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阿豪纹身店

2021-06-24康夫

西湖 2021年6期
关键词:纹身麒麟老三

康夫

三里屯一带有许多纹身店,其中不乏高手,可谓卧虎藏龙。不过,一度很火的“阿豪纹身”已经关门,不再营业了。

阿豪姓朱,出身针灸世家,父辈都是远近闻名的大夫,唯独他自幼喜欢画画,不愿继承衣钵,一心想到大城市自谋出路。他有些美术功底,加上从小耳濡目染、对用针十分熟悉,决心做一名纹身师。他相信,只要技术过硬,待人真诚,多为顾客着想,一定可以把生意做起来。

阿豪长得白净老实,性格热情可靠,把小小一个店面收拾得明亮整齐、干干净净,就像父亲开的诊所一样。阿豪满心期待地在店里等了一整天,直到夜幕降临,才终于有人走进他的店面。这人穿着衬衫,戴着眼镜,斯文礼貌,没有询问价格和图案款式,而是环视一圈,检查了纹身设备和消毒措施,露出惊讶又赞许的表情。

“很少有纹身店把消毒措施做得这么严谨。”客人说,“早就想做个纹身了,但满街都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店,看着都不敢进去。”

阿豪压抑住激动的心情,问客人想做什么图案,客人想了想:“纹个麒麟吧。据说麒麟是才子。”

阿豪懵了。他对人类的图腾文化没有太多了解,只知道龙凤虎豹,麒麟是什么?好像又叫四不像。第一单生意绝不能露怯,阿豪偷偷打开手机,搜索“四不像”,谢天谢地,圖片很快显示出来。人类的审美真是奇怪啊,阿豪想。

客人趴在工作床上,阿豪在他的左肩精雕细琢。两人有说有聊,十分投机。原来,客人是位牙医,今天正式办完了辞职,打算余生忠于自我,重拾年轻时的爱好:搞音乐。循规蹈矩三十多年,终于一朝决裂,他心里畅快无比,决定纹身纪念。得知阿豪来自杏林世家,客人恍然大悟:“原来是半个同行,难怪这么整洁。行,那我更放心了。”

几个小时过去,阿豪圆满完工。他对自己的手艺向来有信心,这只麒麟活灵活现,呼之欲出。牙医支起身子,从阿豪举着的镜子里看到了肩上的图案,没有说话。

“你知道吧,我之所以当不下去牙医,就是因为我喜欢玩摇滚,徒手攀岩,还喜欢练搏击。”客人语气平静地说完这些话,一个过肩摔把阿豪摔在了工作台上,左臂牢牢卡住他的脖子,右手凝成一个拳头,举在他面前。

“你纹的这是什么!”

阿豪惨叫一声,颤抖着把手机屏幕挡在脸前:“别打,麒麟,麒麟!”

手机上赫然写着:四不像,马脸,鹿角,牛蹄,驴尾,世界珍稀动物,学名麋鹿。传说中的麒麟也俗称四不像,但与麋鹿不是同一物种。

阿豪刚才匆匆忙忙,没来得及看第二行,此刻全身都凉了。

客人举起纹身枪:“你信不信我用这玩意也能帮你把牙拔了。”

“我信,我信!你还是打吧,真的!”阿豪大叫。

“我叫你纹神兽,你给我纹牲口!”客人再度举起纹身枪,阿豪当机立断,抄起一旁的花瓶,往自己头上拍了下去。夸嚓一声,玻璃四溅。

这是阿豪第一次当纹身师的经历。他吸取教训,一边养伤一边埋头苦干了几天,整理出一本“纹身热门图案合集”,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再次出现。他确实过了几天太平日子,也见识了各种各样奇怪的人类:有人把顶头上司的名字纹在脚底,天天踩着图个开心;有人把一串数字纹在胸口,每周都用这个数字投注六合彩,试图心诚则灵;还有人给自己纹了一张录取通知书,希望考试能有好运……阿豪一一照办,只是对人类的行为更加迷惑了。

过了几天,阿豪店里来了一位五大三粗的大哥,五十上下,花白寸头,方脸酒窝,机车皮衣,大金链子。大哥进到店里,先是感叹起来:“这年头,纹身店都整得跟咖啡馆似的,嗨,江湖已经不是咱的江湖啦!”

阿豪自从被斯文大夫痛揍,也就不觉得壮汉有多可怕,照样招待。大哥脱了上衣,趴到工作台上,露出几道多年前的刀疤。阿豪知道大哥十有八九是道上的,主动打开图册翻到青龙那页,问要不要来一条。大哥只瞥了一眼,便摇了摇头:“你老哥金盆洗手啦!还纹它干吗?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在街面上混,一晃半辈子,现在除了绝症啥也没有。老哥哥我,年初在郊区弄了个院子,临着水库,只想种菜、钓鱼、吃饭、晒太阳。好逸恶劳,知足长乐,懂吗?”

“那给您纹个啥呢?”阿豪并不懂。

“猪!”大哥毫不犹豫。

“猪?用来吃的猪?您别逗,哪有纹猪的!”阿豪完全不信,这种动物根本不在热门图册上,他可不会再犯错了。

“对,就要猪,生猪,肉猪,土猪,黑猪,都行!我算活明白了,成龙成凤都是一场空,猪最好,最富贵,最安稳。”大哥看破红尘,掷地有声。

阿豪掏出手机,打开一张毫无修饰的生猪图片,放到大哥面前:“是这种吗?您确定?”

“对。老哥哥要当第一个纹猪的人。你动手吧,我阎老三从不反悔。”大哥说。

阿豪只好动手。尽管话说得明白,他仍然有些紧张,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五一十按照图片上的样子描下来。当阎老三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背上那只大白猪,发出了豪迈又苍凉的大笑。

“我很满意,”阎老三说,“把镜子凑近点儿,让我看看那猪屁股上是什么花纹?”

阿豪松了口气,把镜子凑了过去。阎老三看清了,那是一个蓝紫色的长方形,里面写着四个字:定点屠宰。

阎老三沉默了,点燃了一支雪茄。

“你知道我还不想死对吧?”他问。

“对,对,我还不想死。”阿豪又快哭了。他知道大事不好,但他完全不知道客人的态度为什么忽然发生了转变。人类的想法真是不可捉摸!

“唉,我在街面上这么多年,相熟的纹身店不知道多少。之所以不去那些家儿,就是寻思找个不相干的人动手,免得惹出什么麻烦。谁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小子,不管你是谁的手下,我不跟你计较,但跟了我这些年的小崽子们忍不下这口气。你赶紧躲几天吧。”说完这些,阎老三披上皮衣,推开门消失在夜风中,店里只留下呛人的雪茄烟味。

这是阿豪第二次当纹身师的经历。他花了一个星期,才把店里恢复到被砸之前的模样。他决定此后无论是斯文精英還是威武壮汉,一律不再接待,既然客人的心思无从得知,他宁愿选那些即使不满意也不至于动粗的顾客。他重新做了一本热门图集,全是花鸟翅膀这类图案,又把店面修饰一番,专门服务女性。

接下来几单果然顺利。上门的都是美丽可爱的女孩子,她们兴致勃勃地翻阅阿豪自创的图集,连连赞美他的创意,不但充满期待地和他商量图案,还会对他的建议认真点头。阿豪工作的时候,她们不时体贴地说一句“辛苦你了”,等阿豪工作结束、展示成果,她们还会露出惊喜的神情。顾客的满意就是最好的广告,一传十十传百,阿豪的店很快有了名气,来找他的顾客必须提前预约才能排上号。

星期天的晚上,最后一位顾客满意离去,阿豪准备关门回家。第二天是星期一,店里的公休日,他要好好补个觉,睡到中午再起。正在此时,店门被突然撞开,一阵寒风卷了进来,寒风里还裹着一个娇弱的女孩,她眼睛红着,鼻子红着,嘴唇颤抖,脸上还留着泪痕。

“我要纹身,帮我纹身!”女孩哭着说。

阿豪连忙让她坐下,又递纸巾又倒水。他从没安慰过人类女孩,心脏乱跳,手脚发颤。他偷偷看一眼对面的姑娘,唉,他的双手绽放过那么多朵鲜花,飞起过那么多羽毛,却从来没有靠近过这样一位女孩。

“你想纹什么呢?”阿豪问。

“纹彭于晏!”女孩说。

“谁?”阿豪一头雾水。

“他可以把前任女友纹在身上不洗掉,我也可以把天下最帅的男人纹在身上。看谁比得过谁!”女孩又哭了。

阿豪想了几秒钟,明白了她的话:她有一个男朋友,他们正在闹别扭。这也是他从未经历过的状况,准确地说,他并不太清楚这是什么状况。

“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他忘掉前任呢?有没有什么幸运图案、爱情守护神之类的可以纹在身上?”女孩望着阿豪,好像把所有的期待都放在了他身上。他想起了许多年前在故乡的草坡上奔跑、在芬芳的林中撒欢的时光,那时候,无忧无虑的小崽子们总会东倒西歪地围坐在火塘边,听老家伙们讲传说——

“……我们这一类,非常了不起。浑身是刺,却从不主动进攻;看似难以接近,其实温和善良;不容易交到朋友,但从不背叛他人……每只豪猪身上都有一根最珍贵的刺,深深地藏在所有棘刺之间,只要用这根刺将那个图案刺在对方身上,就可以把自己所有的好运转移给他……”

女孩已经不哭了,静静地坐在一旁。她是谁、她和别人有着怎样的关系,似乎都和阿豪无关了。此时此刻,他只希望这女孩拥有所有的好。

“有的。”阿豪说。

“什么?”女孩的思绪被打断,有点茫然。

“幸运图案。”阿豪回答。

对任何一只豪猪来说,这都是一个重要的时刻,阿豪没想到他根本没花什么时间来做决定,更没有花多少时间构思设计。淡淡的金色光芒从纹身上一闪而过,一切便已完成,这是他做过的最简洁的纹身。

“这么快就画好了吗?”女孩疑惑地往镜子里看去,惊讶地僵住了。她看看镜子,再看看阿豪,不可思议的神情变成了烈火般的愤怒。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个,这个,畜生!她扬起巴掌摔在阿豪脸上,一边抓起外套夺门而出,一边用力想把图案从肩膀上擦掉。

寥寥数笔,画的是阿豪自己。

——如果想把自己的好运给对方,就把自己的样子纹在对方身上。这是活了五百年的老家伙说的。

阿豪茫然地站在房间中央,任由冷风吹着他的脑袋。不知过了多久,轰鸣的发动机声由远而近,一脚刹车停在了纹身店门口,跑车上下来一个怒气冲冲的年轻男人,一根手指戳到阿豪鼻子上。

“是不是你!对,就是你,你丫竟然把自己纹在我女朋友身上,小子不想活了么!”男人一脚将阿豪踢倒,一挥手,两侧冲出来几个帮手,一顿暴揍。跑车上匆匆忙忙地又下来一个人,是之前那个女孩。男人心疼地安慰她说:“没事了,都过去了,明儿咱们上西单我发小那儿去,让他把咱俩的纹身都洗了。这破事儿闹的。”她躲进男友怀中,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

老家伙说的没错,双手抱头的阿豪心想,好运气确实能传递,她的愿望果然实现了。

想到这一点,阿豪心情为之一振:虽然总是你们人类厉害,但我们这一类也是有两下子的嘛!眼看对方的拳头再度袭来,他本能地缩起身子往后一退,铆足力气猛地向前一扑。这一下力气之大,直把对方顶到落地玻璃上,哐当一声巨响,众人都吓了一跳。玻璃结实,没有立刻碎裂,另一名敌人从身后向阿豪扑了过来。阿豪不假思索,弓起身子向后撞去,然后反身一拧,将对方摔进了纹身用的工具堆里。谁也不知道阿豪怎么能做出这种人类无法完成的动作,只见爬起来的那个家伙手背上扎满了钢针,嚎啕大哭。之前那个敌人见势不好,拔腿想逃,不料撞在已经松动了的玻璃上,一大块玻璃落了地,他摔在了玻璃碴子里。阿豪撞向第三个对手,没了玻璃的阻挡,对方被他一直撞到了绿化带上。

开跑车的男人目瞪口呆,裹着女孩躲进跑车,噌地开走了。

阿豪喘着气,看着乱七八糟的店面。时间正式过了12点,已经是星期一了,他该休息休息。他把撞坏的门掩上,拉来一条毯子,躺在客人用的工作床上睡着了。他觉得既疲倦又如释重负:了不起的人类的城市,他来过了,被骂过也被夸过、被打过,也打过别人。他是一只既失败又勇敢的豪猪。接下来怎么办呢,他要去哪里呢?不知道。他想了很多,但梦里什么也没有。

有关阿豪的信息就到此为止了。当公休日过去,顾客们注意到预约电话无人接听,再往后,邻居们才发现早已人去屋空——店里收拾得整整齐齐,什么也没留下。

猜你喜欢

纹身麒麟老三
国产操作系统银河麒麟V10发布
全民纹身
挖墙脚
清溪麒麟製作
纹身在现代如何变成“狠人”标志的?
扛鼎之作 麒麟980本季度量产
就是不当贫困户
纹身刻在肌肤上的信仰
诛心
王老三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