则回到他熟悉的互联网公司。

姜磊带着顺子回到山东省菏泽市的老家举办婚礼,随后两人到北京生活。这时,顺子才感到诸多不适。有次,姜磊带顺子参加同学聚会,一位同学打趣道:“网上经常能刷到各种中日夫妻日常。最多的场景就是老公发工资后,掏出一大沓日币给老婆,然后说自己不需要那么多钱。”顺子神秘地笑了笑:“我们家不需要,因为老公直接交银行卡。密码还是我俩纪念日……”姜磊连忙捂住妻子的嘴巴,在他看来顺子不仅要学习中文,更要了解中国文化。

回到中国的姜磊在妻子的感染下,也像变了一个人。有次,顺子拿出一摞合影,问姜磊:“你能找出这张照片上的相同点吗?”姜磊接过相片,不得其解。顺子努努嘴说:“你就是里面的相同点,每次都是短T和牛仔裤,别人以为我在虐待男朋友呢。”姜磊知道顺子十分在意形象,每次出门都会精心打扮。在妻子的感染下,姜磊出门前会精心打扮一番,但面对顺子让他喷香水这件事,姜磊表示抗议,觉得这是自己的底线。经过一番调教,姜磊的审美很快就跟上了,每次陪顺子逛街都会给出很多建议。

为了让妻子有更好的生活,姜磊打算用这些年的积蓄在南五环买一套小两居。两人决定将房子装成和风风格,因为找不到设计师,两人打算自己干。装修刚开工,姜磊接到一个新的项目,要前往上海工作两个月。

无奈之下,姜磊请妈妈薛梅到北京协助妻子装修。出差前,姜磊表示担忧:“我妈妈不会讲日语,更不会韩语、英语,她只会山东普通话。”顺子神秘地拿出两人在韩国用的卡片,笑着说:“我有秘密武器,你放心去工作吧,我会照顾好妈妈。”

可是房子刚装修没多久,就面临2020年疫情,需要居家生活。彼时姜磊不能回北京,顺子只能跟婆婆薛梅一起生活,装修事宜只能停摆。

为了打发时间,薛梅主动教顺子包饺子、蒸包子。姜磊制作的小卡片派上了大用场。经过一段时间相处,顺子十分黏中国婆婆。薛梅知道儿媳喜欢喝一个固定品牌的黄桃酸奶,但这种酸奶保质期短,因此每次外出买菜都会买。有次,薛梅买完菜回家,向顺子比划着“我在楼下买酸奶”就出门了,连手机都忘了拿。薛梅回家后,顺子一把将她搂住。原来,对顺子来说,楼下就是5分钟路程,而薛梅在楼下便利店没买到酸奶,于是去了较远一点的超市买酸奶,花了将近40分钟。顺子觉得这个不能叫楼下,很担心婆婆。晚上,姜磊跟顺子视频,提到婆婆“失踪”这件事,偷偷抹眼泪。

薛梅觉得儿子儿媳这种谜语爱情适合小年轻,但对自己来说费事,于是干脆上手教媳妇“山东普通话”。此后,薛梅不论是去建材市场购买原材料,还是到新房监工,她都会带着顺子,还会一字一句教她。2021年5月,在婆媳合力下,房屋装修完毕。在进门玄关处,顺子将谜语卡片专门用相框挂在墙上,这是他们的爱情谜语。

如今,夫妻俩已可以熟练用中文交流。姜磊每天以学习日语的名义给日本的丈母娘发信息,顺子知道丈夫用自己的温柔不让远在日本的母亲感到寂寞。私下里,两人仍旧习惯用姜磊设计的小卡片,在两人看来,这也是浪漫的一部分。

2021年的七夕,顺子神秘兮兮地告诉姜磊:“老公,你的卡片上需要多一个人咯!”姜磊兴奋地跳起来:“放心,我会完成这个任务!”相爱三年,两人已能心领神会地猜出对方所想。

编辑/艾容

猜你喜欢

顺子韩语日语
赢在耐心
关于日语中汉语声调最新变化的考察
关于日语中汉语声调最新变化的考察
谁说我们学韩语只是为了追“欧巴”?
多媒体技术在韩语教学中的应用
韩语惯用语的特点及教学方法浅析
浅谈韩国语的语言特点
试析大专日语教学的主要障碍及对策
账本
黍地里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