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意识流小说《到灯塔去》的写作风格探究

2017-12-09陈静茹

校园英语·下旬 2017年12期
关键词:意识流

【摘要】作为英国著名现代派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一直强调文学创作要体现出心灵感受的主观真实。在进行小说写作时,她与传统的现实主义作家彻底决裂,力图将写作的重点从对于客观世界的记录转移到对于人物内心世界的抽象描写上。为了这个目标,她在意识流小说创作方法上做出了积极的尝试。

【关键词】意识流 象征手法 多视角转换 间接内心独白

【Abstract】As a famous British modernist writer, Virginia Woolf has been emphasized that literary creation is to reflect the spiritual experience of subjective reality. During the writing of the novel, she broke with the traditional realist writers, trying to shift the focus of writing from the record of the objective world to the abstract description of the inner world of the characters. In order to achieve this goal, she made a positive attempt on the writing method of th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novels.

【Key words】stream of consciousness; symbolism; multiple view-points; indirect inner monologue

引言

弗吉尼亚·伍尔夫是英国文坛最著名的意识流小说家之一,她的《到灯塔去》被公认为是最出色的意识流小说。该著作创作于她的文学道路成熟期,具有一定的自传性质。小说以伍尔夫的幼年为基础,以其父母为主要人物原型,讲述了拉姆齐教授一家及几个密友在苏格兰某岛屿上的海滨别墅相距十年的两次聚会,以及去灯塔远游的故事。

小说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以拉姆齐夫人为中心人物,透过她的心灵之窗展现了九月的一个下午和黄昏拉姆齐一家人和几位宾客在海滨别墅的生活;第二部分,是混乱的十年,虚无的十年,黑暗的十年,拉姆齐夫人的努力付诸东流。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其间,夫人去世,儿子安德鲁战死疆场,女儿普鲁死于难产,全家备受磨难,那栋海滨别墅经过了十年的风雨也已经破败不堪;第三部分,十年后的一个早晨,拉姆齐一家人和一些旧友重返海滨别墅。夫人的形象在莉丽眼前萦绕,莉丽完成油画,拉姆齐先生带领两个最小的孩子——詹姆斯和凯姆完成了十年前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的灯塔之旅,这说明夫人的精神未泯灭,归根结底,爱战胜了死亡,人类的奋斗战胜了岁月的流逝。

在创作《到灯塔》时,作者背离了传统文学的创作方式,在书中进行了大胆的开创式写作手法的实践,展开了意识流小说写作手法的探索。本文从象征手法、多视角转换,间接内心独白几个层面对该作品的意识流语言尝试进行分析,从而探究《到灯塔去》独特的写作风格。

一、象征手法

象征是一种文学技巧。象征一词来源于古希腊的动词symballein,它的名词是symbolon,意思是一剖为二、各执一半的信物。象征由两部分构成,分别代表象征物和被象征物,共同传达某种信息。象征手法描述的是代表或表现他物的有生命或无生命的客体,与此同时赋予这些客体其他蕴涵。象征“是通过不用解释但可理解的象征符号,在读者的内心世界通过重新创建和构建这些思想与情感的手段暗示这些情感与思想。它是通过这种反馈再现手法表达思想感情的一门艺术。”象征手法的运用是《到灯塔去》这部小说的显著特点。贯穿全书的中心象征“灯塔”寓意极其复杂,对于书中不同的人物而言,燈塔有不同的象征意义。

拉姆齐夫人是直觉、情感和感性力量的代表。对于她来说,灯塔象征着博爱与温暖,它将光辉无私地普照人间,给航海者带来光明与希望。拉姆齐夫人是博爱的,就像是移动的灯塔,“作为一个贤妻良母和殷勤好客的主妇,她是从生活的混乱烦恼中发现和谐安宁的能人,是帮助孤立的宾客之间和松散的家庭成员之中建立友好稳固联系的纽带,她是给人灵感,赐人欢乐的女神。”拉姆齐夫人爱自己的亲人,也懂得乐善好施,关怀她周围所有的人。她悉心照顾丈夫和家中的一切事物;她使自卑的郁郁寡欢的塔斯莱先生重拾自信;她热心促成了保罗与敏泰的婚事,然后她又撮合莉丽和班克斯。拉姆齐夫人明白人终究是要死的;所以,她要细细体会并珍惜生命的全过程,要把爱渗透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每时每刻,每一个人。纵然一切都会消失,但人的心灵、思想与情感却可以跨越时间的长河而永恒。灯塔是夫人的精神追求,她就是第三束光,“那三次闪光中的最后一次”。因此,无论是她生前还是死后,拉姆齐夫人的精神之光如同闪耀的灯塔之光,它能穿越黑暗,一直引领人们在混沌时代寻找光明与友爱。

与拉姆齐夫人温柔善良的性格不同,拉姆齐先生不苟言笑,是理性和规则的化身。灯塔在他心中象征着人生经历艰难困苦之后的终极目标,可望而不可即,必须依靠聪慧的头脑和无限的勇气才能达到。他经常把自己想象成司各特作品中的英雄人物,壮志未酬身先卒。他借灯塔之行来教育孩子应该树立远大目标,努力进取,而不应虚度光阴,碌碌无为;应该直面生命中的艰辛和种种不如意。在小说第一部分的开始,他丝毫不顾小詹姆斯的感受说明天天晴不了,灯塔之行无法实现。但在小说第三部分他又敦促甚至强迫孩子们去实现灯塔之行,以此来帮助孩子们成长。最终,他们到达了灯塔,拉姆齐先生实现了亡妻的夙愿并与孩子们在精神上达到了和解,灯塔成了他与家人共同追求的人生目标,也是他作为父亲和丈夫的一种尊严的象征。endprint

二、多视角转换

通过谁来叙述故事,或者由谁的视角把故事呈现给读者,是每一个作家要思考的问题。传统小说往往采用全知全能的叙述角度,即叙述者凌驾于整个故事之上,无所不知、无所不见。读者看到的是叙述者个人眼中反映的现实,作品中占统治地位的是叙述者个人的观点。然而,意识本身富于流动的特点决定了它不受人的时间概念约束,为了更加真实、自然地表现人物稍纵即逝、不断游动和跳跃的意识活动,意识流文学作家主张作者退出小说,不能随意地对故事情节及人物进行加工处理,要让作品的视角转换自如,让人物将自己最隐秘的心迹与感受和盘托出。由于多角度、多视点,跳跃频繁的叙事方式比单角度、单视点的叙事方式更能够通过书中人物的各种意识过程,特别是潜意识过程折射出客观世界;因此,多视角的叙述方式得到了更多意识流小说家的关注。在《到灯塔去》中,意识流技巧大师伍尔夫时常在不同人物的意识之间频繁转换。小说第一部分中的一段话很能说明这种多视角的转换:

(1)他们在胡扯些什么废话,查尔士·塔斯莱想。(2)他把汤匙端端正正放在他汤盘的中心,那盘汤早就被他一扫而光了,莉丽想(他坐在她对面,背朝着窗户,正在画面的中

央),好像他决心要弄弄清楚,他每餐吃了些什么东西。(3)他的一切都有那种枯燥、刻板的味,一点也不讨人喜欢。(4)然而,这仍旧是事实:只要你仔细对着别人瞧,你就几乎不可避免地会喜欢他们。(5)她喜欢他的眼睛;它们是湛蓝的,深深陷入脸颊,令人望而生畏。

上段中的话语(1)是塔斯莱的视角,(2)是从莉丽的视角来看塔斯莱的行为举止,(3)和(4)是全知全能作者的视角,(5)是又回到莉麗的视角来描写塔斯莱的眼睛。这里的视角转换可以描述为:塔斯莱—莉丽—全知全能作者—莉丽。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得到不只是一个人物的意识表现,而是一个人物的意识直接让位于另一个人物的意识,人物间意识流相互切换、相互渗透,使读者可以自由穿梭于各人物的内心世界,感受不同人物在同一时刻的不同意识活动。再看小说第一部分中令一段话:

(1)但是他把自己克制住了,拉姆齐先生要求她注意到这一点,虽然他那副模样很不雅观。但是为什么要这样明白地把自己的厌恶心情显示出来呢?(2)拉姆齐夫人要求他作出解释。(3)他们俩隔着长桌望着对方,用眼色来传递这些问题和答复,对方感觉如何,都能精确地领会。)……

在这段话中,细心的读者不难看出(1)是拉姆齐夫人的视角,(2)转为拉姆齐先生的眼光,(3)是全知全能作者的话。通过从拉姆齐夫人到拉姆齐先生,再到全知全能作者视角的转换,作者不动声色地引导读者出入作品中人物的心理,了解和领会他们各自不同内心真实感受,向读者展示出了一幅真实的心理画面。

三、间接内心独白

内心独白就是在假定没有听众的的情况下书中人物直接表达出来的心理和意识。它是人物独操的心理语言,也是用文字形式来展示出来的无声无息的意识流。在内心独白使用过程中,作者退居幕后,一切都由书中人物的意识来呈现。根据作者退出小说的程度,内心独白往往细分为直接内心独白和间接内心独白。直接引语表达的意识是直接内心独白,间接引语表达的是间接内心独白。直接与间接区别在于叙述形式。直接内心独白之所以直接,是因为它采用以书中人物为基准的人称和时态,不掺杂作者的介入,仿佛人物的意识活动直接展现在读者眼前。间接内心独白之所以间接,是因为它采用以作者为基准的人称和时态,人物的意识是通过作者的媒介间接地呈现给我们的,书中人物的意识流动已经经过作者的处理,意识的展开过程受到作者的暗中控制,和它原本状态略有不同。也就是说“作者总是介入人物的意识与读者之间,对于读者,作者是一位场上指导。”,即间接内心独白永远存在作者的叙述干预(人物特定话语之外的作者的声音)。

伍尔夫通常被视为运用间接内心独白表现意识流的代表作家,在《到灯塔去》中,她以间接内心独白为控制意识流的叙事手段,将书中人物的意识之流纳入作者的导向。小说第一部分中有这样一段话:

争吵,分歧,意见不合,各种偏见交织在人生的每一丝纤维之中;啊,为什么孩子们小小年纪就已经开始争论不休?拉姆齐夫人不禁为之叹息。他们实在太喜欢评头论足了,她的孩子们。他们简直胡说八道,荒唐透顶。她拉着詹姆斯的手,离开了餐室;……

这里描绘了拉姆齐夫人的感受和思考,透露出她的内心世界。除了人物的意识活动,这段话还包括了作者对读者的引导—“拉姆齐夫人不禁为之叹息”—以及作者的客观描述:“她拉着詹姆斯的手,离开了餐室”。后两项均为作者进行“干预”的手段,对我们正确把握书中人物的内心世界至关重要。

大量使用“拉姆齐夫人不禁为之叹息”之类的话语来引导读者是《到灯塔去》间接内心独白技巧的特征。再例如小说第三部分中莉丽的一段间接内心独白:

他的容貌多么苍老啊,她想到。她立刻就发觉……她猜想,大概是由于日以继夜的思考—思考那张并不存在的厨桌的现实性—她还记得,……(她想起安德鲁已经被一枚炮弹的弹片杀死了。)……她又想起了(她站在刚才和他分手的地方,手中仍握着画笔),……她猜想,她一定对于那张桌子也有过怀疑:怀疑它是不是一张真实的桌子;怀疑他为它所化的时间是否值得,怀疑他究竟是否能够发现什么结论。她觉得,他自己必定有所怀疑,否则他就不会经常征询别人的意见。她推测,有时他们夫妇俩在深夜讨论的就是这个问题……后来她又想起了,当她称赞他的皮鞋时……花园的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上面一段话中有“想到”,“发觉”,“猜想”,“记得”,“想起”,“觉得”,“推测”等十多处表示心理活动的词语,这些起引导作用的词语既可以使读者与书中人物的意识活动保持距离,又增强作品的连贯性,还能帮助读者清晰第把握人物的心理,理解作品内容及人物性格。

四、结束语

现代小说理论的倡导者弗吉尼亚·伍尔夫是现代英国文学界进行写作创新最为大胆的作家之一,她轰动的意识流作品的写作实践使其在世界文学史中占据了重要位置。《到灯塔去》是伍尔夫意识流作品中的最具代表性的一部,此作品毫无例外地用意识流的手法将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通过对这一小说写作风格的分析,笔者希望有助于读者研究作品的深刻内涵和丰富的表现力,把握人物的性格和小说的主题,从而更好地探讨意识流小说这一独特的文学体裁。

参考文献:

[1]容新芳,张士民.人与物的相映与生辉[J].外语教学,2004(6):89.

[2]侯维瑞.英国文学通史[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

[3]弗吉尼亚·伍尔夫.到灯塔去[M].瞿世镜,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

[4]吴云龙.乔伊斯与伍尔夫作品中内心独白使用比较[J].安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4):36.

[5]罗伯特·汉弗来.现代小说中的意识流[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7.

作者简介:陈静茹(1969.6.30-),女,河北青县人,天津师范大学英语专业硕士研究生,文学硕士,讲师,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文学;英语教学研究。endprint

猜你喜欢

意识流
解读弗吉尼亚·伍尔芙《达洛维夫人》的写作技巧
从普鲁斯特思想论关于对意识流文学的理解
《我家有个男子汉》中的“意识流”手法
国学对当下青少年价值观的启示
浅析《追忆逝水年华》
弗吉尼亚·伍尔夫小说中意识流写作技巧分析
《赫索格》中的犹太身份焦虑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