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相亲记

2021-04-18荆枫

飞天 2021年4期
关键词:海归对象领导

荆枫,1997年生于江苏常州,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系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协第四届“雨花写作营”学员,作品曾获“安洁西公主网络文学大赛”季军。

胡美丽第一年进公司就碰上了大的人事调动,她的直系大领导调走了,调过来的新领导,是个女的。

彼时胡美丽正在办公室里接受同事们的口水洗礼:同事A认为胡美丽作为大龄未婚剩女,应该赶快找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同事B听到同事A的论调,电脑椅一滑就坐到了胡美丽旁边,把自家30岁未婚表哥的照片拿出来给胡美丽看;至于同事C,隔着好几个座位冲胡美丽喊,让她下班和自己一块儿去酒吧找小帅哥。

胡美丽婉拒、婉拒再婉拒。

新领导就是这时候开完会回来的,在一众或风度翩翩,或秃头腆肚的男领导里,这位新领导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宛如一枝独秀,格外引人注目。

女同事们羡慕新领导的LV牌包包,讨论着道听途说来的新领导的夫家,又议论了一会儿新领导今天开来上班的豪车。

全体都是羡慕、羡慕加羡慕。

胡美丽这个初入职场的小白领看不懂那么多,她瞥了一眼新领导英姿飒爽的身影,心里有一瞬间闪过一个念头:要是她也能像新领导这样该多好!

优雅、知性、美丽,年纪不大就事业有成。

等下班回去告诉胡妈这件事,胡妈第一反应是:“听起来是个事业有成的,想必家庭也非常幸福美满吧?”

得,又绕到“家庭”上去了。

胡美丽就不说话了。

她妈最近也在张罗着给她相亲,说她二十五六了,也算是个老姑娘了,没几年就该三十啦,胡美丽的同学们很多都已经结婚生子,步入人生的新阶段了,唯有胡美丽,因为读了个研究生,今年毕业刚找着工作,更别提结婚生子了,完全就是被同龄人甩在后头了。

胡妈愁呀,天天鼓动着胡美丽联系联系从前的同学,多去外面走走,甚至还联系了一堆老同学,打听人家家里有没有适龄的男青年,就连胡爸带的几个老大不小的学生,来胡老师家里的时候,都一一被胡师母亲切问候了一遍。

这么找了一圈,还真找到几个适龄的男青年,通通被胡妈拉出来和胡美丽相亲了一遍,却没一个成功的。

还都是男方那边有点问题。

要不是谎报身高,就是学历造假,还有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要打人的,最后通通都没相成。

这么折腾了一圈没什么结果之后,胡妈才终于消停了一段时间。

结果今天一下班,回到家里,胡妈让胡美丽换了件衣服,又道:“美丽啊!妈的同学,你方姨,她娘家一个侄子今年刚刚从美国留学回来,一表人才,学历又好,今天晚上,在XXX餐厅,你们见一面?”

“还有个小姐妹的好闺蜜家的儿子,一直没谈恋爱,不开窍,家里急得不行,年纪就比你大四岁,你也看看,要是第一个不好,这不还有一个吗?”

被塞到车上的胡美丽懵了。

嚯,她妈这是一下给她整了两个相亲对象呀!

胡美丽有点不乐意,但是她人都已经在车上了,她妈又里里外外张罗这么久了,她到底还是没能拒绝。

母女俩一块到了那家约好的餐厅。

落座后,男方还没来,那位方姨倒是在,眼看着离约定好的时间差不了多久了,胡媽和方姨两个老太太就携手一块去旁边的商场购物去了,临走前胡妈还叮嘱胡美丽,一会儿相亲好好表现,不要由着性子,要抓紧机会,好男人不多啦!

还说胡美丽要是再没相上,等到三十岁了,就更相不上啦!

胡妈和方姨走了,胡美丽一个人坐在餐厅靠窗的座位上等男方。

服务员过来问了一次要不要点单,胡美丽想了想,还是说等朋友来了再点。

不知道男方是什么财力什么脾气,点多了人家说不定不乐意AA,点少了有些人又觉得是瞧不起人,等人来了一块儿点好了。

服务员也没说什么,送来一杯柠檬水。

胡美丽一边喝着柠檬水,一边等。

等了又等,那位海归就是不来,一直等到约定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也没看见半个人影。

但胡美丽倒是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是她那位新领导。

人家那辆豪车就停在不远处,新领导拎着她的漂亮包包踩着高跟鞋走进了这家餐厅,那只包不是前几天那只LV了,胡美丽不认识,但看做工,应该也是香奈儿Dior之类的大牌。

柠檬水喝多了,胡美丽觉得有点酸。

新领导也看到了坐在窗边的胡美丽,进来以后第一时间脱下墨镜和她打招呼:“嗨,美丽,好巧,在这里遇见你……”

墨镜摘掉后露出来的面孔皮肤白皙、保养得宜,不像是三十来岁的女人,再加上一头棕色的大波浪长发,时髦的穿着,新领导看起来比二十五六的胡美丽还要显年轻。

见胡美丽一直在等人,神色里却没有等朋友的放松,新领导就笑了:“美丽,你也在等相亲对象?”

胡美丽有点惊讶:“领导?”

“叫我梅姐就好。”新领导笑:“我也是来见相亲对象的!”

“早知道你也约在了这里,索性下班以后把你捎过来就好了!”

胡美丽没想到新领导竟然不像是胡妈猜测的那样早早结婚生子家庭幸福,油然而生一种战友般的情谊。

两个女人就这么在餐厅里聊开了,越聊越投机,越聊越轻松。胡美丽发现这位新领导,真不像外表上看起来那么不好接近,人风趣幽默,还十分平易近人不摆架子。要不是等会儿两人都要相亲,她还真想请这位新领导一块儿吃饭。

两人一直聊到了胡美丽的相亲对象姗姗来迟。

这位相亲对象衣着时髦,开了一辆奔驰,人长得还算一般,不高,也不很帅,但肉眼可见其家世还不错。

海归一进来就扫了两个女人一眼,而后目光落在了梅姐身上,绽开一个礼貌的笑容:“你好,是丽丽吧,我是方姨的侄子XX。”

梅姐笑了笑,马上站起身来,和胡美丽说了一句有空再聊,就到旁边的座位去了。

胡美丽清楚地看见了海归眼里失望的眼神,转瞬即逝。

梅姐一走,海归再面对胡美丽时,若有似无总带了些高傲,尤其是在得知胡美丽今年刚刚入职,不是博士生,也没有国外留学过,甚至没有出国旅游过时。

海归笑笑,笑容里却没多少歉意:“Sorry,我来晚了,让你久等。”

“没关系。”

“你order(点菜)了吗?What's for dinner?”像是怕胡美丽听不懂,海归又露出抱歉的表情:“Sorry,我是问,我们晚餐吃什么呢?”

胡美丽无言。

这么简单的小学生英语,她一个研究生怎么可能听不懂呢?

但记得胡妈的叮嘱,她也没说什么,只道:“还没点,因为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话还没说完,就见海归脸色不大好:“你为什么不先order呢?我辛辛苦苦赶过来,竟然还不能吃上饭!你可真 ungrateful(不领情)!”

胡美丽被噎了一下,直接把菜单推给了对方。

海归也不客气,拿过菜单,照着最贵的点了好几个,却都是一人份,服务员提醒:“先生,您点的这些都是一人份哦,两位一起的话可能不够呢!”

海归却像是没听到,点完以后直接将菜单还给服务员,潇洒道:“That's all!就这些了,接下来不要再来打扰我们。”

“好的先生。”服务员拿着单子走了。

菜单摸都没摸到的胡美丽就更无言了,偏偏海归看到她的脸色,还非常大度地道:“Do not worry(不要担心),不需要你请客,我们当然是AA。”

“我们在国外都是习惯AA的。”

菜上来了,西餐厅的一人份,真是少得可怜,胡美丽耐着性子把自己介绍了一遍,试图挑起话题,海归却只顾着拿着叉子吃牛排,和胡美丽说话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的,明显没怎么把胡美丽放在眼里。

菜全在海归那里,胡美丽想吃一口都很费劲,她索性就不吃了。

问到海归现在在做什么,海归愣了愣,咽下了嘴里最后一口牛排,神色自若道:“哦,我现在在做商务,商务你懂吗?”

胡美丽暗想,怎么能不懂?说什么商务,恐怕就是吃吃喝喝泡夜店吧?

果然海归又道:“所以我们要hurry up(赶快),一会儿还有个场子,我答应了要接朋友妹妹一起去的。”

他上下打量了胡美丽一眼:“你这身太老土了,一点也不fashionable(时髦),带出去会被人笑。”

胡美丽道:“谢谢,我不去。”

那海归居然松了口气:“That's good”。

最后吃完饭,海归还想AA,拿着手机算两人各出多少钱还没算明白,胡美丽就直接把钱付了。

海归眼里多了丝满意:“你很generous(慷慨),这是你唯一的优点,下次有空再一起吃饭吧!”

胡美丽拒绝了:“谢谢,不用了,我很忙。”

海歸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又理了理衣服,说了一句“我会告诉姨妈,你的品位很差配不上我”之后,就风度翩翩地走了。

胡美丽在手机上把结果告诉了胡妈,胡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是这样的人,但还是劝道:“哎呀美丽呀,你方姨说,XX从小就出国啦,家里条件好,比较娇惯,人不坏的,你要不再看看?”

“不要了,妈,人家根本也没看上我!”胡美丽回道。

胡妈就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唉,要是你再小个一两岁就好办了。”觉得可能还是胡美丽年纪大了些,人家没看上。

胡美丽没话说了,胡妈就让她等下一个。

胡美丽是想走的,但来都来了,饭还没吃上一顿就要空着肚子走,她也不太乐意。

这次她也不等人了,直接自己点了单,一边等菜一边等人。

等人的时候胡美丽看到了梅姐那边。

梅姐的相亲对象个子很高,长相清秀,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又要比一般二十来岁的男孩子成熟一点,非常有气质,和梅姐说话时的神态也很温和,举止彬彬有礼。

人家的相亲对象就挺不错的嘛!

胡美丽收回目光。

没一会儿,第二个就来了。

胡美丽对这个的观感要好一点,至少这个没有迟到,也没有一上来就抱怨,更没有中英文夹杂着讲话。

而且这个的长相也要比海归优秀不少,眉清目秀的,高高瘦瘦,讲话的时候轻声细语,很容易给人好感。

看到胡美丽先点了菜,他也没说什么,只道:“等我等饿了吧?”

“不好意思,争取下次早点。”

胡美丽的脸就有点红了,瞧瞧,人家多会说话,这话说的,多好听!

她心里终于高兴起来,胡妈这次总算靠谱了一次,还真让她找着一个优质男青年。

在这样友好的氛围下,两人从星座聊到工作,越聊越投机,几乎是无话不谈,这个2号相亲对象给胡美丽的感觉也很不错,和他讲话让人不会有负担感,就像是在和闺蜜说话一样,不用担心说错话。

胡美丽越说越满意,两人还约了一会儿去附近的一家KTV唱歌。

吃饭的时候,2号相亲对象也很礼让,都是让胡美丽先吃,两人的叉子要是不小心在空中碰到了一块儿,也都是对方退让。

付钱的时候,也没出什么幺蛾子,2号相亲对象非常体贴,在借口上厕所时就把账单付了,完全没出现海归男那样的情况。

而2号相亲对象上厕所时,胡美丽也发消息给胡妈。

“妈,这个不错,这个靠谱。”

听到女儿说有戏,胡妈也高兴了:“不错吧!你妈的眼光,哪里会差!”

“美丽啊!人不错你就赶紧了解了解,过几天带家里来给爸妈看看,你俩早点把事儿定下来吧!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啦!再不定下来,真就没男人要啦!”

胡美丽不爱听这种话,就没回。

胡妈哪里不知道女儿在想什么,当下只是乐滋滋地道:“那妈先回去了啊!你们好好处,一会儿去什么公园玩玩,晚点回来也没事。”

胡美丽这才回了个“行”。

一会儿男人付完钱回来,两人商量着去哪一家KTV,说得差不多了,男人却一直没动身。

胡美丽有些奇怪:“怎么了?你在等人吗?”

门外走进来一个同样高高瘦瘦的小男生,年纪很轻,大概二十出头,很学生气,长相也很帅气。

小男生一走进来,就站在2号相亲对象身边,时不时看胡美丽两眼。

胡美丽只以为是2号相亲对象的朋友,友好地冲对方笑了笑,结果对方居然投过来一个敌视的目光。

胡美丽愕然。

2号相亲对象就不好意思地对胡美丽道歉:“不好意思,他就这样,小孩子脾气。”

语气亲昵无比,再看两人,不论是身高还是长相,站在一起竟然都很般配。

仔细看的话,这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像是情侣装。

胡美丽明白了,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男人当然看得出她的想法,非常诚恳地对胡美丽道:“美丽小姐,一开始没说清楚,很抱歉,但既然你家里也催着结婚,我家里也催着结婚,我觉得我们凑一块儿过日子也挺好的。”

“而且我们在一起,你也可以慢慢找你心仪的对象,我是绝对不会和父母说的,你放心。至于孩子的问题,也可以再谈,绝对不会逼你。”

胡美丽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尽量语气平和地对那个男人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们不太合適,我先走了,再见。”

男人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等胡美丽快走出门的时候,听到男人在身后慢悠悠道:“美丽小姐,我相信你会回来找我的。”语气非常笃定,像是算准了胡美丽这个剩女会没人要。

胡美丽头也没回,大步往外走。

胡妈走了,胡美丽一个人打车回去。

好巧不巧,原本就不是很晴朗的天居然开始下起雨,胡美丽没带伞,只好躲在路口的一个废弃报刊亭下面。

一辆车停下来,是陌生的车,车窗摇下来,露出那个年轻小男生的脸,越过小男生的脸,后面才露出那位2号相亲对象的面孔:“美丽小姐,上来吧,送你一程。”

语气里多少有点可怜,胡美丽听得不舒服,拒绝了。

车窗被小男生摇上去了,车也走了。

胡美丽在雨里又等了好一会儿,无比后悔没有自己开车来。

总想着男方应该有车,怎么也会捎她一程的。

“嘟嘟——”两声喇叭响,有一辆车停在了她面前。

一辆熟悉的豪车。

梅姐的车,梅姐拿了伞下来接她:“走吧,美丽,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吧。”

胡美丽上了车,梅姐又道:“保温瓶里有水,喝点儿,小心着凉了。”

胡美丽打量了一眼车内。

尽管是一个人,但梅姐明显把自己照顾得很好,车内处处都是温馨的小细节,车后座有两把伞,还有这么一大瓶的热水。

梅姐问了胡美丽相亲的情况,胡美丽说了,又问梅姐。

梅姐也没说成,也没说不成,胡美丽很好奇:“梅姐,你那个对象我看挺不错的呀!不考虑考虑吗?”

“是还行。”梅姐道,“还挺年轻的,人也还可以,再看看吧,如果有好感就交往,反正不急。”语气轻快随意,像是根本没把相亲当一回事儿。

胡美丽咂舌,还不急呢!

要是让胡妈知道梅姐三十来岁还没结婚,可要急死了!

梅姐就和胡美丽说起自己从前谈过的那些前男友们,全程语气都很轻松,好像对梅姐来说,谈恋爱就是谈恋爱,结婚不结婚也不重要。喜欢就谈,不喜欢就散,让胡美丽觉得很洒脱。

刚刚被一场雨浇的心凉凉的胡美丽听着都觉得暖和了不少。

而且胡美丽发现,梅姐真是个内外兼修的大美女,年纪这回事儿完全不影响她的美,不论是文学还是时尚,梅姐通通都有独特的见地,且并不会因为自己有知识就露出海归那样嘲笑别人的高傲姿态。

坐在梅姐的车里,听着梅姐不紧不慢地说着话,看着梅姐不紧不慢地开着车,胡美丽觉得有些浮躁的心都平静了下来。

梅姐直接把胡美丽送到了家,胡美丽上楼的时候,胡妈还没睡,一边惊讶胡美丽回来得这么早,一边探头探脑地看楼下梅姐的车。

“谁送你回来的啊?”

“梅姐,就是我们公司新领导。”

“哦……”

胡妈明显有点失望,问起两个相亲对象的事情,胡美丽随便说了两句,就准备进房换衣服休息了。

胡妈看她又变成这副不上心的样子,有些急了:“美丽呀!你这可怎么办哟!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到了三十岁,看你不哭!”

胡美丽步履轻快地将淋湿了的外套脱下来,一边进房间一边道:“三十岁又怎么了,反正又不急。”

胡妈在后面喊:“美丽呀!”

……

责任编辑 离 离

猜你喜欢

海归对象领导
海不是倾诉的对象
攻略对象的心思好难猜
图说车事
海归如何看待海归工资仅5000元
海归如何看待海归工资仅5000元
新海归
2016重要领导变更
80、90后海归创业新头牌
个性签名
“称职”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