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背影,不能倾斜的词语(组诗)

2018-06-21陈少华

雪莲 2018年5期
关键词:铁钉青铜路灯

一枚生锈的铁钉

生锈,意味着抛弃

目光搁浅呆滞

特有的自私都将如铁钉

失去缝隙,无从去处

它代表我们没有退路的时候

弯曲佝偻的身子

现实的参照物不只是木头

比如水,塑料,肉体,灵魂

生锈的铁钉,在柔软面前

却不能完全赞美

其实,失去力量的一个人

他就是一枚生锈的铁钉

把铮亮的时刻留给了谁

谁又能简单除锈

谁又能彻底掏空这样恻隐之心

我们,往往劫持了一些锋刃

青铜之上

潮湿的苔藓泛绿

晦暗的时候,我们也握紧了手

不让一些水分生长发霉的语言

不能分离孤独

众多的事物無法过于羞涩

青铜之上,我们的手臂不再无力

却被锋芒刺伤一回

磷火将窜入血液

同野鬼一起在墓地游走

从前至今都在缔结一种欲望

谁来淬火,谁来磨砺

政治家也是思想者

活着,必须有信仰存在

有青铜慷慨生活的节奏

在黑夜里看见一束光

树的影子摇晃着声音。前方是水

一粒石子已沉入水底

你的心开始跳动,把整个夜晚想象成坟墓

但愿所有的灵魂都在夜里复活

包括那些废弃的白骨,哪怕是昙花一现

一扇门,一扇窗,你都会打开

你告诉我那些灰暗的日子,稻草一样活着

关于脆弱的事物都揪住了灰色与黑暗

一束光的存在,让你分割了一些肝肠寸断

你在黑夜里看一束光,认清一个方向

前方已经有人在路上沾着泥土飘移,很远

因为光,你找不到一瓣坠下的落花

我抵达的地方再无落叶声

走在路上的人得到了掌声

他与我一样,怀揣了一枚落叶

不让身子倾斜

所有的力度,握在手中

那是有根须的

山坡是金黄堆积起来的

因为扩张,我只相信了佛

安静下来,等一只鸟

衔一粒稻谷给我

想做明年的种子

任何事情都在为秋天铺垫

包括虚无的梦境

我抵达的地方再无落叶声

再无一些人工的花草失去水分

我也许会缩小成一粒沙子

最后,终结自己的影子

背影,不能倾斜的词语

当你发现我时,夜已沉默下来

对于每一个白天

你习惯用一种声音去交换一些烈酒

其实背后,我们在缺少什么

扬起手的姿势很唐突

包括月光下花草的香

远行中背影从不抛弃任何陷阱

而距离却暗哑一些灯火

有时,我们握紧了手

互相吆喝血液,涌透身体

但,背影是不能倾斜的词语

人生中举行的各种活动

积淀了虚构的或诚实

简单地遗留在坟场,如果醒来

我们已伪造了一根肋骨

横陈体内

摇晃的路灯

是夜风在暗处将我诱导

饥饿的同时,我认定了路灯

它的光就是一小块面包

或名副其实的方便面

更多的地方有摇晃的路灯

光,只是拧紧了生活的一部分

胡同暗示夜间的盲端

我只不过安放了自己的影子

不能在异乡背叛故乡啊

哪怕体内的骨骼产生火花

就这样与路灯一起并肩走着

共同完成夙愿中的距离

一些隐藏的冷暖如秃败的花朵

从头到尾空悬着,从不让我

在光亮中得到快感

更多的人不会替我寻找蚂蚁的巢穴

江 南

一场暴雨将一条河流隔开

沙哑的音乐难以道出我们孤单

比如在一个面包店里

来去都是影子,有牛奶的味道

但不一定是一杯奶茶

明晃晃的,从未失踪过

远近都是距离,像失眠中的惶恐

水一样自由的眼泪加长

一个年代远远不止一个世纪

声音不能带有韵脚

手指不能掐断雨线

屋檐下,没有闪电来往

就像现在,我们共同打开一支啤酒

泡沫产生五颜六色的味道

于嘴边慢饮, 等风起,叫时光离开

那些烟尘旧事只能在水面上虚拟

或许,我们从前的村庄

就在烟雨江南的芦苇岸边

【作者简介】陈少华, 70后,四川营山人,广东青工作协会员,深圳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星星》《天涯》《天津文学》《作品》《奔流》《诗歌周刊》《佛山文艺》《杉乡文学》等刊物,著有诗集《城市·乡村·铁》,现漂深圳龙岗。

猜你喜欢

铁钉青铜路灯
青铜史 [外一首]
为什么高速公路上不用路灯照明
隔水取铁钉
青铜古鼎
物理潜能知识竞赛
物理潜能知识竞赛
人瑞辉煌 青铜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