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城建局长请客

2021-03-22缪丹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1年3期
关键词:创园木头

缪丹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刘凯、关锋、张忠三个人虽然不是同一个村里的人,却是同一天出生,又同时参军,分到了同一个连队。1998年,他们三人又同时参加了抗洪救灾,成了生死之交的战友。退伍后,刘凯从政,关锋、张忠各自办起了市政工程公司。经过20多年的打拼,两家公司都成了当地的骨干企业,刘凯也从科员开始一步步被提拔为区城建局长。尽管他们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但每年到了生日这一天,他们总会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相聚,最困难的时候,哪怕每人一碗陽春面加一个荷包蛋,也要一起庆生。

今年的生日马上要到了,要在往常,不是关锋,就是张忠,一定会早早地打电话给另外两个人,发出邀请,可今年迟迟没有动静。刘凯想,往年都是他们请的,今年该轮到我请他们一次了。于是就分别打通了关锋和张忠的电话。谁知关锋问:“我的大局长呀,你一个大忙人,怎么有时间请我们吃饭?”而张忠说:“刘局,你有什么为难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兄弟一定帮忙。”把刘凯弄得哭笑不得。

刘凯说没事儿就不能聚聚吗?再说,8月10日是什么日子你们还记得吗?关锋、张忠摇头说不记得了,问是什么日子。刘凯有些气了,说:“看看你们俩,一天到晚就想着揽工程、发大财,把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关锋、张忠听了,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说,对,对,我们的生日,一年就那么一次,怎么能让大局长破费呢!还是老规矩,我们请!

难道关锋、张忠真的把自己的生日忘了?对,真的忘了。为啥?因为实在太忙了。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把关锋和张忠弄得晕头转向。关锋公司因年前赶工程进度,与员工协商后达成一致:春节不放假,在元宵节前再包车送外地员工回家。想不到疫情来袭,200多名外地员工有家不能回,整天关在房子里,闷出病来不说,万一出些什么差错,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再说,关锋待这些员工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虽然停工,但是吃用开销全包,工资照发,一个月净支出就要100多万元,时间久了,恐怕要坐吃山空,他能不急吗?就在上个月,由于抗疫得力,政府号召复工复产,区里科创园项目经上级批准就要动工,这是个上亿元的工程,能否中标,关系到公司的生存问题。关锋发动了技术骨干进行预算等一系列投标工作。在关锋眼里,其他工程公司都不是自己的竞争对手,真正能与自己一比高下的只有张忠公司。他俩虽然是生死兄弟,但在业务上两人从不谦让,一直针锋相对。

而张忠呢,春节前员工都放假了,所以没有关锋那样的负担,但在业务上他也不服软,非要比关锋领先一步不可。为了支持抗击疫情,张忠大笔一挥,出资300万元购买抗疫物资,无偿捐赠,不仅在报纸上留名,广播里留声,电视里留影,还上了抖音,区委书记还亲自上门来慰问。张忠对科创园工程志在必得,因此在做标书时细而又细,精而又精,哪里还记得自己的生日。

那么,刘凯请他俩吃饭真的只是为了庆生吗?也不是,那是为啥呢?科创园项目是区里的重点项目,只能搞好,不能搞砸。招投标工作来不得半点虚假,也不能有丝毫的瑕疵,他认真审读了所有的标书,巧的是关锋和张忠的报价一样高,而各项技术分加在一起又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两家公司综合分一样高,只不过具体细节有所不同而已。专家商议后认为,这两家公司各有所长,也各有不足之处。到底哪家中标,让刘凯来决定。而刘凯与关锋、张忠都是生死兄弟,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中标单位只有一家,到底选哪家好呢?他想借生日聚会,摸摸双方的底。

生日聚会没去酒店,而是在刘凯家中举行。晚上六点不到,关锋、张忠就先后到了,关锋带来了52度茅台酒,张忠也带了两瓶高度汾酒,因为他俩知道刘凯喜欢喝高度白酒。而刘凯却说:“不,今天不喝茅台,也不喝汾酒,先喝我珍藏了20多年,一直舍不得喝的好酒。”说着,他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用红布包了一层又一层的泸州老窖,关锋、张忠一见,倾刻呆坐在那儿了。

泸州老窖与贵州茅台、山西汾酒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关锋、张忠为哈一见就呆了?就因为这酒的商标纸上还写着一行字:盼刘凯、关锋、张忠战友早日归来。三班战友。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原来,1998年那场特大洪水,长江流域的水位超历史最高记录,刘凯他们所属部队奉命奔赴抗洪第一线,为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夜以继日,连续十多天奋战在抗洪大堤上,打木桩、扛沙包,哪里有险情就往哪里冲。

8月10日那天,连长特地让炊事班做了大排面,为刘凯他们三人庆生。可生日面条还来不及吃,由于新的洪峰的到来,刘凯他们所在的大堤突然决口,战士们又立刻投入战斗。抛石头、填沙袋都难以堵住决口,下游几万人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连长一声令下,全连战士不顾生命危险,扑通扑通跳了下去,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决口。这时候一个巨浪打来,关锋、张忠站立不稳,被洪水冲了下去。刘凯见了,不顾一切地抓起一段木头,冲了过去。因为洪水的冲力太大,刘凯难以靠近在水中挣扎的关锋和张忠,于是将手中的木头用力推向他俩,把生的希望给了关锋和张忠。关锋、张忠抓住木头,浮出了水面,但刘凯却被凶猛的洪水冲得无影无踪。“刘凯——”战士们嘶哑的喊声在夜空中回荡。

关锋、张忠紧紧抓住木头,顺着水流向下游漂去。这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张忠的体力渐渐不支,连木头都快要抓不住了,一旦脱手,后果不堪设想。关锋虽然也筋疲力尽,但他不顾一切,一只手紧紧抓住木头,另一只手紧紧拉住张忠。正在这时,木头的一头突然被一棵大树阻挡了一下,一个冲力让关锋原本抓着的木头突然脱手,被浪头冲得无影无踪。关锋急中生智,赶紧抓住树枝,靠向树干。此时张忠已处于半昏迷状态,关锋也快要支撑不住了。正在这时,突然有一双大手把他俩托了起来,关锋一看,原来是刘凯!

刘凯是在长江边长大的,从小在长江里捕鱼摸蟹,练就一身水上功夫。他把木头推送给关锋、张忠后,自己顺水向下游漂去。当他看到关锋、张忠手中的木头被冲走后,就一个猛子游到树边,先用手把两人托起来,然后让关锋、张忠的脚踩在自己的肩膀上,自己则紧紧抱住树干,只在水面露出一个头。就这样,他们坚持着,直到第二天早上,被兄弟部队的救援冲锋舟发现,才脱险,一到冲锋舟上,三个人都晕了过去。那一年,他们过了一个特殊的生日。

他们在战地医院昏迷了几天才醒过来,睁开眼睛就到处找人,见大家都在,又昏迷了过去。

洪水退了,抗洪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部队返回驻地前,当地政府和群众为他们举行了庆功宴,还给他们送来了当地特产泸州老窖。可惜刘凯、关锋、张忠当时都在医院,没有喝到。战友们多次寻找,都不见他们三人的踪影,还以为他们光荣了呢。因此,班长特地留了一瓶泸州老窖,若是生还,就让他们喝个痛快;如真的不幸牺牲了,就用这瓶酒在烈士墓前奠祭。结果刘凯他们在半个月后,毫发无损地回来了。在战友们欢迎他们胜利归来时,班长把这瓶酒送到了刘凯手中作为留念。刘凯舍不得喝,就珍藏起来,退伍时带回了家。

关锋、张忠看到这瓶酒,记忆立马回到了那年抗洪抢险的现场,不觉眼中含着泪水。刘凯说:“这瓶酒是我们生死与共的见证,今天就把它喝了,让这份情永远铭刻在心中。”刘凯准备开酒时,关锋立刻用手按住瓶口,对刘凯说:“刘局,我建议这瓶酒永远珍藏下去,让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张忠也说:“刘局,关锋说得对,我们虽然已退伍,但退伍不褪色,我们要永葆军人英雄本色。”

刘凯听了,高兴地放下酒瓶,然后小心翼翼地用红布包好,放到酒柜里,说:“今天请你们来,除了庆祝我们共同的生日,回忆抗洪抢险惊心动魄的场面,还有一件事,就是有关这次科创园招标的事,我想听听你俩的意见……”

关锋想了想,红着脸说:“刘局,我想撤回我的标书……”

张忠听了,连忙说:“不不,我想放弃这个标……”

刘凯吃惊地问:“为什么?一个多亿的工程都不想做了?”

关锋说:“说实话,我连做梦都想中标,但我们公司也有软肋。”

刘凯惊问:“什么软肋?”

关锋说:“造桥铺路,是我们的长处,但埋设地下管道、电缆线等比不上张忠他们。”

刘凯说:“不对呀,这标书上写得头头是道,没有一点破绽。”

关锋红着脸、低着头,羞愧地说:“不瞒你说,我是派人偷抄了张忠他们的资料……”

哪曾想到,张忠连忙说:“不,不,是我有意让人透露给你们的,但得到的回报是把你們造桥铺路的资料透露给我们……”

刘凯听了,愣了一下,然后说:“我说两个老战友呀,在生死面前,大家都能把生的希望留给对方,在经济利益面前,为何却干起了这种间谍的勾当?你们自己觉得应该不?”

关锋、张忠都低着头说:“我们错了,我们改。”

刘凯问:“怎么改?”

关锋、张忠表示,不管他们两家哪家中标,薄弱之处就由对方提供技术上的支持,一定把工程做好。如果这次废标,需要重新投标的话,他们立马向有关部门申请,两家公司合并为一家,取长补短,做强做大。

刘凯听后露出了笑容,拉起他们的手说:“这才是生死与共的患难之交。”

正在这时,刘凯夫人捧着大蛋糕过来了,客厅里响起了“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

猜你喜欢

创园木头
嘻哈跆拳族
中关村17项举措全方位服务海外人才创新创业
木头的故事
台创园里果飘香
嘻哈跆拳族
石头与木头
为什么木头可以浮在水面上?
8家中关村侨创园挂牌成立
中关村昌平园留创园:新星闪耀
哪根木头长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