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神秘代号

2021-03-22魏炜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1年3期
关键词:讯问刀片毒贩

魏炜

飞来横祸

许鸣远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接宝贝孙子放学。下午,他赶到学校大门外等着,然后把欣欣接回家,陪着他写作业,再陪他玩会儿,等到儿子或儿媳下班回来,他就告辞回家。这段时间,他是最快乐的,所谓天伦之乐嘛。

周三下午三点多钟,他早早地来到学校门外,刚接到孙子,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一看,见是儿媳刘惠打来的,就按下了接听键:“惠儿呀,欣欣我已经接到了。有哈要嘱咐的吗?”

刘惠小声说道:“爸,别让欣欣听到。”

许鸣远躲开几步,说道:“他听不见。啥事啊?”

刘惠急切地说道:“爸,瑞平被分局关禁闭了!”

许呜远一听,惊得险些跳起来:“为哈?”

刘惠说她刚刚接到分局的通知,只说许瑞平犯了错误,被关了禁闭,但具体因为什么事人家就不说了。她已经跟单位请了假,正往家里赶呢。

许鸣远稍稍想了—下说,他先把欣欣接回去,托付给对门的邻居,再打电话让老伴儿来陪欣欣。他则跟着刘惠去分局,先把事情问清楚再说。

到了分局,许鸣远让刘惠在下面等着,他直接上楼,冲进局长办公室。局长方进山见是他,赶紧放下手里的材料,迎过来:“师傅,我正等你呢,就知道你要来!”

许鸣远嗔怪地说:“瑞平有事,你怎么不跟我说?”

方进山说:“我给你打电话,你肯定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别再……”他想说别再吓出个三长两短的,但那话不吉利,他就忍住了没说。

许鸣远摆摆手说:“你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方进山拉着许鸣远坐下来,又给他沏了一杯茶,这才讲起来。许瑞平被关禁闭,是因为他工作失误,值守讯问室期间,让一名嫌疑人吞了刀片。

昨天夜里,星明派出所便衣民警抓获了一名毒贩,关押在派出所的讯问室里。今天,轮到许瑞平看守讯问室。上午十点多钟,毒贩说要上厕所,许瑞平就把他带出了讯问室中的小屋,并给他打开了手铐。那名毒贩趁其不备,捡起地上的一个刀片,迅速吞了下去。刀片入肚,致使他内脏多处受伤,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

星明派出所上报情况后,分局督察去了解了情况,上报到他这里。这算是一起事故。嫌疑人受伤了,就得住院治疗,那样就能取保候审,也就逃避了打击。他马上召集班子紧急讨论,决定先给予许瑞平关禁闭的处分,待毒贩的抢救结果出来后再做进一步处理。

许鸣远瞬间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发生事故,当然要追责。把许瑞平关禁闭,是理所当然的。他沉思了片刻,问道:“刀片,哪来的?”

派出所的讯问室里时刻有人值守,而且为了防止嫌疑人自伤自残事件发生,会认真检查,不会出现任何可能成为凶器的物品。许瑞平本事不大,但却中规中矩,接岗时会认真检查,这点他还是可以肯定的。那刀片是怎么进讯问室的呢?

方进山微微愣了一下,迟疑着问道:“这个,重要吗?”

许鸣远点点头说:“重要。我得弄清楚是他失误还是有人存心害他。”

方进山当然知道师傅的脾气,但还是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个小小的刀片是从哪儿来的,或许永远也查不清楚。如果毒販没有生命危险,也就这样了,给个处分,过两年再撤销。师傅,你还不信我?”

许鸣远说:“我相信你,但这个刀片我也要查。让我见见他吧。”

方进山没再说啥,带着许鸣远就出了门,来到楼上。

禁闭室里只有一桌一椅一床,极其简陋。许瑞平坐在椅子上,手托着腮帮子,半睁着眼睛发呆。方进山带着许鸣远进了门。许瑞平听到动静,转过身来,看到他们,连忙站起来,给方进山敬礼。可当他看到老父亲时,就愧疚地低下了头。方进山说:“你们说说吧。”他转身出去,随手把门关上了。许瑞平低着头。许鸣远说:“今天这事儿有什么奇怪之处,你说给我听听。”

许瑞平说:“我想不明白,讯问室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刀片呢?我都检查过了呀!”

可疑之人

许瑞平一五一十地讲起来。

今天早上刚上班,警长就给他打电话,说讯问室里关着三个嫌疑人,让他去值守。

各班之间的交接时间是早晨八点半,他也是八点半进的讯问室。按照规定,他先看了三个嫌疑人。有两个醒着,他就没进小屋,还有个睡着的,他特意进去把他叫醒,看着没有问题,这才又锁上的门。然后,他又检查了交接本、赃物、证物,都没有问题,这才签字,让上个班的值守民警走了。他没事就在走廊里溜达,来来回回走了好多趟,也没看到地上有刀片!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讯问室。讯问室是一个独立区域,进门就是一条走廊,左右房间相对,分别是检查室、值班室、临时关押室、讯问间,最里面有厕所。临时关押室,也就是小屋,只有一道铁栅栏门,是从外面上锁的,也只能从外面打开。毒贩要上厕所,须由值守民警把他放出小屋,打开手铐,沿着走廊进到最里面。这个走廊,许瑞平来来回回走了好多趟,如果有刀片,他会发现的。而且在讯问室那种不见阳光只有灯光的地方,刀片的反光很明显,许瑞平应该看得到啊。

许鸣远沉思一会儿,对儿子说道:“事儿已经出了,别想太多。你有责任,但不会太大。”许瑞平点点头说:“我知道了。爸,对不起!”许鸣远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就走出了禁闭室。

看守的民警把门关上了。

许鸣远来到方进山的办公室,对他说:“我要查。”方进山似乎猜到了他会这样,说道:“师傅,我已经跟星明所的陈所长打好招呼了,他会给你提供尽可能的方便。陈海威,你应该认识吧?”许鸣远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啥,就出了局长办公室。

他刚走出办公楼,刘惠就迎上来,急切地问道:“爸,瑞平他怎么样?”许鸣远说:“没事儿。这小子我最了解了,胆小,谨小慎微,墨守成规,又老实,没那么多贼心眼儿,不会犯什么大事儿,就怕让人给钻了空子呀。你放心吧,没大事儿,小方也说了,顶多给他个处分。”

刘惠知道许鸣远所说的小方,就是局长方进山。虽说方进山当了局长,但从没忘了师傅许鸣远,逢年过节的,都会带着老婆孩子去探望他。许瑞平和刘惠经常能碰到他们,相互之间并不陌生。既然局长都发了话,那就不会太严重了。可她仍不放心地问:“瑞平情绪还稳定吧?”

许呜远说:“还行。他心理素质不错,啥事儿都能想明白,知道该怎么做,也不会想不开。”刘惠这才稍稍心安,发动了车子,问道:“爸,咱们去哪儿?直接回家?”许鸣远说:“去趟他们派出所。”

这时候,天已渐渐地黑下来。路上的车多了,有的地方还堵车。许鸣远和刘惠都不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星明派出所离分局并不远,20多分钟后,他们就到了。此时大多数的民警都下班了,只有几个人值班,倒显得很清静。两个人下了车,推门来到接待大厅。

星明派出所所长陈海威已经接到了方进山的电话,他当然认得许鸣远,而且对他有几分佩服,此时他已经在接待大厅里等着了。见许鸣远和刘惠推門进来,他连忙迎上去:“许伯……”许鸣远不客气地说道:“我把儿子交到你手上,可不是想让他进禁闭室的。他犯错误,你有责任!”陈海威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但他还是十分抱歉地说道:“对,我有责任。对不起,许伯。”

许鸣远说:“我要看讯问室的监控录像。”

陈海威连忙说:“好。”他不敢再多说话,带着许鸣远往值班室走。刘惠也想跟着,但许鸣远让她在接待大厅里等着。这里毕竟是派出所,监控录像也不是谁都能看的。

进到值班室,陈海威让保安员把讯问室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请许鸣远看。讯问室里装了6个监控探头,除了厕所没装,基本上全覆盖了。保安员把时间调到早晨八点半,开始回放。许鸣远两眼紧盯着电脑显示器。

许瑞平的描述跟画面显示很接近。他接班后,确实是按照规定做的。然后,就有几个办案民警进进出出。忽然,许鸣远叫道:“停!”陈海威原本站在一旁陪着,并没有看得特别上心,听到他叫停,连忙凑过来。许鸣远凑近显示器看着。画面上,陈海威带着一个身材瘦高,穿着讲究,戴着眼镜,看着很斯文的中年男人走进了讯问室。许鸣远狐疑地问道:“他是谁?为什么进了讯问室?他不是民警!”

陈海威凑近他的耳朵,小声说道:“他的事,一会儿我跟您单说。”意思很明白,不想让别人听到。值班室里毕竟还有民警和保安员。

许鸣远看了他一眼,让保安员接着往下放。他也暗暗记住了陈海威和这个人进入讯问室的时间,正好是十点钟。这个人进了讯问室,陈海威叫过小屋里的人,让他们隔着栏杆往外看,这样,这个人就能看清他们的脸了。但这个人见过三个人后,都摇了摇头。然后就往外走。忽然,这个人的手悄悄从裤兜里伸出来,兜下一闪,有个东西悄然落地。许鸣远激动地说:“就是他故意丢下的刀片!”

陈海威也懵了,脱口说道:“怎么可能?”

许呜远说:“你看呀!”

他让保安员把录像倒回去一点,再放。这回放得慢,也更清楚了,确实有个东西从这个人的裤兜里掉下来,反射了一下灯光,就更显眼了。但那东西掉到地上后,因角度变化,不再反射灯光,倒看不到了。

许鸣远说:“把这段拷下来!”

疑点重重

监控录像继续放下去。

这个人跟着陈海威走出讯问室,许瑞平在后面送。来到讯问室门外,这个人又跟陈海威说着什么。这时的情形是:这个人走出了讯问室,而陈海威在推开的讯问室门口,许瑞平在门里。这个奇怪的样子,坚持了五分钟之久,然后这个人走,陈海威才跟着走,许瑞平跟他们道别后,关上了讯问室的门。

小屋里的毒贩喊要上厕所,许瑞平就过去开了门,让他出来,又给他打开了手铐。毒贩走到扔刀片处,忽然假装跌倒,迅速抓起刀片,塞进嘴里。

许呜远又命令:“停!把这段拷下来。”他扭脸对陈海威说:“看看,设计得多精妙。他前面扔了刀片,后面毒贩就吞了刀片。时间卡得正好,让许瑞平没时间再检查地面。”陈海威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许鸣远又指着录像说道:“你看毒贩捡起刀片的这个地方,正是那个人扔刀片的地方。两相证明,不怕他不承认。”他拷好录像,并让保安员把这两段录像保存到电脑里,这才跟着陈海威来到所长办公室。

一进门,许鸣远反客为主,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跟我实话实说吧!”

陈海威说,这个人叫陆方毅,是市政府办公室的,他原先也不认识。今天早上,方局长先给他打的电话,让他接待陆方毅,并讲了陆方毅要办的事情。陆方毅的一位至亲的孩子,昨天夜里忽然失踪了,根据他的行为分析,应该是被派出所抓了,而且被抓后应该不会说出真实姓名。陆方毅就想到附近几个派出所去找找他,确认了,心里才踏实。方局长答应了他。

陆方毅来了以后,陈海威就带他到讯问室去辨认。讯问室里的三个嫌疑人都跟陆方毅打了照面,确定没有他要找的人,陈海威就送他出门。刚出了门,陆方毅忽然转身问他,如果附近这几个派出所都没找到他,还能去哪儿找?陈海威那时正要出讯问室,陆方毅就拦在他面前,他退也不是进也不是,还不能让陆方毅走,只好站在那儿跟他解释了一番。后来陆方毅说他明白了,还是回去再等等,这才走的。

许鸣远道:“这小子满嘴瞎话。他早就知道,他要找的人就是那个毒贩,就关在你们派出所。他要救毒贩出去,又不敢耍特权,就想到了这个歪门邪道。你们呀,一点儿原则性也没有,怎么能让他进讯问室呢!”

陈海威顿时没了主意:“许伯,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许呜远说:“许瑞平不该背这个黑锅,你也不该背。走,找方进山去!”陈海威也是这么想的,可他不敢直接去找方进山,让许鸣远带着去,就成了许鸣远找,他只是个证人。

下楼来到接待大厅,许鸣远让刘惠先回家,他还得再跑跑。刘惠点头应了,关切地说,这么晚了,也该吃点儿饭了。陈海威连忙说道:“你放心吧。等会儿事情完了,我请许伯吃饭,再把他安全送回家。”刘惠这才走了。

许鸣远跟陈海威一道赶往分局。

方进山听了两个人的叙述,惊得说不出话来。他皱眉沉思了片刻,马上作出决定:询问陆方毅。但这是个比较麻烦的事。陆方毅身份特殊,要询问他,按说应该请示市局相关领导。但那样的话,他徇私的事情就遮不住了。他还是决定亲自给陆方毅打个电话,请他配合。

他马上拨了电话,陆方毅很快就接了。方进山说:“老陆,有件事你得说说清楚。”陆方毅很吃惊:“什么事?”方进山单刀直入:“你跟我说你要找你家至亲的孩子,让我给你行了方便,可你不该挖坑害我呀。你为什么要往讯问室里放刀片?害得我们民警被关了。这事儿你得说清楚啊。”陆方毅反问道:“刀片?什么刀片?”他很快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是有个刀片,找不到了!”

陆方毅赶到分局,做了一份笔录,他是这么描述的——

昨天晚上洗漱时,他忽然想到单位里的刮脸刀片钝了,该换个新的了,就随手拿了一个刀片,放到了裤兜里,准备洗漱完了再放到公文包里。可他一出衛生间,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刀片一直在他裤兜里。今天上午,他寻找至亲的孩子未果,赶到市政府去上班,一个劲儿地忙,也没有想起这个事儿来。要不是方局长打来电话,他还想不起来呢。

刀片掉到讯问室里,真是无意的。他的至亲的孩子根本就不在讯问室里,他有什么必要那么做呢?如果因此给民警造成了伤害,他愿意当面赔礼道歉,并赔偿一切损失。还有那名嫌疑人的住院费用,他也可以考虑赔偿一部分。

许鸣远看到笔录,气愤地骂道:“瞎话,满嘴瞎话!”

山重水复

方进山和陈海威都不说话。

许鸣远说:“他张嘴闭嘴都说要找那位至亲的孩子。你们就问问,他那位至亲是谁。再查查他的通话记录,看昨天晚上到今天,是不是有这么一位至亲给他打电话!还无意中掏掉的,把自己说得好无辜!”

等他发完了脾气,方进山才说道:“许老,不管怎么说,陆方毅只是掏掉了一个刀片。就算他是有意的,够得上违法犯罪吗?够不上,咱就不能采取强制措施。他就是说谎,咱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更不能查他的隐私。您是老刑警队长,比我懂吧?许瑞平确实受了点儿冤枉,但也不是一点儿责任没有,我决定了,禁闭减为5天。关完5天禁闭,不再给他处分。那个毒贩的医疗费局里报销。这个事儿,就到此为止吧。”

许鸣远说:“你以为这事儿就是掏掉个刀片这么简单?我跟你说,他要是故意用此办法救那个嫌疑人出去,那就是违法犯罪,你这个局长也脱不了干系!”方进山也是寸步不让:“你怎么证明他是主观故意的?”许鸣远说:“只要能证明陆方毅和那个毒贩是亲戚,就可以推定他是主观故意的。”方进山气乐了:“那我先问问法院,看推定出来的罪行他们承认不承认。要是承认,我马上派人去调查。”

许鸣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嘟哝道:“敷衍!”他转身出了局长办公室。陈海威连忙跟上来,劝他:“许伯,您别太生气,方局不是说先问问法院了嘛,咱就等消息吧。走,我请您喝酒去。”许鸣远怒气冲冲地说道:“他就是在敷衍我。这事儿跟他有牵扯,他为了不把自己卷进去,就想这么算了。我……我这眼里揉不下沙子!”说完,他就大步走了。

陈海威连忙去开车。等到开车追出分局大门,早不见了许鸣远的身影!

许鸣远就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故意让陈海威找不到。陈海威开着车找了两圈,不见许鸣远,就开车走了。许鸣远马上掏出手机,给卢敏打了电话。两个人约好,半小时后见面。

许鸣远寻到一家小摊,买了一个煎饼,边吃煎饼边给老伴儿打了个电话。他说有件事要办一下,晚点儿回家。老伴儿奇怪地问他,还有什么事需要他办。看来刘惠也没把瑞平被关禁闭的事对她讲,他心里稍稍踏实了些。反正5天后儿子就出来了,老伴儿不知道更好。他就说事情保密,老婆就不再多说啥,只叮嘱他注意安全。挂断电话,许鸣远有些感慨。想不到自己退休好几年了,如今为了儿子,又把老手艺拿起来了。就是不知道自己这脑子锈死了没有。

许鸣远正感慨着,卢敏到了。

卢敏是他的关门弟子,也是他最满意的弟子。卢敏脑瓜子好使,又擅于学习,因此思维活跃,往往能想别人之不能想。再加上他不想当官,省下许多精力和心思来钻研业务,技艺很高,已经是不可多得的侦查员了。卢敏笑嘻嘻地问道:“师傅,是为我兄弟的事儿吧?”许鸣远说:“知道还问!有人给他拴了个套儿。这傻孩子,就钻了。”卢敏说:“谁这么大胆子,敢害我兄弟?师傅你放心,我来阴他!”许鸣远没细说事情,只是交待卢敏去秘密调查陆方毅和毒贩的关系。卢敏拍着胸脯说:“师傅你放心,两天之内,我给你准信儿!”

许鸣远回家等消息。

两天后,卢敏来找许鸣远,报告调查结果:陆方毅和那个毒贩没有关系。

许鸣远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陆方毅和那个毒贩没有关系,那自己的推论就完全是错的吗?陆方毅无意间把刀片掏落到地上,而毒贩恰好看到了刀片,吞了下去。从逻辑上来分析,这也是成立的。但是,这里又有一个疑问:当时陆方毅那么心急火燎地要找他至亲的孩子,之后怎么就不找了?应该是他达到了目的,才停止了行动。他的目的若不是给毒贩送刀片,又是什么呢?

许鸣远想不透。

卢敏说:“师傅,用不用我帮你参谋参谋?”

许鸣远摆摆手:“暂时不用,赶紧忙你的吧。”卢敏也就不再多说,走了。许鸣远也没工夫多想。儿子被关了禁闭,儿媳刘惠既要上班,又得照顾孩子,累得够呛。他能帮把手就帮把手,除了接孙子放学,又把买菜的事担下来。他甚至暗暗地想,就这么算了吧,真不是啥大事儿。但是,他又不甘心。有些事想不明白,这可有辱他老刑警的威名啊!

智慧之光

周六,按以往的习惯,许鸣远不用管孙子了。欣欣不用上学,刘惠也休息。谁知到了周五傍晚,刘惠问许鸣远,明天能不能让欣欣到他那里去半天,她妈跟她爸闹了矛盾,她得回去劝劝。许鸣远说可以。

周六一早,刘惠就把欣欣送过来了。

许鸣远的老伴儿在家准备饭菜,他带着欣欣出去玩。离他家不远有一个郊野公园。进到公园里,欣欣就像脱缰的野马,撒了欢儿地跑着。

跑了一程,就到了湖边。湖上结了冰,有几位冰钓爱好者砸了几个冰窟窿,放下钓竿,专心致志地钓着鱼。还有几个孩子,坐着冰车在冰面上划来划去。许鸣远知道湖不太深,但毕竟有危险,远远地就喊欣欣站住。欣欣倒是听话地站住了。等许鸣远小跑着过来,他求道:“爷爷,你就让我到上面去跑跑吧。我看着点儿冰窟窿,不会掉下去的。”许鸣远坚决地说:“不行!万一没看清楚,掉进去了,爷爷想救都救不了你!”

欣欣看到大湖旁边有个小湖,就说道:“爷爷,我到那上面去跑跑,好吧?”那个湖小些,冰层薄,下面几乎没水,不会有危险。许鸣远就点了点头说:“去吧。”欣欣跳着,得意地拍着手说:“爷爷上当了!”

许鸣远一愣:“我怎么上当啦?”

欣欣狡黠地说道:“他们在大湖上横冲直撞,我还怕被他们给撞到呢,我就想到小湖上去玩。我要先说到小湖上去,您肯定说冷啊,滑啊,怕鞋湿了着凉生病,怕我滑个跟头摔傻了,不让我去。我一说到大湖上去,您不让,我再说到小湖上,您就同意啦。爷爷中计啦!”欣欣一边笑一边蹦蹦跳跳地跑到湖上玩去了。

许鸣远脱口笑骂道:“这么小的孩子,哪来那么多贼心眼儿,可比你爸贼多啦!”他看着欣欣在小湖上兴奋地跑跑滑滑,再看看旁边的大湖,脑子里忽然闪了一下:陆方毅到讯问室去,难道只是为了那个毒贩?

下午,许鸣远又来到了星明派出所,找到了陈海威,要了解那三个嫌疑人的情况。陈海威也是暗暗感激他帮自己甩了黑锅,更何况方局长早就说过,让他全力配合许鸣远,他也就没再犹豫,向许鸣远逐一介绍起来。

周三一早在讯问室里临时关押着三名嫌疑人。一个是那个毒贩,现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一个是拎包盗窃犯,名叫章若磊,已经被送进了看守所。另一个是合同诈骗犯,名叫苏越,也被送进了看守所。许鸣远沉思片刻,说要看章若磊和苏越的案卷材料。陈海威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把案卷材料都拿来了。

案卷材料很厚,许鸣远稍一翻,就找到了他要看的部分,认真看着。看完苏越的材料,他放到一旁,又看章若磊的。看着看着,他忽然吸了一口气。陈海威连忙问道:“许伯,不对吗?”许鸣远点点头说:“不对。”陈海威凑过来看了看,没看到什么不对的,疑惑地问道:“有哪点不对?”许鸣远定定地看着他:“你能保证不跟方进山说吗?”陈海威心里“咚”的一下,感觉到事态似乎有些严重,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如果方进山真有问题,那也是许鸣远查的,赖不到他头上。但如果方进山有了问题,他就该适当保持距离了,别跟着他一起折了。

许鸣远展开被害人的询问笔录,指着其中几行字说:“你看看,这是受害人丢失的东西。其中没有现金吧?可你们抓住章若磊以后,却在他身上起获了一万五千元现金。这钱是从哪儿来的?根据我以往办案的经验,嫌疑人出门作案的时候,是不会带财物的,这样万一被警察逮到,他才好说偷抢来的钱是他的。”

陈海威认可许鸣远说的。他认真看了受害人的全部笔录,上面没提到这一万五千元现金的来源。他又翻到嫌疑人的讯问笔录,民警问他都拎到了什么东西,他说在包里,还没来得及看。他又调出讯问室扣押物品登记表,其中明确记载着这一万五千元现金。他望着许鸣远:“许伯,我比较愚钝,想不出来,你给我点拨一下吧!”

许鸣远说道:“如果我所想不错,章若磊在拎这位受害人的包之前,还做了一起案子,拎了一个包。包里有这一万五千元现金,还有一份重要材料。章若磊没要材料,只要了现金。而那份材料,比现金重要得多!这第一个受害人,就应该是陆方毅。陆方毅想拿回这份材料,但又不能公然去要,他就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带刀片进到讯问室里,让嫌疑人吞下。嫌疑人保外就医,脱离了警察的视线,他才好进行下一步操作。”

陈海威犹疑着说:“可是,章若磊并没吞下刀片呀。”

许鸣远微微一笑:“这就是故事所在。我猜,你带着陆方毅进到询问室的时候,肯定跟瑞平介绍他是市里的领导。”陈海威惊得瞠目结舌。当时他确实跟许瑞平这么说来着。许鸣远接着说道:“你说话的声音不大,但章若磊还是听到了。而市领导能为了一份材料到讯问室来找他,足以说明这份材料的重要性。陆方毅救他出去,绝对是要拿回材料。他说扔了,陆方毅肯定不信,没准儿还以为他看过那份材料呢。想要干什么,就会下黑手。能保障他安全的是哪里呢?当然是看守所。所以,他看到陆方毅丢刀片了,也没想着去吞。倒是那个毒贩,见到了机会,赶紧吞了刀片。”

陈海威长舒了一口气:“许伯,我咋觉得像个故事呢?”

许鸣远说:“故事不故事的,你问问章若磊就行了。”

陈海威又问道:“那这事儿又和方局有什么关系呢?”

许鸣远说:“陆方毅的身份,是方進山跟你说的吧?你调查了吗?如果章若磊第一个拎的是方进山,他不能亲自出面,让陆方毅来,他在背后大开绿灯,你能看出来吗?”

陈海威的脸色异常难看,但他还是摇了摇头。他对许鸣远说道:“许伯,我这就去看守所!”

许鸣远点点头:“问清材料扔在哪儿了。你有消息了随时联系我。记住,这事儿只能咱俩知道。”

陈海威开着警车出了派出所,还有一种恍恍惚惚的感觉,如在梦中,怎么就那么不真实呢……

推理成真

晚上七点多钟,许鸣远正在小区里遛弯,忽然接到陈海威的电话。他刚一接听,陈海威就急切地问道:“许伯,方便见面吗?我问完章若磊啦!”许鸣远说在小区里呢。陈海威想了想说,那就20分钟后在麦当劳见面Ⅱ巴。

许鸣远赶过去。

进到麦当劳里,他看到陈海威正坐在一个角落里吃着汉堡,就走了过去。陈海威一边嚼着汉堡一边问道:“许伯,你吃饭了没有?”许鸣远说道:“我吃了,你吃吧!吃完再说,不在乎这两分钟。”

麦当劳里人不多。

陈海威三两口吃完汉堡,又喝了两口可乐,这才凑到许鸣远跟前,充满敬佩地说:“许伯,真让你说着了。章若磊交代的,和你的推理丝毫不差!”

陈海威赶到看守所,提审章若磊。他有备而来,心里特别有底气,直奔主题,问章若磊当天做下的第一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儿。章若磊看瞒不住了,就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章若磊是个拎包犯,作案手法很独特,就是先在路口偷偷撒下几枚不倒钉,然后到适宜的路段去等着。等他看到哪辆车扎到了不倒钉,车胎没了气,他就“好心”地提醒驾驶员。驾驶员肯定会下车查看情况。驾驶员从驾驶位开车门下车,而手包一般是放在副驾驶座上。在驾驶员打开车门下车的瞬间,章若磊会拉开副驾驶位的车门,抓起副驾驶座上的手包,逃之夭夭。

周二晚上八点多钟,章若磊在桃立路口撒了几个不倒钉,然后就到400米外的路段等着。结果他看到一辆银灰色轿车瘪着一个车胎驶了过来,他给司机打手势,告诉他车胎瘪了。司机靠边停车,他就趁机作案,拎起包就跑。司机明白上当了,边喊边追,可哪追得上他。他很快就甩开了司机,躲到僻静处,打开手包翻看。结果发现手包中有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抽出里面的东西一看,是钞票,他就把钞票揣进怀里。手包中还有个笔记本及一些琐碎的东西,他不感兴趣,就顺手丢到附近的垃圾箱里。做完这个案子,他还不过瘾,又到枫石路口去作案。顺利得手后,他又拎着包跑。却不想这位事主是市长跑冠军,一直追着他,直到把他擒住,报了警。到了派出所,章若磊想判轻点儿,就隐瞒了第一起案件。办案民警倒是问了他那一万五千元现金是怎么回事儿,他只说是自己的,民警就没再细问。

之后的情形,就跟许鸣远分析的一模一样了。章若磊看到陆方毅进了讯问室,先吓了一大跳,再听陈海威跟许瑞平介绍说陆方毅是市领导,章若磊更是心惊。但奇怪的是陆方毅见到了他,却没指认,反倒给他使了个眼色,他就注意到了陆方毅的口袋。陆方毅丢下了一个刀片。他当即明白了,陆方毅这是要救他出去。但为什么要救他呢?显然是想要找到那个笔记本。要是拿不出笔记本,后果会很严重,还不如待在看守所里安全呢。他就没理这茬儿,后来那个毒贩就吞了刀片。

许鸣远问道:“他从桃立路口往哪边跑的?”

陈海威说:“往北。”

许呜远又问道:“多远?”

陈海威说:“500多米。”

许鸣远说:“咱们快去找那个包吧,那是赃物。”

陈海威点点头说:“我这就派人去找。许伯,这事儿跟方局没牵扯,我倒松了口气。是不是可以跟他说了?”

许呜远忽然狡黠地笑了:“我知道这事儿跟他没牵扯。”

陈海威鼓圆了眼睛:“那你干吗吓我呀?”

许鸣远白了他一眼:“不把他搬出来,你会这么着急地去提审章若磊吗?不过,这事儿,你还是先别跟他说的好。那个笔记本里,应该是记着非常不好的东西,你交给他,让他怎么处理?他毕竟是在那个位子上嘛。你也不好办,交不好,不交也不好。”

陈海威反问道:“那您说该怎么办呢?”

许呜远又狡黠地笑了:“小陈所长,咱得先见到笔记本不是?没见到就瞎猜,那不是杞人忧天嘛!”

陈海威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这个老前辈,没事儿就挤兑他两句,半真半假,他也猜不透。但他指导自己又破了一起案子,陈海威还是很高兴的。他马上给警长打电话,让警长带队去查那几个垃圾桶归谁管,垃圾运到哪里去了,是否有人见到了一个手包。

等他布置完工作,许鸣远站起身来说:“我等你的消息。”他出了麦当劳,马上给卢敏打了个电话,让他想办法找到那个笔记本。卢敏有些为难:“师傅,都过好几天了,再找一个被丢弃的包,难啊。”许鸣远不高兴了:“不难我能找你吗?我就怕那几个毛头小子找不到!”卢敏说道:“领命!”

周一上午,陈海威赶到分局,接出了许瑞平。他看许瑞平精神很差,就让他先回家,调整两天再回所里上班。许瑞平点头应了,换上便衣,走出了派出所。他给刘惠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没事。话还没说完,又有电话进来,一看是老爸的,他赶紧接听。电话里只听老爸兴奋地问道:“儿子,想不想揪出那个陷害你的人?”许瑞平咬牙切齿地说:“想啊!”许鸣远说道:“那你快回家,我们等你呢!”

许瑞平打起精神,快步往家走去。

神秘代号

许瑞平赶回家时,许鸣远和卢敏已经在等着他了。

说到笔记本,也真是万幸。正如许鸣远所料,陈海威派那几个民警去找,但民警们只是例行公事,找来负责那个垃圾桶的清洁工询问,清洁工说并没见到包,更没见到笔记本,线索就此断了,民警们没太当回事,就回去交了差。许鸣远把这个事情交给了卢敏,卢敏就不一样了。

也亏得这小子想得出来!他居然在垃圾桶上贴了个告示,说是他正在写武侠小说,为了验证古人是否制作出了毒药,特意仿照古方制作了一些,涂抹在笔记本上,想等干了以后体验翻阅时是否能中毒,不想被老妈看到,还以为本子浸水了不能再用,就放在包里给扔了。他急尋捡到本子的人,并给他解药。若是二日内还不来,出了任何症状,他概不负责。下面还留了他的名字和手机号码。

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就有人跟卢敏联系。卢敏赶到约定的地点,见到了那人。原来是位拾荒人,他捡到了包,习惯性地打开,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人无意遗落的财物,见里面有个本子。他并不关心本子上记了什么,只是想看看里面是否夹着值钱的东西。发现没有,他就把本子丢到了废纸堆中,看看包还不错,就留下了。今天他又来翻垃圾桶,看到那则启事,吓了一大跳,赶紧给卢敏打了电话。卢敏让他带着本子来见自己,以免被别人误碰,惹出事来,那他也脱不了干系。拾荒人找出了本子,来到约定地点。

卢敏接过本子,递给拾荒人100元钱,说这个本子并没毒,只是很重要,这100元钱就是感谢费。拾荒人收起钱,高高兴兴地走了。很快,卢敏把笔记本给师傅送去了。

许鸣远接过笔记本,如获至宝。可当他打开看时却懵了。里面记录的,全是数字、字母和符号,比密电码还复杂。他和卢敏研究了半宿,也没研究出个一二来。研究不出来,就没用啊。卢敏劝他别费这个神了,反正明天一早瑞平就能解除禁闭了。

许鸣远却摇了摇头:“这个本子里一定记着非常重要的事。不然,陆方毅用不着费那么大劲要把它找回来。”卢敏说,这种自己攒的东西,只有自己能看懂。要想搞懂,只有去问陆方毅。许鸣远摇了摇头说,那个人,可轻易不能去找。

陈海威问出章若磊拎了陆方毅手包的案子后,要补材料立案,民警去找陆方毅做笔录,陆方毅只承认丢了一万五千元钱,民警问他是否还丢了什么别的材料,陆方毅说没有。他就给方进山打了电话,责怪民警为什么要给他安上莫须有的事。方进山只好给陈海威打电话,让民警只问最基本的东西,能补立了案子即可。这种人,轻易别碰。

卢敏无奈地说:“那就别碰他了,Ⅱ自们自己费费劲吧。不然,打不到兔子,还会惹一身骚,不够上头找咱麻烦的。我都懒得看他们那副嘴脸!”许鸣远纠正他:“是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兔子哪来的骚味儿呀?”卢敏笑说:“在师傅面前,谁敢称狐狸呀!”

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两人都有些头疼,最后说定,让瑞平给琢磨琢磨。别看瑞平人比较蔫儿,但却内秀。今天一早,两个人在瑞平家凑齐了,等着他回来。

瑞平一坐下,许鸣远就把笔记本递过来:“你快琢磨琢磨。我们俩都属于跳蚤型的,沉不下心来琢磨这个。”许瑞平一想到陆方毅设套害他就来气,接过本子,认真看着。他翻到最后一页,那上面的字迹还很新,像是刚记上去不久。卢敏有些懵:“兄弟,你为哈看最后一个?”

瑞平说:“最后的,才是最新的,最容易被证实。”他看到一个字母,说道:“这个‘W应该是‘万汉语拼音的第一个字母。大家在聊天中常常用它代表万。”他找出一张纸来,把他能想出来的先写下来。然后又指着两个字母说:“CO,在英文中,是公司的简称。”

卢敏迷惑不解:“同样都是字母,那个怎么就是汉语拼音,这个就是英文字母?”瑞平点点头说:“对,‘W放在那里,解释成‘万是最恰当的。但‘CO按汉语拼音就解释不出什么来,而按英文解释成公司是最合适的。其实,对我们普通人来说,除了文字以外,最熟悉的记录方式莫过于三类:数字、汉语拼音、英文。数字不用说,那是变不了的。而英文和汉语拼音,只要根据语境来分析就八九不离十了。”

卢敏点了点头,但仍似懂非懂。

瑞平端详着“CO”前面那几个字母,直接放到网上去搜,显示为润峰房地产。后面是三个奇怪的字母JCH,他盯着这几个字母看了一会儿,忽然在旁边的纸上写下了金城饭店几个字。他又上网搜润峰房地产公司的高管,写下了一个名字。卢敏惊呼道:“这就是本黑账!2019年6月28日,润峰房地产公司副总康威,在金城饭店给了300万元。”他转而惊疑地问道:“给的谁?”

许瑞平在S3上面画了一个圈。他上网搜“润峰房地产公司2019”等关键词,搜出了很多信息,其中一条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就是润峰房地产公司在2019年8月中标WE地块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他又搜出了2019年市政府在任领导排位表。排在第三的,是主管城建开发和招商引资的副市长彭效平。

这一条记录已被顺利破译,并有那条信息佐证。

三个人面面相觑。

卢敏揶揄道:“这些领导,倒都是人精。早几年那么疯狂地敛财,风声一紧,他们倒停了。”许鸣远点了点头。许瑞平却说道:“未必是停了,有可能是他们避开了陆方毅,陆方毅不知道吧,所以就没再记。”许鸣远忽然说:“我猜到陆方毅要干什么了!”

卢敏和许瑞平一齐望着他。

许鸣远抓过那张纸来,三两笔就画出了一张草图。指着桃立路口说:“陈海威去问过章若磊了,他是在桃立路口撒的不倒钉,然后顺着桃园路往前走,大概400多米,拎了陆方毅的包。按说这么重要的笔记本,陆方毅应该锁在抽屉里,他怎么会带出来呢?因为再往前走,就住着一位市里的领导。他要拿这个本子作要挟,去找那位市领导谋求一样重要的东西!”

许瑞平一拍桌子:“对了!彭效平就住在桃园路。有一回有个上访的到他家去闹,还是我去给接回来的。”

卢敏向来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兴奋得两眼放光,问道:“师傅,咱跟他们耍耍?”许鸣远想了想,说道:“瑞平这个分析虽然很有道理,但毕竟只是分析,我还得证实一下。等我证实了,咱们再商量着该怎么做。”卢敏和许瑞平都点了点头。

惊天一吓

周五是市长接待日。这个接待日轮值的,正是副市长彭效平。这个消息早就在网上公布了,有些对城建和拆迁有意见的群众,早就在门前排队了。许鸣远来得挺早,排在第三个。

很快就轮到了他。

他走进接待室,彭效平坐在办公桌后面,脸上带着笑意:“老人家,请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他旁边,年轻的秘书正在做记录。许鸣远在他对面坐下来,慢吞吞地从包里掏出一份材料,说道:“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你也别着急,只需要看一看。”说着,他就把材料递过去。那是许瑞平又破解了几段有关彭效平的记录,并模仿着陆方毅的笔迹抄到本子上的。

彭效平满腹狐疑地接过来,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了。他把材料摔到办公桌上,怒骂道:“陆方毅,你竟敢记我们的黑账!我说你那么大胆子,竟敢跟我来要官儿当,原来是记着黑账!你以为我怕你……”他看着许鸣远,这才发觉自己过于激动说走了嘴,连忙着住了口,颤着声儿地问道:“你、你是谁?”

许鸣远不疾不徐地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笔记本已经到了我手上。我还复印了一份,留在家里,我很快就会交给省纪委。我只是想来告诉你,如果你够聪明,那就还有一个机会。”

许鸣远不慌不忙地站起身,出了接待室。

许瑞平连忙迎上来,急切地问道:“爸,怎么样?”许鸣远点点头说:“你分析得完全正确。”他从彭效平的反应已经看出来了,笔记本上记录的是真的,许瑞平的分析也丝毫不差。也是在那一瞬间,他决定了应该怎么做。

他听到身后年轻的秘书急切地喊道:“彭市长,彭市长!”彭效平情急之下,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秘书赶紧打了急救电话,急救车鸣着笛赶过来了。彭效平听到笛声竞惊醒了。他看看手中的笔记本,吓得浑身一哆嗦,一把抓住秘书的手,急切地说道:“你赶紧给省纪委打电话,就说我要自首。快呀!他们收到那个本子,就晚了!”秘书愣在那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后不久,市政府领导层发生了地震。有人进去了,有人提拔了,有人空降而至。

周末,许鸣远一家人又聚在一起。他们的话题,仍是谈论着这场官场地震。许鸣远笑着安慰儿子:“瑞平啊,你被关了几天禁闭,就揪出这么多腐败分子来,也值啦!对咱们市来说,你可是个大功臣呀!”瑞平苦笑着说:“我哈都不知道,是你们追查的。要是能记功,得给你们记个大功。”许鸣远连忙摆手:“还是算了吧。我连那些密电码都译不出来,要是传出去,会被老战友们笑掉大牙的!”

刘惠在一旁说道:“我原先就看到瑞平天天上班、下班,巡逻、出警,调解个纠纷,抓个小偷儿,逮个流浪狗,送个乞丐,没觉得他干过正事儿。这回我才知道,他还会破译。那么复杂的东西,竞让他给破译出来了。”她转脸看着瑞平,眼神中充满了深深的佩服。

许鸣远的老伴儿黑着脸问道:“瑞平关禁闭了,怎么没人跟我说?”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欣欣倒好奇地问道:“禁闭室里很好玩吗?我也想去!”许鸣远在他脑袋上轻拍了一下:“哪天我走走后门,把你关里面,看你哭不哭!”

一家人都笑了。

生活,又恢复了正常。

不久后的一天,许瑞平看到一条新闻:市政府秘书陆某毅因受贿被抓。许瑞平释怀一笑。这个陆某毅,应该就是陆方毅了。原来这个陆方毅不仅想要官,还要钱,是个实实在在的苍蝇啊。这个清平世界,是容不下这等秽物的。即使它曾經张狂,但总逃不过被拍的一天。

那天晚上,许瑞平下班回家后,破例喝了杯酒,微醺之下,竟唱起歌来。那首歌正是《少年壮志不言愁》……

猜你喜欢

讯问刀片毒贩
消失的毒贩
没有刀片的卷笔刀
剪羊毛机的使用技术
悬赏1千万美元的密码
张可可问所有人:如何看待央视前往巴西贫民窟采访毒贩和拍摄贩毒的过程?
职务犯罪侦查五种高效讯问法(下)
离奇的“故意自伤综合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