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大山里的操守

2021-03-22王长军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1年3期
关键词:客商掌柜母亲

王长军

白鹿山里的山珍特别多,也特别好,每到收购季节山外的商人便会蜂拥而至抢着收购。但山民们并没因此挣到多少银子,因为山路崎岖进出困难,加之不晓得外面的行情,所以商人们给的价总是很低。而商人们同样怨声载道,因为到山里一趟太难了,人辛苦不说,东家收一点西家收一点,驴拖马拉的费用也大,同时还要面对同行的竞争。

这年初秋,还没到大规模收购时节,这天山里夹皮沟来了一个身着长袍的外地人,他径直找到马大富。马大富一看来人,认识,是位合作多年的客商,姓韩,大伙都叫他韩大掌柜,他是个很有实力的大客商。说起来马大富是个能干的人,会打猎懂药材,种了好多亩药材,是各路山货商人的重点收购对象。

两人寒喧一番坐下后,韩大掌柜说:“大富兄,跟你商量件事。往年吧,我们都是到收购季节时来你山里坐地收货,这样子太折腾人,不仅我们累,你们也不划算。一是价格低,二是有时错过客商,导致家里的山货卖不出去白白烂了。所以今年我想换个方法。”

马大富一听就把耳朵竖起来了,说:“韩大掌柜有什么好主意?”

韩大掌柜说:“我想委托你做个牙人。一到收购季节,你就帮我收购大伙的山珍并暂存在你家里,我会按收货的多少给你一定量的佣金。大富兄意下如何?如果你同意的话,我这就先付你一笔订金,并且白纸黑字为据。”

马大富一听直拍大腿,叫道:“我早有此意!”

双方当即签下字据,除如上约定外还特别规定一条:交易完成时间为冬至当天,过期若韩大掌柜不来收,马大富有权处理山货。毕竟韩大掌柜只给了少量订金,若他过期不来收,马大富收来的山货不及时出手就会烂掉,那损失就大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深秋,收购季节到了。山外的客商们陆陆续续地来了,可这回他们收不到多少山货了,因为马大富零零星星地—直在收。

可是问题来了,直到家里的山货堆积如山也不见韩大掌柜的影子,这可怎么办?

家里人开始犯嘀咕了,说:“那姓韩的到底是灯笼还是鬼火还不晓得哩,咱可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了。家里这么多山货囤着,万一他不来,咱家可就山穷水尽了。”

马大富一脸的担忧,但嘴上说道:“话不是这么说。冬至没到,这些山货我就无权处理。说不定韩大掌柜明天就会来的。”

可是甭说明天了,即使后天、大后天也不见韩大掌柜的影子,而这时客商渐渐少了,因为山货收得差不多了,大家开始陆续离开。

听说马大富家里囤着货,剩下的客商抱着最后的希望一起涌来,争着出价要买马大富手里的山货。邻居们也劝:“大富,别死心眼了,万一这些客商走了,你家山货可就全砸手里了。”

马大富面容相当憔悴,显然这些日子内心也被折磨得不行,但依旧坚定地摇摇头:“冬至未到,我就必须等!”

他非要等,可客商们不能等,于是留下来的客商越來越少。直到这天,冬至到了,这时只剩下最后一位客商,这位客商说:“马大富,今天可以卖了吧?”

谁知马大富还是摇头:“今天确实是冬至,可还没到子时,只有到今夜子时冬至才算结束,我才有权处理山货。”

那客商听了大怒,硬邦邦地撂下话说:“姓马的,我走南闯北好多年了,见过的码头无数,就没见过你这么不开窍的。我把话撂这,你现在把山货给我,我原价买了,可是过了今天,就得打八折!为了你这些山货我滞留一天又一天,所需花销必须由你承担!”

此言一出,马大富的家人、亲戚、邻居紧张得不得了,一起劝道:“大富,树挪死、人挪活,你就听大家一句劝吧!”

马大富眼窝深陷、面皮焦黄,显然内心挣扎得不得了,可说出来的话依旧似铁板一块:“人不能言而无信!”

冬至当天深夜,子时终于到了,门口没有等来銮铃响,韩大掌柜失约了。

在那个客商的冷笑声里,在亲戚、邻居的惋惜声里,在妻子的哭泣声里,马大富把山货全卖给了这个客商,打了八折,亏了血本。

出人意料的是,马大富竟求这个客商写下一纸证明,大意是冬至过了才完成了这笔交易。

第二天白天,大伤元气的一家人正坐着发愣,门口有人叫道:“大富兄在家吗?”

一听这话,家里人一起蹦了起来,只有马大富动也不动,是韩大掌柜到了。

刚一照面韩大掌柜就连连作揖:“恕罪、恕罪,我来迟了、我来迟了,只因老母亲病了,我一直服侍到昨天,直至今天方才有空。”

马大富请韩大掌柜坐下,沏上茶,说:“对不起,山货卖了。”

韩大掌柜脸色一变:“这是怎么说?我只不过迟了一天而已。”

马大富掏出那纸证明,脸有愧色:“山货就是今天子时卖的,不过我要是再多等一天就好了。”

韩大掌柜接过那纸证明反复看了,喃喃说道:“原来如此。你一直坚持到冬至结束,这么说倒也怪不得你。”

这时马大富妻子忍不住插话道:“可是最后山货只按八折卖了,我们家可亏大了。”

马大富斥道:“说什么呢?人家老母亲病了,百善孝为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马大富说着从里屋拿出一封纹银,说:“韩大掌柜,这是你给的订金,分文未动,请收回!”

韩大掌柜奇道:“我违约在先,订金不用退的。”

马大富摇摇头:“理虽如此,但人情更大。你老母亲有病,母命如天,我哪能违背天命?”

一旁的马大富妻子眼泪都要出来了,可不敢吱声。就在这时韩大掌柜仰头大笑起来,笑得好不欢畅。

这声笑,笑得马大富一头雾水。等笑够了,韩大掌柜正色说道:“我可算找着一个信得过的人了。”

韩大掌柜说:“我一直想找一个可以长期帮我收山货的人,这人不仅要懂山货,更重要的是得诚实讲信用。于是今年初秋的时候我在几个村里分别找了好门个山民,你是其中之一。我跟你们一一立了字据,讲明冬至之前我们的交易方算结束。实际情况是,有的老早就开始卖,有的虽说坚持了,但还是没能撑到最后,只有你—人坚持到了最后。你不仅讲信用,还心地善良,退我订金足以说明这一点。”

韩大掌柜最后满面春风地说道:“大富兄,你愿意和我长期合作吗?如果愿意的话,以后大山里所有村子的山货收购不仅全权由你做主,而且不需要你垫付银两,佣金当然也少不了你的。”

马大富一下子愣住了,半晌方明白发生了什么,激动地说:“当然愿意了。”

韩大掌柜从包裹中掏出银子说:“你今年的损失我来补给你,因为最后那个客商就是我的伙计,我只是设了一个小小的局而已。”

马大富再次一愣,忽然想到什么,说:“这么说您的老母亲并没有生病?”

韩大掌柜点点头:“老母亲身体—直好得很。”

马大富勃然变色:“如此说来,咱们不合作也罢。”

韩大掌柜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好事落在任何人身上都求之不得,马大富竟不要?他禁不住连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马大富说:“身为人子,如果连自己的母亲都可以诅咒,那还算个人吗?你可以走了。”

马大富此言一出,韩大掌柜的脸色也变了,嘴里低语道:“是啊,我怎么随口一扯竟扯了个大逆不道的谎言?”

他转身来到门外,朝远方扑通一声跪下,双手合十说道:“老母亲,儿随口扯的这个谎虽说无意,但毕竟不孝,儿在此叩头赔罪了。老天爷,我愿受任何惩罚!”

韩大学柜就这么直挺挺跪着,马大富也不拉他。不知过了多久,马大富哼一声:“行了,起来吧!”

韩大掌柜说:“大富兄肯原谅我了?”

马大富说:“人非圣贤哪能无过?只要能改就行了。”

韩大掌柜身体早已跪麻了,好容易爬起身,含羞带愧地说道:“大富兄,今天你算是给我好好上了一课,以后我再也不敢妄言了!”

猜你喜欢

客商掌柜母亲
报你“哎呀”之恩
基于族群文化视角下的企业家精神探析
报你“哎呀”之恩
报你“哎呀”之恩
展氏菜行
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一瓶
悲惨世界
送给母亲的贴心好礼
母亲的养生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