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刚”与“柔”的完美统一

2018-02-13江欣然

湖北教育·教育教学 2018年12期
关键词:窦娥流氓天地

江欣然

元代戏剧家关汉卿的杰出剧作《窦娥冤》在中国戏剧舞台上树立了一个不朽的艺术典型。女主人公窦娥三岁丧母,七岁被父亲以身抵债到蔡婆家当童养媳。这种悲惨的境遇是封建道统所致,她默默恪守,却也造就了倔强、勤劳、善良、孝顺的品格。这种生活境遇为她的性格增加了坚韧的特质,为其反抗性格的形成打下了基础。

由于蔡婆对流氓张驴儿父子的屈从而引狼入室,在窦娥生活的航道上掀起轩然大波。流氓张驴儿逼婚,窦娥不允。窦娥拒婚后,张驴儿心生毒计买来毒药企图毒死蔡婆以迫使窦娥就范,不料被其父误吃致命。张驴儿并未就此罢手,反而变本加厉地将灾祸强加到窦娥身上。由于窦娥还没有认识官府的腐败,只当它“明如镜,清如水”,能把清浊分辨,为民洗雪冤屈,因此坚决选择“官休”。

如果说窦娥反抗流氓的逼婚还只停留在保护自己的贞操,还只是对社会邪恶势力的抗争,那么,此时的她已经是对官府的怀疑和反抗了,不过“人心不可欺,冤枉事天地知”,她还对天命抱有一丝幻想。到了法场上,窦娥的反抗性格得到了高度的升华,请听她发出的呼天抢地的控告和诅咒吧:“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着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涂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这时的窦娥已不是一个柔弱可怜的寡妇,而是一个浑身芒刺的斗士。她对整个封建社会乃至命运、鬼神、天地进行了全盘的否定,这是中国劳动妇女第一次向封建统治者喊出的反抗之声和对命运呼出的不平之怨。在这场严峻的斗争中窦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她虽然死得很悲惨,但死得尤为壮烈。她青春年华的丧失无疑是个悲剧,但作者没有把她写成一个失败者,而是作为一个胜利者的形象耸立在人们面前。由于她的“争到头,竞到底”的不屈不挠的反抗斗争,终于感动天地,实现了她临死前的三桩誓愿,这难道不是一个最伟大的胜利吗?最后的鬼魂伸冤,则表现了该剧女主人公反抗性格的执拗的延续。窦娥变做鬼也要申冤,反抗是多么坚决,多么彻底,这就为其倔强的反抗性格的最后完成浓墨重彩地补写了一笔。

窦娥性格的另一面就是善良。她的善良主要表现在安守本分尽孝守节上,特别是表现在对她的婆婆竭尽孝道上。在描写窦娥与社会恶势力正面冲突之前,作者竭力渲染了窦娥对婆婆的孝顺,对窦娥的善良性格做了很好的铺写。公堂上酷刑并没有使她屈服,但为了年迈的婆婆免遭荼毒,她违心地承担了药死人命的罪名。窦娥唱的《黄钟尾》这支曲子很是感人:“婆婆也我若是不死呵,如何救得你!”这催人落泪的曲词简直使人会喊出“窦娥,你不要招”的话来,然而,窦娥屈招了。

这种血与泪、生与死的矛盾尖口上所做的选择使窦娥的善良性格放出美丽的光华。赴刑途中,窦娥还一心惦记着婆婆,她向刽子手请求走后街不走前街,免得让婆婆见了伤心,为了婆婆她尽其所能以至将生命献上。她给予人的可谓多矣,然而她要求于婆婆的只是死后“遇着冬时年节,月一十五有蹇不了浆水饭,蹇半碗儿与我吃;烧不了纸钱与窦娥烧一陌儿”。一個从小作童养媳,倍受煎熬,过着小心翼翼寄人篱下的艰苦生活的小媳妇形象呼之即出。最后,窦娥的鬼魂还反复叮咛自己为官的父亲要把蔡婆接到家中供养,这是塑造窦娥的善良性格最后的一笔,令人为之动情。

反抗,是窦娥性格中“刚”的一面;善良,是其“柔”的一面。整出戏柔刚兼济,互相映衬,相得益彰,活脱脱表现了窦娥这一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难怪在戏剧舞台上长演不衰。

(作者单位:大冶市第一中学)

责任编辑  张敏

猜你喜欢

窦娥流氓天地
流氓的“变异”
刍议《窦娥冤》悲剧的审美价值
艺术天地
艺术天地
论《窦娥冤》情感节制的审美追求
《窦娥冤》人物悲剧命运探究浅析
雨一直下等
铁砂掌
铁砂掌
交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