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黑夜

2021-11-01张旭

广西文学 2021年11期
关键词:性子年头对联

大满打开房门张望时,一脚踩进雪中,没了踪迹。他穿着一件又厚又重的军大衣,裹住瘦弱的身子。雪花滑下来,落到他光秃秃的头上,冷得他想要把脑袋也缩到衣服里取暖。远处漆黑一片,大满在雪中静静地等了一会,裹着衣服又走回门里。没多久,还是踏着厚雪出了门。大满到村东头老窝家时,站在大门口就听到了里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刚贴的对联在夜里还是一眼就能看到,但是明显地右边歪了很多。村里人都讲究这个,不管家里多困难,都要好好过年。尤其是对联,红色的对联整齐贴上,可以驱走霉运,都盼望有一个好年头。在白天还能看到脚步把白雪染上黑泥,但是夜里的白雪是那么雪白。门口有个黑色棉袍的人正在急匆匆地向外走,大满一到门口,他正好迎出来:

“大哥,你咋也来这?”

“找老窝有点事,里面人多吗?”大满无奈地挥挥手。

“还在玩呢,窝嫂一直赢,兴得很。”

“我进去看看。”

推开门,烟雾缭绕,好像是另一个世界。屋里麻将玩得正好,热闹点亮了整个屋子。炉子烧得也格外热,窝嫂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长衫,卷到腰间。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窝在头顶,露出圆滚的脸,年轻时好看的丹凤眼现在也爬满了皱纹。窝嫂拿着装酒的大碗正往嘴里送,臃肿的手指上戴着金戒指,“三万是吧,和了!真是不好意思了各位,又是我!拿钱拿钱!老东西被打破了头见了血,今天就合该着我赢钱,哈哈哈!”

说起窝嫂,是村里有名的能玩能吃,什么家务不做,天天叫着一群人在家里打牌喝酒。大家都喜欢往她家凑,有时自带酒水,有时拎着二两肉就来了,可以来打牌,可以来看热闹,可以来喝酒聊天。窝嫂是不下厨的,有时老窝做,有时谁在谁做。年头好的时候,有肉有酒,遇到不好的年头,手里没钱,就把春天老窝种在小院里的葵花籽炒炒吃,花生也爱吃。窝嫂喜欢自己酿酒,她酿酒在村里一绝,可是窝嫂不卖酒,就平时大家来喝,度数不是很高,喝得也快活。老窝从小家里有点墨水,也有点田。年纪大了就在乡里的学校教教书,赚些钱。家里主要收入是窝嫂的牌局。老窝平时也不爱说话,就爱在屋里闷着,被窝嫂欺负怕了,性子也变了。

“你来了,大满。啥事啊!是不是白天你姑娘打人的事啊,五万!你那姑娘越来越俊,又俊又厉害。老窝抗揍!来来来八筒!”

“对不住窝嫂,孩子大了不听话,我来给老窝大哥赔个不是,你们别放在心上。”

“小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们逼人家学习干吗啊!老窝成天磨磨叽叽的,肯定是说着孩子了,要不人家也不能打他,我就看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他在里屋呢,没啥事,就知道闷着!别搭理他,来,九条!”

那时候孩她妈还在,家里的日子还过得去,两家住得也不远,窝嫂刚嫁过来,性子还好,总去大满家找孩子玩,她是真的喜欢小孩,家里有点稀罕东西都给孩子拿去,可惜两人一直没有孩子。积年累月,窝嫂把气都放在了老窝身上。后来孩她妈没了,老窝家也在别处盖了新房。

大满在小厨房找到了老窝,他正拿着开水泡凉饭吃。窝在一个角落,头上乱糟糟的,还有一块白色的纱布在颤颤悠悠。

“窝老师,吃着呢?”老窝抬起头,眼窝深陷,眼神已经明显地浑浊。乍一看,有点贼眉鼠眼,看到大满又满是哀戚。

“大满啊你来了,外面挺冷,屋里也不暖和。”老窩转过身,往角落靠了靠。

大满坐在了老窝身旁的柴火上,伸手递给老窝一根烟,“唉,天太冷,抽根烟老窝。”大满稳着一只手拿着烟,一只哆嗦地放在膝上,还没有缓过来外面的冷。“老窝啊,我给你赔不是了,孩子大了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见识。都是我不好,这几年也没心思管孩子。孩子脾气太倔!自从孩子她妈走了,我一个当爹的也不知道咋说。”

“大满啊,我看孩子学习心不在焉,就多说了两句,孩子也不小了,不能像小时候那么贪玩了,你看啊,哎。这是什么事啊!”老窝点着烟,不断叹着气。

“老窝啊,别和孩子计较,这都赖我。这是我一点心意,家里实在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这鸡蛋还不错,冬天补身子。这事别放在心上,孩子还是得好好上学,才能有出路啊!咱两家虽说住得远,学校的事还得你多费心。”大满指了指身边的一筐鸡蛋,白白胖胖的,整齐地摆在筐里。

“你这是干啥啊大满,咱们这乡里乡亲的住着,都是为了孩子好,你一个人也不容易。”老窝叹了口气,目光投在了那筐鸡蛋上,出了神,“孩子长得太快了,小时候长得小,到处淘气。这才几年啊,现在也是大姑娘了,模样十里八村都是数一数二的,大满你可真有福气。”一双黑黢黢的手向着鸡蛋探了上去,吐出一口烟,闭着眼,手不断抚摸着。白色的烟雾中老窝的嘴角勾了起来。

大满头抵着墙,在角落里直勾勾地盯着老窝的手,“那孩子性子烈你多担待,拿刀砍人都敢,专干一些鸡蛋碰石头的事,谁也拦不住。”

老窝的手一下从那白嫩的鸡蛋上拿开,嘿嘿一笑,又狼吞虎咽地扒饭。

大满离开的时候,老窝一个人还在孤零零地对着狭小的厨房吃着饭,和外面的热闹格格不入。大满带着一身的烟酒味,一个人出门了。

大满的脚步越来越缓慢,到处都是黑色的影子,黑色下面又是白色的雪,他眼前忽然晃出金黄色的粮食,后面有成群的鸡鸭,孩她妈领着两个孩子在玩,两个孩子都还很壮实,尤其是那个小儿子,更讨人喜欢,他嘿嘿地笑,冻红的腮上还有两个小酒窝。孩她妈还很美,他也还很年轻,有一股子劲儿,村里有什么事都找他帮忙,家里热热闹闹的。突然孩她妈没了,儿子没了,又是一片黑色。那间房子越来越冷,冷得像他的坟一样。

大满越走越快,甚至走出一身汗来。刚推开门,一个茶杯砸到了大满的脚前,“谁让你找他的!你不用多费事!他要是再敢骚扰我,我打死他!”

“你别胡说!”

【张旭,吉林省松原市人,现就读于东北师范大学,2020级创意写作研究生。】

猜你喜欢

性子年头对联
岁末感怀
备战双十一
备战双十一
路以奇葩惊天下,名以怪诞动世人
巧出对联
“好奇”的代价
贴对联
鞭炮
解缙二改对联
多肉微萌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