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那些因婚致贫的人

2021-04-12宋晓

杂文选刊 2021年4期
关键词:酒席礼金彩礼

宋晓

婚礼前的一个月,张钰哲去未婚妻家吃饭,岳母在饭桌上从家里近况问到婚后计划,话题最终绕到彩礼上。

自从两年前哥哥结完婚,父母给出去十万的彩礼之后,老人存下来的钱只够勉强给他办一场婚礼。岳母提出要八万彩礼,他挺希望未婚妻理解自己的难处,却也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在当地,这个数字并不算高。

两家人商量好,各收各的礼金,酒席钱张钰哲家付。婚前一晚,他和父母在客厅里坐着烤火,翻出了家里的人情账本,粗略算了一下,礼金能收回来十来万,再加上自己打工攒下来的三四万,应该足够支付婚礼成本和彩礼钱。

由于妻子家亲戚太多了,酒席增加了十一桌。这场婚礼收来的十一万礼金最终全部搭进了婚礼,没有一点点剩余。他也不忍心父母再去借钱,为了承诺好的彩礼,他便以创业需要钱为理由找高中同学借来五万块钱。

婚礼只是开始,一个来自湖南某县城的男生看见朋友在婚礼酒席上花了三十万,他难以理解,就算请所有亲朋好友吃顿饭要这么多钱吗?其他朋友向他“科普”,婚礼酒席并不只是吃顿饭的事情,伴手礼、请柬、策划、婚礼布置、酒店和场地,样样都要花钱。

一名北京的男生坦白,彩礼和宴请亲朋费用都不算什么,但房价是真没辙。以自己每月一万出头的工资,买房是不可能了。没结婚之前,自己还能住家里。结婚,对他来说,有可能是踏上“贫穷之路”。

更多普通人的婚姻,没有遭遇彩礼带来的痛苦和撕扯,但婚姻带来物质生活水平的下降,藏在生活的各种细节里。

进入婚姻之后,章子云工作八年攒下来的十万块钱迅速散去了,买房、装修、买家具让自己大出血,丈夫的积蓄也一分不剩。婚后从未停止的支出,使得危机感一直压着她。婚后好几年,她都觉得“缓不过来了”,更没有可能再恢复以前的生活状态。

消费自然是呈断崖式下跌的,以前自己会用雅诗兰黛这样的化妆品,现在,她的化妆柜上几乎全是“平价替代品”。衣服也几乎不买了,一年有两套能穿出去的衣服就行。

双方父母和这对新人在婚后的这一年里,相处模式迅速变了。婆婆以前身体不舒服,从来不会打扰工作的儿子,但婚后有一次,婆婆头疼,她带着去医院,门诊不能报销,检查费用和医药费是一大笔开销。自己的父母也开始考虑以后的事情,有一天晚上打电话的时候,谈到最近看好了一块公墓,她主动打过去几万块。

她意识到,婚后最大的变化是自己不再被当作小孩,女儿的、妻子的和儿媳妇的责任在这一年里同时降临。

张雯的婚姻是以一沓十八页的离婚协议收尾的。这个在美国读博、受过高等教育,始终记得要做现代独立女性的女生,在憧憬中走进婚姻。但婚姻远比她想象得复杂。

这段婚姻并没有持续太久。她无法忍受丧偶式育儿,疲于平衡读博和母职,产后两个月,她靠着止疼药坐进了课堂,直到痛感麻木。

但这些劳动无法被看见。反过来,哪怕丈夫一丁点家务育儿劳动不贡献,自己挣的所有钱,他都有权分得一半。

离婚律师吴杰臻曾在接受采访时总结,现在女性虽然在社会上独立了,但是一到婚姻里面,存在一种“男主外,女主内”的文化惯性,加上生育这种客观条件的限制,很容易回到那种女性默认牺牲的模式,又变成被动的角色。

张雯离婚后,由于丈夫尚未全职工作,只规定了付14%的孩子抚养费。她每个月给丈夫发账单,其实根本没有多少钱,有时候一件小物品的14%只有几块钱,丈夫也坚持要看支付凭证,甚至让她证明钱确实是给孩子花了。她无法忍受这些经济上的低级纠缠,现在账单也不发了,自己独自抚养孩子。

谈恋爱时谁也没想过会因结婚而“返贫”。但事实是,从婚姻开始到结束,甚至离婚以后的日子,每一步都可能有人在其中變得更“穷”。

“变穷”,或许对一些人来说,也是维持婚姻关系的代价。

【选自微信公众号“每日人物”】

插图 / 压力 / 佚 名

猜你喜欢

酒席礼金彩礼
丧事礼金是遗产吗
重阳席上赋白菊
论我国民间彩礼法律规制的路径
伴娘胸挂二维码收礼金
移风易俗度在哪里
要彩礼容易,还就难了
天价彩礼
移风易俗度在哪里
变味儿的“礼尚往来”
名著中的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