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爬行少年跪谢农妇妈妈:我要做追风的英雄

2016-11-08钟鸣

知音(月末版) 2016年9期
关键词:大凉山顺德支教

钟鸣

四川大凉山的少年熊洞,一次意外让他的人生跌入谷底,从此只能在地上艰难爬行。为了“站起来”这个简单的梦想,他和他的农妇妈妈桃顺枝一起,整整花费了14载的光阴!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感天动地的故事?最后,“爬行少年”熊洞站立起来了吗?

大山深处妈妈的痛:我的儿子不能死

20年前一个冬夜,对四川大凉山的桃顺枝而言,充斥着撕心裂肺的痛楚。

那是1996年12月4日晚上,干完农活的桃顺枝和熊大包夫妇,疲惫地回到位于烂房子村的家中。打开大门,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桃顺枝几近昏倒:3岁的二儿子熊洞躺在炕上虚弱地呻吟着,右腿血肉模糊。一旁,比炕略低的矮桌上,用于取暖的火盆倒扣着。桃顺枝瞬间反应过来,一定是酣睡中的熊洞不慎踢倒了火盆,零星炭火引燃了被褥。“都怪我!我应该将火盆完全浇熄的,我想着能让娃暖和……”她扑过去,抱起奄奄一息的熊洞,流着泪夺门而去。

大凉山地处西部山区,交通极为不便。等到桃顺枝夫妇翻山越岭,敲开乡卫生所大门时,已是半夜三更。卫生所医疗条件很差,只能简单做些包扎消毒处理。第二天,夫妇俩又坐了6小时车赶往木里县城,县医院的医生连连摆头,建议他们去成都。

27岁的桃顺枝和丈夫都是农民,家里一贫如洗,夫妇俩只好把熊洞带回了家。桃顺枝自己上山采药,给熊洞敷药包扎处理,慢慢地儿子竟不喊疼了。窘迫的家境,让熊洞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一年过后,他的右大腿和小腿全粘连在了一起。他只能一只手托地,一条腿弓曲着,缓缓向前挪动。那时候,常常有调皮的孩子来家门口围观熊洞,嘲笑他怎么跟乌龟一样在地上爬。熊洞涨红了脸,桃顺枝就像老母鸡一样挡在他身前,把那些孩子轰得远远的。

2000年,6岁的熊抓背起书包,蹦蹦跳跳着去上学。熊洞爬行着跟在妈妈桃顺枝身后,一路送到村口,眼睁睁看着弟弟的身影消失在远处。他呆呆地拽着桃顺枝的衣角:“妈妈,为什么我不能去上学?”桃顺枝鼻子酸酸的,安慰他:“洞儿,等你哪天站起来了,妈妈就送你去学堂!”

2001年的一天,一个3岁男孩在追打嬉闹中推了熊洞一把,他一下子滚出好远,幸亏被一棵树挡住,他回头一看,身后就是万丈悬崖。

“妈妈,我好想死!”熊洞脱口而出。桃顺枝紧紧抱住他:“妈妈对天发誓,一定要让你站起来!”这年底,夫妇俩商量后,决定家里繁重的农活全交给桃顺枝一肩挑,熊大包则带着熊长外出挖矿挣钱。

2003年12月21日,冬至前夕的傍晚时分。桃顺枝正带着熊洞和熊抓踡缩在里屋烤火,一身泥伴一身水的熊长失魂落魄地闯进来:“妈,爸出事了!”原来,熊大包在山里挖矿作业时,突遇山体崩塌,将他掩埋在了大凉山下!10岁的熊洞失声痛哭,熊抓呆愣在一旁,桃顺枝抱着兄弟仨,全家人哭作了一团……在村人的帮助下,桃顺枝料理完丈夫的后事。夜深人静之时,她几次想一死了之。可看着三个孩子,特别是可怜的熊洞,她又默默捏紧了拳头。

14载爬行辛酸泪:为看外面的世界搏一把

日子如流水般匆匆滑过。熊洞的世界只有小小的方寸之地,他无比羡慕弟弟熊抓早出晚归的生活。2009年秋的一天清晨,他终于按捺不住,悄悄跟在了浩浩荡荡的上学队伍身后,一路爬行来到烂房子村小学,潜入到一年级的教室里面。

那天上课时,来自广东佛山的支教老师熊立明一眼看见了教室后排的熊洞。“您好!您是家长吗?”熊老师问道。熊洞尴尬万分,低垂下头。这时,另一位支教老师、也是这个支教组织好友营的发起人伍景勋发现了熊洞粘连着的右腿,他惊呆了。当熊洞道出他已经如此蹲爬了13年的经历后,老师们的眼泪夺眶而出。当天下午,两位老师在熊洞带领下来到他家。

“妈妈,我想读书!”熊洞恳求道,桃顺枝流着泪:“你每天都要自己爬去上学,能吃得了这苦吗?”“我能!”熊洞拼命点头,笑得咧开了嘴。

16岁的熊洞,终于坐进了教室里,成为了一名一年级的新生!

这年底,几位支教老师为熊洞募集到4万元善款,可几家大医院均以手术风险大、医疗费用高昂为由婉拒。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回到广东的伍景勋老师找到了顺德和平外科医院。听了熊洞爬行求学的故事,院方决定帮熊洞实现站起来的愿望。

12月15日清晨,桃顺枝一路将熊洞兄弟俩送到村口,此行弟弟熊抓将陪伴哥哥远赴顺德就医。

“洞儿,妈妈等你回来!”桃顺枝依依不舍地在后面追了又追,直到马车的身影消失在远方……

抵达顺德后,医院首席专家、主诊医生张敬良博士检查发现,熊洞的整个大腿跟小腿后侧已经长到一起,瘢痕组织一点都伸不开,而且伴随他身体成长,右下肢已经发生了严重的萎缩和畸形,膝的后侧(腘窝)下肢的重要血管、神经以及肌腱早已挛缩,若让腿伸直,这些重要结构却不够长。肌腱、血管可以通过手术进行移植(切断再延长),但神经是不允许通过切断延长的,只能每天1毫米的慢慢牵伸延长。

“为了让孩子站起来,我们拼了!”张敬良博士与专家组确定了一套手术方案。方案分为五个步骤:首先要切开相连的大小腿皮肤,松解血管、神经和肌腱,再肌腱延长。伸开后大小腿后面及腘窝处会出现大面积的皮肤缺损,须应用显微外科游离皮瓣移植技术进行覆盖,缝合。每一步都至关重要,稍有失误会有瘫痪、血栓栓塞皮瓣坏死、感染甚至败血症的生命危险。

顶天立地站起来!追风小子妈妈造

手术前夜,病床上的熊洞辗转难眠,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洞儿,勇敢点!你不是做梦都想站起来吗?你放心,就算万一有啥事情,妈妈会照顾你一辈子!”桃顺枝鼓励儿子,待到熊洞安然睡去,她却失眠了。

12月18日一大早,熊洞被推进了手术室。千里之外的大凉山,桃顺枝在心中默默祈祷着平安。

12小时的漫长等待过后,手术成功了!熊抓第一时间将好消息告诉了妈妈。桃顺枝激动地扔下手中的锄头,久久地跪在农田里,仰天长叹。此后每天,主管医生陆蕴红按照延长1毫米的速度为他进行牵引架的调节。一个月后,原本弯曲的膝关节逐渐伸直,他终于可以拄着拐杖站起来了!

2010年3月上旬,熊洞告别了顺德和平外科医院的医护人员,他将回到自己魂牵梦绕的家乡。

桃顺枝早早地就候在了村口,眼巴巴地一直望向进村的方向。乡亲们听说熊洞站起来了,纷纷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看稀奇。当熊洞拄着拐杖走来的身影愈发清晰时,桃顺枝不敢相信似的揉了揉眼睛,熊洞冲着母亲使劲挥手,大声呼喊着。桃顺枝拼命点着头,一行热泪顺着两颊滚落,原本蹲行的儿子个头只到她腰的地方,她一直习惯了俯视他;而此刻,他却昂首挺胸站在自己面前,个头高过了自己!

回到大凉山后,艰苦的康复训练还在继续。每天,熊洞都要在妈妈的督促和帮助下,积极锻炼腿部力量。到了晚上,无论多累,桃顺枝都要给熊洞进行一个小时的腿部按摩。几个月后,17岁的熊洞重返学堂,尽管他的右腿比左腿还短几公分,也不如左腿粗壮,但这个超龄一年级学生,俨然是校园里的“大哥大”,弹跳自如的他还打起了篮球。在学校,熊洞用6年时间“啃”完了小学到初中9年的课程。他就像一个追风少年般,奋力奔跑着!

2016年夏天,23岁的熊洞初中毕业了,他一直想学医。在顺德和平外科医院努力与牵线下,当地一家卫校打算破格录取熊洞。这个曾经的爬行少年,如今的追风小子,命运再次发生变化,将拥有全新的未来!

编辑/贾靓

猜你喜欢

大凉山顺德支教
城市级APP“i顺德”即将上线
大学生短期支教的现状及困境归因分析
四川大凉山扶贫路径优化研究
“江河之水是我故乡的血液”
丹江口市教育局 对盐池河支教教师进行考核
大凉山的精准脱贫:困境和出路
别了,亲爱的大凉山
古董
老年人的“甲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