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富贵爷爷贫贱孙

2021-04-12孙贵颂

杂文选刊 2021年4期
关键词:山雀圈养尚书

孙贵颂

古时候,松江府有户宰相人家家道中落。中落的速度相当惊人:到了孙子这一辈,竟然依靠乞讨为生了!

有一次,这个孙子要到了一袋米,试了试,拿不动。看到边上有个“阿Q式”的人物,便招手让他扛到家里,付点饭资。那个人心中高兴,凭空揽得一个活,中午有了饭资。但他扛起米来,腿脚无力,踉踉跄跄,汗流浃背。这孙子嫌他走得慢,责备说:我是相国的孙子,无力背负,还说得过去。你就是个出苦力的,为什么也背不动?(“吾相门之子,不能肩负,固也。汝佣也,胡亦不能行?”)岂料那位佣工回道:大哥,我爷爷也是位尚书啊。(“吾亦某尚书孙也。”)那个孙子听了,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接下来,两个孙子肯定要来一番忆往昔。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银的,坐高级轿子,进一流楼堂馆所……吹牛与事实混杂,笑声与哭诉相伴。最后互相拍拍肩膀,互道珍重。

孟子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而那位宰相与那位尚书,只不过三代,家道就败落了,而且败落到两个孙子一个沿街乞讨、一个打短工的地步。二老如果地下有知,估计要愤恨到诈尸。

那么这俩高官的后代,为何混到如此地步?不妨来一个“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分析一下其家道中落的原因所在。

想来不外乎:要么挥金如土,要么摊上了大事,要么不擅长经营。而从快速致贫的情况分析,第一种情况居多。只有第一种,会使家庭状况像自由落体一样,下降最快。后两种,硬撑几代不成问题。我们邻村就有这样的例子。老一辈省吃俭用,辛辛苦苦积攒下几十亩地,丰衣足食,家境殷实。可是儿子不争气,抽大烟,扎吗啡,用洋钱票子卷成烟卷点着抽,很快就把家里的老本踢蹬得精光。

美国科学家研究发现,栖息地环境越恶劣,会让动物变得越聪明。他们为此做过一个有趣的实验:在两组玻璃盘下面,放上山雀最爱吃的虫子。山雀只要想办法移开玻璃,就能享受美味。然后请两只外观一样的黑顶山雀登场。这两只山雀都是圈养长大的,只不过它们的家族来自不同的地方。一只是南方的堪萨斯州,那里物产丰饶,居住舒适,气候宜人(当然也宜鸟),食物充足;另一只的祖籍是北方的阿拉斯加,那里常年冰雪覆蓋,气候恶劣,食物缺乏。比赛开始,来自北方的山雀,很轻松地掀开一个玻璃盘,吞下一只虫子;又掀开一个玻璃盘,叼出一只虫子……而那只来自南方的山雀,看着玻璃盘下面的虫子,只会对着玻璃一个劲地啄、啄、啄,结果连一只虫子也没有吃到。

这个实验说明:恶劣的环境,教会了山雀应对挑战的本领;而优越的条件,让山雀变得生存能力低下。虽然那两只山雀都经历了人工圈养,但它们的技能却深植于其基因之中。因为遗传的作用,不但本代山雀的聪明程度不同,而且其后代聪明程度也迥异有别。这实在能给予人类以启发和警示。

记得林则徐曾有一副对联:“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

家财万贯,也经不住坐吃山空。那么留什么呢?留谋生的技能,留求知的愿望,留勤劳的精神,留顽强的毅力……这就够了。

【原载《解放日报》】

猜你喜欢

山雀圈养尚书
谦虚
自大的马谡
家有什么好
《尚书》
杜鹃的圈套
蒲松龄戏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