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200万入你荒原:我是悲摧的第三者

2021-03-25越人舟

知音(月末版) 2021年3期
关键词:妞妞女儿医院

越人舟

关于爱情,有人说:“即使前路混沌,同他走过,才是人间。”浙江女人辛晓梅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一头扎进感天动地的爱情。只是,她猜错了结局……

我爱上的男人,为患癌妻子相亲

我叫辛晓梅,80后,住在浙江省一个富饶的二线城市,在父母宠爱中长大。

大学毕业,我当了老师,也找到了一个英俊多金对我知冷暖的丈夫。生了女儿后,老公出差都不肯在外面多住一天,总是担心我一人带女儿太累。

2009年的夏天,他出差到邻市,回程时下起了暴雨,他坚持冒雨开车赶回家陪我。没想到回程发生车祸,他永远离开了我和6个月大的女儿。公司赔偿了近300万,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两年后,妈妈开始托亲朋好友给我介绍男朋友。兜兜转转大半年,没有一个合眼缘的。

直到亲戚给我介绍了一个叫郑奇的男人,一家国企的技术高管,听说薪水高相貌好。那天我赶到约定的咖啡店门外,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套装的高个子男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午后的春光隔着玻璃洒在他脸上,英俊的面容仿佛镀了金光。是的,我对他一见钟情了。郑奇很有涵养,我们聊了1个多小时,刚要聊到他的生活,他就接到一个电话匆匆离开。回到家,介绍人亲戚居然在我家等我。我以为是男方等着我回话,亲戚却说:“晓梅,对不起,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郑奇有老婆……”

我仿佛挨了一闷棍,一旁的妈妈绷着脸。亲戚小心翼翼地说:“真是对不住,怪我,应该早点核实情况,郑奇他老婆得了癌症,晚期了,说只剩几个月了,想在死之前帮他挑到一个心地好的……”

“开什么玩笑!没见过这样的!不用说了,我们不同意!”妈妈打断了介绍人亲戚的话,大家不欢而散。

夜里我辗转反侧,郑奇是自亡夫以来唯一让我心动的人,我觉得他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我不想放弃。于是,我悄悄给郑奇发了个信息,表示愿意和他一起完成他妻子的心愿。

几天后,郑奇带我到医院,把我正式介绍给他的妻子李常英。李常英是一个孤儿,随着姑姑与奶奶长大,生病前,她是中心医院内科的护士长。

她和来自湖北的郑奇自由恋爱结婚,感情一直很好。在中心医院肿瘤科的加护病房,刚刚做完手术的李常英脸色苍白,连睁开眼睛都很费力。

她努力对我扯出一个微笑,说:“谢谢你。”然后转眼看着郑奇,眼泪慢慢盈出眼眶。郑奇立刻伏下身,把一只手垫在她打着点滴的手下面,另外一只手摩挲她脸上的泪,温柔低语:“不哭,我在呢。”

我返身悄悄避到门外,心里五味杂陈。

郑奇家远,父母都有病在身,根本不能过来帮忙,李常英的奶奶早已过世,姑姑也年近七十岁,她家也没有人可以搭把手。郑奇一个人要照顾李常英,要正常工作,还要管9岁的儿子,早已不堪重负。听说领导对他颇有怨言,我自告奋勇担起照顾他儿子的责任,他在医院陪夜,我就住到了他家里。

父母非常不认同我的选择,但是我已经任性决定了,他们也只好支持,二老默默帮我接管了女儿。

过了一个月,李常英的病情相对稳定了,医院特许她回家治疗。这一下就尴尬了,同处一室,我怎么办呢?李常英细声对我说:“妹妹,这个家以后都是你的,你别搬,就当我是你们的远房姐姐……”说着眼泪又要下来了。郑奇抚着李常英的肩,无声安慰着,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我看看这个家,一个下不了床的病人,一个上学的孩子,一个不堪重负的我爱的男人,如果我在这个关头离开……唉!我留了下来。我就像一个朋友一样,帮着他们料理家务、陪伴孩子。

坐等原配去世,我成了保姆加提款机

半年转眼过去,李常英病危了两次,但是都被抢救回来了。她第三次病危的时候,我和郑奇守在抢救室外,护士拿着单子来找郑奇,要他先去交费。

郑奇接过单子,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走到离我很远的窗口开始打电话。他不停拨打、挂断,好几通电话过后,他颓然地停住了,把脸埋在双手里。

我走过去问他:“你怎么了?”他没有抬头。我伸手拉了他一把,看到他满手的泪水。护士又过来催缴款,有些急救后的自费药品要马上领用。

护士走开后,郑奇还是没有动,只是突然呜咽出声。他脸色涨红,一只手紧紧攥着缴款单,一只手握成拳,拼命堵在嘴上。我试探着说:“要不,我先去把住院费交了?”我把缴款单从他手里抽出来,郑奇一把握住了我的手,低低道:“谢谢你……”那一天后,背着李常英,我们开始像一对真正的情侣。

一转眼,过了三年。李常英大大小小抢救十几次,每次都惊险地抢救了回来,我的存款,悄悄地流走了近百万。郑奇的工资虽然高,却只负担得起李常英的自费进口药,家里的日常开支变成我来负担。我不是没有压力,没有怨言。每一次我都安慰自己,可能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2015的秋天,女儿妞妞要上小学了,我妈希望妞妞可以上最好的育才小学,可是上这个小学可能要多花30萬。如果没有郑奇那一家子,我会毫不犹豫掏了这笔钱。可是,此刻,我犹豫了。

妈妈大为光火:“这些年,你时间都花在那头了,怎么现在连给妞妞教育的钱你都不舍得了?这是妞妞爸爸留给她的钱,你不给她用要给谁用?你和郑奇名不正言不顺地混了那么多年,人家把你当成保姆,还是提款机?”顿了顿,妈妈又说,“要是这个月底她还在,你就回来管妞妞,我和你爸都不许你再这样糊里糊涂下去了!”

我难受又羞恼,满心烦躁地回了郑奇家。一进门,就看见他们一家三口喜气洋洋,开开心心地拿着饮料在碰杯庆祝。我躲回自己房间,郑奇跟了进来,脸上的喜气收不住,说:“今天常英回医院检查,他们院长说,最近有个新的手术治疗方法,术后存活率很高,可以随时给她安排手术。”我瞧着他一脸喜色,妈妈的话言犹在耳,我不动声色地问他:“手术费要多少?”“嗯……五十万。”他小心翼翼地说。

“那你哪儿来的五十万呢?”我问。郑奇一下子愣住了。“你,能不能……”“不能!”我说,“要不是这几年大钱不停地花出去,我不会连女儿上学都舍不得花钱,你一开口就是五十万,这个无底洞不停地往下填,别人都不用生活了吗?这几年我付出那么多,你问过我怎么想的吗?”

沉默一会儿,郑奇还是坚定地说:“常英这个手术肯定是要做的,我不能不管她,你能不能再理解我一次?”理解他?我理解得还不够吗?我心如刀绞,笑了笑:“那恭喜你们了。”郑奇看着我,脸色渐渐变了。他应该明白了,这一切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两天后,我拿着郑奇写给我的一百万借条搬了出去。

分手后,我每天忙于工作和女儿,慢慢从失意中走了出来。一天,女儿扁桃体发炎,我带她去市医院打针。打完针出来,在医院大门附近,看见一个半大的少年摔倒在路边,打包的食物撒了一地。

我多撇了两眼,恰逢少年一抬头,那不是郑奇的儿子郑英年吗?郑英年很礼貌地叫了我一声:“阿姨。”“你这么会在这里?”我惊讶地问。“爸爸妈妈都在这里住院,我刚刚出来给爸爸买饭。”他答。

“你爸爸也住院了?”我吓了一跳。要了郑奇的病房号后,我赶紧把女儿送回家,去看望郑奇。推开病房门,郑奇还躺在病床上打点滴,看到我进来,他点点头,想笑一下,却眼睛一红。他难为情地别过头,弯曲手臂盖住眼睛。

几个月不见,郑奇瘦了一圈,至少老了10岁。原来整齐的头发,现在乱蓬蓬的,还冒出了许多白发。我挺心酸,问:“你怎么住院了?”“就是感冒了,没事。”他故作轻松地笑笑。

悲摧的第三者:我爱的人先走了

我问:“常英姐的手术都顺利吧?”郑奇久久没有说话。我有一点尴尬,坐了一会儿,匆匆告辞。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我先后接到了李常英和郑奇的电话。李常英说她手术不算成功,她愿意马上和郑奇离婚,希望我能回去。郑奇也打来电话:“晓梅,我知道那么多年委屈了你,我也觉得很对不住你。常英她愿意离婚,你回来吧,我们结婚。”

我没有答应,虽然我的确还爱着郑奇。郑奇见我不理他,竟然像刚刚开始恋爱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天天给我发信息。有一天,郑奇突然瞒着我到家里拜访我的父母,他无比郑重地对我父母承诺,一定会马上和我结婚,请求二老让我和他结婚。

其实抛开李常英的事情,郑奇确实条件非常不错,相貌好,工作好,人也温和有礼,这一次他诚心来求情,我父母都被打动了。就这样,我们和好了。

不过,我和郑奇最终没有登记成功。原因是要去办离婚的前夜,李常英突然发病被送去急救。等抢救一轮回来,郑奇又开不了这个口了。他和我商量先办酒席,等李常英走了我们再登记,办离婚对李常英的刺激太大,一提就要发病。我还能怎么办?于是我们摆了十几桌酒,昭告天下,就算是结了婚。

再搬进郑家的时候,就是我和郑奇一间房了。虽然没登记,但我觉得是一家之主了。带着这种心态,我眼看着李常英又经历了很多次抢救和小手术,熬过了两个春秋。代价是我的存款又少了近百万。郑奇无比内疚地向我保证,等送走李常英,我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在我面前哭了很多次,有一次,我实在不忍心,撕掉了之前他手写给我的借条。我变得像个赌徒,想放弃又不甘,硬撑着往前走。

2018年深冬,一个寒夜,凌晨三四点,李常英突然发病。120赶到之前,李常英就已经昏迷不醒。医生告诉郑奇,还是赶紧准备后事。郑奇和护士打了个招呼,他要回公司交接一下手上的工作。

正当他心急火燎地交接工作时,车间的广播突然响起。“郑工,请给市医院回个电话。”郑奇的手机没电了,医院把电话打到了公司。郑奇误以为这个电话很严重,猜测李常英已经走了。

也就是这样的误会,让郑奇情绪异常激动,一跤扑倒在地,心肌梗死发作,当场去世。郑奇肯定不会想到,这个电话其实是护士想通知他,李常英又被抢救回来了。这个结果,真是天意弄人啊!

我以未亡人的身份为郑奇操持了葬礼。办完郑奇的葬礼,我还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已,郑奇单位的工会通知我和李常英一起去一趟他们公司。

工会决定付给家属30万元的工伤抚恤金,想问我们这个钱如何分配。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李常英就冷冷道:“按法律规定的来,该给谁就给谁。”

我蒙了,难以置信地盯着李常英。这意思是说,她才是郑奇法律上的妻子,这30万应该全给她。我握着手中的杯子,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有朝她扔去,盯着她,颤抖着一字一句地说:“这7年来为了救你,我出了快200万,为了照顾你和你儿子,我没时间管女儿和父母,也是为了照顾你的情绪,我和郑奇才没能登记结婚!没有我,你怎么活得下来?哪里来的钱去医院做手术?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要这样恩将仇报!”

李常英扭头不看我,径直告诉工作人员快点送她回家,她累了。我不怪工会,只觉得心脏随时爆掉,这么多年付出的时间和精力还有巨款都像喂了狗,最后临了,还被狗咬了一口。我怎么办?我为李常英代垫的近200万的医疗费用又該由谁来负责?郑奇死了,我根本继承不到他一分钱遗产。

我不服,委托律师将李常英告上法庭。要求李常英返还30万元抚恤金,因为郑奇曾向我借款200万,我应该有优先受偿权。我把转账凭证、医院的付款凭证、银行流水都提供给法院,可是没想到,法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李常英更是当庭抵赖,说所有的费用都是郑奇去交的,她并不知道钱的来源。郑奇是曾经给我写过借条,可我一时糊涂销毁了啊!

2019年底,法院最终驳回我的请求。这结果一宣布,就让我眼前阵阵发黑。

结束时,郑奇的儿子从听审席里冲出来,16岁的少年跪在我面前嚎啕大哭,他说:“对不起,阿姨,我劝不了妈妈。你不要怪我,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对你好,一定会孝敬你的。”我看着这个7年来辛苦养大的孩子,却没有任何感动。他让我想起这些年我本该给女儿的爱,都给了眼前这个孩子和他的家庭,而这一切就像利刃插向我心间,嘲笑着我的愚蠢……

为了挽回自己的沉没成本,女人投入了更多成本。殊不知,及时止损才是最佳选择。扫码关注并回复:止损 查看更多亡羊补牢的故事。

编辑/王 茜

猜你喜欢

妞妞女儿医院
大喊大叫
打针
妞妞和牛牛
妞妞的羊
咕噜牛和小妞妞
和女儿的日常
女儿不爱自己读书等
医院陋习
女儿爱上了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