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偷水贼

2021-03-22吴水群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1年3期
关键词:杨丽赵明老头

吴水群

悬空示众

林枫从新闻传媒大学毕业后,到新南日报社当实习记者。他家住西郊东康村,每天骑着助力车上下班。这天上午,林枫上班路过小赵营村头,发现前方路边围了好多人,道路被堵塞。林枫推着车往前凑了凑,抬头一看,惊呆了:只见路边一棵大树下竟然吊着一个人。这人看上去有六十多岁,双手被绑,悬空吊着。

这老头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竟然被吊在路边示众?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就是犯了天大的罪,也该由法律来惩罚,怎么能这样被吊在路边啊!

林枫是个有正义感的青年,顿时满腔怒火,把助力车往路边一放就往前挤,想一探究竟。这是一条通往国道的县级公路,又正是上班时间,因此路边行人很多,他费了好大劲儿才挤到了跟前。

“这老头到底干了啥事,咋被……”

“还能咋的?小偷呗……”

“偷哈了?”林枫一边问,一边挪动脚步变换角度,把目光投向老头身上挂着的那个纸牌子。转了九十度,林枫终于看清了,只见那牌子上用黑墨水写着“偷水贼”三个歪歪扭扭的字。

偷水?什么水这么值钱,以至于把偷水的人吊在树上示众?这惩罚也太离谱了吧!

不管咋说,还是救人要紧。于是,林枫立刻拨打110报警,随后给自己的师傅打电话,爆料这里的奇葩事件。

林楓的师傅叫杨丽,是个年轻姑娘,只比林枫大一岁。记者对新闻事件那是真上心,杨丽一听说有料,立刻赶了过来,几乎和110民警同时到了现场。

本来,林枫和杨丽是打算采访这个偷水贼的,但老人昏迷不醒,被送到了医院抢救。

采访不了偷水贼,那就采访失主吧,看看到底偷了他家多少水,他家的水有多珍贵,竟然用那样的方式惩罚一位老人。

经过调查询问,失主终于被打听到了,这失主的家就在路边的小赵营。

很快,林枫和杨丽就找到了失主的家。失主叫赵明,看样子也有六十多岁,他对自己惩罚偷水贼的行为并不否认。

想想刚才偷水贼被吊在路边示众的情形,林枫心中愤怒,忍不住问道:“他到底偷了你家多少水?你家的水到底有多值钱?你竟然采取如此极端的手段,把老人吊在路边示众。”

让林枫和杨丽没想到的是,赵明竟然理直气壮地说:“一次两次、一桶两桶我当然不会对他这样!他偷了我家好多次,我就是要来个杀一儆百!”

杨丽语气平和地问:“他偷了你家的什么水?被偷的水一定很值钱,不是普普通通的水吧?不然的话,你也不会采取这样极端的方式。”

“其实呀,这水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普普通通的自来水!”

这下林枫和杨丽都惊呆了,同时又都感到有些啼笑皆非,普普通通的自来水,就算一吨五角六角甚至一块钱,总共能值多少钱?

没等林枫和杨丽开口,赵明就讲述了丢水的经过——

赵明家里有两处宅子,儿子在城里买了房,家里的另一处宅子就闲了下来,没人居住。让赵明生气的是,最近几个月,宅子里每个月的用水量都是好几十吨。宅子里没人居住水费却噌噌往上涨,这下赵明生气了,可不认账也不行啊,水表在那放着呢!

为了弄清事情真相,赵明晚上就到宅子附近埋伏。等了两个晚上,他终于在第三天的夜里逮住了偷水贼,就是那个被吊在路边示众的老头。这老头为了省点水费,竟然半夜里骑着三轮车拉着塑料桶撬开赵明家的院门,偷偷到宅子里取水。赵明这人心眼小,吝啬,当时是满腔怒火,一气之下,找来几个本家侄子,把偷水贼弄到路边的大树下吊起来治罪。

三进马桥村

那个被吊的老头为啥要去偷水?为了揭开谜团,林枫和杨丽立刻赶到了医院。可一打听,他俩来迟了,那老头身体没啥大碍,已经回家了。

通过询问得知,那老头叫马有正,家住西郊马桥村。

为了弄清事情真相,第二天下午,林枫和杨丽骑着电动车去了马桥村。马桥村距离那条县级公路约两公里。眼看两人就要进村了,突然过来六七个男子把他俩拦了下来,随后要带他俩去村委会问话。心中没事不怕鬼叫门。林枫哈也没想,就和杨丽跟着这些人去了村委会。可到了村委会杨丽就火了,这些人太粗鲁了,竟然污蔑他俩,说接到村民举报,说他俩在路边搞不正当男女关系,影响村容村貌,所以带来询问。

“说我们搞不正当关系就把证据拿出来……”杨丽一边说一边把记者证掏了出来,“我告诉你们,诽谤他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可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些人问来问去,一闹腾就是大半个下午。眼看着天快要黑了,杨丽急了,要报警,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夺走了她和林枫的手机。

林枫真急了,呵斥对方道:“赶快把你们村主任找来!我拒绝回答你们的一切问题!”

双方僵持不下,那些人只得喊来了村主任。村主任叫马红才,进屋问清楚情况后,立刻把这帮人训斥了一顿:“你们真是瞎了眼!这两位是记者,咋会乱搞男女关系呢……”

那些人见村主任发火了,就赶紧把记者证和手机恭恭敬敬地还给了林枫和杨丽,并且一个劲儿地赔礼道歉。

杀人不过头点地,人家都赔礼道歉,承认自己错了,是个误会,还能咋的?

马红才毕竟是村干部,说话有些水平,一番解释后,就要请林枫和杨丽吃饭,他对今天下午的误会深表遗憾,一定要摆酒赔罪。可杨丽拒绝了,然后问起了马有正的情况。一提起马有正,马红才就乐了:“你问他呀!今天你可算问着了,那是我本家叔叔,精神不正常,经常做出一些奇葩的事情……”

对呀!肯定精神不正常。你想,如果是个精神正常的人,能跑去人家院子里偷水吗?听了马红才的解释后,林枫感到有些失望,本指望挖到一条有价值的新闻线索创造点业绩,可没想到这马有正原来是个精神病人。一个精神病人,当然啥事都可能做得出来。

可让林枫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杨丽就打电话找他,说马红才的话不能全信,咱还是应该去见见那个马有正。

对呀!人没见到,咋能凭他一面之词就贸然下结论呢?

两人吃过早饭,就骑着电动车再次去了马桥村。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眼看着快要进村了,突然,一个老头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冒冒失失地从胡同里冲出来,—下子就把林枫和杨丽撞翻在地。

杨丽的一只胳膊迅速红肿起来,疼痛难忍。再看林枫,情况更糟:头磕破了,满脸是血。

杨丽正要拨打110报警,过来一帮人拦住了她,老头忙说:“姑娘,别报警了……这事怪俺,医药费、误工费俺全出……”

正说着,就见一辆120急救车来到了现场,众人不容分说,把他俩抬上车拉去了医院。

来到医院经过医生初步检查,两人的伤势不重,应该不会有啥大问题。在医院住了一天,第二天又做了一次细致的全面检查,确定他俩身体都没有大碍。护士和医生走后,杨丽对林枫说:“看来这个马有正,不,这个马桥村有问题。昨天和前天的事情很明显,不就是故意制造事端想阻止咱俩进村嘛……”

两天后,一对老年夫妇骑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进马桥村收破烂。这夫妇俩在村子里转悠了一阵子,最后进了马有正的家里。

这两个收破烂的老头老太太正是化了装的林枫和杨丽。一见到马有正,林枫和杨丽都大吃一惊:这马有正看起来精神很正常,一点也不像有精神病。他俩向马有正亮明身份并说明了来意。马有正得知他俩是记者,就锁上院门,慢慢道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奖励偷水贼

原来,这马桥村以前祖祖辈辈都是干铁匠的。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村里拔丝扎钉生意红火起来。可近几年有些人利欲熏心,竟然偷偷摸摸搞起了小镀锌厂。他们知道镀锌厂的废水会对环境造成污染,于是不敢明着排放,却偷偷在自家厂院里挖水池子,让这些废水慢慢渗往地下。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后来这秘密被在厂里干活的村民发现了。一开始,大家还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可最近两年随着环保知識的普及,尤其是去年政府开始加大力度治理环境污染,村民们觉悟了,知道了其中的危害。大家担心地下水已经被污染,害怕饮用了被污染的水后患上癌症,因此,村民们不得不悄悄到十多里外的村子取水饮用。马有正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为了引起社会的重视,把村里这些小镀锌厂曝光、弄垮,他和东康村的老同学赵明白导自演了一出偷水贼被吊在路边示众的好戏。马有正从小习武,有功夫在身,所以,他被吊在树上几个小时根本没有问题,不过,为了把戏演好,当他被众人从树上放下来后,他假装昏迷不醒……

听完马有正的诉说后,杨丽意识到事情很严重,立刻和林枫离开马桥村,赶回报社,向领导作了汇报。

一个月后,马桥村的小镀锌厂全部被关停整顿。那天,马有正找到杨丽和林枫诉说了村子里的变化:马红才和好几家规模较大的镀锌厂老板被拘留调查。村子里的镀锌厂全部停产,下一步,要搬迁到市东郊的大店工业区。据说,他们如果还想干,必须购进相应的污水处理设备。

事情终于圆满结束。林枫因为在这次马桥村事件中表现突出,被报社破格留用。不仅如此,杨丽通过和林枫这一段时间的接触后,竟然对他产生了好感,两人的爱情也是瓜熟蒂落。

因为工作,林枫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回家看望父母了。这个周末的晚上,林枫走出报社大门,正要搭乘末班车回家,没想到一辆轿车突然靠过来停下,两个膀大腰圆的男子上前就把他给拉进了轿车。

当记者的难免会得罪人。望着两个大汉,林枫沉着地问:“你们是谁?要带我去哪里?”

没想到其中一个大汉嘿嘿一笑说:“请你的人不让我们说。走吧,到了你就知道了,想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嘛……”

看这架势,林枫知道凶多吉少。但既然到了这一步,挣扎反抗是没用的,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沉着、冷静,见机行事。

林枫一路上沉思着该怎样脱身,可就是一直没有机会。不一会儿,车子就到了一家大酒店门口。下了车,林枫被两名大汉押着进了酒店。可等到进了雅间后,林枫抬头一看,真是一头雾水:只见雅间里坐着马有正和自己的未婚妻杨丽。正要询问,马红才笑哈哈走了进来:“你们心中一定有很多的疑问,现在就让我告诉你们吧……”

原来,马桥村的工业废水排放的确会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不过幸运的是,这次马有正导演的偷水事件让马桥村镀锌厂偷排工业废水的事及时曝光,由于整治及时,避免了事态的严重化。经过化验检测,这一带的水源尚未被污染。当然,如果不及时制止,再继续下去的话,用不了三年,这里的地下水就会全部被污染。真到了那个时候,这些村里的小老板们一个个可都成了罪魁祸首、千古罪人。为了感谢马有正、林枫和杨丽,马红才在大酒店设宴……

说完事情经过后,马红才站起来把一杯酒递到了马有正面前,真诚地说:“有正叔,是你和林枫、杨丽挽救了全村,挽救了这些小镀锌厂。我们村里的企业已经组建了马桥线材公司。现在,我以马桥村委会和马桥线材公司的名义对你进行奖励……”

听着马红才发自肺腑的言语,林枫和杨丽相互点点头,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猜你喜欢

杨丽赵明老头
岁月的玻璃
妈宝男相亲
加年华
白夜
七年级上学期数学期末检测题(A)
傻老头生活派
求婚
阴影
平均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