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日本吉祥图案中的中国元素

2020-01-21高婧

名作欣赏·学术版 2020年8期
关键词:吉祥图案

摘 要:中日两国有悠久历史渊源,中国的文化艺术对日本有深远影响。从文化传播的角度看吉祥图案,有日本全盘接受并延传至今的中国吉祥图案,有日本改造加工过的中国吉祥图案,而日本独特的地理位置、文化传统,也诞生了独具特色的本土吉祥图案。吉祥图案的背后,是民族文化的滋养,吉祥图案的传承,是民族心理的视觉化。

关键词:吉祥图案 桐菊 七宝 贝桶 龟甲

每个国家、民族都有反映自己文化传统的吉祥装饰纹样,埃及的荷露斯之眼、莲花、鳄鱼,泰国的大象,爱尔兰的四叶草,古希腊流传下来的赫拉克勒斯结,基督徒的十字架,藏传佛教的十相自在……人种、地理、历史、文化越接近,国与国之间的装饰纹样越容易互相影响。中国的文化艺术,曾经深远地影响了日本,中国的装饰图案,也为日本艺术提供了丰厚的财富。比对两国的吉祥图案,可以相当程度地重现悠久的文化交流史,甚至探索民族文化心理的异同。

一、中国吉祥图案对日本的影响

中日交流甚早,春秋战国时代,已流传着海山仙山的神话传说。《列子·汤问》:“革曰:‘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维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其山高下周旋三万里,其顶平处九千里。山之中间去七万里,以为邻居焉。其上台观皆金玉,其上禽兽皆纯缟。珠玕之树皆丛生,华实皆有滋味,食之皆不老不死。所居之人皆仙圣之种,一日一夕飞相往来者不可数焉。”《史记·封禅书第六》:“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船风引而去。盖尝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未至,望之如云;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终莫能至云。世主莫不甘心焉。”秦始皇时代,又有徐福带领童男童女东渡瀛洲寻长生不老之药的传说。战国至汉代,中国流行博山炉,博山炉的造型,就是模仿海上仙山。鸟飞兽奔,点香之后,云雾自孔眼蒸腾而上,仿佛海上仙山,以此满足世人长生不老的幻想。齐梁间刘绘有《咏博山炉诗》:“参差郁佳丽,合沓纷可怜。蔽野千种树,出没万重山。上镂秦王子,驾鹤乘紫烟。下刻蟠龙势,矫首半衔莲。旁为伊水丽,芝盖出岩间。复有汉游女,拾羽弄余妍。”可见当时博山炉设计的精美绝伦。传说中的仙山,就在日本方向。《汉书·地理志》载:“乐浪海中有倭人,分为百余国,以岁时来献。”《后汉书·东夷列传》:“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光武赐以印绶。”此金印在1784年,于日本北九州博多湾志贺岛出土,刻有“汉委奴国王”五个字。此印日本奉为国宝,甚至有著名点心,做成金印状,名为博多金印,上有“汉委奴国王”字样,很受欢迎。可以说,这五个字,已经属于日本的吉祥图案。

三国曹魏时期,倭国五次进贡,从此中日两国交流频繁,在唐代进入高潮。鉴真和尚东渡日本,带去了中国的佛经、药草、汉方、建筑法式、雕塑艺术等。盛唐时期诗仙李白,与遣唐使晁衡,还有诗句酬答。这几百年间,中国文化艺术的精华,中国上层社会的生活方式,全盘传入日本。之后,宋代至明代的水墨画、书法等,也对日本艺术有重大影响。吉祥图案属于图案的一个类型。广义上来说,图案都力求吉祥。但如缟纹、波浪纹之类,缺乏明确的吉祥含义。狭义的吉祥图案,一般有明确的富、贵、寿、喜指向,例如寿字,例如马上封侯、竹报平安、绵绵瓜瓞、五福捧寿。日本学习继承了中国的吉祥图案,也发展出了本民族独特的吉祥图案。研究两国吉祥图案的异同,有助于借古开今。现分类表述之。

二、日本继承并保留至今的中国吉祥图案

1.松·竹·梅

松、竹、梅在中国称为“岁寒三友”。青松挺且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竹本固,固以树德;竹性直,直以立身;竹心空,空以体道;竹节贞,贞以立志。“梅花香自苦寒来。”岁寒三友,代表坚贞不屈、凌寒不凋的精神,在花鸟画中常见。唐代张璪便以画水墨松石闻名,《历代名画记》《唐朝名画录》《全唐诗》中皆有记載。宋代画竹、梅者极多,宋宗室赵孟坚擅画岁寒三友。三友组合,有共同的精神内核,形式感方面,攒针状的松、修长疏朗的竹、圆润的梅花、苍老的树干,组合起来,非常耐看。于是,岁寒三友成为中国典型的程式化图案。这一图案,很早传入日本,被日本全盘继承。在日本的瓷器、漆器、纺织品等装饰中大量运用。但日本的松竹梅图案,与中国的松竹梅图案,细看有差别。日本的松竹梅,往往更简洁、抽象、圆、憨、可爱,而减少了中国的那种风骨感、笔墨韵味感。

2.龟·鹤·龟甲

龟、鹤,在中国文化中代表长寿。这两种吉祥动物,也被日本全盘接纳。另有龟甲纹,相当流行。龟代表长寿,又,玄武即龟与蛇的组合,于是,龟甲便有了长寿、吉祥、驱邪之意。龟甲纹盛行于唐朝,“龟”字常入名,著名的如李龟年、陆龟蒙,又如张志和,初名龟龄,白居易侄儿名阿龟,可见“龟”字在当时的盛行。时移世易,今日中国已很少有人名字带“龟”字,但在传统文化保存较好的广东省,仍不时可见有人名中带“龟”字,便是继承了龟的吉祥含义。一水之隔的日本,至今还盛行龟甲纹,生活中到处可见。除了龟甲纹,日本还衍生出毘沙门龟甲等表现形式,常用在印染上,风格百搭,富有装饰性。

3.龙·凤·狮子·麒麟

龙、凤凰、狮子、麒麟,都是中国古代典型的吉祥动物。这些图案传入日本,被日本全盘接受,并一直延传下来。在日本设计中,龙,一般与祥云、凤凰组合。凤凰,一般与龙,或梧桐,或牡丹组合。狮子往往与牡丹组合。因为文殊菩萨骑青狮,狮子的设计范围更广。麒麟则与狮子类似,作为稀有瑞兽出现。由于传入时间较早,且用心保存,日本设计的这些类图案,总体比中国更为高古。例如,日本设计中的凤凰,一种风格是更接近中国古代朱雀形象的,一种倾向于德川美术馆所藏能乐百扇中的经典凤凰形象,繁复夸张的美丽尾巴,波浪状摇摆,傲首清唳。日本的凤凰,又常与竹搭配,因为凤凰非梧桐不栖,以竹米为食。

4.葡萄·石榴·瓢箪

由于多子,葡萄、石榴在古代欧洲和中国,都是吉祥物。古埃及法老的墓中陪葬大量葡萄酒,唐太宗从西域得到葡萄酒法,大喜过望,在御苑种植葡萄,自酿好酒。当时的铜镜,流行海马葡萄纹,异域风情浓厚。

石榴原产波斯,是古希腊神话中天后赫拉的象征,寓意总与多子有关。古代西亚地区,也崇尚石榴,出土过有石榴图案的王冠、石榴造型的金耳坠等。西汉张骞凿空西域,将石榴带回,在社会上马上流行开来。然后,传入丝绸之路东端的日本。日本的瓷器、纺织品等设计中,葡萄、石榴也代表多子、丰饶等吉祥含义。

多子的果实还有瓜类。《诗经》里说“绵绵瓜瓞”,瓜类便一直被中国人视为多子多孙的象征。葫芦也多子,在日本,葫芦称为瓢箪,属于吉祥图案。但在中国,瓢箪的含义来自《论语》:“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与气节、人品有关,与葫芦的关系却不大了。丰臣秀吉曾在腰间挂葫芦,每打一次胜仗,就多挂一个葫芦,得到“千成瓢箪”之称,最后一统天下。

5.梅、兰、竹、菊四君子

梅、兰、竹、菊四君子,是中国绘画常见的题材。梅有傲骨,兰有国香,竹本虚心,菊花傲霜。这一组合,在日本也常见,描绘风格与中国有些不同。如下图一条和服腰带上的四君子图案,明显淡化了中国文化中四君子的傲骨,变得世俗化,坚贞不屈的竹叶旁边,点缀着日本人喜欢的樱花,并以吉祥龟甲文为地,几乎带有喜剧色彩,可以说是外来图案民族化的写照。

6.佛教吉祥图案

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又从中国东传至日本,日本保留着大量佛教典籍、佛教艺术品。佛教图案深刻地影响了日本设计。常见者有吉祥天、飞天、迦陵频伽等。卍字纹也普遍出现,此纹原本是佛像胸口的标志,只有佛才有资格在胸口和手心脚心有卍字。后也在佛教国家大为流行。简洁的形状,使之可以胜任各种装饰场景。

三、日本继承中国又发展出民族特色的吉祥图案

1.桐·菊

梧桐,吉祥之树。《诗经》:“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春秋演孔图》:“凤为火精,生丹穴,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醴泉不饮。身备五色,鸣中五音,有道则见,飞则群鸟从之。”

梧桐与凤凰常一体出现。后代词牌名也有《凤栖梧》。此组合传入日本,成为经典。镰仓时代末期,天皇使用桐家纹,桐纹一时跃居至尊之位。之后,足利尊氏、织田信长、丰臣秀吉,都得到御赐桐纹家纹。桐纹,成为最尊贵的家纹。日本桐纹,有五七桐纹、五三桐纹之分,根据梧桐上方的花数分辨。明治维新后,丰臣秀吉的家纹,成为日本政府的徽章。日本的护照、500元硬币上,也都有桐纹。筑波大学的校徽,也用到至高无上的桐纹。在中国,梧桐即泡桐,山野村落之花,自古以来,很少出现在艺术品中。历史变迁,在中国不甚流行的梧桐纹,在日本竟成为至尊纹样。另外,在日本还发展出梧桐、竹的基本组合,有时加上凤凰。日本桃山时代的桐竹镜,龟形钮,图案桐竹交错,也很富有装饰美。日本室町时代的白茶地桐竹文绫小袖,被列为重要文化财。桐竹组合,至今常见。

菊花,中国十大名花之一,很早就出现在文字記载和诗文中。《礼记·月令篇》:“季秋之月,鞠有黄华。”《离骚》:“朝饮木兰之堕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菊花在8世纪中期“天平时代”之前传入日本,平安时代初期,鹈鹕天皇(885年2月6日—930年10月23日)赏赐菅原道真御衣,装御衣的盒子上印刻十六瓣菊纹。这是日本以菊为尊的开始。平安时代晚期,后鸟羽院天皇(1180年8月6日—1239年3月28日)在刀上刻十六瓣菊纹,称为“菊御作”。9世纪末遣唐使废止以后,日本特色的菊花品种渐渐出现。古典菊品种之嵯峨菊、肥后菊、伊势菊,风格细瘦,有凄凉零落之感,与中国审美已大不相同。同样,日本艺术设计中的菊花形象,也与中国有审美上的差异。中国菊花,盛行饱满、灿烂、喜庆感,日本菊花,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疏朗、凄清、寂静方面的审美。

镰仓时代(1185—1333),十六瓣菊纹成为代表皇室的家纹。1591年,丰臣秀吉颁布“菊桐禁止令”,禁止得到特许之外的人使用菊纹、桐纹。1926年(大正十五年),政府颁布第 7 号皇室令,规定平民禁用菊纹,皇室成员不能随便使用菊纹。漫长岁月,菊纹一直高踞家纹之首,与皇室紧密相连,非平民所能使用。直到“二战”战败后,天皇发表《人间宣言》,上述法令才得以废除。所禁菊纹,特指菊家纹。从平安时代一来,桐、菊大量出现在各种纺织品、瓷器、漆器等设计中,象征高雅、尊贵,是日本的代表性图案。

2.七宝·八宝·八吉祥·宝尽

七宝,含义来自佛教,一般指金、银、琉璃、水晶、砗磲、珊瑚、琥珀、珍珠、玉髓、蜜蜡、玻璃等,附加了种种宗教吉祥含义。日本的七宝图案,约等于中国的金钱纹,为无数铜钱连缀之象,寓意吉祥、圆满、子孙繁荣。日本另有一种宝尽文,意匠则来自中国的八宝纹、八吉祥。

八宝,宗教吉祥纹饰。道教八宝,常见有和合、鼓板、龙门、玉鱼、仙鹤、灵芝、磬、松、鼎、元宝、祥云、方胜、犀角、红叶、蕉叶等。佛教八吉祥,始见于元,流行于明、清。八宝为“法轮”“法螺”“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长”。这些吉祥图案传入日本后,发展出了日本特有的宝尽。

宝尽,意思是诸多宝物聚集。日本设计中的宝尽,与中国的八宝类似,一般散布着松竹梅、莲花、桐、龟、鹤、鼓、菱花、方胜、宝珠、宝袋、打出小槌、法螺、宝扇、勾玉、七宝、龟甲、灵芝、橘、菊唐草、稻穗等,各种吉祥图案的随机组合。宝尽文,广泛出现在日本设计中的纺织品、瓷器、漆器等方面。对比之下,这些吉祥物,一旦传入日本,都会圆、憨、可爱化。这是民族文化与心理对设计风格的直接影响。

3.八仙·七福神·宝船

中国有八仙、竹林七贤,日本有七福神。

七福神,始于室町时代,即大黑天、惠比寿、毗沙门天、弁财天、福禄寿、寿老人、布袋和尚。其中,大黑天、毗沙门天、弁财天,形象源自古印度。福禄寿、寿老人、布袋和尚,形象来自中国。七福神往往共乘宝船而来,这一图案形成于江户时代中期。宝船上的七福神,寓意吉祥,很受欢迎。

四、日本独有的吉祥图案

日本独特的地理位置、历史文化,催生了大量具有本民族特色的吉祥图案,与中国文化异趣。下面择其重要者列举数条。

1.贝合·贝桶·组纽

贝桶,六角形或八角形的桶,里面装有贝合。贝合是一种游戏具,以成对文蛤制成,内侧金银彩绘《源氏物语》里的场景,绘制精美,可以说是一种缩微的人物风俗画。由于贝合都是成对组合,象征夫妻感情的忠贞不贰,一般用作贵族女儿的嫁妆。装贝合的贝桶,金漆莳绘,无比华丽。贝桶盖上会有编织精美的组纽。于是,贝合、贝桶、组纽,都成为常见的吉祥图案。

2.源氏车·花车

日本非常普及的吉祥图案。贵族所乘之车,盛满繁花。一般是以牡丹为主体,菊花、梅花、紫藤、樱花、桔梗、胡枝子、枫叶等日本喜用花卉的浪漫组合。

3.稻穗与雀

大米是日本的主食,稻穗象征着丰收。往往与一群活泼的麻雀相配合,构图饱满,稻穗富有装饰性,是日本独有的吉祥图案。

4.海老

海老,即大虾,由于大虾煮熟后弓背,身红,形同长寿老人,被引为长寿之征。

5.猫头鹰

在中国,猫头鹰代表晦气。在欧洲文化中,“密涅瓦的猫头鹰,黄昏才起飞”,猫头鹰代表思想和理性。日语的猫头鹰为“フクロウ”,跟“福老”谐音,象征富裕长寿。猫头鹰是日本最常见的吉祥物之一,饭碗上经常有卡通猫头鹰图案。1998年,日本长野冬季奥运会的吉祥物就是四只小猫头鹰。

6.十福:一富士·二鹰·三茄子·四神·五锦鲤·六瓢箪·七福神·八方睥睨龙·九头马·十德地藏

富士山、鷹、茄子,是日本新年第一天的吉祥物。四神,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来自中国。锦鲤,来自中国,代表商业繁盛、金运招来、良缘成就、出世荣达、灭灾长寿等五种利益。瓢箪,即葫芦,文化含义可追溯自“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但更原始的多子多孙概念更受大众欢迎。日本的瓢箪文,代表子孙繁荣、家庭圆满等六大吉运。八方睥睨龙,商业繁盛、财运招来等吉祥含义。九头马,九在中国是最尊贵的阳数,这一概念也为日本接受。十德地藏,平安时代末期《延命地藏经》内有十种福德,极为吉祥。

纵观日本的吉祥图案,大部分源自中国,又经过继承、加工、发展,形成本国独有的视觉形态。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文化交流频繁。日本曾经广泛接纳中国文化艺术,虚心学习,虔心传承,因此中日艺术设计,追根溯源,内在精神互通,加以参照,不乏惊喜和启迪。了解两国吉祥图案的延传和发展源流,有助于重新认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借古开今。

参考文献:

[1] 不灭のツソボル 凤凰と狮子[M]. サソトリ一美术馆,朝日新闻社,2011.

[2] 吉岗幸雄编.日本の意匠(16卷)[M].京都书院,昭和58-62年.

[3] 淡交社编集局编.茶の裂地名鉴[M].淡交社,平成十三年.

作 者: 高婧,硕士,广东省外语艺术职业学院艺术设计学院讲师,研究方向:美术史与设计史。

编 辑:水涓 E-mail:shuijuan3936@163.com

猜你喜欢

吉祥图案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造型手法在艺术设计专业图形设计教学中的运用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在现代艺术设计中的应用
浅谈中国传统吉祥图案
浅谈传统吉祥图案在烹饪工艺美术设计中的运用
论中国吉祥图案在平面设计中的应用
浅谈传统图形中吉祥图案的文化意蕴
吉祥图案“飞黄腾踏”浅析
吉祥图案在服装设计中的应用探究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在当代漆画中的应用
陕西民间吉祥图案在视觉表述中的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