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春末,或盛开凋零后(组诗)

2021-04-18马端刚

雪莲 2021年3期
关键词:阴山涟漪音符

白色音符

越来越虚弱了

屏住呼吸,鸣叫由远及近

欲诉衷肠却一时语塞

呐喊短促,跳跃紧张

为了纪念寒冷

蝴蝶飞舞,黑键忧郁

白键低沉,反复弹起昼与夜

飘渺,空洞

试音时

马头琴里的阴山

就会到草原找寻

不停地修改痕迹和声部

句式和韵脚奄奄一息

如黄昏,如落日,带走一缕青烟

将白色音符吞没

春末,或盛开凋零后

云朵没了,还有蓝天

你之前

一定有人曾经路过这里

盛放凋零后

更多的词汇诞生

用叙述的口吻

走出房间

阴山,草地,跨越记忆的壕沟

烟雨返青,用旧的河水

长出了拔节的声音

日子贫血,佛坐在古画里

有许多褶皱与忧伤

阴影停留在鬓角

灰白,抖动

黄昏一定是寂寞的

密林深处,一草一木之间

听心跳,深一脚浅一脚

一会儿快,一会儿慢

更年的你唠叨着

对落日表达最后的念想

在更黑的远方

坠落的星光成为泪

与你夏天相遇

雪落有声

与你的距离隔着一扇窗

所以,你是街道,是月光,是阴山

朦胧,皎洁,孤独

整个冬季,它们缓缓地抵达

也可能是你的回归

枝头的麻雀,是目标,也是伤疤

山脊连着山脊,起伏连绵

此时有梦,在影子和影子间穿梭

落雪的声音,像深夜念经的人

冬的镜像如此锋利

越狱的光,消耗着残存的冬

当你慢慢苏醒时,越来越薄的思念

在泛黄的纸上翻找语言的秘密

手指如枝杈一样颤抖

反反复复,画出阴山的图腾

你经过的地方,万物萧瑟

一声声低吟突然折断,进入沉寂

有时你会莫名想起,像初恋

而你还在空洞的眼眶里打捞

倒下,爬起的旧物,阴冷潮湿

你哆哆嗦嗦不知如何拥抱

风与雪练习眉目传情,聚集

游荡的符号,却无法辨别它们的名字

余生,种子一样珍贵

你要走更多的路,将漂浮的

卑微的,拣拾起来

用足够的悲伤让它们长成树

难忘的一天

批发市场人真多

尽管雾霾占领了良心

物价涨也挡不住购买的热情

微信里的伊朗不太平

俄罗斯解散了内阁

特朗普的推特左右着股市

你梦见了久不联系的人

出没于鲜花盛开的玻璃瓶

像云雾一样

有手脚缺损和呼喊绝望

对抗中往事浮现,你瘦成闪电

把阴山写进诗

把弯月写成刀

喜欢幻想,不走阳关道

冰上骑马,剑指天涯

镜子中,节节败退

却还能放出鸟群

知道大势已去,却没有随波逐流

有怒吼从脚底升腾

新鲜而充满血色

是难忘的一天

请来蝴蝶,和下雪的阴山

一次又一次

找到指纹,伤疤

找到呼吸的急促,脚步的细碎

搅乱坚硬湖水

涟漪拥抱了彼此

零点二十五分,月光路过

跟随着你的影子

看不见的过去

这世界有谎言

黑色的,红色的

不相信花朵

它们已经凋零了

你青涩的脸变得苍老

带着木头

穿越山川,河流,某个故事

为一条街点燃一把火

将自己投入火堆

分成昼与夜

这最后的比喻蒼白无力

爬上天空

你向大地宣布

宣布陪月亮一路向西

穿过夜的缝隙

一万次出发,一万次抵达

一万次消失,一万次重现

将记忆吞下,吐出,反复咀嚼

你看见你在长河里起伏

你知道,下一刻

将被挂在一个人的窗口

看着她喝水,读书,进入梦乡

如果遇上阴天

你会躲在乌云背后

代替她流泪

代替她等待黎明升起

从未停歇

十七点零五分的黄昏

顺着一杯茶的方向

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

视线尽头,是阴山

是即将成长的庄稼

十七点零五分的黄昏

和你一样

即将坠落的太阳

守着湖水

劳碌的影子来来往往

呼吸着新鲜空气

就回到了青春

你的微笑和手势

一闪而过

生锈了

像父亲死前的眼神

无论怎样描述你的过去

请记住

即使远走他乡

你还是贫穷

物质的或精神的

在狭窄的街道上奔跑

在干燥的田野里匍匐

雾霾包裹着脚踝

怎么也咀嚼不出夏的味道

走失的马

被乌云挡住了前途

眼角有涟漪

暴雨将至

白鸟的剪影停留在树梢

青涩而瘦小

【作者简介】马端刚,内蒙古包头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首届签约作家,出版过作品多部,现为某刊物编辑。

猜你喜欢

阴山涟漪音符
少年的烦恼
一串快乐的音符
心浅,才有快乐
美妙音符
滇中记(组诗)
对于一座山的个人注解
涟漪的泛泛
善良的人呵
阴山岩画
音符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