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可可托海山野的雪(外二首)

2021-03-30狄力木拉提·泰来提

北京文学 2021年3期
关键词:涛声原野

狄力木拉提·泰来提

1.

季节的裂变源于北风的回归

碧空南飞的大雁

留下一组苍凉的歌

冷却的大地

长眠地下的春

流经山谷的黑色之水

改写溪流的风骨

俯瞰那片原始丛林

初雪缠绵,松柏无语

宽谷里桀骜的白桦林

宛如沙漠里转场的红柳

错落在蓝色雪地上

瑟瑟燃烧

2.

用意念堆砌的山

有高度,没有海拔

被雪的覆盖催眠

繁衍于山脊的松

冰冷地触摸云的根基

比自身还要沉重的白

遥想六月的山花

舞动山的躯体

我呼出炽热的气浪

被远处观望的雾凇截获

闲庭信步的足印

或许,这个冬季

不会被记忆收留

3.

看到这片洁净的原野

我很想清空多年的内存

从天空那里

下载所需的心境

让那信马由缰、被冰雪覆盖

的山峦

在我体内驰骋

安息吧,活着的原野

我会把你的粗粝

变成我随身的胎记

我不会狂野

只会妄想

在下一个宁静的雪后

与行云一起漂泊

4.

阳光,从雪地里吸收热能

冰冷地烘烤

这幅被刚刚装裱的水墨

弯曲的时空,流淌在山谷里

沸腾的群山做客原野

如果说夏季的松涛

是对远古的呼唤

眼前这片无际的林海

便是对虚幻的阐释

面对如此圣洁的雪

我只能选择冷藏记忆

等待冰雪消融

再陈述对寒武纪的解读

远去的河流

西部,这片最开阔的原野

在落日的余晖下

伊河西去

望河樓上一只筑巢的燕子

飞向夕阳

风,在管弦里回荡

丛林密布的宽阔河谷

最后一支木筏

在岁月的涛声里解体

哈迪克马车四轮驱动

时光会给岁月的苦难疗伤

所有的爷爷都会变成传说

阿拉斯加的针叶林里

住着一位身着鹿皮的老人

鄂伦春的萨满

达斡尔的神巫

他们可以听得见落日的声音

木屋里的孤独陪伴炉火

江夏的竹排拍浪前行

丝绸的柔美取自波光

以水命名的河流

湍急是流体的概念

岁月在生命的两岸塑造风光

我的祖父也曾在浪中风流

浪花如雪

涛声如雷

思绪

终归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

仿佛那远去的河流

无孔不入

南岸的锡伯营旌旗翻卷

这条流经寒暑的源流

解读喀拉峻的远古

读取巩乃斯的心经

悟出唐布拉的慧根

流出山谷的水

如当年取经的行僧

一手禅杖,一手虔诚

看那渐渐远去的波涛

替岁月超度

为山河开光

静怡是这条水系的法号

俯瞰河谷大地

这条如丝如织的水流

浸润无边无际的绿

北岸的汉人街,人声鼎沸

岁月在这里交错

停歇,暮色里的手风琴

给涛声伴奏

加古斯台升起的烽烟

为山峦催眠

眺望西天

缓缓沉落的夕阳

等待输血

晚霞渐渐冷却

这条如歌如泣的古道

承载了多少家国和离愁

岁月几何

惠远的城楼上

燕雀飞舞

浪花回眸

已不见远山松柏

故人长眠

土地掩盖不了灵魂的迁徙

纵深的辽阔

永远是无法穿越的时空

夏日里的玛纳斯

城南的远山

用它波澜起伏的海拔

和绵延西去的身影

借助与之缠绵不断的雨云

给六月消暑

风,在蝴蝶的翅膀上舞动

当所有的花都选择在五月集结

六月,则给了她们足够的空间

吐露全部的芬芳

月季、刺玫、格桑花

她们的花瓣

已做好了起飞的准备

彩蝶是生鲜的花瓣

花瓣是舞动的翅膀

炙烤的七月

让她们宛如成熟的女性

处处是烂醉的蜜蜂

蝶恋花的词曲

应运而生

塔西河的水奔流北上

那一片旷古的湿地

丛生的芦苇

在无际的水面栖息

仿佛远古部落

头顶的苇羽随风摇曳

它们个个都是酋长

野鸭成群戏水

鸬鹚捕捉鱼影

蓝胸佛法僧替天超度

白鹭在水泽里行医

给天地疗伤

我曾经的旅途多次从这里经过

老旧的大巴窗口裂痕

闪过窗外的县城

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我不知道深居于这片密林的

生灵

用最初的双手

燃起炊烟

给恬静的生活移花接木

嫁接出生命的甘甜

宽阔的街道

苗条的斑马线

成片的密林吐故纳新

农夫在哲学里耕耘

土地在勤劳里生长

用镰斧打造的伟业恢宏如宇

天之蓝,倾泻如雨

遥远一词

定格在苍茫岁月

青铜的绿锈散落田野

烽火连天的过去

半截出土的地窝子

给原野著书立传

鞍马为枕

游牧者仰天合目

地心的引力

在他们脸上勾勒出一道道

隐秘的笑容

形似盛开的芍药

玛瑙是通透的性格

纳入酒庄的瓶塞

斯文是高脚杯的尺度

在这片土地上烂醉

无伤饮者大雅

唱一曲草原之夜

饮一壶陈年浊酒

这一生

便有了传说的意义

责任编辑 张 哲

猜你喜欢

涛声原野
原野上的呼喊
鱼的海
NO.21原野
秋日的原野
白龙江边
登山
如此乐观
涛声依旧
庞华(二首)
在太行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