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克格勃双面间谍:他是扎进美英心脏的一根针

2021-03-25柳絮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21年2期
关键词:克格勃比亚布莱克

柳絮

2020年12月28日,俄罗斯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在头版上刊登消息:乔治·布莱克于一天前去世,享年98岁。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自打电话给布莱克的妻子表示慰问。

一时间,外界都在好奇这个乔治·布莱克是谁,为何能受到这般礼遇?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布莱克传奇般的经历也被披露出来:这位潜伏在英美情报机构,却效力苏联的“伪装者”,无数次向苏联方面提供情报,一生中“出卖”了500多名英国特工,让英美两国的多次重大谍报行动付之东流。颇为滑稽的是,英美一边骂布莱克是“头号叛徒”“西方的头号罪人”,一边不得不承认,他是现代谍报史上宗师级的存在,是扎进美英两国心脏的一根针,甚至送上“莫斯科王牌间谍”的称号。

怪异情报

第二次世界战争结束后,德国被分裂为东德和西德。英美两国为了监视东德的苏联军队,将任务分派到了美国驻西德情报部门CIA局长万斯的头上。面对纷杂的头绪,万斯召集了上百人的精干团队,经过探讨,最后决定实施“黄金行动”:在西柏林挖一条通往东柏林的隧道,隧道长2500米,其中有270米在东柏林,用来监听东德苏军的通信。

监听苏军并不是难事,早在20世纪40年代情报部门就发现,电话通话时,真实的声音就算被加密,在加密的一瞬间,原音仍然会残留在电缆上,只要从电缆线上把加密的电讯信号回波收集下来,再进行技术处理,完全能够把它还原成清晰的原音。当时英国的情报组织MI6就用这种办法展开过“白银行动”,对奥地利的苏联占领区的通信电缆进行过窃听。

可是让万斯头疼的是,要挖这么长的隧道无论如何是逃不脱苏联方面的眼线的。为了迷惑苏联人,万斯派人在距两德交界处100多米的地方建立了一個半地下的大仓库,用来盛放隧道里挖出的泥土,之后万斯还故意放风说他们在建一个雷达站,为了观察东柏林机场附近的交通。

让人意外的是,就在来万斯担心计划败露时,100米外的苏联岗哨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是惯例性地从岗哨看看大仓库,除此之外就三五成群地晒太阳喝酒聊天。万斯秘密聘请的挖掘队夜以继日地挖掘,终于在1955年圣诞前竣工了。不久,万斯组建了一个破译团队,只等着苏联方面的好消息了。

果然,三天后破译团队获得一条消息,但当万斯看到“情报”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竟然是东德的苏军觉得太寂寞了,向总部提出派送女兵过来。尽管是一条无关紧要的情报,但让万斯释怀的是,只要苏联人没有觉察到隧道的存在,迟早能获得有价值的情报。

一个星期后,万斯办公室的电话再次响起,破译员莱恩兴奋地说破译了一个绝密情报。根据情报,苏军将在一个星期后换防,这次进驻的除了500人的陆军,还有一个坦克旅。万斯立刻将这一情报汇报给了英美军方,美军如临大敌,他们断定苏军很可能会发起进攻,于是紧急从附近抽调了上千人的部队和上百架飞机。可是让美军失望的是,一周后根本听不到苏军坦克的轰鸣声,岗哨上执勤的依然是之前那几个懒散的士兵。英美的驻军负责人恼羞成怒,抱怨万斯的情报有误,万斯有口难辩。

然而就在英美军队撤出两天后,万斯再次获得情报,原来苏联方面把换防的时间改到了半个月后。英美军队刚刚撤回营地,又接到开拔的命令,顿时怨声载道。可是更让他们气愤的是,到达目的地后,对面的苏军依然是之前的那一批人。由于来得匆忙,英美军队的后勤没有跟上,上千人的饮食成了大问题,更主要的是当地的气候寒冷,大家再次把怨气发泄到了万斯的头上。万斯困惑极了,情报没有问题,他排查了情报部门,也没有发现内鬼。到底是怎么了呢?

好在CIA加大了对万斯工作的支持,在仓库里安放了600台录音机,这样每天可以收获800盒录音磁带,4000米长的文传打字带,万斯还派专机来将“破译”的监听磁带运回华盛顿处理。奇怪的是,这些情报除了少之又少的苏军动向之外,大部分都是无关紧要的苏军日常,甚至还有不少苏军士兵和女朋友之间的情话。

这样的结果让万斯很不甘心,他多次恳请CIA多给自己一点时间。1956年4月,一小队苏联通信兵在东柏林的公路上维修通信线路时,无意间发现了秘密隧道,听到风吹草动的三个美国情报人员仓皇逃走。然而,来不及处理的窃听装置让万斯的计划曝光了。当天下午,苏联方面召集了世界各国的记者前来围观拍照。迫于压力,美国撤销了万斯的局长职务。

杀人魅影

经过CIA秘密调查,确认苏联的通信兵是无意中发现密道的,为此排除了内鬼告密的可能。然而就在万斯灰头土脸时,他手下的情报员乔治·布莱克却露出了笑容,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向苏联方面告的密。作为CIA情报员,布莱克在朝鲜战争时期被派遣到朝鲜,目睹了战争的残酷,在被俘虏之后他决定加入克格勃帮助苏联搜集情报。作为战俘回到英国之后,布莱克再次成为英国的情报人员,凭借精通多国语言最后进入万斯的情报团队。

布莱克知道,要想长期潜伏下来,当务之急是干掉老奸巨猾的万斯。在得知“黄金行动”之后,布莱克立即将这一情报汇报给了克格勃,克格勃欲擒故纵,一边假装毫不知情,一边发送了大量的虚假情报,甚至杜撰了反复的换防计划,将英美军队玩弄于股掌之间。戏耍了万斯之后,苏联的通信兵假装例行检查,“意外”发现了隧道,进而曝光在世界各国的媒体之下,美国情报部门耗资千万美元的窃听工程彻底打了水漂。

然而,布莱克没高兴多久,就在办公室再次看到了万斯,原来CIA炒掉万斯不过是做给外界看的,毕竟万斯在情报部门干了20年,经验丰富,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布莱克担心东窗事发,万斯却拍着他的肩膀说,鉴于他这几年工作不错,有一个到中东去的机会想给他。原来苏伊士运河危机发生后,英、法、以三国发动侵埃战争,妄图夺取运河,不料遭到失败。英国感到必须派一个掌握多国语言的人到中东去,这样可以在诸如约旦、科威特和其它波斯湾阿拉伯语国家中保持应有的影响。

布莱克借坡下驴,自然同意前往。然而半年阿拉伯语培训之后,他再次接到了万斯的电话,原来万斯让他到中东是假,让他接受培训多掌握一门语言是真,目的是有朝一日能接自己的班。得知万斯的想法后,布莱克长舒一口气,有了万斯的栽培,掌握核心情报更加容易了。

1960年初,布莱克从克格勃处得知了一个重要的情报:东德国家安全局局长比亚韦克中将叛逃到西柏林,改名换姓之后,被秘密安置在西柏林的一个安全住处。布莱克的任务是找到比亚韦克的住址。

可是一番调查后,布莱克发现比亚韦克受到特殊的照顾,英国秘密情报局在他的公寓里安装了保险锁,还有与安全官员联系的报警器,即使找到他的住处也无从下手。布莱克脑筋一转,想到一个办法:他以一个情报需要找比亚韦克核实,说服万斯让比亚韦克到秘密审讯点去。万斯考虑再三,同意让比亚韦克前去,但他提醒布莱克做好沿途的安全措施。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像布莱克预料的那样,在比亚韦克刚出门准备上车时,就被突然窜出来的几个人架进了一辆车里,等保卫人员反应过来,车子早就开远了。英美政府多次向苏联政府提出交涉,但苏联一口否认他们知道比亚韦克的下落。万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又大费周折地调查了一番,最后认定是比亚韦克的住处遭到了克格勃的监听,布莱克成功排除嫌疑。

不久,布莱克接到英国军事使团转交的一封信。打开信,他顿时兴奋了起来,原来写信的是彼得·波波夫!作为克格勃的间谍,1953年在维也纳,波波夫暗中投靠了CIA,并且成为战后为西方效劳的最有成效的间谍。在维也纳工作的两年期间,波波夫提供了400余名潜伏在西方的苏联间谍人员的情报,当他从维也纳调到东柏林后,与CIA失去了联系,于是他给联络人写了一封信,托正在东德访问的英国军事使团转交。

对于波波夫,克格勃早就欲除之而后快,可是这几年他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现在他现身正中布莱克的下怀。半个月后,波波夫出门时,被克格勃抓走,这次苏联不仅承认了抓人行为,还活生生地将波波夫扔进烈火熊熊的炉子里烧死。

自己精心策反的間谍被克格勃处死,让万斯异常恼火,可是一番调查之后他根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更为郁闷的是,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潜伏在西德的双面间谍相继损失了40人,当然这些都是布莱克的杰作。

1961年初,万斯突然接到波兰总参情报部副部长迈克尔·戈伦涅斯基的密信,称在美国驻西德情报局内部隐藏着一个极为活跃的克格勃间谍,代号为“钻石”。万斯知道迈克尔行踪十分诡秘,连CIA都不知道他的国籍和真正身份,只知道他与克格勃有密切联系。根据迈克尔的密信,所有的线索直指潜伏的“钻石”就是布莱克。万斯不敢也不肯相信自己精心培养的接班人是苏联的双面间谍,于是把信置之一边。

精心越狱

然而尽管布莱克小心翼翼,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波兰军事情报局副局长克劳奥叛变,泄密了大量克格勃潜伏在CIA的间谍,其中就有自己。

被迫接受事实的万斯不想被媒体抓住用人不当的把柄,决定秘密抓捕布莱克,于是他假装让布莱克到自己的办公室汇报工作,埋伏的人趁机将他抓住。面对万斯的审讯,布莱克一口咬定自己是被冤枉的,还发誓自己效忠美国的情报部门。考虑到克劳奥提供的只是一份间谍的名单,并没有其它的证据,万斯一改强硬态度,引导布莱克说:“我们知道你在朝鲜是被逼的,被拷问被折磨,迫不得已才投向苏联的,只要承认,我们会理解你的。”刚刚还冷静的布莱克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腾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面色冷峻地看着万斯:“我从来没有被逼过,是我主动去找了苏联方面,也是我主动要为那边工作的!”

至此,布莱克双面间谍的身份被坐实,尽管他否定和英美双面间谍相继离奇失踪有关,但军事法庭还是判了他有期徒刑42年。

和布莱克关押在一起的是一个叫帕特的“反核武器运动”领袖,在得知布莱克的传奇经历后,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帕特告诉布莱克,他的朋友正在策划越狱营救,到时可以顺便带上他。可是让布莱克失望的是,一个月后帕特被监狱的工作人员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布莱克安慰自己,帕特不过是随便说说,像自己这样的重刑犯越狱营救谈何容易。

但是一周后的一天放风时,一个狱警悄悄塞给布莱克一张纸条。布莱克打开一看,竟然是帕特的营救计划,让他到时配合就行了。布莱克欣喜若狂,他没想到帕特竟然在监狱有关系,而且信守承若。

1966年10月22日,监狱里放电影,布莱克谎称肚子疼没有到广场上去,晚上8点有人将一根铁棍塞进布莱克的牢房。布莱克用铁棍撬开了铁窗,并从房顶上爬了出来。此时,天色漆黑,大雨倾盆,他快速奔向15英尺外的围墙,抓住帕特早已安放在围墙上的尼龙绳梯,很快就翻过围墙逃走。

电影结束后,狱警发现布莱克逃走,担心被问责,直到三天后才对外承认布莱克已经逃走的消息。就在这三天时间里,布莱克在帕特的帮助下,先是藏在一辆坐卧两用汽车的床下,经过多佛尔渡口到达比利时,随后经过西德前往东德,在那里,布莱克受到克格勃官员的热烈欢迎,并乘飞机前往莫斯科。

为了把布莱克抓回来,万斯和英国情报部门制定了猎捕计划,发誓即使是尸体也要把他带回英国。然而到莫斯科之后,布莱克就消失了,忙碌了半年后,万斯不得不取消了抓捕计划,为了挽回颜面,英国的情报部门宣称对布莱克的“逮捕令”终身有效。

事实上,到莫斯科之后,布莱克就受到了克格勃的严密保护,每次外出还对他进行了易容。稍微稳定之后,布莱克和一个农场主的女儿结了婚,在登记结婚时,克格勃给他提供了一份全新的身份资料,连妻子都不知道他的过往。布莱克也会时常想起远在英国的妻子,更想到老家荷兰看看,但是英国的通缉令始终没有解除,他只能作罢。

就在布莱克以为这辈子将带着遗憾离开人世时,他在英国的儿子通过多方努力找到了他。暌违多年不见,布莱克有太多想说的,可是当他得知英国的妻子已经去世后,潸然泪下。临别时,儿子盯着布莱克问:“你对自己背叛英美情报部门投诚苏联克格勃是否后悔?”布莱克沉默了片刻说道:“所谓的背叛,是你必须先归属某一方,而我从一开始就不属于英国和美国,何来背叛?”

如今,布莱克离世,需要盖棺论定的时候,人们突然发现,他的双面间谍身份如同他的出身一样,复杂到难以准确界定。但是有一个事实是可以肯定的:一个荷兰犹太人,成了英美情报部门最大的双面间谍,还成为了冷战史上数一数二的王牌间谍,他的种种事迹,注定永载世界间谍史。

编辑/张 亦

猜你喜欢

克格勃比亚布莱克
海明威与克格勃
新生
一粒沙子
卷土重来的克格勃
救命钱
勃列日涅夫维护稳定举措分析
救命钱
前克格勃高官家中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