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吵架有瘾激怒“怪力少女”:这份爱蓄谋已久

2021-03-25韭苗夏小夏

知音(月末版) 2021年3期
关键词:少女客户

韭苗 夏小夏

公司新晋“小萌新”肖婷是一枚怪力少女,她居然不会吵架,而且,周期性发烧、浑身疼痛。2019年初,时年26岁的江诚对她从一开始的“嫌弃”到产生好奇,并破解了她的怪病之谜。破除心的壁垒之际,爱的多巴胺也喷涌而出……

退缩型人格:“怪力少女”濒临被辞退

“快看,怪力少女又在扛水桶了!”2019年1月的一天,26岁的江诚走进公司,前台两个女同事正在捂嘴窃笑,她们又在议论公司新晋小萌新(新人)——23岁的浙江台州女孩肖婷。

肖婷来江诚所在的厦门新媒体运营中心不到一周,就迅速成为焦点,公司里一票妹子,个顶个儿的活泼开朗,唯独她,话少得出奇,但平日里若有体力活,如搬耗材、换桶装水等,她冲上前,一人搞定,完败男同事。大家开玩笑,喊她“怪力少女”。

江诚是浙江省杭州市人,在阿里集团工作过两年,又被猎头挖到了福建省厦门市,现在是这个运营中心营销部的小头头,靠着高情商和八面玲珑的口条混成了客户们的大红人。他调教下属更是一把好手,凡他带过的徒弟,很快就能独当一面对接客户。

肖婷憨得好笑,他暗笑,这人落在谁的部门,带她的人估计都得瑟瑟发抖。谁料,领导发话,这烫手的山芋就交给他调教了。江诚强忍内心奔跑的羊驼应承下来,可,瞧不上的新人,他根本不屑带。

3月17日,领导看出了江诚的心思,批评了他,他当即表态,当天有个招待客户的局,他亲自带带肖婷。听说大神要带她“实战”,肖婷很激动,可她不善言辞,酒桌上客户劝酒,她实在地连灌两杯白酒,整个人发晕,江诚一看这阵势,只能各种挡酒,喝趴之前,把合同签下来了。

第二天,江诚睡到快中午才醒,沙发上,自己之前乱扔的衣服被叠放整齐,厨房电饭煲里,还有糯香的小米粥,这定是“怪力少女”所为。他刚坐下吃东西,准备摸出手机发个感谢的微信,眼角的余光扫到门口玄关处蜷了个人,吓得筷子都掉了。

肖婷听到声音惊醒了,赶紧站起身:“你起来了?”又一脸尴尬地说,“昨天真不好意思,给你丢人了。”江诚忍不住说:“要不是领导非把你塞过来,我……”肖婷臉色黯了,他话一转:“你不会在玄关那缩了一晚上吧?”

肖婷更窘迫了,磕磕巴巴说:“你吐了好几次,我擦洗完都凌晨3点多,也不方便走,就打了个盹。”

“那为什么不睡沙发?”江诚追问,肖婷轻声回答:“不太好吧……”

江诚判断,这姑娘是“退缩型”人格,这样的人,在他的营销部里活不下去,便没再上心带她。

2019年7月的一天,有人向江诚吐槽,肖婷跟单进度慢,大家责备了几句,还催她快些,她虽答应下来,却发烧、头疼,单子也没进展。“老大,这人带不动,按你的风格,得开掉吧?”下属提醒道。

江诚皱了眉,喊肖婷进办公室单独谈话,肖婷脑门上贴着退热贴,脸色发白,看到他,面露愧色:“对不起,我知道是我太慢了……”

江诚翻看资料后发现,下属欺新,难啃的单子甩给了她,他尖锐地说:“这种单你为什么不推掉?不要和我说你是新人,其他新人也没接啊,但你接了,就得出活儿!”他打印了一份自己的话术递给她:“抱下佛脚吧,最后说一句,我这里不养‘废人,赶紧进步!”

泪水缓缓涌上了肖婷的眼眶,她咬着下唇点点头退了出去。江诚深深叹了口气,职场残酷,这姑娘不遭受社会的毒打,哪能生存?

晚上10点,江诚加完班走出办公室,看到肖婷一个人喃喃自语,走来走去,原来,她在反复预演和客户的谈话。江诚提出一起去吃个夜宵,顺便点拨一下她,肖婷受宠若惊,他将客户的情况梳理了一遍,并引导肖婷思考客户会提出什么问题,然后预想了几个方案和对策。

告别的时候,肖婷轻声说:“领导,太感谢你了。明天,我会全力以赴的,要是不成,你会开掉我吗?”原来,她心里跟明镜似的,江诚尴尬地笑笑,没法接话。

第二天中午,肖婷外出见客户了,其他人早已预设了失败的结果,只有江诚,站不好,坐不住,他莫名地替她捏把汗。下班后,办公室的人都陆续走了,江诚心里犯嘀咕,这姑娘不回微信,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晚9点,他刚走出办公室,肖婷打来了电话:“客户签了合同,我已经到公司楼下了,把合同送了回来!”

肖婷是笑着走进来的,她嘴角有两个小梨涡,挺动人的,江诚强忍内心的激动,像个老干部似的连连点头:“你立功了,我请你吃饭!”

他选了一家深夜食堂,肖婷喝了整整一瓶酒,笑着笑着,眼眶红了:“谢谢,今天刚好是我生日。”江诚的嘴夸张地张成个O型,她“噗嗤”一声笑了:“不算是我真正的生日吧,没人知道我哪天出生。”

江诚一直好奇这“怪力少女”为何不争、不抢、不吵,当她开腔后,他只剩叹息……

释放攻击性:帮你破解怪病之谜

肖婷是个弃儿,7岁那年,久未得子的父母从孤儿院领养了她,第二年,弟弟就出生了。肖婷害怕养父母不再疼爱她,变得异常懂事。在外受了欺负,她不敢反击,也不敢告状;在家里,弟弟任性起来,她只有让步的份。

“你信吗?长这么大,我从没有主动争取过什么,也没吵过架,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肖婷的喉咙哽了哽:“公司竞争激烈,我挺不适应的,如果没你逼我一把,我可能会放弃吧……”

原来,她的谨小慎微和压抑是这样形成的,江诚有些不忍。肖婷继续说:“领导,我会努力的,不过,我也就力气大一个优点了,还有,我会周期性发烧,多少会影响工作,您多包涵……”

这是个什么怪病啊?江诚有些好奇,追问下得知,肖婷不善发泄情绪,每当受气后,就会发烧、身上各处疼,睡两天就好了。

江诚觉得这事儿挺诡异的,特地请教了当医生的哥哥,哥哥说,肖婷的周期性发烧是异常的,这是长期负面情绪没得到排解,压抑在心中,转而攻击身体而形成的病症,心理学上称此为病态的躯体化,长此以往,疾病会陆续找上门来。解决此问题的办法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就是引导肖婷释放自己的情绪,产生正常的反击力、攻击性。

江诚有些小激动,他带的一帮“小的们”挺得他真传的,谈起客户来嘴抹了蜜,私下里各个牙尖嘴利,争起利来互不让步,他把肖婷的座位调到了战火核心区域,让她观战,学习如何表达情绪和吵架。同事们互怼时,肖婷带着一丝丝羡慕认真“围观”,有几次,她张口想加入,说上一句,但又赶紧吞下几口茶,缓解自己的冲动。江诚心中窃喜,这姑娘就差临门一脚了。

2019年9月的一天,江诚提出,去肖婷的住处做客,肖婷难以拒绝,勉强同意了。江诚早听说,她挺宝贝她养的那群热带鱼,中饭后,趁她洗碗的空当,他把鱼都捞了起来,假装随性地说:“你家死气沉沉的,这些鱼都要憋疯了吧,我帮你还它们自由!”肖婷追上来时,他已把鱼一股脑倒进了厕所。

肖婷震惊至极,胸口剧烈起伏,拳头不自觉地越攥越紧,脸也渐渐涨得通红,憋了好一会,她颤抖着质问:“你还有没有人性?”江诚既紧张,又有点期待,就等着她发火了,然而,她硬是憋住了脾气:“算了,您是领导,您说了算……”

江诚挑衅失败,那两天,肖婷心情低落,整个人状态不对劲,看来,她又“内伤”了,江诚有些过意不去。下班后,经过肖婷的位置时,他看到她的台历上写了小小的字:“又要发烧喽!”“难受后都会好的!”这种自我安慰,太酸楚了。

肖婷的忍耐力超乎想象,引她释放天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2019年11月,江诚把手上几个项目一股脑儿甩给了肖婷,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她眼睛熬得全是红血丝,数次和客户喝到头晕眼花,可当着领导的面,江诚把错误都推到肖婷身上,把功劳都说成自己的,肖婷好几次想说什么,但都低下头,没发声。

2020年4月26日,肖婷终于完结了这些项目,却也成功地病倒了,据称,她连续高烧三天——这消息是其他人告诉江诚的,肖婷已开始疏远他。

江诚请了假,开车赶到肖婷住处。她披散着头发,开门后,看到是他,忍着情绪说:“有事赶紧说。”江诚面露愧色:“项目的事,真抱歉,年底要竞选副经理,我只能多给自己贴点金。”他提着一袋水果,表情有些谄媚,走入房内。肖婷冷笑了一声:“没其他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江诚眼神闪躲:“那几个项目,我没署你的名字,财务把奖金都算在我这了,我教了你不少东西,按说,你不会计较这点小钱是吧?”他环顾四周:“你一孤儿,收入能租得起房子就挺好的……”

肖婷错愕至极,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脸色由苍白到发青。一开始,她错将他当成一位好领导,甚至幻觉他是个可亲的朋友,可他夺她业绩、踩她的尊严、揭她伤疤!肖婷浑身发抖,指着门外:“出去!”江诚似乎来气了:“我也就是可怜你才带你做项目,一般人哪受得了你这种怪物?”

“江诚,你给我站住!你说的是人话吗?你这个渣滓、败类,不要脸!”肖婷猛地追了出去,她一腳“咚”地踹开房门,拽住江诚的衣服,浑身的血气不断上涌,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你别走,我没骂完呢!”她把眼前这个人,从头到尾数落了个遍,吼到激动处,开始啜泣,直到坐地崩溃大哭。

江诚就这样任她骂着,哭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扶住她颤动的双肩,用柔和的声音说:“太好了,你会吵,会骂人,会发泄了……”

肖婷眼里写满了惊讶,旋即,她什么都明白了:她胸口有团浊气一直堵着,可此刻,这团气全都发泄了,神清气爽。她感动地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江诚笑了,他的笑很温柔,肖婷也笑了。都说他带徒儿很有一手,不仅能让人提升业务技能,连为人处世的技能也能打包“附赠”,这次,肖婷心服口服了,可怎么回事,她还心动了?

吵架有瘾:这份爱蓄谋已久

经“点化”,肖婷似乎一下子变了个人。超市被人插队,她第一次毫不客气地面怼插队者。此后,她一发不可收拾。回想此前多年,她简直活得太憋屈了,现在,她不允许别人让自己有一丝不痛快。

不久以后,同事因工作疏漏试图“甩锅”给肖婷,她当面怼回;总结大会上,数据分析有错误,她竟主动提出了异议。一向隐忍受气的她竟如此铿锵有力,这让其他人刮目相看。

神奇的是,她的身体真的好转了,很少再莫名的发烧。2020年7月的一天,当同事又请肖婷帮忙换桶装水,亲切喊她“怪力少女”时,她竟不高兴地说:“为什么总觉得我很有空啊,你们自己不能搬吗?”年底评选先进,肖婷虽业绩出色,却落选了,同事们附赠她“暴躁女神”的新称号。

肖婷难过地对江诚说:“大家好像不怎么喜欢我了。”江诚不疾不徐:“你矫枉过正了,你要学着用自己的温柔和善良包容身边的人。”他鼓励肖婷写被爱日记,把每天身边的人对她付出的善意记下来,无论巨细。

一个月后,肖婷读着自己的日记:8月13日下班路上,地铁上的阿姨看到我靠着栏杆休息,非把我按在她的座位上坐下。26日,我不小心撞翻了水果摊,老板说:“没事,快点去上班,别迟到。”而日记里出现频次最多的那个名字,是江诚。有了被爱日记,肖婷心态平稳了许多,待人处事不似之前那样尖锐,多了很多人情味。她还发现,自己暗恋上了江诚。

2020年11月2日,肖婷加班结束后,看到江诚待在办公室里发呆,关心地问他怎么了。“我妈说,她得了宫颈癌,晚期,想来见我。”江诚一字一顿,艰难地说。

原来,江诚的父母在他十三岁时就离异了,母亲再嫁给了有钱人,而自己则跟着爸爸艰难谋生,也正因为此,他擅长察言观色,迎合他人。别人都赞他八面玲珑,只有他,痛恨这样的自己,更认为,若非妈妈抛弃自己而去,他不会活得这样累。

肖婷哽咽了,原来,江诚没有表面上那样强大,二人同为“讨好型”人格,只不过,他“修得圆满”,表面上云淡风轻,而她却是个愣头青。他竭力帮助她达到的“平衡”,却是他自己无法企及的。

只有解开江诚内心深处的结,他才可能逃出那个无形的囚笼。此刻,肖婷很想为他做点什么。11月7日,她背着江诚,将江妈妈接到了厦门。看到妈妈的那一刻,江诚傻住了,妈妈苍老了很多,瘦骨嶙峋,他鼻子一酸:“妈,你怎么来了?”“你一直没回来,我怕再也见不着你了……”妈妈上前拉过他的手,摩挲他的手背。

肖婷在接江妈妈回来的路上,将他多年来心中的痛苦告诉了她,妈妈心碎了。接下来的几天,母子俩朝夕相伴,妈妈絮叨着过去的日子,她说,人生实苦,跟着江诚的爸爸日子太难了,她另嫁后,没有一日不活在对儿子的思念里,但寄人篱下,她又无力再呵护、关心儿子太多,更没有意识到他内心的痛苦。现在的江诚已成人、成熟,他也渐渐开始理解母亲的不易。当妈妈哭着道歉时,他流泪了,母子俩抱头痛哭。

2020年12月末,江诚痛别慈母,虽然感伤,但心中释然了很多。母亲临走前对他说,肖婷是个好姑娘,这话,忽然点醒了他。不知何时,这个“怪力少女”已偷偷住在了他心里。他喜欢她的真,她的忍,她的成熟,她的裂变,她就是自己的分身,自己的镜子,他们彼此能明白对方的感受……

年末,公司的业务异常繁忙,所有人都压力山大,但肖婷有个解压的妙招,那就是和江诚小小地吵架、互怼。“哎?你今天的发型很哈士奇啊!”“不是吧,就你唱成这样,直播间怎么会有人类存在啊?”她的功力见长,江诚词穷接不了招,傻笑:“我的心被捅成马蜂窝了,求三百个么么哒缝补。”

爱的荷尔蒙,已喷薄而出。2021年1月初,江诚受邀去海南考察项目,肖婷难忍思念,每天发微信给他:“好好吃饭,要是瘦了,回来跪方便面!”江诚秒回:“胖成人肉沙袋给你打,不香吗?”他如此可爱,肖婷不想再等下去。

2021年1月23日,她穿上婚纱,去白云机场接机。看到女友捷足先登,江诚掏出戒指抢着往肖婷手上套,急吼吼:“求婚这事,男士优先!”旅客们都傻了眼,这是什么神仙伴侣,连求婚都要吵、都要争?

爱能让人彼此圆融,共同成长,江诚和肖婷,如同圆环的两半,他们庆幸找到了彼此……

编辑/余映

猜你喜欢

少女客户
一击即中
五招教会你做好客户转介绍
承认吧,这就是暑假在家的你
当这届90后老了
机会
机会
没它还怎么扮少女?最夯运动鞋,请你保存一下
我的少女心一击即中
请问您怎么称呼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