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致“被拐妹妹”:爱给你,钱给你,老公岂能给你?(下)

2016-11-08福水

知音(月末版) 2016年9期
关键词:姐夫表哥妹妹

福水

[前情回放]山东威海市一对姐妹赵霞和赵艳,妹妹赵艳4岁时,由于赵霞的粗心,导致赵艳被人贩子拐走,八年后才被找回。赵艳经历了八年流离之苦,姐姐赵霞对此一直心怀内疚,她将赵艳接到威海,和自己住在一起,由于工作较忙,她经常出差,没想到,和外界交往有障碍的赵艳,却和姐夫产生了不伦之恋!

上篇(9月下半月版)写到,赵艳和姐夫的私情被发现后,姐姐赵霞给妹妹赵艳在郊区租了一套房,严令丈夫不得与妹妹再有来往。然而,生活刚刚恢复平静,妹妹就一遍遍发来短信,哀求姐夫过去看望她,并以割腕自杀相逼!下面,为您继续讲述这个故事——

那一晚,赵霞真的害怕了,她怕妹妹真的想不开,做出什么极端的事出来。天快亮时,赵霞哭着对丈夫说:“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赵艳这样的短信越来越多,许志伟稍加拒绝,赵艳就以自杀相威胁。那段时间,赵霞体重直线下降,她心力交瘁,无能为力,每次一看到赵艳说要割腕自杀,她就吓得赶紧请求丈夫前去赴约。

一桩本该一刀两断的孽情,就这样在赵霞的纵容下,一次次延续,赵艳变得越来越颐指气使,有时许志伟刚刚回到家,她就又发来短信,让许志伟赶紧赶回去,许志伟就又跑了回去。

一次次,赵霞对着黑夜发呆,最终,丈夫几乎住到了赵艳那里,每周只回来一趟。而赵艳的占有欲也日益强烈,她时刻都想见到许志伟,她一遍遍地问许志伟,你不会也抛弃我吧?许志伟稍离开一会,她就坐立不安。每次许志伟出门,她都要赤着脚跑过去,让姐夫抱一会再走,或者,她赖在姐夫的怀里,贪婪地呼吸着姐夫身上那股烟草味,搞得每次分别都像是生死离别,许志伟左右为难,既怕自己过于冷酷让赵艳病情加重,又怕自己这样拖下去最终没法收身……

许志伟想让赵艳回泰安老家换换环境。但是赵艳坚决不回去,她说就想和姐夫在一起。许志伟感觉到赵艳的不正常,也想分手,只是,他不想也不敢让赵艳再受伤害,只能慢慢疏远。他找借口不赴约,有时晚上干脆就关了手机,没想到赵艳到处寻找,有一次深夜里竟然把电话打到了许志伟父母家,许家父母感觉有异,就提醒儿媳注意她妹妹和许志伟的关系。赵霞只好替妹妹打掩护,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事,让公婆放心。许家父母半信半疑,又多次对儿子旁敲侧击,让他注意和小姨妹的关系,不要犯糊涂,许志伟愧疚在心,正无法摆脱纠缠,不知怎么向父母解释。

2014年春节,由于许志伟和赵艳的私情,搅得三个人都没有好心情,姐妹俩都没有回娘家,尤其是赵艳,更是将许志伟看得紧紧的。大年初一,赵霞强打精神给母亲打电话拜年,妈妈照例让她多关心体贴一下妹妹,不要让妹妹受了委屈,赵霞委屈得几乎哭出声,顺口说了一句:“这辈子不知道是她欠我的,还是我欠她的!”母亲听了觉得有点不对劲,忙问是怎么回事,赵霞立马转移话题。

赵霞父母听出她的声音不对,春节过后,来到威海,想看看两个女儿是不是有什么矛盾,但是赵霞提前告诉许志伟,千万不要让父母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跟着担心,许志伟答应了。赵家父母来的那几天,赵霞特意到县里出差,大部分时间,是许志伟和赵艳在家中接待父母,赵霞和赵艳极少打照面,因此父母看不到什么,只看到赵艳和姐夫相处融洽,父母舒了口气,他们哪里知道,小女儿和姐夫在演戏给他们看!

2014年夏天,赵艳不小心怀孕了。两人不敢在威海打胎,就去青岛一家大医院做了手术。手术之前,赵艳想去看看海底世界,许志伟很烦,不想去,赵艳就说:“你若不带我去,这手术我不做了,我找我姐去。”许志伟只好答应。在陌生的城市,赵艳心情大好,挽着许志伟的胳膊,毫无顾忌地亲密相偎。

两人上午看了海洋世界,下午做了手术踏上回程,没想到,在回来的车上,两人遇到了许志伟的表哥,一时间彼此都很尴尬。表哥在疗养院里搞过建筑,见过几次赵艳。许志伟把表哥拉到了一边,叮嘱他不要和别人说,表哥看了看赵艳,低声对他说:“你这个小姨子,性格很孤僻,她哪点能比得上赵霞啊,你是不是犯浑?”许志伟无奈地说:“唉,我也想分手,可一言难尽。”表哥正色对他说:“你这是玩火,赶紧断了!传出去,亲戚们也会看不起你的!”许志伟答应表哥,尽快摆脱赵艳,不能成为别人的笑料。

和表哥分手后,许志伟情绪低落。赵艳断定,表哥肯定没说她的好话,她当即命令许志伟,以后不许和这个表哥来往!对她的霸道,许志伟觉得不可理喻,更加反感她。而赵霞温柔大度,处事得体,和亲戚们关系都处得很好,有了对比,他越发对赵艳厌烦。而经历了人流的痛苦,赵艳却迫切地想和姐夫结婚,想正大光明地和许志伟有个自己的孩子。

屈辱的隐忍,那注定是一条不归路

2015年1月,许志伟回家多住了几天,对赵艳的短信没有理会。赵艳烦躁不安,没有心思上班,又使出了原来的杀手锏,说自己要自杀,并上传了一把水果刀在微信里,许志伟看了头皮发麻,他痛苦不堪。赵霞顾不得安慰丈夫,急忙催许志伟快去安抚赵艳。

许志伟问妻子:“她如果一直这样,咱们就永远疲于应付吗?”赵霞哽咽着说:“如果没有被拐经历,妹妹可能比我要优秀,也会正常恋爱结婚,她走到今天,都是我造成的!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见到许志伟,赵艳扑上来说:“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你快点离婚吧,我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许志伟把她推出怀:“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才罢休?我们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她是你的亲姐姐啊!”

赵艳听了泪如雨下,她伤心地说:“我姐姐性格开朗,离开你,她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但是我不能没有你!你就是我的全部!没有你,我活不下去!”许志伟倒吸一口凉气,说:“我和你姐姐都有了孩子,孩子还这么小,怎么可能说离婚就离婚?”赵艳却毫不动摇,她说:“孩子也是我的亲外甥,我会对她视同己出,你不要再找借口了,早点回家摊牌!”

第二天,许志伟万分愧疚地对妻子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我要和她彻底分手,回家好好过日子!”但是赵霞苦笑着说:“若她这辈子就跟定了你,你就成全她吧,我欠她的,这辈子我认命了。”许志伟被彻底震撼了,两相对比,他觉得赵霞才是他值得相守一生的大义女人!

与此同时,赵艳也加紧了逼婚,许志伟烦不胜烦,却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和妻子商量,让岳父母劝说一下赵艳,但被赵霞坚决制止了。

2015年2月10日,被赵艳缠得心烦的许志伟,去市场给她买了一个大号行李箱,让她把出租屋里的东西都收拾好,回老家住段时间。赵艳不肯回去,两人不欢而散。11日晚,赵艳又让姐夫过去,两人话不投机,没说几句就吵了起来,许志伟用“滴滴”软件打车想去城里理发,车到了,赵艳却说什么也不放姐夫走。许志伟憋了一肚子火,闷头抽烟,半晌无语。

赵艳不识时务,再次提出让姐夫离婚。许志伟没有理会她,把头扭到一边,闭上眼睛继续吞云吐雾。赵艳气不过,拿下墙上挂的丝巾,勒许志伟的脖子,反复勒了四五次。许志伟知道赵艳是在闹着玩,就没有和她较真。看姐夫不理会自己,赵艳加大了力度,许志伟感觉很疼。这下,把他的怒火彻底勾了起来,他把丝巾一下子扯了下来,转身勒住了赵艳的脖子,嘴里咆哮着:“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我快要被你逼疯了!”

积压了一年多的怒火,瞬间爆发,许志伟死死地勒了一分多钟,直到赵艳脸色变紫,喘不上气来,才松开手。看着全身瘫软已没有气息的赵艳,许志伟害怕了。这个在路上见了车祸都会绕道走的男人,在惶恐中彻底失去了理智,把赵艳塞进了头天为她买的大号行李箱里,将行李箱的拉链拉上,就放在房间里。

许志伟到父母家里说要出去躲债,要走了父亲的储蓄卡。之后,他取出钱,打车去了青岛市城阳区。也许是亲人之间的感应,那几天,赵霞强烈地感觉不安。2月11日晚上,许志伟又没有回家。赵霞辗转难眠。12日凌晨1时许,公公来电话说,许志伟刚跟他要走了银行卡,赵霞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和公爹一起打车去了妹妹的出租房,发现门锁着,便打赵艳和许志伟的手机,发现他们两人都关机了。许有韬直截了当地问儿媳,是不是他们有了私情,私奔了?赵霞这次没有否认,哽咽着说:“如果能找到他们,这次就彻底做个了断吧!我退出来成全他们!”可惜她了断得太晚了!

2月13日清晨,赵霞和公爹再次去了赵艳出租屋,让公爹找来房东,撬开房门。打开行李箱,许有韬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而赵霞惨叫一声,也昏倒在地上!醒来后,警察早已赶到现场,赵霞一遍遍地说:“我宁肯自己委屈,也不想让你受苦。最终还是害了你,这辈子欠你的,我永远也还不上了……”

赵家父母在得知了两个女儿的情感纠结后,禁不住大放悲声,母亲哭着骂赵霞:“你想补偿妹妹,可以有很多种办法,怎么也不能糊涂到和她共用一个男人啊!”面对悲剧,赵霞肠子都悔青了,她的赎罪心理,毁了自己婚姻,也断送了妹妹性命!

第三天,许志伟在青岛城阳落网。审讯中,许志伟一次次痛哭失声,他后悔在第一次出轨后,没有及时悬崖勒马。更后悔,为了帮妻子弥补负疚感而当断不断地一直拖延。记者采访中问他:“如果能重新开始,你妻子彻底退出来,你会娶了小姨子吗?”许志伟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不会!我从来没想到要娶她,和她只是一时冲动,如果能重来,我不会如此迁就于她……”

2015年10月,许志伟以故意杀人罪被威海市中院判处死刑缓期执行。案子终结,但赵霞以及家人的伤痛,仍绵绵无期。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做了化名处理。)

[小编发言]

本案中,姐姐的所谓“大义”不能掩盖其荒唐,不道德的“以夫偿妹”注定是一条不归路,无法被法律、道德、社会所接受。对妹妹的补偿路有千条,唯此路不通。赵霞发现丈夫与妹妹的私情后,可以大度原谅,也可以积极想别的办法为妹妹疗伤、治病,帮她寻找真正的感情归宿,但绝不能纵容。没有原则的纵容,就等于把自己和丈夫、妹妹都推到了法律、道德、伦理的对立面,绝不可能被社会接受,最终也极易酿成血案。

编辑/柴寿宇

猜你喜欢

姐夫表哥妹妹
撕情书打假
表哥来了(1)
表哥来了(2)
“贪吃”的妹妹
带妹妹
漫长的收买行为
你昨晚在哪
捉迷藏
他鼓励了我
一本书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