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谷雨往事

2021-11-01赵宇

散文 2021年9期
关键词:谷雨水田稻草

赵宇

母亲从山上下来,背回一根楠竹,横在屋檐角下,将一溜衣服晒在竹竿上。雨从燕子瓦上顺流而下,刚洗的衣服正在滴水。整个世界好像都在落雨了。

我坐在屋檐下看着禾场左侧的那棵杨树,杨树上挂满了一串串“小鸭嘴”,不时地从树上掉下来一串。那棵杨树不知长了多少年,我出生的时候,它站在那儿看着我来到世间,我成年以后,它还是站在那儿看着我走来走去。

它像我的祖父一样渐渐老态龙钟。纷纷扬扬的细雨像是在给它沐浴,一遍一遍地冲洗着它满身的枝叶。它突兀地站立在雨中,高傲地漠视着周边的一切。门前小径边的木芙蓉尚未到花期,撑开的五指叶经络分明,叶片显得尤为翠绿。一株株指甲花、水仙草、芭蕉、箬竹稀稀落落地围拢在木芙蓉的旁边,众星捧月般围成一个弧线形,和杨树一起组成了一个自然的小园地。

雨骤然停了。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祖父的咳嗽声在偏房中响起,他翻过身去,像一头耕坏的犁铧靠在墙壁边,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傍晚时分,雨又淅淅沥沥地下起来。

谷雨。一年的谷雨又来了,雨与雨纠缠不息,连绵不绝,拖沓沉重。

这一年的谷雨,像一个事件,扦插在我的记忆之地。

祖父多年来一个人生活在五田渡集市。他和祖母关系一直不好,他很少回家,回家的时候基本上是过年过节,父亲将他从五田渡接回来吃饭,吃完饭后他一声不吭地走了,基本上不和祖母说上一句话。祖父在集市上开了一家理发店,村里大大小小的头颅大多交给他打理。

谷雨之前,父亲将榻椅移到屋后。祖父躺在暖洋洋的春光下,看着竹林间的麻雀恣意跳跃,看着桃花一朵朵从树上掉落下来。祖父已经没有力气和我说话了,只是看着蹲坐在旁边的我,用手抚在我的头上。谷雨之后,祖父躺在偏房的床上,一躺就是一整天,我们将饭端到他的跟前,他有时候没胃口,只是简单地说一句,放在那里,等下吃。再来看他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一碗饭和着菜一口没有动过。

半夜的时候,他的咳嗽声猛烈急促地响起。父亲快步跑到他的床前,他握着父亲的手。

雨像是从屋外走了进来。祖父消失在我们习以为常的视线之中。

最欢快的是麻雀,它们在硕大的芭蕉叶上腾跳挪移,偶尔啄食一下残剩的籽粒。还有的麻雀站在稻草垛顶上寻食。稻草垛经过积雪的融合与春风的拂动,身子逐渐松软,顶上的锥形帽开始掉落。五田渡主要以种植稻谷为主,除了集市上住的少许人家,几乎家家户户都种几亩稻谷地。秋收后的稻谷经过晒场的捶打,剩下的稻草秆只能作为闲物留下来,偶尔用作捆缚柴火的绳子、垫猪圈的暖窝之类的。

孩子们对稻草垛有着天然的喜悦感。三两个人捉住一个人,拎手拎脚,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齐丢向稻草堆上去。我们还喜欢钻在稻草里捉迷藏,将稻草垛扒开一个洞,合上,让另外的人寻找。有时,我们兴致来了,一齐爬向草垛顶上,草垛禁不起晃动,顶上的草堆猛地滑落下来,我们像坐着滑梯从上面坠落,松软的稻草一起滚落将我们覆盖。我们嘴里叼着一根枯黄的稻草,摇头晃脑地从稻草堆里走出来。

在五田渡集市上,有一条硕长弯曲的地下水管,管道埋在河堤下面,从五田渡闸门一直延伸到灌排沟口,只在管道两端显露出两个豁达的出入口。谷雨时分,排水沟不用抽水。我们低着头借着手电筒远射的光芒,从入口俯身而入,没走几步,脚就踩到了坑坑洼洼的泥水,接着手电筒扑哧一声砸在水泥硬壁上,摸起来无论如何再不能亮了。

我们硬着头皮向前走。领头的在前头突然一声喊,有蛇。三四月哪里会有蛇,蛇还没活过劲来。我们没经过大脑思量,吓得啊啊大叫起来。领头的人在前头哈哈大笑。走着走着,鼻腔里闻到一股烟味,被火焚烧的柴火烟气从管道里窜进来,追赶着我们。我们加快步伐向前,走到拐弯的地方,豁然开朗,一个宽敞的空间坦然显露着,里面铺陈着简单的水泥浇灌的铁柱,好像顶着上面的堤道,弯弯曲曲的管道交错相接。我们疑心这是管道转弯的地方,汇聚管道,分离支流,将河流引向不同的方向。有一些光亮从机埠外面的豁口处透射进来。我们稍微坐了一下,正准备从闸口爬出来的时候,外面噼里啪啦下起黄豆大的雨来。我们被暂时困在管道里,听到外面的雨声似乎就下在头顶上。雨水从闸口漫进来,一溜溜地流淌着。这是我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坐在地底下倾听雨声。

2001年的谷雨似乎没有往常的雨水那么多。我从师范学校毕业的第二年,依旧在小镇的一个中学教书。我二十一岁,脸上残留着青春痘的欲望。

她在不经意中迎面而来,像是一个在梦中期盼许久的影像。白净的皮肤,陈慧琳似的会笑的眼睛,不高不矮的个头,一个让人看着舒服的模样。那时,我的单身宿舍内满是陈慧琳的海报照。

一次,我陪同事去镇下面的小学去相亲的时候,她恰好在旁边陪着。她是低我一届的师范学妹,还没有正式考上编制,在小学校里做代课老师。她笑起来腼腆,与我说话时两只眼睛睁得很大。后来,我们又相遇了两次,一次依然是我当灯泡陪同事去学校,一次是她来我的学校看望她初中的老师。

在她老师的撺掇下,我主动给她打了电话。她显得很开心的样子,电话那头咯咯咯地笑着。

当时,她的小学里有一个老师在追求她。我廉价的自尊心受到了损害,不再主动地去和她联系了。一年后,我调到了镇上的中学。有一次,她居然来镇上辗转到我的学校来看我。那时候,她已经是正式编制的老师。我本来想张口问她的恋情怎样了,一直没好意思张口。她和我短暂地交谈,和她的同事们一起离开了。

以后知道她的消息时,我已经离开小镇几年了。她的老师,我的昔日同事告诉我,她已经结婚了,找的是年纪大她许多的一个小领导。

我说不上话来。如果那年的谷雨可以重新来一次,我或许会上足勇气的发条,大胆地爱自己喜欢的姑娘。但往事只可回味,没有重新来过。

有时候想起老学校的那些人那些事,想起她脸颊的绯红,定定的眼神,不知道她过得怎样了。

那年的谷雨很少下雨。

插秧的时候,父亲照例将我很早叫起来,两个姐姐裤脚拢到膝盖上,光着脚丫穿着拖鞋。母亲挑着箩筐,带着一担挑选利索的稻草绳。五田渡的水田和旱田区分很清楚,旱田一般在高坡或者平原区,洼地和湖港边留的是水田,旱田和水田边上都有灌排沟。只是水田的流水沟互通勾连,东家的水可以流到西家去。我们家的十亩地在五田渡六组的鱼池边,均匀地排列成一个“品”字,上方四亩,下方六亩,看上去成了一个倒三角。

水有些凉气,光着脚伸进泥水里,软泥从脚趾丫钻入,提脚又踩进新的泥土里。父亲用尼龙绳将一亩地均匀地分割成一溜溜的直线形,母亲从育秧田里挑回来一担秧苗,站在田垄上一抛,捆成把的秧苗稳稳地落在水田中间。

我和姐姐拿着秧苗,沿着父亲牵引的直线,从秧田的一端将秧苗插到另一端。两个姐姐都已经十几岁了,速度极快而且标准,她们插的秧苗入水不深不浅,方方正正的,很美观。我那时才十岁出头,插秧速度很慢,像写的字樣歪歪斜斜。一抬头,姐姐早已到老后面去了。我顷刻开始发明创造,将一根秧苗插在左指缝间,右手拿一摞摞迅速地栽下去。母亲知道我在干什么,说你不要将秧苗插坏了,哪里有这样的插秧法。我一迈腿,脚下不稳,身向后仰,一屁股坐在水泥地里。母亲免不了要责骂一番,要我回去换衣服。

水田地里有蚂蟥,蚂蟥神不知鬼不觉地爬到小腿肚上,一不留神,吸出一口血来。居然不会有疼痛感。有时插了一天的秧,到了晚上才发现蚂蟥还粘在腿肚子上,没有离开。让人后怕。

插完秧后,站在田垄上一看,整整齐齐的秧苗在微风的轻拂下,轻轻点头,像在作业本上留下的一排排美观的汉字。其他的田地上,一户户人家正在水田中央轻盈地忙碌着,完成一桩古老而庄严的事。

田垄边的柳树上有鸟在叫,叽叽叽叽,不是布谷鸟的声音。

责任编辑:沙爽

猜你喜欢

谷雨水田稻草
万绿丛中一点红
《红楼梦》中的“水田衣”是啥
《红楼梦》中的“水田衣”是啥
有趣的稻草艺术
春耕图
谷雨淹没了整个春天
纯白的友谊
一根稻草的经历
赶 集
肢体上的谷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