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自杀还是工作,韩国贫穷老人两难的抉择

2021-03-25徐鹏霖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21年2期
关键词:养老金养老子女

徐鹏霖

韩国首尔,如山的快递盒子被一位白发老人颤颤巍巍地推进了某公寓的电梯。电梯上行时,因为老花,他不停地眯着眼睛检查快递盒上小小的地址标签。

朴宰耀(音译)今年71岁,按照韩国法律的规定,本应该已经退休11年的他,依然在继续工作。分拣、投递、签收……一天要处理百余件快递。

朴宰耀的同事大多与他年龄相仿,最年长的已经78岁。他们如此辛苦,并非为了发挥余热,而是为了活着。

“金钱是我继续工作的最大原因。”朴宰耀说。

发达国家都在面临严重的老龄化问题,韩国可能并不算严重,但老人的生活质量可能是最差的。

根据韩国统计部门最新发布的数据,目前这个国家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为738万人,占到总人口的14.3%,远低于日本的25.9%。但韩国65岁以上的人口有一半处在贫困当中,而在70到74岁这个年龄段中,33.1%的韩国人需要工作——由美国、英国等35个国家组成的经合组织(OECD)的平均水平仅为15.2% 。

“我可能会工作到80岁”

根据韩国政府3月份公布的官方数据,约有420万60岁以上的韩国人在2017年就业或寻找工作,比20多岁一档的人数还要多至少20万。在今年初首尔的“银发招聘会”上,3万多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起竞争6000个职位,而且大多属于“低端行业”,包括快递员、保安、清洁工、加油员等岗位。

韩国统计部门解释称,这是由于韩国老人没有足够的退休金养活自己,因此外出工作就成为了一种谋生的方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时,大约有200万韩国人因此失业。而当经济复苏之后,这一批失业者就被更年轻也更便宜的劳动者所取代。

雪上加霜的是,韩国国民养老金制度从1988年才起步,普及率并不乐观。2017年韩国61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共944万,其中领取养老金的老人还不到4成——不仅需要持续缴纳10年以上,还需要证明没有子女照顾。

即便能领到,每月平均32.5万韩元(约合2000元人民币)的养老金也是非常微薄,还不到能维持最低生活标准的1/3。

韩国健康与社会事务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黄南辉(音译)表示,“70多岁和80多岁的人中有许多人错过了缴纳养老保险的机会,因此无法享受养老金福利。他们必须自己解决养老的问题,这是非常荒谬的。”

“我们这一代人过于忙碌,无法为退休后的岁月做好准备。”朴宰耀说自己曾开了一家空调维修公司,但是因经营不善于2012年破产,两年后,他做起了快递员,每周工作三天,月收入约为500美元(约合3400元人民币)。

一生已经工作超过50年的朴宰耀表示,如果身体状况允许,他可能会工作到80岁,“现在还能有工作(糊口),对此我感到非常感激和幸运。”

子欲养而养不起

朴宰耀有三个子女,但他并不希望子女来负责他的养老。“孩子们还要在首尔买房子,生活压力也很大,我不想给孩子们添负担。”

与朴宰耀相似,越来越多的韩国父母主动或被动地“选择”靠自己。75岁的金真南就是这样一位孤寡老人,老伴于去年去世。儿子在首尔一家传媒公司工作,面对房贷和孩子教育,经济压力很大,没有余力赡养自己的父亲。所以曾经是一名中学教师的金真南,此刻却不得不靠拾荒维持基本生活。

作为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韩国,养儿防老的观念也曾经深入人心。迄今,仍有一些乡村小镇授奖给关爱老人的成年子女,奖品从电视到现金,形式不一。

“在过去,家庭就是一种延伸了的自我。”韩国原州尚志大学社会福利学教授朴智英说,“子女原本代表了父母未来的所有,为他们提供医疗服务、经济支持以及迟暮之年的安逸生活。子女的成功即是他们的成功。”

但现实情况不同了,虽然韩国迈入发达国家行列,但近年来,经济增速减缓,贫富差距却急速扩大。

更高的物价和更少的就业机会,在疯狂的竞争下,年轻人能照顾好自己就已经实属不易。

于是“养儿防老”成了最先被牺牲的传统。过去15年,认为应该赡养父母的孩子比例从90%暴跌到37%。老人们无奈地发现,虽然把一生积蓄都投入到了子女的教育,但孩子已经被房子、车子、孙子的教育掏空,再也无暇顾及自己。

“我们社会的家庭体系瓦解得太快,已经没法要求子女赡养他们年迈的父母了。”畅销书《请照顾好妈妈》中,作者申京淑这样写道。

“我不需要尊严,只想着一日三餐”

今年71岁的金恩佳(音)坐在首尔钟路3街地铁站的台阶上,扫视着来来往往的乘客,鲜艳的唇彩和大红外套将饱经风霜的面庞衬托得如同白纸。她把一个大包放到身旁的水泥地上,包内传出玻璃瓶碰撞发出的叮当声。她是韩国“巴克斯酒女”的一员——50岁、60岁甚至70多歲的老年妇女,靠向男性推销功能饮料巴克斯(Bacchus)为生。

但她们中的一部分人,在本该受人尊敬的年岁,因为贫困,也在“推销”自己:卖淫。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尊严和荣誉比什么都重要。”韩国学者李浩珊(音译)教授在做田野调查时,一位“巴克斯酒女”却对她说,“我饿了,我不需要尊严,不需要荣誉,只想着一日三餐。”

但更多人并不愿抛弃尊严,当无力工作或不想成为子女负担时,自杀成了韩国贫困老人的选择。

在所有OECD(经合组织)国家中,韩国老年人自杀率最高,以至于被《经济学人》称作“耻辱”。

更骇人的是,老年人自杀率还在上涨:2000年,韩国65岁及以上老人自杀身亡人数为1161人,2010年达到了4378人,2017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7391人。

换句话说,过去一年,韩国平均每天就有近20位老人自杀身亡。

养老成了2017年韩国总统大选的一个关键问题。总统文在寅在竞选纲领中承诺,到2021年将最贫困人口的基本养老金提升从每月200000韩元(约合1200元人民币)提高到每月300000韩元(约合1800元人民币),并将老年工人的职位空缺数量翻一番,达到80万。

此外,政府还计划补助老年痴呆症的治疗,为护理人员提供更多补贴,并增加对老年人的住房供给。但文在寅的改革能否真正改变韩国老年人的养老困境,目前仍然有待时间的检验。

毕竟,连韩国政府自己的预期都称,预计要到2060年,才能有大约90%的韩国老人普及养老补助——而让实现这个目标变得更加困难的是,韩国出生率正在落入新低,每千人只有7名新生儿。

编辑/王 培

猜你喜欢

养老金养老子女
86.1%的受访青年担心父母的养老问题
日本逾10万人被漏发养老金
注册养老机构已超2.8万家
养老更无忧了
正在上大学的成年子女是否属于离婚案件中“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
哪些子女是离婚案件中“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
教育子女陋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