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宁德时代破局卡位上游设备商先导智能

2021-01-11 01:32:14 英才 2021年1期

顾天娇

2020上半年全球前十大动力电池企业装机量为40GWh,LG化学取代宁德时代(300750.SZ)成为2020上半年动力电池销量之王。2020年9月,LG化学宣布将拆分其动力电池业务;而在5月大众斥资79亿收购国轩高科(002074.SZ)26%的股权并计划于2020年建立一座初期产能为16GWh的电池工厂,于2023年底或2024年初开始为大众汽车集团生产电池;还有马斯克在电池日上表示特斯拉自产电池2021年底年产量达到每年10GWh,2022年将提升至100GWh……

一面是同业竞争者的赶超,一面是车企自制电池,行业竞争格局生变,两面夹击下宁德时代压力骤增。

2020年8月,宁德时代宣布将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190.67亿元。

先导智能(300450.SZ)成为了宁德时代投资的首家A股标的。

从落下的第一子来看,“安全”、“成本”显然在宁德时代这里排较高优先级,布局先导智能不仅是控制成本的需要,也是把关电池安全性的一种方式。另外,如果成功入股,相当于介入竞争对手上游的设备渠道,间接控制了其他动力电池玩家的咽喉。

出手先导智能保证电池安全和规模化生产

2020年9月15日,先导智能公告,公司将以36.05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6934.81万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5亿元,此次增发的股份将由宁德时代全额认购。本次发行后宁德时代将持有先导智能7.29%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

从本次定增价格来看,先导智能估值在343亿元左右,对应2019年静态PE约为45X,对比先导智能历史平均市盈率54X略低一些,不过仍属于较高的估值区间。事实上,价格是次要考虑因素,完善产业布局才是宁德时代本次出手的核心目的。

2015年上市的先导智能,市值已从20亿飙升至如今的400亿,成为锂电池设备的龙头之一。

2015-2019年,先导智能营收从5.36亿增至46.84亿,年复合增长率达72%;净利润从1.46亿增至7.66亿,年复合增长率达53%。

先导智能的命运与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缠绕在一起,作为新能源产业链上游的锂电池设备供应商,先导智能与宁德时代、比亚迪、LG、SK、松下、特斯拉等全球多家一线锂电池企业和车企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这些客户向先导智能大规模采购锂电池设备及配件。

先导智能为何能获得客户的青睐?

生产一块动力电池,需要经历极片制作——电芯制作——电池组装三个阶段,经历搅拌、涂布、压、分切、制片、卷绕、焊接、干燥、注液、封口、化成、分容检测、组装等工艺。

电芯的制造过程中每一个工艺环节精細度、自动化程度和化成条件设置决定了其循环性能和安全性能,影响其嵌锂稳定性和热稳定性。卷绕,是其中的核心环节。在整个卷绕过程中,必须始终保证材料有合适的张力,从而使电芯达到质量要求,工艺难度极高。

先导智能的核心设备卷绕机在线速、张力等关键技术指标上领先国内外同行。另外,2017年完成泰坦新动力并购后,先导智能基本完成锂电设备全产业链布局,具备锂电设备整线交付能力。这也就不难理解宁德时代对先导智能的重视何来。

正如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所言:“做好电池的安全性、可靠性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智能制造就是要把低概率事件控制好。一个汽车有100个电芯,一个电芯里面正负极卷绕或者叠片有100片,100×100就是一万,这个电池要做1000次循环,那就是1000万,这只是一部车。如果一万部车,就是1000亿。所以智能制造创新,是将来真正做好创新,做真正安全可靠的电池很重要的基础。”

控制成本及卡位上游

宁德时代是在2014年才成为先导智能关键客户的,2014年宁德时代向先导智能采购设备金额达1.3亿,占先导智能当时收入的42.48%。

此后宁德时代一直是先导智能的第一大客户。2018、2019及2020年1-6月,先导智能向宁德时代及其关联方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7.44亿元、18.1亿元和4.37亿元。而同期先导智能营业收入为38.9亿元、46.84亿元、18.64亿元,先导智能向宁德时代及其关联方的销售占比高达44.83%、38.64%、23.44%。

可以说在先导智能发展最快的这几年里,都少不了宁德时代的身影。

但是两者的毛利率却呈现相反的变化趋势。

2017年起,宁德时代毛利率进入下滑通道。财报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在2017年的营业收入为166.57亿,营业成本为107.85亿元,毛利率为35.25%,比2016年同期减少9.59%。而随后两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始终保持下滑状态。2018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为34.1%,同比减少1.15%;2019年,其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为28.45%,同比减少5.65%。2020上半年,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降至26.5%。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的直接材料占营业成本的比重从2017年的83.75%降至2019年的81.35%,这说明电池制造设备涨价可能是造成其营业成本上升的背后因素。

反观先导智能,其锂电池设备的毛利率2017-2019年分别为39.45%、38.72%、39.46%,略有上升。

通过本次战略投资,双方业务绑定将会进一步加深,宁德时代有望通过长期稳定的订单量换取价格更优惠的设备。在行业电池降本压力持续增大的背景下,宁德依托国内供应链形成的成本优势,将成为未来竞争的关键。

宁德时代布局先导智能在战略层面上恐怕还有一层更深远的考虑。目前多家车企纷纷涉足动力电池领域,远期或将打破原有动力电池企业竞争格局。锂电设备是生产核心零部件动力电池的必须设备,在动力电池制造企业扩张规划明确的背景下,行业未来成长的确定性较高。长期看,宁德时代卡位动力电池上游咽喉,在面对无论是动力电池同行还是车企的竞争时,都将更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