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从批评话语分析角度解读特朗普致金正恩取消新加坡峰会的信件

2020-12-07 10:55:36 时代人物 2020年27期

摘要:本文从批评话语分析视角解读了特朗普致金正恩取消新加坡峰会的信件。结果表明特朗普在信中使用了多种语言策略:就及物性系统而言,物质过程和关系过程最为凸显,表达了美方对会晤取消的遗憾和惋惜,同时也反映出朝美双方的不平等地位;就语气系统而言,信中多用第一人称和表极性的述定词,强调话语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就情态责任而言,信中多用被动语态表明客观立场,削弱美方提出取消会晤的责任。

关键词:批评话语分析;新加坡峰会;及物性;语气系统;情态责任

祝赫(1997-)女,汉族,吉林省吉林市人,硕士,浙江大学外国语言文化与国际交流学院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研究方向:话语分析。

  1. 引言

政治演讲是“人们针对国家内政事务和对外关系、表明立场、阐明观点、宣传主张的一种演讲”(李元授,邹昆山,2003:29)。研究表明,演讲者为了在公众心目中树立良好形象,对其今后在政界的发展创造有利条件,会巧妙地运用一定的语言技巧与策略(Graber,2003)。自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起,随着批评语言学和批判话语分析的兴起和发展,许多研究者从批评话语分析视角出发,把政治话语作为专门的体裁进行分析,以提高人们鉴赏和批评语言运用的意识和能力。本文将以批评话语分析为理论框架,从及物性、语气、情态责任三个方面解读特朗普致金正恩取消新加坡峰会的信件。

  1. 语料分析

2.1 及物性(transitivity

概念功能是語言的三大元功能之一,指说话者通过语言表达对现实或内心世界的各种经验以及事物间的逻辑关系。概念功能在语言中主要通过及物系统实现。及物性分析可揭示说话者的态度观点以及权利和话语的关系。及物性把人们在现实世界中的各种经验分成物质,心理,关系,言语,行为和存在六个过程 Halliday(1994)。物质过程是做某事的过程,其中包括动作的发出者和动作的目标;心理过程指感觉,情感,认知等过程;关系过程反映出两种事物间的联系,可表示属性或事物的类型;行为过程指人的身体或心理活动,如微笑,呼吸等;言语过程指通过言语进行信息交流;存在过程代表某物的存在和发生。

由表1可知,物质过程和关系过程最为凸显,其次是心理过程,言语过程,行为过程较少,无存在过程。

物质过程中,meet的施动者为美方,即美方占据主动权,而change,call,write的施动者为朝方,即朝方处于被动,需要先做出妥协来换取会晤的再次举行。

关系过程是及物性系统中进行评价或判断最直接的方式(Hodge & Kress, 1979)。此信的关系过程多用表消极意义的词来体现,用irrelevant,has lost,inappropriate,a truly sad moment等来描述和评价会晤取消这一事件,体现出美方的遗憾和惋惜。

心理过程也是信中的主要过程之一。其中情感类出现5次,认知类和感觉类分别出现1次。情感类动词主要为appreciate,looking forward to等,同样表达了美方对取消会晤的惋惜与歉意。

  1. 语气系统(Mood System

2.2.1 人称(Personal Pronoun

英语政治语篇中,人称代词的选择往往受到交际双方的社会地位、权力关系和亲疏程度的限制(辛斌,2005)。该信中,人称代词共使用25次,其中第一人称单数8次;复数及其宾格、所有格共5次;第三人称复数1次。

第一人称单数“I”的使用可以增强话语的权威性和说服力,如“I want to thank you for the release of the hostages”强调特朗普作为总统可代表整个美国发言。事实上,相较于单数,复数更为恰当,笔者认为这和他的个人主义和极度自信有关。此外,“I”在信中的使用暗含威胁之意,如当谈及核武器时,特朗普称 “but ours are so massive and powerful that I pray to God they will never have to be used”,此处“I”的使用带有免责意味。它强调特朗普的个人意愿,暗示美方核武器的使用不仅取决于他本人,还有其他政治力量。

第一人称复数 “we”的使用可以拉近说话者与听话者之间的距离,在获胜演讲,竞选演讲中尤其适用。然而,此信中we”及其所有形式均指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整个美国,无一指美国和朝鲜。

2.2.2述定部分(Finite

在系统功能语法中,语气成分由主语(subject)和述定部分(finite)实现。其中,述定部分是在动词组中的第一个功能词,它可以表达时态(tense),极性(polarity),及情态(modality)。表2是对述定部分使用情况的统计:

统计结果显示,在特朗普致金正恩的信中,共有27个述定词。其中26个表极性(24个表肯定;2个表否定),1个表情态。特朗普作为国家领导人,其话语具有高权威性,因此在述定部分多选用极性词,表明不可动摇的意志。

2.3情态系统(Modality System)

情态是表现话语人际功能的一个重要手段,主要通过情态动词(modal verb),情态附加语(modal adjuncts)实现。除仅出现一次的will表可能性外,情态在此信中主要通过后者实现。它分为两类:语气附加语(Mood adjunct)和评论附加语(comment adjunct)。语气附加语中,very much使用最多,均用于体现特朗普对“特金会”的重视及期待程度。评价附加语仅有两个,其中sadly表达了特朗普对会晤不能正常举行的遗憾,ultimately则强调美朝双方对话的重要性。

  1. 情态责任(Modal responsibility

Halliday(1994)认为情态和极性有关,即肯定与否定、正面和负面之间的含义。情态不同于意态,后者也称责任型情态(modal responsibility)。如果交换的商品是物品和服务,情态涉及的是说话者对于所述事情最终成功的信心度。如果是发出命令,则指对方执行命令的义务和责任的程度;另外,责任型情态也指说话者对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和必要性的观点和态度,包括许可和承诺等。

该信中,特朗普点明此次峰会是朝方提出举办,后又指出朝方近日言论展现出极大愤怒和公开敌意,如此,会晤的发起者和“肇事者”均为朝方,美方作为“受害者”取消会晤则显得合情合理。此外,特朗普在信中多次表明客观立场。

首先,被动态的使用起着免责作用。有消息称,2018年3月8日,韩国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在白宫拜会美国总统特朗普时转告了金正恩盼望早日同特朗普会面,并承诺不再进行核导试验的意愿。被动态的使用避免了韩国的卷入,使事件只涉及美朝双方。此外,相较于“I pray to God that we will never use them”,“I pray to God that they will never have be used. ”再一次避免了施动者的出现,暗示核武器的使用取决于朝方的态度,进而把责任推给后者。除免责外,被动态的使用起强调作用,强调事件本身,而非施动者。

其次,信中几次出现“It/That/This+is/was+n/adj”句型。同样地,它可以避免施动者的出现,使陈述更具客观性和说服力。其中“I feel it is inappropriate, at this time, to have this long-planned meeting”将主观与客观元素相结合,既缓和了语气,又免去了提出取消会晤的责任。

4.结论

本文从批评话语分析的角度解读了特朗普致金正恩取消新加坡峰会的信件。总体来说,特朗普在信中将美国塑造为一个“受害者”形象,多次表明对此次会晤的重视与期待,及对会晤取消的遗憾与惋惜,进而免去美方提出取消会晤的责任。措辞上同时体现出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其话语的权威性和他独特的个人风格。

参考文献

Fairclough, N. Language and Power[M]. London: Longman, 1989.

Fowler, R. et al. Language and Control[M]. London: Routledge and Kegan Paul, 1979.

Graber, D. Styles of Image Management during Crises: Justifying Press Censorship[J]. Discourse & Society, 2003, 14: 539-557.

Halliday, M.A.K.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 London: Edward Arnold, 1994.

Kress, G. & R. Hodge. Language as Ideology[M]. London: Routledge and Kegan Paul, 1979.

李元授,鄒昆山.演讲学[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3.

纪卫辛斌.费尔克劳夫的批评话语分析思想论略[J].外国语文,2009,25(6):22-25.

辛斌.批评语言学:理论与应用[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