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人鲸的约定与背叛

2021-03-25石斛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21年2期
关键词:虎鲸捕鲸土著

石斛

在澳大利亚南部的海边小镇伊甸,有一座鲸类博物馆,馆内陈列着一副特别的虎鲸骸骨,遗骨属于一只名叫老汤姆的虎鲸,它曾是上世纪初伊甸沿海一个虎鲸群的首领。在长达60年的时间里,它带领虎鲸群帮助戴维森家族捕猎须鲸,戴维森为了感谢老汤姆还达成了“舌头准则”。然而这场人鲸传奇随着戴维森的孙子乔治继承他的事业发生了变化,他没有等老汤姆享受盛宴,就抢走了须鲸,并造成老汤姆牙齿脱落,使它因为无法进食痛苦死去。懊悔的乔治建立了博物馆,老汤姆的骸骨静静地躺在博物馆里,向后人讲述着一个发生在虎鲸与人类之间关于约定和背叛的故事。

利用虎鲸围捕须鲸

1892年,来自苏格兰的木匠亚历山大·沃克·戴维森和他的儿子约翰·辛普森·戴维森在澳大利亚亚图佛德湾南部海岸建立陆基捕鲸站,凭借人力划桨的长身捕鲸艇捕捉靠近海岸的大型须鲸,包括南露脊鲸、迁徙的座头鲸、蓝鲸还有小须鲸。当时尚未完全进入机械大工业时代,鲸油、鲸骨和鲸须都相当有利用价值,不到几年的时间,亚历山大就赚了不少钱。

虽然钱赚了不少,但是亚历山大遇到了不少危险,海湾除了须鲸出没,大量的鱼群还吸引了不少虎鲸,它们胃口大开,即使是人类也来者不拒。

1900年6月的一天,亚历山大像往常一样出海捕鲸,他指挥着船员收网,时而跃出水面的须鲸让他兴奋不已,可是片刻之后他冷汗直冒,因为在围网的周围他看到了虎鲸,他知道这些家伙十分喜欢吃须鲸的舌头,这么多须鲸在渔网里,它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捕猎机会。亚历山大一面指挥着船员,一面观察着虎鲸的动静。就在船员准备将须鲸拉上渔船时,一只虎鲸猛烈地摇晃着渔船,另一只虎鲸则冲向了渔网中的须鲸。在虎鲸的攻击下,渔网出现了一个破洞。

“快松开网!”亚历山大焦急地指挥着船员,可是他的声音消散在波浪声中,就在这时,一个大浪打来,船员戴姆瞬间被扫进了海里。其他船员们试图营救戴姆,可是虎鲸很快游到了戴姆的身后咬着他沉入了海水中。船员们呼喊着戴姆的名字,亚历山大失魂落魄地跌坐在船舷。

十分钟后,海面上风平浪静,仅剩千疮百孔的渔网漂浮着。

回到岸边,闻讯的戴姆妻子赶了过来。为了安抚戴姆妻子,亚历山大赔付了5000英镑。赔钱是小事,经过这场劫难,亚历山大心有余悸,之后半年他都没有出海。

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在熬了半年后,亚历山大决定冒险出海,尽管他做足了准备,可是还是出事了,两个船员在和虎鲸抢夺须鲸时发生了意外,一个遇害,另一个虽然被营救上船,但是伤势严重。接连两次意外,船员们纷纷提出辞职。亚历山大提高了工资,也没有招到足够的船员。

“或许我们可以招一些当地土著居民!”老船员约翰达斯向亚历山大建议道。亚历山大不是没有想过招土著居民,但是他实在担心这些土著不好管理。“据我了解,在土著居民的传说中,他们的祖先和虎鲸是有心灵感应的,早在欧洲人到达澳大利亚之前,土著就和虎鲸一起合作,在海湾中捕猎大型须鲸了,他们掌握着非常独特的与虎鲸交流方式和合作准则。”考虑再三之后,亚历山大决定采用约翰达斯的建议。

为了招募船员,亚历山大提高了待遇,还让土著居民享受和白人船员同等的待遇。消息很快在当地土著中传开,可是让亚历山大失望的是,一个面试的土著也没有来。约翰达斯一了解才知道,原来当地的土著根本不相信他们可以和白人同工同酬。于是亚历山大在港口悬赏搬运一百斤鱼,赏金是50英镑,一个抱着试试看的土著站了出来,很快他从亚历山大的手里拿到了赏金,一传十十传百,亚历山大的诚信之名传开了。

亚历山大信守承诺,不仅保证土著和白人同工同酬,还提高了他们出海时的伙食待遇。亚历山大好奇地询问他们将如何面对穷凶极恶的虎鲸时,土著们没有回答,只是让他做好准备收获须鲸。

出海后,亞历山大密切注意着海面的情况,他实在担心突然跃出水面的虎鲸。可是土著船员们像无事一样谈笑风生。到了预定的海域,土著们开始放网。让亚历山大惊讶的是,也不知道土著们施了什么魔咒,平时凶猛的虎鲸乖乖地听从他们的指挥,当有大型须鲸尤其是带有幼崽的须鲸经过时,虎鲸群就会排成阵列将须鲸朝海岸浅水域驱赶,轮流扑到须鲸头部向水中压迫须鲸,阻碍其呼吸,同时捉住机会咬伤撕裂须鲸的鳍肢,使须鲸失去逃脱能力。

须鲸死亡之后,土著船员并不着急将它们的尸体捕捞上来,而是让虎鲸享受饕餮盛宴,直到它们吃完须鲸的舌头尽兴而去。

看到亚历山大一脸茫然,一个土著解释说:“虎鲸喜欢的是须鲸的舌头,这是它们帮忙捕猎应得的奖赏。”亚历山大忽然明白了,土著们并没有什么魔咒,只不过是他们懂得和虎鲸分享。

土著船员还告诉亚历山大,这是土著人和虎鲸之间达成的“舌头准则”,在每次捕猎到大型须鲸之后,都会将须鲸的舌头留给虎鲸,时间一长,每当他们出海捕捞须鲸时,虎鲸们就会随船出发,成为他们捕捞须鲸的得力助手。

人和鲸的深厚情谊

半个月后,亚历山大和船队再次出发了,有了上次经验,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一路上和船员们欢声笑语。就在亚历山大的目光落在海面上希望满载而归时,突然一只虎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这是一只雄性虎鲸,长约22英尺,背鳍高达5英尺,背鳍上缘部分稍微向右扭曲倾斜,在它的周围是三只雌性虎鲸和两只虎鲸幼崽。看着虎鲸群,全员们开玩笑说亚历山大请了一群免费的工人,还给这只领队的虎鲸取名为老汤姆。

渔船到了预定的海域,老汤姆便游到船边,高高跃出水面,像是提醒船员们准备好鱼叉,一会儿它的队伍要“赶鲸进港”了。船员们看到信号之后,快速集结,划着小型捕鲸艇出发。而老汤姆咬住拖曳的绳索,引导捕鲸艇快速地抵达须鲸附近。

在老汤姆的帮助下,须鲸被围在了渔网中,船员们纷纷拿出鱼叉攻击须鲸,然后绑上绳索下锚固定。就在这时,刚才还在周围静静等待的虎鲸一拥而上,撕扯中吃掉须鲸的舌头。

几分钟后海面上恢复了平静,看着老汤姆满足地带着虎鲸群离开,亚历山大指挥着船员将须鲸捕捞上船,他检查了须鲸的身体,除了舌头,其它部位丝毫没有损伤。

亚历山大彻底喜欢上了老汤姆,不出海时,他会到海湾里划船游玩。有一次,亚历山大和老汤姆不期而遇,老汤姆的身子不断擦着亚历山大的小船。亚历山大急忙拿出了刚刚钓到的小鱼,老汤姆也不挑食,大快朵颐。陪着亚历山大玩耍了半个小时后,老汤姆摇着身子离去了。

第二天,亚历山大在海湾再次碰到了老汤姆,老汤姆像是老朋友一样,不断地窜出水面。亚历山大困惑不已,随着大量的捕捞海湾里没有什么食物,老汤姆这么频繁地来海湾难道是为了等自己?果然,如他所料,之后几次亚历山大都在海湾里遇到了老汤姆。

1905年7月,一场巨大的台风席卷了澳大利亚,而亚图佛德湾作为台风的登陆地点首当其冲。听着外面呼呼刮起的大风,亚历山大莫名地担心起老汤姆来:“它还会来海湾等我吗?要是遭遇翻船撞击怎么办?”

等风浪稍微小一点,亚历山大不顾船员们的阻止,驾驶着小船出海了。船还没有开出几分钟,亚历山大就觉得有东西在拱船,他回头一看,是老汤姆,它好好的,它还在海湾里等自己!激动了片刻之后,亚历山大拿出准备好的小鱼。等把老汤姆喂饱,亚历山大才不舍地返回了海岸。

几天后,台风消散,亚历山大准备再次出海,在港湾里,他见到了等候的老汤姆,老汤姆率领着虎鲸群,尾随在捕鱼船后。达到预定海域之后,老汤姆熟练地叼着绳索,率领虎鲸群将须鲸往渔网里赶。就在一切按部就班时,突然虎鲸群一阵惊恐,四散开来,只有老汤姆咬着绳索不放。亚历山大定睛一看,只見几只鲨鱼快速游来。

“老汤姆快放掉绳索!”亚历山大一阵惊恐,他知道这些鲨鱼可不好惹。果然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在几次撞击之后,船只发生了漏水,眼看着亚历山大就要葬身鲨鱼之口,突然老汤姆冲向了鲨鱼,它死死地咬住鲨鱼的尾巴,身子不停地翻转。

趁着这个机会,船员们驾驶着小艇将亚历山大打捞上来,准备往回开。“我们不能不管老汤姆!”亚历山大抓起鱼叉狠狠地刺向鲨鱼,船员们纷纷效仿。几分钟后,鲨鱼沉入海底游走了,亚历山大查看了老汤姆的身体状况,它伤势不轻,可它强打着精神像是要告诉亚历山大它好着呢。

第二天,亚历山大在海湾里没有见到老汤姆,“老汤姆会不会伤势过重死了?”亚历山大开始担心老汤姆。之后几天,亚历山大都会驾驶小艇到海湾里,他看着平静的海面,心里难免愁绪万千。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水面下窜了出来,“是老汤姆,它还活着。”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老汤姆围着亚历山大的船只游来游去,不时还跃出水面,好让亚历山大抚摸它的脑袋。

老汤姆救人的消息在亚图佛德湾传开,不少人专程赶过来看它,让来人失望的是,谁也没能够一睹老汤姆的风采。可是只要亚历山大的渔船一出海,老汤姆就会和虎鲸群尾随在船后。“老汤姆只会为我现身!”亚历山大骄傲地宣布,只要自己健在一天,就一定善待老汤姆和它的虎鲸群。

之后三十年,亚历山大严格遵守诺言,即使不出海捕鱼,每隔几天他就会驾驶船只给老汤姆投放鱼料。1924年,亚历山大年纪大了,他把捕捞事业交给了孙子乔治·戴维森,并告诉他,自己和老汤姆的深厚情谊,让他保证今后不做伤害老汤姆的事情。对于老汤姆,乔治也见过几次,他也喜欢它,发誓只要有他在,就一定会遵守“舌头准则”。

悲情忏悔缔造传奇

和亚历山大相比,1903年出生的乔治年轻力壮非常勇猛,和其他捕须鲸老板升级换代捕捞装备不同的是,他一直驾驶着亚历山大当年购买的渔船,尽管多次遇到危险,但在他看来,这艘船见证了爷爷和老汤姆的情谊,他要把这份情谊延续下去。

1960年,港湾里新迁来了一批挪威捕鲸人。没多久,乔治就得到消息,挪威捕鲸人开枪打死了几头虎鲸。在岸边乔治看到了虎鲸的尸体,他可以肯定这些虎鲸是老汤姆的鲸群成员。乔治联系其他的捕鲸团队,要求取缔挪威捕鲸人的资格。也不知道挪威人给了政府什么好处,他们断然拒绝了乔治的要求。

就这样,在岸边见到虎鲸的尸体成了家常便饭,乔治伤心之余也无可奈何。由于虎鲸被过度猎杀,之前在港湾里栖息的虎鲸数量急剧减少,乔治见到老汤姆的次数也少了起来,即便碰到,老汤姆也是形单影只,不断用鳍拍打着海水,像是控诉人类的猎杀。

随着大量的虎鲸被捕杀,乔治的生意每况愈下,船员们都是跟随他多年的老船员,乔治不忍心把他们辞退,只能变卖了部分产业给工人发工资。乔治的艰难工人们看在眼里,他们找理由纷纷提出了辞职,最后只剩约翰·罗根等三个老员工。

1962年6月12日,乔治和罗根等四人出海了,考虑到没有人照顾,罗根还带上了女儿薇拉,出海后,几个人兴奋地发现老汤姆尾随在渔船后,不时跃出水面和薇拉嬉戏。到达预定的海域之后,老汤姆展开了“工作”,半个小时后,乔治发现它正赶着一只小露脊鲸往渔网里游来。等露脊鲸完全落入网中,乔治指挥着工人将鲸鱼刺死。按照“舌头准则”,大家应当等老汤姆把露脊鲸的舌头吃完,再把鲸鱼尸体拖回捕鲸站。但是罗根看见天色昏暗风暴将至,觉得必须立刻返航。他对乔治说:“这可能是整个捕鲸季捉到的最后一条鲸鱼了,你要是把它留给老汤姆,就没时间把它拖回去了。”

乔治有些不忍心:“可是老汤姆怎么办呢?”约翰说:“去他的老汤姆。”两人终于下了决心,拖着露脊鲸尸体就启动了船。失望的老汤姆咬住猎物不松口,但是抵不过轮船的力量,在争抢中,老汤姆的几颗牙齿折断了。

看着眼前的情景,薇拉伤心地哭了起来。乔治突然良心受到了触动,他急忙示意罗根停船,让老汤姆把鲸鱼的舌头吃完,可是老汤姆低鸣了一阵之后潜入了水中。“上帝啊,我到底干了什么!”懊悔袭上了乔治的心头,他想起了爷爷亚历山大让他好好照顾老汤姆的遗言,想起了之前老汤姆无数次跟随在船后欢快的情形。

伤心欲绝的乔治变卖家产遣散了工人,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知道没有了牙齿,老汤姆就不能正常地进食,更重要的是老汤姆的伤口会感染溃烂,慢慢死去。带着一丝希望,乔治带着老汤姆喜欢吃的小鱼来到海湾,不管他怎么呼唤,依然没有看到老汤姆的影子。

乔治知道,他再也见不到老汤姆了,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背叛了和老汤姆达成的信任和默契。

就这样,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年。乔治还是坚持每隔几天就到港湾里碰碰运气,可是依然没有看到老汤姆的影子。

1963年7月2日,乔治再次出海了。就在他不抱希望时,突然海面上出现了一团巨大的黑影,接着露出了一段背脊。“是老汤姆,是老汤姆!”片刻之后,黑影靠近了乔治的渔船,接着探出头来。乔治再也控制不住激动,他跳进了海里和老汤姆嬉戏起来。

老汤姆再次出现的消息不胫而走,乔治和渔民们达成一致决定,今后绝对不再伤害老汤姆。然而就在大家决定和老汤姆和平相处时,三天后有人在岸边发现了老汤姆的尸体。看着老汤姆的尸体,乔治伤心欲绝,他忽然意识到,老汤姆并没有因为自己曾经的伤害原谅自己,它之所以出现,是在死亡前再见一次自己,重温往日的美好回忆。

伤心的乔治做出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决定,他要耗尽家财建立一家博物馆,将老汤姆的遗骨保存起来。当一点点剥去老汤姆的鱼肉之后,乔治看到了它断齿的残根,他再次落泪。

2020年10月,老汤姆的遗骨被安置到伊甸的博物馆供后人参观,也向后人展示着这一段不平凡的人鲸传奇:那些年,人和虎鲸曾像朋友一样守着一份契约长达60年。但到最后,终究还是人类跨出了背叛的那一步。

后记:

戴维森家族和虎鲸老汤姆的故事渐渐传开了,很多人包括专业学者都不肯相信,尽管已经有很多人看到了伊甸虎鲸博物馆中虎鲸老汤姆骨架上牙齿被绳索磨损的痕迹。

1910年,曾经有人用胶片摄影机记录下亚图佛德湾虎鲸与人类共同捕猎的场景,并且曾在悉尼公映,有很多人看到了,可惜的是这部胶片电影没能留存至今。随着人类对虎鲸越来越了解,各项虎鲸相关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以及对各种亚图佛德湾史料的研究,虎鲸老汤姆的故事可信度也变得越来越高。

保存在伊甸虎鲸博物馆的虎鲸老汤姆骨架,可以清晰地看右侧上颚缺失的部分,可见当时的“拔河”有多激烈。也很有可能,虎鲸老汤姆是因为牙齿掉落后的牙龈感染,导致长期进食困难,最终影响了健康,导致死亡。2004年,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再一次为虎鲸老汤姆制作了记录片,不仅加入了很多当年拍摄的照片,还有许多有亲身经历的老人口头讲述。

然后在人类的注视下,更多其它海域和海洋館的虎鲸都展示出了虎鲸完全有能力咬住绳索拖曳小艇,即便在野外虎鲸也喜欢撕开大型须鲸的嘴唇而吃掉鲸舌。于是虎鲸老汤姆的故事,渐渐真实清晰了起来。

编辑/郑佳慧

猜你喜欢

虎鲸捕鲸土著
鲸豚趣多多之揭秘虎鲸
日本政府因捕鲸争议“退群”
土著节
萌物
日本:继续捕鲸继续捕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