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王安石为何不愿出国

2018-08-06李开周

同舟共进 2018年7期
关键词:使臣辽国包拯

李开周

对于公款出国的机会,宋朝的官员不但不抢,甚至还把已经到手的出国机会给推辞掉。

王安石是文学家,也是政治家,二十多岁就名满天下,不但宋朝人知道他,连北方的辽国人都想一睹他的风采。

宋仁宗嘉祐五年(1060年)农历八月,朝廷任命王安石为“契丹正旦使”,让他代表大宋王朝去辽国给辽主和辽太后拜年。这个差使光明正大,车马费用由朝廷出,随从和翻译也由朝廷安排,一切都不用王安石操心。按照当时宋、辽两国的外交礼节,王安石到了辽国,见到辽国皇帝和皇太后,对方还会给予大量赏赐。

但是,王安石竟然拒绝了。他以多病为由,不愿奉命出国,朝廷不得已,改派一个名叫范师道的官员。但范师道也不愿去,最后派出的,实际上是秘阁校理王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官。

宋仁宗嘉祐六年(1061年),农历闰八月,朝廷任命王安石为“契丹国母生辰使”,让他去辽国给辽太后祝寿。对于这次公款出国的机会,王安石又一次推掉了。朝廷改派了王安石的朋友、时任“户部郎中”兼“知制诰”的张环。

到了嘉祐八年(1062年)三月底,宋仁宗驾崩,四月初宋英宗即位,需要派几位官员到辽国,一是报丧,二是通报新君登基,派遣的官员当中仍然有王安石。这回王安石实在没办法再推辞了,于是,在这年的农历四月,他以“遗留物国信使”的身份,带着宋仁宗生前用過的一些遗物,带着翻译和大批随从,终于踏上了去辽国的路程。王安石活了六十多岁,一生当中只出过一次国,就是这一次。

如果不太了解王安石的生平,根据《续资治通鉴长编》中嘉祐五年八月庚辰“直集贤院王安石为契丹正旦使”的记载,会误以为王安石在1060年就去过辽国。例如2002年巴蜀出版社出版的《王荆公诗注补笺》对王安石《冬日》一诗注解如下:“冬日,立冬之日,荆公嘉祐五年九月出使契丹,此诗即是年立冬在北朝时作。实际上,王安石辞掉了任命,是已故大臣王曾的侄子王绎替他去的。”

王安石《冬日》诗是这么写的:

扰扰今非昔,漫漫夜复晨。

风沙不贷客,云日欲迷人。

散发愁边老,开颜醉後春。

转思江海上,一洗白纶巾。

风沙漫天,大漠孤烟,看上去好像在描写辽国风光,实际上写的是大宋北部边境。

王安石1060年没去辽国,却接受了“契丹送伴使”的任命,护送辽国使臣抵达宋辽边境。

辽国使臣讲的是契丹话,王安石听不懂,只能通过翻译进行间接交流,感到很无聊,所以在《伴送北朝人使诗序》中写道:“某被敕,送北客至塞上,语言之不通,而与之并辔十有八日,亦默默无所用吾意,时窃哀歌,以娱愁思。”他听不懂辽国使臣说什么,辽国使臣也听不懂他说什么,双方并辔骑行十八天,只好偷偷地写一些诗,消遣解闷。

王安石两次推辞公款出国的大好机会,是否因为听不懂外语才不愿前去呢?这个理由或许成立,但绝对不是唯一的理由。

大家耳熟能详的宋朝人物当中,奉命出使辽国的名人还是挺多的。例如最著名的清官包拯、《梦溪笔谈》的作者沈括、《醉翁亭记》的作者欧阳修、陆游的祖父陆佃、苏东坡的弟弟苏辙、黄庭坚的老丈人的老师陈襄,都去过辽国。其中包拯还一连去了两次,拙著《包公哪有那么黑》就详细写过包拯出使辽国的趣闻。

同样的,像王安石一样拼命推辞的名人也不少。

比如说宋哲宗即位后,太皇太后任命苏东坡为“辽国生辰使”,派他去辽国祝寿,他就回奏道:“臣衰病,极畏此行。”微臣年纪大了,体弱多病,非常畏惧这个差使,您还是派别人去吧。

再比如说苏辙,他虽然在宋哲宗元符四年(1089年)那年十月奉命去了辽国,但去之前也推辞过,路上还给哥哥苏东坡写诗诉苦:“少年病肺不禁寒,命出中朝敢避难。”年轻时得了肺炎,不耐寒冷,朝廷让我去,我没办法,只能冒死前往。

说到这里,看官想必已经猜到了宋朝官员不愿出使辽国的一大原因:辽国太冷。

现在提到辽国,好像跟外国似的,好像只有大宋才是我中华领土。事实上,宋朝疆域狭小,从宋真宗签下“澶渊之盟”开始算,宋、辽两国以白沟为界,现在河北省高碑店市白沟镇以北的土地,已经不属于大宋管辖了。宋朝使臣去辽国,最远抵达辽国上京,最近抵达辽国幽州,而上京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幽州就是今天的北京。

内蒙古肯定比大宋境内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冷得多,特别是那些自幼生长于江南和华南的官员,很难适应辽国的气候。

五代十国的后晋时期,“长乐老”冯道奉命出使契丹,路上差点被冻死。辽太宗赏给冯道象牙和玉板,冯道转手卖掉,买炭取暖。《宋史》第二百九十九卷写到一位名叫石扬休的官员,贪图辽国君主赏赐的钱财,去了辽国,结果“道感风寒,得风痹,谒告归乡,别坟墓”,冻出了严重的关节炎,回国就请假养病,不久就死了。

当然,辽国未必一直冷,夏天还是蛮热的。可是宋朝官员到辽国去,以拜年和拜寿为主,辽国方面为了减轻接待负担,让宋朝将拜年和拜寿合为一体,两宗事并为一宗事,所以往往在秋后出发,腊月抵达,开春回国,刚好在辽国度过最寒冷的冬天。

除了冷,当时交通还特别落后。在宋朝境内还好,在辽国南部也还行,一旦过了古北口再往北去,那路上的艰难险阻就更多了。

宋神宗在位时,大臣苏颂出使辽国:“山路萦回极险屯,才经深涧又高原。顺风冲激还吹面,滟水坚凝几败辕。岩下有时逢虎迹,马前终日听夷言。”山路崎岖,深沟处处,寒风冷雨,猛虎出没,耳朵里再听着前来迎接的辽国“接伴使”满口契丹话,肯定没有在国内待着舒坦。

苏辙去辽国那次,出发前就给苏东坡写诗:“兰生庭下香时起,玉在人前坐亦凉。千里使胡须百日,暂将中子治书囊。”从大宋边境到辽国上京,满打满算一千里路程,现在开车一天即到,苏辙却计划要走一百天。

我们现代人去陌生的地方旅游,假如坐出租车,保不定会碰到黑心司机给你绕路,本来几公里的路程,七弯八绕跑出去几十公里。宋朝使臣到了辽国,也会碰到同样的“司机”。查《宋史·刘敞传》,宋仁宗派近臣刘敞使辽,从古北口到柳河,不过两百里路程,辽国“接伴使”非要带他绕路,绕了将近一千里。辽国人这样干,倒不是为了多收车钱,而是为了向大宋使臣夸耀:看,我们大辽国够大吧。

克服了寒冷,克服了险阻,摆脱了“绕路司机”,大宋使臣终于抵达了终点,见到了辽国君主,是不是所有难题都解决了呢?并不是。

据宋人笔记《东轩笔录》,宋使抵辽,辽国君臣必设宴款待,而且是每到一个驿站都要摆一桌酒席。吃酒席当然快活,可是辽国人会跟你拼酒——“北番每宴使人,劝酒器不一,其间最大者,剖大瓠之半,范以金,受三升,前后使人无能饮者。”喝酒用鎏金大瓢,一瓢能盛三升酒。按宋朝度量衡,一升为六百毫升,三升即一千八百毫升,将近两公斤酒,这样凶猛的喝法儿,谁受得了?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财政部有一个官员刘冕出使辽国,仗着海量,酒到杯干,结果喝大了,丢脸丢到国外,回去被宋真宗贬了官,从财政部副部长(度支副使)变成了一个市长(知寿州)。

王安石能喝不能?估计不能喝。拙著《吃一场有趣的宋朝饭局》叙述过他年轻时在包拯手下当小官的经历,包拯命令他和司马光喝酒,不喝就罚,司马光喝得烂醉,他却滴酒不沾,当场让包拯下不来台。

像王安石这么倔的官员,假如到了辽国,人家用鎏金大瓢劝他喝酒,他肯定也会让辽国君臣下不来台的,那会直接影响两国之间的友谊。

由此可见,王安石两次谢绝出国的机会,谢绝得很对。

(作者系文史学者)

猜你喜欢

使臣辽国包拯
宋朝版暗度陈仓
浅析日本遣唐使的人员构成
厉害了,辽国萧太后
包青天遭抹黑
宋朝官员:公费出国也不去
宋朝官员为什么不喜欢出国
包拯:我的好名声多亏了欧阳修
浅论越南使臣与花山岩画
唯一的要求……
说包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