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不典型胎盘早剥的临床诊治分析与研究

2020-03-25 02:51:15 人人健康 2020年2期

李丹

摘要】目的:探讨不典型胎盘早剥的临床诊治分析。方法:回归分析我院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收治的不典型胎盘早剥和典型胎盤早剥患者病历各50例,对比两组诊断治疗效果。结果:典型组确诊率100.00%优于不典型组82.00%,有统计学差异(P<0.05)。不典型组治疗后并发症发生率90.00%高于典型组28.00%,有统计学差异(P<0.05)。结论:不典型胎盘早剥的临床诊治容易造成误诊漏诊,诊断准确率较低,治疗后并发症较多,临床上应该加强重视。

关键词】不典型;胎盘早剥;临床诊治。

胎盘早剥是产科危急重症,由于部分病例临床表现缺乏典型性使得该病误诊率、漏诊率较高,容易延误患者正常的诊断治疗,从而对孕妇和胎儿造成严重影响[1]。临床上定义胎盘早剥为妊娠20周后或分娩期间胎盘位置在胎儿娩出之前部分或全部剥离的一种产科疾病[2]。胎盘早剥往往起病急,进展迅速,延误处理会导致严重的胎儿窘迫、产后大出血、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胎儿死亡等相关并发症[3]。不典型胎盘早剥是临床诊断治疗的重点难点。本研究回归分析我院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收治的不典型胎盘早剥和典型胎盘早剥患者病历各50例,对比两组诊断治疗效果,探讨不典型胎盘早剥的临床诊治分析。

1 资料与方法 

1.2一般资料 

回归分析我院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收治的不典型胎盘早剥和典型胎盘早剥患者病历各50例。不典型组年龄范围23岁~42岁,平均年龄(28.9±1.4)岁,孕龄范围31~39周,平均孕龄(35.4±1.1)周,初产妇39例,经产妇11例。典型组年龄范围23岁~40岁,平均年龄(35.2±1.2)岁,孕龄范围33~39周,平均孕龄(36.2±1.1)周,初产妇40例,经产妇10例。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无统计学差异(P>0.05)。

1.2纳入与排除 

纳入:(1)患者临床上确诊符合胎盘早剥诊断标准,病历完整。(2)患者签署本研究知情同意书,愿意承担相关风险。排除标准:(1)合并心脏器质性疾病的患者。(2)合并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的患者。(3)合并精神分裂症的患者。(4)合并自身免疫性疾病、遗传性疾病或生殖道感染的患者。

1.3方法 

回顾性分析两组病例资料。依据两组患者临床表现进行诊断分析,针对不典型组患者,给予完善彩超等相关实验室检查在进行常规治疗护理,对于确诊的胎盘早剥产妇则直接进行常规的治疗护理措施。对于胎盘早剥患者给予终止妊娠处理,根据患者宫口开放程度、出血量、肽心情况等决定自然分娩或剖腹处理措施。在产妇完成分娩后,予注射缩宫素,给予子宫按摩,促进子宫有效收缩。

1.4观察指标 

观察记录两组产后出血率、剖宫产率、早产低体质量发生率、胎儿窘迫率。对比两组确诊率。

1.5统计分析 

数据分析采用SPSS19.0统计软件进行,P<0.05表示有显著性统计学差异。计量资料以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

2 结果

2.1 两组确诊率对比 

典型组确诊率100.00%优于不典型组82.00%,有统计学差异(P<0.05)。

表 1 两组治疗后并发症发生率对比 [n(%)]

2.2 两组治疗后并发症发生率对比 

不典型组治疗后并发症发生率90.00%高于典型组28.00%,有统计学差异(P<0.05)。

        3 讨论

胎盘早剥是产科危急重症,主要为妊娠期间血管受损或各种病变导致胎盘脱模出血[4]。该病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明了,孕妇体质、感染等多种因素参与疾病发病过程。胎盘早剥临床表现部分不典型,使得医生诊断上容易出现误诊、漏诊,影响后续治疗工作,对孕妇和胎儿带来较大危害[5]。及时处理发病急骤的胎盘早剥可以有效防止子宫胎盘卒中、孕妇休克、孕妇产后大出血等不良事件。本研究探讨不典型胎盘早剥的临床诊治,回归分析我院收治的不典型胎盘早剥和典型胎盘早剥患者病历各50例,结果表明,典型组确诊率100.00%优于不典型组82.00%,有统计学差异(P<0.05)。不典型组治疗后并发症发生率90.00%高于典型组28.00%,有统计学差异(P<0.05)。胎盘早剥同时对产妇和胎儿造成危害,产前对于高龄、高血压等高危产妇进行筛查有助于及早发现胎盘早剥的病例,提高临床诊断率。在对产妇进行针对性治疗的过程中,应该严格关注产妇腹痛、宫缩等情况,做好预防处理措施,提高相关并发症或不良事件的警惕性。观察医生需要依据产妇宫口情况、胎心情况以及出血量等决定产妇分娩方案并在分娩结束时进行缩宫素注射、子宫按摩、热盐水湿纱布热敷等对症处理,帮助产妇宫缩,确保产妇产程安全和生命健康。相比典型组,不典型组胎盘早剥不良反应事件更多,临床上对于该情况的胎盘早剥更应该加强预防工作。

综上所述,不典型胎盘早剥的临床诊治容易造成误诊漏诊,诊断准确率较低,治疗后并发症较多,临床上应该加强重视。

【参考文献】

[1]颜申姬,周慧,房笃智,王敏,张玲.CA153和PLGF在胎盘早剥患者血清中的表达及临床意义[J].临床输血与检验,2019,21(05):524-526.

[2]吴笛,龚晨,兰晶,郭晗,杨静,杨硕,魏瑗,乔蕊.胎盘早剥产妇妊娠期止血功能变化特征及其预测产后出血的价值[J].临床检验杂志,2019,37(09):661-665.

[3]刘志伟.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出血病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研究[J].系统医学,2019,4(18):115-117.

[4]盛艳.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并发胎盘早剥产妇临床特点与其对母婴结局的影响[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9,32(15):2430-2431.

[5]张莉,李芳.不典型胎盘早剥超声声像图特点与临床分析[J].新疆医学,2019,49(06):624-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