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说瞎话

2021-03-22河西走狼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1年3期
关键词:八方茶客茶楼

河西走狼

关上有个说书的杨瞎子,在春和茶楼说瞎话,远近闻名。嘛瞎话啊?就是卫里发生的新鲜事儿,说得有鼻子有眼儿。常有报馆的记者来听,然后当新闻登在报纸上。

这天早上,春和茶楼开门不久,杨瞎子着长衫,戴墨镜,拿折扇,往书桌旁一坐,醒木“啪”地一拍,闹哄哄的茶楼立马就静了下来。

“各位老少爷们,你们知道吗,昨儿,稽查署的孙稽查出大娄子啦!”

茶客们一听,紧盯着杨瞎子:“出嘛娄子啊?”

“前天夜里,有个小偷摸进了孙稽查家。你们猜怎么着,居然找到了二十张五百面额的关金和一万法币,一关金换二十法币,这得是多少钱呐?就这还不算,他还翻腾出了两根金条!”

有个眼生的年轻茶客问:“真的假的啊?”

杨瞎子嘿嘿一乐:“真作假来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無。您自个儿慢慢琢磨。按说,这小偷得手后就该溜之大吉。谁知,他在柜子里发现了一瓶洋酒,一尝味道不赖,就咕嘟咕嘟喝了半瓶,又翻腾了一阵,再没找到值钱东西,这才抬脚走人。谁料,洋酒的后劲儿大,等小偷出了门,脚底下就绊起了蒜,上头了。

“也该这小偷倒霉,被孙稽查的街坊发现了,立马叫来了巡警,把他抓进了侦缉队。小偷挨了穿虎皮的一顿狠揍后,一五一十交代了偷盗的经过。”

听到这里,年轻茶客明白了:“这事儿你是不是从侦缉队打听来的?”

杨瞎子却嘿嘿一乐,对着小茶壶嘬了口茶:“这种事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住我。闲话休提,咱言归正传。穿虎皮的来核查,谁知孙稽查却不认:我就一小小的稽查,哪来这么多的钱财啊?你们搞错了吧!穿虎皮的只好把这事通报给了稽查署。署长勃然大怒,立马停了孙稽查的职,等候处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孙稽查的管片儿是估衣街。这天上半响儿,他家被盗的事就传遍了整个街面。有人骂活该,有人却发起了愁,谁啊?瑞蚨祥的李掌柜。”

年轻茶客纳起了闷儿:“他发嘛愁啊?”

杨瞎子嘿嘿一乐:“甭着急,听我慢慢道来。李掌柜是估衣街商会会长,他请来了十几个有头有脸的掌柜,讲了这件事,问大伙儿有嘛想法。有人说姓孙的该着被偷,也有人说,稽查署一准会派新稽查来。李掌柜点了点头说:这也是我请大伙儿来的原因,咱们得赶紧想辙,把孙稽查给保出来啊!

“大伙儿一听,全愣了:保他干吗啊?李掌柜回答说:孙稽查管估衣街有七八个年头了,这些年来,大伙儿已经把他喂得差不多了,他这一出事,要再新来个稽查,不又得从头喂吗?”

听到这里,年轻茶客不由得点了点头。

杨瞎子接着讲:“大伙儿听后,都着了急,怎么保啊?你一言我一语,想辙出点子,可议来议去,都觉得不妥帖。有人着急了:李掌柜,您有嘛办法啊?说出来听听!

“李掌柜双手一拱,说了个办法。大伙儿一听,纷纷表示同意,立马推选了几位掌柜,陪着他一同去稽查署。”

年轻茶客倍儿好奇:“李掌柜说的是嘛办法啊?”

杨瞎子却忽然一拍醒木:“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各位,明儿见!”说完,一手拿折扇,一手端茶壶,抬屁股走人了。

年轻茶客离开春和茶楼后,来到了估衣街,一打听,嘿,除了人名对不上号,其他的全是真事儿。他仔细一琢磨,这事儿不像是从侦缉队传出来的,那这杨瞎子是怎么知道的呢?

转天一大早,等杨瞎子上了茶楼,里面的茶客,包括那位年轻茶客,早就在桌边候着了。

杨瞎子拿起醒木,“啪”地一拍:“书接上回。话说李掌柜几个来到了稽查署,见到了署长。李掌柜双手抱拳:署长,我们是估衣街商会的,有要事跟您汇报。署长问:嘛要事啊?

“李掌柜清了清嗓子:署长,我们听说孙稽查家被盗的事了,侦缉队可冤枉他了!署长愣住了:这话怎么说?李掌柜回答说:您有所不知。昨夜,估衣街好几家商铺都被盗啦,一准是去孙稽查家的那小偷干的!署长没听明白:你这是嘛意思啊?”

听到这里,年轻茶客也有些糊涂了:“李掌柜为嘛要这么说啊?”

“李掌柜连忙回答:是这么回事儿。这个小偷先摸进西来顺,偷了两根大金条,从房顶溜进了瑞蚨祥,找到了二十张关金,接着他转身又窜进了八方达,顺了一万法币。八方达的掌柜存了一瓶洋酒,被小偷发现后,想尝个鲜,半瓶下了肚,结果却喝高了,晕晕乎乎走错了门,把孙稽查家当成自个的家了……我们查清后,麻利儿来向您汇报。孙稽查可是咱估衣街廉洁奉公的楷模啊!

“署长听明白了:合着你们的意思是,那赃物不是孙稽查的啊?几个掌柜纷纷回答说是。他琢磨了—下:要不这样吧,你们先给侦缉队写份担保函,回头我跟他们队长再碰个头,怎么样啊?大伙儿忙点头说是,又去往侦缉队……

“转天后半晌儿,两个穿虎皮的来到了瑞蚨祥,问李掌柜为嘛不报案啊?他赔着笑说:听说小偷被您几位逮住后,才发现他连续偷了我们好几家商号,这才麻利儿去了侦缉队……说完,给他们各塞了个红包。两人心照不宣,拍拍屁股就走了。”

年轻茶客追问:“这么说,侦缉队的人还真信李掌柜的话了啊?”

杨瞎子却没搭理他:“第二天,孙稽查就神气活现地出现在了估衣街,见着李掌柜后一拱手,倍儿客气:李掌柜,大恩不言谢。今后有嘛事,只管开口,包在我身上!大伙儿都佩服李掌柜,要不然,稽查署再派来个饿死鬼,估衣街的商号就又要倒大霉了。

“等几个掌柜的从侦缉队领回被盗的钱财后,全送到了瑞蚨祥。当晚,李掌柜原封没动,悄没声儿还给了孙稽查。

“半月后的一天,八方达的掌柜急匆匆奔进瑞蚨祥:李掌柜,今儿刚开门,孙稽查进门就指着一件狐皮大氅,说是赃物要充公,还要罚一千块钱!您说,这叫嘛事儿啊!李掌柜也觉得不对劲儿,来到了八方达,照面儿就问孙稽查:您这是干嘛啊?他讪笑了一下:办公差啊。说完,翘起了二郎腿,不言声了。李掌柜讨了个没趣儿,只好转身出来了。”

年轻茶客禁不住问:“姓孙的怎么又开始讹人了呢?”

杨瞎子微微一笑,接着讲:“李掌柜百思不得其解,孙稽查为嘛突然变脸了?晚上,他把这事讲给老婆听。老婆揶揄说:孙稽查被放出来后,他能不去感谢署长吗?李掌柜恍然大悟,难怪孙稽查又变成了条饿狗,接下来该怎么对付啊?琢磨了半天,李掌柜忽然想到了一个老主顾,只有他有招对付孙稽查了。

“在这里,我卖个关子,大伙儿猜猜,这个老主顾是谁,他有嘛高招对付孙稽查啊?明儿,我去乡下办点事,回来再告诉你们。”

年轻茶客再次来到估衣街,很快就从八方达掌柜的嘴里套到了实话,他心里立马全明白了。

转天,《大公报》竟然把杨瞎子说的瞎话当新闻给登在了报上,标题是:笨小偷偷盗露馅儿,某稽查脱身变脸儿。大伙儿看后,议论纷纷。

紧接着,意想不到的是,孙稽查忽然被稽查署给开了。孙稽查气不忿,找到写新闻的记者,把稽查署长和侦缉队长黑他金条和关金的事全抖了出来。这记者正是那个年轻茶客,他立即写了一篇追踪报道,登在了第二天的报上。

这下可捅破了大天,惊动了天津市长。市长一个电话,就撤了稽查署长和侦缉队长的官帽,把他俩关进了大牢。

转天,杨瞎子回到了春和茶楼。他往书桌旁一坐,双手一拱:“各位,多日不见,今儿我给大伙儿来一段最新的津门奇闻……”

有茶客不答应了:“杨瞎子,上次孙稽查的事你还没讲完呢。”

不料,杨瞎子哈哈一笑,拿起一张报纸:“这上面都登了,还用得着我再讲吗?”

猜你喜欢

八方茶客茶楼
仙人球
茶楼包厢外为什么排起长龙
赌裘
千年瓷都: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
盖碗茶的茶阵暗语
丰硕茶楼
老茶客
祁红茶客
任素梅作品选
存在的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