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卧底鱼

2021-03-22李燕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1年3期
关键词:海潮祭祖老同学

李燕

元旦这天一大早,江城市环保局副局长干海潮驱车回到了位于前郭尔罗斯的老家白依多嘎村,参加祭祖活动。

干氏宗祠人流涌动,热闹非凡。祭祖活动在老族长、干海潮八十岁老父亲的主祭下,鸣炮、盟洗、迎神……一项一项有条不紊地进行,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干海潮心情大好,今天是老父亲八十岁寿诞日,前一天儿子干淼接到了被省高法录用为公务员的喜讯,可算是三喜临门。可他一眼看见了帮厨的妇女中一张清秀的面孔,心就一沉,十分不快。

那是干淼的大学同学田心,省报记者。两人的恋爱遭到了干海潮的反对。姑娘的自身条件没话说,可她的父亲因为贪污受贿正在看守所等待判决。抛开门当户对的观念和贪污犯岳父对儿子前途的影响不说,儿子就职的可是重要岗位,如果没有一个家教良好、深明大义的贤内助,天知道会对他的前途有什么影响。一个贪污犯又能有什么正确三观教给女儿?

儿子明知道自己反对这桩婚事,还擅作主张在这样重要的场合带着她公然亮相,干海潮不恼火才怪。

他正在郁闷,主持操办午宴的妻子过来了,着急地说:“你千叮咛万嘱咐的,让弄一条至少三十斤重的野生鳙鱼做主菜,可是采买的说野生鱼不好买,只买了一条养殖场的大鳙鱼。外地的本家回来那么多,这多失礼啊!”

干氏祭祖大典在当地颇负盛名,每次午宴都有几百人参加。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干”姓很独特,自古就留下了逢祭祖必吃大鱼的习俗。对于干海潮来说,还有一点儿隐私:他喜欢研读易经,自己五行缺水,有鱼就能引来活水。于是他不但拥有这么一个“水汪汪”的名字,连儿子的名字都是三个“水”,平时也最喜欢钓鱼、吃鱼、养鱼。自从老父亲当上族长,祭祖之时用较贵的野生大鳙鱼做主莱,已经形成了惯例。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干海潮的身后响起:“老同学,今天你三喜临门,我给你送大鱼来了!”

扛着一个大红木盒站在身后的是干海潮的老同学陈坑。盒子里装着一条足有三四十斤重的大鳙鱼,颜色鲜亮,鳞片洁净。陈坑说,这是一条查干湖野生鳙鱼,如假包换。真是雪中送炭,干海潮赶紧掏钱,被陈坑笑着推开。干海潮知道,野生鱼四五十块钱一斤,多年交情,一千多块钱的礼物再不收就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于是他吩咐儿子把鱼拾进大厨房,赶紧拾掇出来做主菜。儿子喊來田心,一起把鱼抬走了。

干海潮怕接受陈坑的礼物,也无数次拒绝过他的礼物和宴请。陈坑开了一家造纸厂,总是因为排污问题被群众举报,干海潮亲自去查过几次,没少罚他的钱。直到前不久,他的造纸厂上了一套污水处理设备,干海潮才松了一口气。

祭祖午宴十分丰盛,干海潮这一支的喜事为现场增添了欢乐的气氛。可吃到主菜红焖鳙鱼头时,精于品菜的干海潮却微微感到奇怪。怎么今天这鱼品不出野生鱼的鲜味呢?他再夹一口鱼肉,咂摸咂摸,口感依旧不好。其他人估计没有他的舌头灵敏,推杯换盏,吃得兴高采烈。陈坑就坐在干海潮旁边,干海潮自然没法询问。老同学虽然狡猾精明,总不至于千八百块钱的东西都造假蒙自己,可能他被鱼贩子骗了,再不就是今天掌勺的厨师手艺不行。

大家吃得正欢,干淼一脸紧张地来到干海潮这桌席上,附耳对他说,田心接到了监狱方面打来的电话,她父亲在判决前夕畏罪自杀,生命垂危,他们得马上赶过去。田心本来在和本家妇女们忙着照顾客人,这会儿已经停下手里的活儿,正在偷偷地抹眼泪。干海潮觉得颜面扫地,可看看田心也挺可怜的,于是点头答应儿子提前离去。

祭祖过后第一天上班,干海潮被幸运砸中了头一一他单位的局长调离,他被任命为代理局长。田心的父亲抢救过来了,干淼和她滞留当地,等待开庭。干海潮越发感到,田心实在不适合做他的儿媳妇,等他们回来就想办法劝儿子分手。

这一天,高中同学都聚齐了给干海潮贺喜,他推不过去,只得过去聚餐。酒桌上高潮迭起,段子乱飞,一个女同学给干海潮敬酒,说:“恭喜大局长高升!头鱼就是灵验,我要是吃得起头鱼,也会像你一样交好运了!”另一个同学附和说:“好几十万块能是白花的吗?年年头鱼卖天价,贵有贵的道理!”干海潮莫名其妙,一旁的陈坑阻拦说:“有吃有喝也堵不住你们的嘴!坐下喝酒!”干海潮心慌起来,连忙说:“陈坑,什么几十万的头鱼?到底咋回事?不说我可急了!”见干海潮脸都吓变色了,陈坑哈哈一笑:“那是28号查干湖冬捕节开幕式上打的头鱼,我寻思你家三喜临门,贺礼不能俗了,才特意拍下来的!”

头鱼!干海潮的头轰的一声晕了。这份大礼也太厚了!都说吃了查干湖冬捕的头鱼大吉大利,这些年一条头鱼的价格就没掉下过几十万元!

果然,陈坑轻描淡写地说,那条头鱼经过十几轮竞价拍卖,他买到手的价格是488888元,重38.8斤,算下来一斤—万多块。

干海潮的嘴巴咧得像苦瓜瓢。精明的陈坑出手这么大方,还不是想让自己对他们企业的排污问题睁只眼闭只眼,放他一马?他明知道实话实说自己肯定不会收,才来这一手!干海潮很想硬气地说,头鱼吃了,我付钱!可儿子刚买完房子车子,一向清廉的干海潮已经两手空空,拿出近五十万元买一条鱼,实在力不从心。看来,只有向纪委主动汇报说明了……陈坑猜到了他的心思,把他拉进了包房里面的套间,推心置腹地说:“老同学,再大的鱼,也是吃货。头鱼咋啦?兴那些大老板们吃,你这两袖清风的穷局长就吃不得?头鱼为啥这么贵你知道吧?那是最吉利最有灵性的东西,就图吃一个彩头、吉利!连着两次该提拔你,都被别人顶了,吃了头鱼,好运来了吧?以后老爷子长命百岁,儿子前途无量,都从这头鱼的彩头来!放心吧,我不拖你后腿,就是希望你能从此摆脱霉运,一路高升,带着我们也发点儿小财。你要是跑到纪委去说明,破了头鱼的彩头,可别说我事先没提醒你!”

干海潮直嘬牙花子,事已至此,只得暗自祈祷,希望老同学造纸厂的污水处理设备正常运转,不要再出什么事才好。

哪知道,仅仅隔了一天,市长热线就接到群众举报,陈坑造纸厂的废水未经处理,直接向污水井中排放。

调查的结果令人触目惊心。因为正常程序的排污方式耗资巨大,为了省钱,陳坑干脆关闭了新买的污水处理设备,等到有检查时才开了充门面。他暗地里打了五口排污井,把排出来的污水直接倒进井里,这实在是断子绝孙的做法!

造纸厂面临的是巨额罚款和停业整改,如果事态继续恶化,法人代表还要承担刑事责任。

干海潮蒙了。老同学居然如此丧心病狂!祭祖宴上那条被吃掉的头鱼似乎活了过来,在嘲弄他:吃人嘴短吧?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得提醒多少遍你们才能记住?

干海潮义愤填膺,主动去找陈坑,就在他工厂的大门口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他一顿。陈坑一副低头认罪的样子,等干海潮发够了火,他才可怜巴巴地说:“老同学,罚款和整改我们接受,我只有一件事求你,能不能帮我疏通—下,别停业整顿?这要停个三五个月,我的损失就得上千万。你父子俩如今顺风顺水,官场得意,我却倒了大霉,你们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这分明是在暗示,你吃掉了我的头鱼才有今天,作为一个讲究人,你该怎么办自己知道!

爱好被小人所图。如果不是迷信这些,哪能上当!难怪领导经常强调,领导干部要注重个人修养。干海潮悔恨交加,大声说:“你还想拉我下水?你的工厂到底该怎么处理,得听党和国家的!我现在就去纪委说清楚头鱼的事!自己领处分,总比伙同你跳泥坑,最终锒铛入狱好得多!”

陈坑见干海潮把话说绝了,也变了脸,冷笑一声说:“你还想说清楚?你说得清楚吗?一万多块钱一斤的鱼是你们全族几百号人一口一口吃光的,现在你去纪委轻飘飘地解释一下,就把自己择干净了?你做梦!你说你不知道吃的是头鱼,谁信呢?我那盒子里可是有证据的!”

干海潮气得手都哆嗦了,指着陈坑说不出话。

这时,一辆车停在他们身边,车门开了,干淼和田心从车里下来,从后备厢抬下一个红彤彤的长方形大盒子。干淼大声说:“爸,你别害怕,头鱼在这儿!”他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条冰冻的大鳙鱼!鳞片清亮,肌肉饱满,看上去正是祭祖那天陈坑送来的那一条。盒子内侧的红绸布上,写着金灿灿的“查干湖头鱼”五个字。

“爸,这事儿多亏了田心。捕鱼节时她在现场采访来着,祭祖那天认出了陈叔正是拍到了头鱼的企业家。只是为了蒙你,陈叔把‘查干湖头鱼的标签贴到了盒底。田心说,她家里有过惨痛教训,送礼者必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这鱼绝不能吃!可为了不破坏祭祖氛围,我们也没声张,只是趁着人多忙乱把鱼调了包,上桌的那条鱼其实是先前买的养殖鱼,野生头鱼被冻在了爷爷家的冰柜里,准备祭祖结束后还给陈叔。当天我们匆忙离去,没来得及和您说这件事,鱼也忘记还。今天到了家才知道,我们赶紧回乡下取回了鱼。陈叔您看,这条鱼的分量、品相,还有脖子上的大红花,是不是您那条卧底鱼?”

陈坑满面通红,扛着那个大红木盒,狼狈万分地进了工厂。

干海潮激动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狠狠地拍了一下儿子的肩,再看看田心,惊觉这姑娘原来如此美丽。

他所有的担忧在这一刹那烟消云散。

猜你喜欢

海潮祭祖老同学
在海边
学礼仪
绵 延
除夕祭祖
老同学
爱你最后的方式
袜子破了
防不胜防
看了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