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谁更应该得到尊敬

2021-04-12马少华

杂文选刊 2021年4期
关键词:柱子天花板大厅

马少华

前些天,我去英国温泽做一次交流活动。当地的一位新朋友说要带我去参观一下温泽市的风光,我慨然应允。

温泽风景很优美,整座城市简洁、干净,身处其中让人感觉心情很舒畅。朋友把我带到一座很宽大的建筑前,说这是温泽市的政府大厅,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是温泽一个很有名的景点。

从外面看,这座大厅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为什么会成为有名的景点呢?朋友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就拉着我说:“到里面你就知道了。”朋友把我拉到一根大柱子面前,又指着另外几根柱子,跟我说:“你看见那四根柱子了吗?其实它们的顶部跟天花板之间是空的,只有我们这根柱子支撑着天花板……”

一听朋友的介绍,我恍然大悟,前几年在国内的媒体上经常可以见到这个经典的故事。

故事大致内容是说,三百多年前,有个叫莱伊恩的建筑师被邀请设计温泽市的政府大厅。他尽展平生所学,只用一根柱子就支撑起了整个大厅的天花板。后来工程验收的时候,经过几家权威建筑部门的审核,都认为只用一根柱子来支撑整个天花板在力学上说不通,因此政府官员便要求他重新设计。莱伊恩认为自己的设计非常完美,拒绝改变自己的想法。

双方互不妥协,差点闹上法庭。最后,莱伊恩迫于压力,还是做出了让步,在大厅里另外加上了四根柱子。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前几年,温泽市政府对大厅进行修缮时,意外地发现,除了原来那一根柱子,其余四根柱子跟天花板之间并没有接触。也就是说,这四根柱子只是做个样子给政府官员看。实际上,被权威部门认定不合理的那根柱子,足足支撑了大厅三百多年。

当初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很兴奋,可能作者也被莱伊恩的做法打动了,极力称赞他坚持真理、不畏强权的精神,并称那座大厅为“嘲笑无知的建筑”。

朋友碰了我一下,问我在想什么。我把这个故事告诉了他,并对他说:“你们应该在这里树一座莱伊恩的铜像,纪念他坚持真理的精神。”

朋友有点惊讶地看着我,说:“如果让你住在这么一座房子里,所有人都说这房子不合理,很危险,你还会把建筑师说得这么好吗?”

我一愣,朋友接着说:“而且你刚才在嘲笑政府官员无知、自大,你真的觉得是这样吗?一个政府官员,应该对每一个公民的生命安全负责,就算有一点很小的危险,也要重新设计,而不能听建筑师一个人的话,就算后来证明是错的,也要以确保当时公民的安全为重。怎么你会认为这是无知、自大呢?”我默然。

或许,在我们的教育中,掺杂了太多的这种强调“精神”的东西,“坚持真理、反抗强权、嘲笑无知”,这似乎成了我们评判历史人物的一个重要标准。从哥白尼到伽利略,一个被火烧死的布鲁诺更是被我们讴歌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当然,这几个人推进了人類认识宇宙的进程,但过分地讴歌也不可避免地让我们陷入一个误区,就是凡事以现代人的眼光去评判古人。

比如,莱伊恩和温泽市政府的官员,如果我是当时的一名温泽市公民,在这两者之间我毫无疑问会支持后者,因为他给了我一个明确的保障。不管你莱伊恩设计了怎样完美、怎样超前、怎样匪夷所思的建筑,在它的安全性得不到证明的时候,绝不能让市民们来冒这个险。这就是政府的责任。

也许有人会说,这样做会阻碍人类的进步,如果当时莱伊恩真的屈服了,就不会给后人留下这么经典的建筑了。但我想说的是,当时的人没有义务为后来的人做出牺牲,保护好当下的人的生命,就是对人类最大的贡献。而且,人类进步与否也没有一个标准,你敢说现在的人比一百年前幸福吗?比一千年前呢?

可以想象,莱伊恩的故事还会被我们传扬很多年,他坚持真理、不畏强权的精神也仍将会被我们念叨很多年,但至少,我们不应该再嘲笑当时的政府官员,他们没有错,相反,他们更值得我们尊敬。

【原载《辽宁青年》】

猜你喜欢

柱子天花板大厅
新语
观察:长廊和柱子
感觉
关闭交易大厅
贵阳车管所西南商贸城新车管大厅启用
傻子捡个宝
跟踪导练(四)4
带电的气球
卖牛
“天花板”和“地板”的隐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