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麦城之春

2017-06-07徐清松

雪莲 2017年9期
关键词:陈勇堂哥

徐清松

1

媳妇交纳了1万4千元的保释金后,我就重见天日地走出来了。瑛子尴尬地站在局子门口的长安之星旁边,三人一时无话。媳妇眼睛看着别处,冷冷地说,“孙教授都卧床起不来了,怕是没多少日子啦。我得赶紧回去照顾他!”就扭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挥挥手赶苍蝇似的空舞两下,就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瑛子绕过车身,打开车门,发动了引擎。“事情怎么样了?”我转移了彼此的注意力,瞥一眼瑛子。

“赵哥,现在就等你了。两位老人和陈勇的一个堂哥连夜坐火车从四川过来,昨天晚上到的,我接到后就准备把他们安排在北二环边上的那个“南国之家”宾馆里,想慢慢地告诉两位老人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但是他们死活要先见到儿子再说,没办法,我就带他们过去了,结果一见到陈勇尸体后嗷地一声就哭开了,不到三分钟他娘就昏厥过去。我和陈勇的堂哥就手忙脚乱地掐人中、按肚子,最后她才缓过神来,哎呀一声又哭开了。”

“赵老三,还有那个分包方保洁公司、总包方物管公司、开发商麦城都汇置地是什么态度啊?”我打断瑛子杂乱的诉说。

“别提了,赵哥!听说出了人命案,开发商老板气得都拍桌子了,安监部门对开发商的经济处罚和通报批评肯定是少不了的,最重要的是在交房之前出现伤亡事故,对‘麦城之春的声誉和交房影响很坏啊!那个总包的老板扬言要找分包的保洁公司算账!这次人员伤亡事件直接影响了他们公司在麦城业内的美誉度,因为陈勇临死时还穿着他们公司的工作服,外墙清洗业务合同也是开发商直接和他们签的。保洁公司这边也找到了赵老三,得知他也是中间转一手把业务给了咱们鹏程保洁公司,他们还知道了陈勇根本没有员工保险证书,这事儿就很难办啦!咱们属于违规进场违规操作啊。我给赵老三打电话时,还没张口,他就说等你出来后他还要找你的麻烦,让他在总包、分包那里很被动,反正他不会出一分钱!”

“够了!”我烦躁地一挥手,瑛子立马噤了声,小心地看我一眼。我心里当然清楚,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陈勇的保险的事儿。在我这个不到10人的公司里面,为了减少开支,我只给自己和麦城本地人董国军买了保险,买保险主要不是为了员工的人身安全,而是因为在接外墙清洗业务时,高空作业证书和员工保险证书是必不可少的,甲方肯定要看这个。等验完我和董国军的证书以后,就找个机会把剩下的清洁工也带进现场去,万一有认真的,就推说过连天补过来,结果一忙起来甲方的负责人十有八九也就忘记了这个茬。但是这次我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了。其实我在里面呆着的这两个晚上,没有打一个盹儿,我已经盘算好处理方式,也预料到自己最后的结局。“今明两天你空了把我那50平方的房子拍几张照片放到网上吧,留下我的手机号码,就说房主着急用钱,紧急抛售,一口价25万块现金。另外再去二手房中介铺登记个出售启示。最低20万块钱的家属死亡赔偿款是跑不掉的,只能这样了。”

2

“麦城之春”已经全面停工整顿,杂乱又冷清的工地现场只有几名保安在小区门口走来走去,散水台旁边陈勇娘抽抽噎噎的哭声像针尖一样刺穿我的耳膜:“我的娃儿呀!你走了你叫老娘咋个活嘛!你连个老婆都没娶到就走了哇!”

我梗着脖子,硬着头皮,踩着水塘里初春时节即将融化的冰块般走将过去。炎炎烈日下,头发样丝丝缕缕的尸体腐臭味从空气中坚韧不拔地钻进鼻孔。我紧皱着眉头,战战兢兢地来到他们跟前。陈勇爹上身穿一件粗布蓝褂子,下身一条粗布蓝裤子,脚蹬平口黑布鞋,酱褐色的皱巴巴的脸皮里撒满悲痛。陈勇娘头发就像鸡窝一样蓬松着,她叉开大腿坐在盖着一张薄竹席的尸体旁边,后腰上的暗黄色肌肉随着右手一下一下地扑打尘土和有节奏的嘶哑的哀嚎而抖动不已。

“大哥大姐,你们别哭了!”我试探着叫一声,旁边的陈自强拉起陈勇娘,说:“孃孃,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您别哭坏了自己的身子啊。您看,我们赵老板来了。”只见陈勇娘慢慢转过头来,一张泪痕遍布的脸对着我。突然,她跳起脚来,一伸手揪住我衬衫的领口,拉得我趔趔趄趄。她个子虽然矮小,但是却有大老爷们的劲儿,她气急败坏地盯着我,嘴里喷出的吐沫和下巴上挂着的哆嗦挤挤挨挨:“你个龟儿子还我娃儿的命来!”

陈自强忙不迭地跟將过来,使劲拽着她的手,“孃孃你松手,快松手!这又不关赵老板的事儿,是弟弟自己从上面掉下来的,这是我亲眼所见,你不相信赵老板还不相信我吗?”

她依旧不屈不饶,“他不拖欠我娃儿的工资我娃儿会跳楼吗?还板起脸吼我娃儿,硬是不是自己的娃儿嗦!”

陈自强一听立刻慌了神,“孃孃你千万莫乱开黄腔哦?谁也不会因为拌两句嘴就想不开是吧?谁也不可能因为迟几天发工资就要跳楼对吧?您比我更了解陈勇弟弟的脾气,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我小心翼翼地挣脱开陈勇娘的手,腆着脸赔着小心说:“大姐,我知道您很伤心很难过,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您和大哥都节哀顺变吧!亡者为尊,我觉得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早点让陈勇入土为安,其他善后事咱们都好商量,您看,这大热天的!”

两人呆呆愣愣地互相看着,又转眼望向身后的陈勇的堂哥,三个人就你拉我扶地走到散水台对面的马路去了。他们压低着声音,焦躁和疑虑的神情不时地浮现出来,轮换着远远地瞥视着我。

“赵老板,这样吧。你和我们一起去一趟弟弟住的地方,叔叔和孃孃想把弟弟留下来的东西带走,让自强带路,叔叔留在这里看着堂弟。你看怎样?”陈勇的堂哥从街对面的芒果树下走到我跟前说。

“当然没问题,这是应该的!”我满口答应,一把拉开身后的车门,将座椅逐一打开,躬身去搀扶陈勇娘,待他们鱼贯进入并坐稳后,就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而此时,瑛子早已发动起引擎。一脚油门,陈勇爹那佝偻的身影就甩在了身后。

南二环南国海鲜大排档背后有一个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周围群居着天南海北来麦城打工的外地民工,陈自强他们就在批发市场隔壁的一个巷子里租了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民房。来到三层楼高的出租屋的顶楼,陈自强右手摸出钥匙,左手拽住门把手儿往胸前提着,才插进钥匙拧开锁,米黄色木门剥落的油漆扑簌簌地掉下几大块,门就打开了。汗酸、脚臭夹杂着空气中的霉味扑面而来。

陈自强伸脚把一个珠江啤酒空瓶子归拢到墙角那一堆酒瓶旁边,指着临街窗户下面的床铺说:“弟弟就睡这张床。”陈勇娘颤抖着身子走过去,弓着腰,哆嗦着手,抓过揉成一团的枕巾,抻平整了,小心翼翼地盖在枕头上,再从枕巾上捏起一根短头发,扔在水泥地板上,双手又在枕巾上抚慰一遍,铺平了皱褶。随后,就抓过窗户下面乱成一团的被单折叠起来,不声不响地,有板有眼地,仔仔细细地折叠起来。

将遗物一件一件地归拢到床铺跟前,陈自强口中念念有词:“孃孃,这是弟弟的两双皮鞋,这是他的一套西服,还有一个背包。”陈勇娘呆呆愣愣地将眼睛转移到那个棕色的背包上,有气无力地放到大腿上,拉开拉链,往外掏着零碎儿。一本初中毕业证,一张居住证,一张陌生小姑娘的照片——她盯着大家谁都不认识的瓜子脸照片看了个天长日久,哎哎呀呀地抽噎半天,才又放下来,随后又摸出一本封面滴落着檀色烟毒的笔记本,递给陈勇的堂哥:“我说大侄子,给孃孃念念吧。”

不用念我就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刚来麦城时,先我几年来麦城打工的姑表哥就叮嘱我:“买个笔记本,把你自己每天的出工情况,干了些啥活儿都写上,等过两个月,你也成了师傅,也能拴上安全绳清洗大楼外立面了,还得记上每天清洁了多少平方米,总之多留个心眼儿没坏处。”

“4月29日一个半工,清洗住宅外立面260多平方米,共计13层楼,赵小吊说人家五一节要放假,得赶工期,中午就没休息。”

“4月30日一个工,清洗完所有商铺外立面,合计150多平方米,并处理好二次污染,按时完成工作任务,赵小吊受甲方表扬,请兄弟伙在南国海鲜大排档喝酒到晚上11点。”陈勇的堂哥不解地抬头问陈自强:“这个赵小吊是谁啊?怎么叫这么怪的名字?”

“大哥,你就别问了。”被问者的脸色早就青一块紫一块地此起彼伏,“赵老板,你看……”他求助似的瞟我一眼。

“什么啊?”我打着哈哈,当然知道这是他们背后给我起的外号,但装作不明所以的樣子看着陈自强,“几个月前咱们是在南国海鲜大排档喝过酒啊,是吧?”

“赵老板你先呆一会儿,我们出去有点事儿商量一下哈!”陈自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不由分说地拉起陈勇的娘和堂哥就出了屋,在外面的空地上嘀咕片刻,又急冲冲地往楼下奔去。“至于嘛,不就是个诨号嘛。”我心里念叨着,拧身向屋外走去,冷不丁瑛子就一脸慌乱地跨进门来了,“赵哥,他们刚才在那笔记本里念出了‘父母二字,好像是陈勇写给他父母的什么话,然后他们就匆匆下去了,连招呼都没给我打一个。”

难道陈勇真是自己跳楼自杀或者以死讹钱?不然怎么在日记本里出现写给他那文盲父母的文字呢?也许他是想念父母,在日记本里给父母说些老实话也不一定,跳楼自杀、以死讹钱都是电视上放的,报纸上写的,怎么可能真会出现在我身上?我胡思乱想着,还是非常麻利地一脚奔出门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三楼边上半人高的水泥围台前,急切切地往楼下的街道上张望。三人站在街对过一个小面馆的不远处,边低声互相嘱咐着什么,边往回返还。

“日记本里写了些啥啊?”三人刚一露头,我就站在二楼至三楼拐角处的一侧面,先发制人地迎过去。

“没写啥子,就是他想我叔叔孃孃了。”陈勇的堂哥脸上竟然浮起不自然的一堆笑。

“拿给我看看吧!”

“这是我娃儿的遗物,不能给你看——”陈勇娘紧紧将一个小巧的手提包抱在胸前,警惕地看着我,悲戚着说,“我准备带回去在娃儿的坟前烧了,我那短命的娃儿啊!”

“大姐,这个丧葬费我来支付,先给你两万块钱!不够再添!”我连忙使眼色给跟在后面的瑛子,看着她从随身挎包的破报纸里取出两沓厚实的钞票递过去。我心里水缸里的月亮一样亮堂着,在这件事情上这是小钱,也是应该的,一定不能显得小气,只有这样,在接下来的死亡赔偿金谈判上才有缓和的余地。我看着陈勇娘犹犹豫豫地接过那两沓钞票,悲戚麻木的面部接连闪现出疑惑、惊喜继而是贪婪的神色。

“赵老板,我得先把我娃儿留下来的东西收拾收拾带走,回去后跟娃儿的老爹商量商量再给你说。”她终于松动了,我憋了几天的闷气这当儿大大地舒缓了一口。连忙转身回到屋里去,帮他们收拾东西,也就一起重新回到长安之星旁边。末了,我又悄悄地把瑛子支走,让她提前处理房子紧急抛售的事情,又让陈自强马上联系殡仪馆。

3

一大团雪白的纸扎莲花左右摇摆,两端系着的白绳子松松垮垮地耷拉下来,运尸车就这样静默地杵在散水台和道路中间的人行便道上。下午毒辣的日头探照灯一样罩在“麦城之春”,四周静得瘆人,一忽儿驶过的车辆声在大家的意识里远去了。在运尸车没来之前,两位老人和陈勇的堂哥远远地躲避着我,在街对面那棵芒果树下的一大块阴凉里,局促而紧张地谈论了大半天时间,才谨慎地来到我面前,报出一个数字:23万块!

我锥一眼守护在旁边陈自强那肋骨一样弯曲的背,寻思着这个数字里面是不是也有他的功劳?不然怎么会如此接近“市场行情”?或者就是陈勇日记里的“明码实价”?我的目光从弯曲的背上,慢腾腾地转移到三人的脸上。可三人脸上犹疑不定的神情一下子出卖了他们。我鼻腔里冒出一股酸楚,无来由地感到一阵难过。为两位老人,也为自己。

“18万!”我心一横,脸一黑,口气是板上钉钉的,“你们不信就在麦城到处打听打听,干外墙清洗这个活儿的,发生了事故都是这个价,这在麦城是有例子的。”三人听罢这话互相看看,默不作声地交换着眼色,我趁机又唱起了红脸,“再说,2万块的丧葬费不用你们提,我就主动给了,这算起来都有20万了啊!大哥大姐,你们也要为兄弟想想啊,摊上这么个事儿,谁都不愿意啊,我出来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你们儿子这件事儿,挣的钱全搭进去了,唉,这十几年算是白忙活了噢!等这个事儿过去后,我也没法在麦城呆下去了,只能回北方老家孝庄了,到时候回去的路费都怕没着落呢。”

一来二去好说歹说,两位老人终于在20万块钱的赔偿金上心不甘情不愿地与我达成一致,签字按手印一应手续完备之后,就将两份协议书收好,单等我一手交钱一手交字据了。而那令人胆颤心憷的运尸车也裹挟着不祥的气息驶到跟前,陈勇娘哼哼唧唧的低声啜泣随即绵延不绝起来。

4

在渐渐隐去的哭声中,我拨通了赵老三的电话。响铃在第一声刚刚开始之际就接通了,仿佛一直在等着似的。我还没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连珠炮的咆哮声:“赵小屌你给老子听着,你说烂了嘴皮子也别想从我这里套出一分钱!你很清楚我是空壳子公司,自从你他妈的出了人命案,老子这几天就没平静过,从早到晚四处帮你灭火!现在‘麦城之春开发商还有总包方、分包方都知道你根本就没有给陈勇买保险。你违规进场违规操作祸害得老子里外不是人,到处装孙子!现在我很明确地告诉你,老子跟这起事故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他妈的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吧!”

我又翻找出分包方保洁公司作业部负责人的名片,怀着恓惶的心情将电话拨过去,对方听明白我的身份后,冰冷而客气地让我把死者家属的联络方式告诉他,表示将派人前往殡仪馆为死者送行,并送上200元的丧礼费。再无他话。

我死猪不怕开水烫地又联系到总包方物业管理公司保洁部经理,我知道房子不一定抛售出去,抛售出去了价钱不一定就能满足这个给死者家属的赔偿金,并还清我在建材市场拖欠的草酸钱。然而,当对方听清楚“我是鹏程保洁公司的赵大鹏”之时,仿佛憋屈了几十年的声音立马怒不可遏地发射出来:“什么大鹏小鸟,我跟你可无冤无仇啊!我连你的面都没见过,却无端地受了你的连累!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这个人命案,我们公司被麦城物业管理协会在行业内通报批评了,还被罚款8万块钱,后来找了关系花5万块钱才摆平。你知道吗?我被公司扣发了一个月的工资,现在我已经不是经理了,你喊我主管好了!赵小鸟,你什么时候让我再坐回经理的位置啊?我一个月4000块钱的工资你是不是明天给我送过来?”

刚挂掉电话,一个号码就打进来了:“我是建材市场的刘建国,你这两天无论如何得把那20桶草酸的欠款给我结算喽,都将近1万块钱啦!我是小本生意,你老是拖欠我还怎么做生意?”

刚应付完草酸老板,又一个号码拨进来:“我是你那商铺的房东,房租你都欠了两个月啦,这算什么事儿啊?隔三五个月你就拖欠房租,你算什么人啊?这次我限你三天之内必须补齐了,不然你休想安全地离开麦城!”

5

我终于拖着散了架的身体,晃荡到跟我在一个院子里居住的房东面前。我死都不甘心,后天就该交下个季度的房租了,我打算今明两天就把出租屋退了,先让房东把押金退给我再说。反正在没料理完这个事故之前就搬到那个铺子的沙发上去睡几天,如果料理完了就跟我媳妇一起回北方乡下老家,再他娘的也不呆在麦城了。

其实,在刚一推开两扇暗红色油漆铁大门的瞬间,正在院子里稀里哗啦洗麻将牌的房东就抬眼看到了我,像白天撞鬼样惊掉了手中的麻将,抬脚撞翻的竹椅也没去扶起来,三蹿两跳就趔趄过来堵住了我的去路。身后散落的几双麻友的眼睛在已薄西山的黯淡暮光中,僵硬的蚕豆般瓷在那里。

“你出来啦?”

我瞟一眼雷击过后的短木桩样杵在跟前的房东,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开口说话,提起灌了鉛的腿挪向一楼走廊尽头的出租屋。房东跟在我身后,进了屋,并顺手带上木门,一屁股坐在破旧藤椅上,灰尘纷纷飘落下来,一嘟噜葡萄样的虚三套的关心就结实地挂在他的脸上了,“你在里面没少受罪吧?”

“李师傅,我公司的事儿你应该知道了。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我准备这两天就把房子退了,下个季度就不再租了。我现在求你一件事儿,你行行好,把我那900块钱的押金退给我吧。”

“这怎么行呢?这根本就不可能!”房东翻脸比翻书还快,立马虚张声势地站立起来,义正言辞的脸上还悬挂着没来得及挤进皮肉的三颗败坏的葡萄,“租房合同我们签的是一年,你现在提前三个月退租,你就是违约了。合同上规定了如果你违约租金和押金是不退的!”

“李师傅,咱这不是摊上事儿了嘛,实在没办法啊!我要赔偿员工家属20万块钱哪!我就是把命搭进去,能不能凑齐这个数还两说呢。”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房东看都不看我一眼,转身一把拉开房门,抬脚就往外走去。

“李师傅,你可以把房子再租出去嘛,你又没什么损失!”我摇晃着站起身,追到门口喊一句。

“那是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6

房子最终只以21万元的超低价格紧急抛售出去了。那个炒房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人事部经理趁火打劫,他知道我耽搁不起拖延不起,口气强硬地压价,尤其是在听到两位老人不合时宜地在我跟他讨价还价之时,打过来的催问赔偿金的电话之后,更让这个白眼狼嗅到了我身无退路的绝望气息。后来,我腿脚发软地签下转让合同,并按上了手印。对方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从随身的大背包里提出一块砖头厚的百元大钞,啪地一声拍在我那个铺子内脏乎乎的桌子上。

打开3层破报纸,我和瑛子两人一沓一沓一张一张地清点完毕,又抽出一沓钞票,再重新将20万块钱包扎好,我越发地感到憋屈,吭哧半天没说出一句话。人事经理转身往外走,边走边叮嘱我别忘了第二天上午9点半拿着商品房买卖合同去区房管局办理房屋过户手续。

屋内没有一丝风,两位老人的脸上挂满了悲戚,猴在拥挤的商铺内。我捧着破报纸包扎着的厚砖头,浑身筛糠一样把我出来打工这十几年的心血递给陈勇的爹。当他那双枯瘦的双手伸过来时,所有人的都凝住了,目光又僵又直。

“打开数数吧!”陈勇娘和他的堂哥同时发出这样小声的提醒,嘶哑着的低音将惊颤的嗓音一把推出来,悲戚的面部不协调地波涛般汹涌着贪婪之色。

陈勇爹身躯就有些颤颤巍巍了,他背后的两人争先恐后地拥挤到脏乎乎的桌子跟前,不由分说地就开始撕扯报纸,不得要领却又死命拉拽报纸外面的细绳子。三人终于从捆绑的细绳中间分别抽出一沓钞票,迫不及待地一张接一张地数起来。不一会儿,三人的额角都渗出了米粒大小的汗珠,不时地转动着酸胀的手腕。而我,则被无形的力量挤到桌子后面的塑料椅子上,面对他们无声地吸着烟。

确认无误后,三人眼中涌满凝重的神色,分别冲另外两人审慎地点点头。陈勇爹张了几次嘴,想开口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只是无声地将双方签字按手印的一份员工死亡赔偿金协议书递给我。

陈勇的堂哥转头对我说:“赵老板,我弟弟的遗像和骨灰盒还在火葬场存放着呢,我们打算现在过去取了,明天,最迟后天就回四川老家。”

“大哥大姐,请你们节哀顺变!”我应承着,“我跟你们一起去送陈勇最后一程吧。”

“不用了不用了!”已经迈步走向铺子外面的陈勇爹挥挥手,“我们知道这个事儿也怨不得你,但是我们老两口也实在没办法啊!赵老板,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

我馬不停蹄地用剩下的1万块钱还清了建材市场刘建国那20桶草酸的欠款,又将陈勇去世前已经清洗完毕的外墙工钱死活让赵老三层层地要出来,再加上上一个商业楼盘的外墙清洁费,总算彻底还清了大工陈自强、董国军、助理瑛子和3个学徒工拖欠的全部工资。这些总包、分包、转包的公司,一听说出了人命,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平时2个月签不下来的对外付款单,这次一周之内我就收到了自己应得的工钱。可是,对于眼下的我来说,还有什么用呢?

此时,专卖防滑鞋、皮手套、双面擦的劳保用品店也不知从哪儿得来了消息,明白我这个公司马上就要跨了,不到1000块钱的欠款一天打了四次电话催促,后来又专门指派了一个小孩子来到我的铺子上,坐等我的欠款。而我那商铺的房东,一日三餐一样准时地电话催促我拖欠的两个月房租。

我和白眼狼人事部经理办理完房屋相关过户手续后,就把出租屋内的旧家具、旧电器搬上了长安之星,和瑛子一起去旧货市场处理完毕,直奔二手车市场把车也低价处理掉了。又紧接着挤上公交车回到铺子上,用得来的钱还清了劳保用品店的欠账和商铺房东的房租,最后还剩2700多块钱。

7

三伏天白天热浪翻滚,一到了傍晚,海风从更远处穿过这个城市时,入骨的凉意总让人禁不住打个冷噤。我和瑛子躲在南国海鲜大排档的一个旮旯里,就着灰白的日光灯管,踩着粘嗒在水泥地上的餐巾纸,长时间地相对无语。员工死亡事件就像演电影一样真切地将我从南方麦城推回到北方鲁西南那个叫孝庄的村子的边缘,而瑛子,这个跟我一起在生铁一样坚硬的城市里打拼生活的弱女子又将何去何从?

“赵哥,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咱们从农村来到城市打工,迟早都要回到农村的,不是被这件事就是被那件事牵扯。”瑛子仿佛成熟了很多,静默的脸上呈现出更多的从容不迫,“在这件事上,你别怪任何人,只能说现在的人一切都向钱看了。在所有感情之中,经济关系既是一抹粘合剂,更是一把双刃剑。何况你跟他们没有一点感情,只有交易?”

“我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这个时候我只想弥补对瑛子的亏欠,而最为现实的方式就是从仅剩的钱中取出2000元递送给她。我已经做好打算,剩下的700元足够我买两张由麦城通往鲁西南我那县城的硬座火车票。这样,也不枉我和瑛子相好一场。

“你有什么打算呢?”我盯着瑛子,知道我俩的缘分也该结束了。

瑛子腮边忽然浮现两朵红晕,将目光转向南国海鲜大排档的服务台,操着满口咬字不清的粤语的服务生正在手忙脚乱地招呼食客。“有个网友,在深圳,我准备投奔他去。”

我感到有些庆幸,又有点失落,从腰间的人造革皮包里摸出那2000块钱递过去。

……瑛子已经走了。暮色正在黑压压地降落下来,南国海鲜大排档的人陆续多了起来,吵吵嚷嚷的,城市的夜生活这才刚刚开始。我看着满盘狼藉的餐桌,就像看着一张满盘皆输的象棋棋盘。“麦城!哪个人给起的名字啊?我他娘的真的要败走麦城了!”我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却又转瞬间明白:这是别人的城市,不是我的,不是瑛子的,当然,也不是我媳妇的。

我慢慢地从手机里翻出号码簿,拨通了我那换亲媳妇的电话。这个女人,她会跟着她这个白手来到南方麦城,又要空手回到北方老家的男人一起去种那一亩二分薄地吗?

猜你喜欢

陈勇堂哥
信阳市审计局 开展“我们的节日·清明”主题活动
我也曾做过坏小孩儿
堂 哥
吃喜酒
吃喜酒
12年异地相思各自奔跑,最好的自己是这样炼成的
静翕:李峰、张广慧、陈勇劲作品展
表堂哥
友情的颜色
红颜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