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格式塔理论视阈下夏济安《名家散文选读》风格再现研究

2016-07-20李燕

校园英语·下旬 2016年6期
关键词:蜉蝣石墙译者

李燕

一、引言

格式塔理论由德国心理学家惠特海默、苛勒、考夫卡于二十世纪初创立,强调整体与部分的辩证关系。随着翻译研究跨学科性的加强,格式塔理论被引入翻译美学,用来研究翻译转换过程中原作艺术形象的整体形成及其再现。

文学作品作为艺术客体有相对独立的整体性,它不是语言成分的简单相加,而是言、象、意及其结构的高度整合,这就要求译者在进行文学翻译时不能只关注语言形式的表层转换,还要准确把握并再现原作的整体意蕴。著名学者夏济安先生在散文翻译方面造诣颇深,其译著《名家散文选读》中每篇译文都词畅意永一气呵成,在传达原作意义的基础上,更再现了原文风格。因此用格式塔理论研究散文翻译的风格再现,《名家散文选读》更具有代表性。

二、夏济安散文译作中的风格再现

风格需要整体把握,传达仍需回归到具体的语言文字,即“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刘宓庆,2005)。本文会在词汇、句法和修辞方面探讨译者是如何在微观上遣词造句以宏观上再现原文风格的。

1.词汇是文学作品的语言结构中最基本的组成要素,作家在构思语言时对每个字词都仔细推敲,反复斟酌(王平,2009)。美国十八世纪作家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蜉蝣》以物喻人,文风古朴,充满哲理与说教;译者夏济安在译文中用了大量的四字格词语和文言词汇,再现原文的典雅与理性。...they say I shall leave behind me, and they tell me I have lived long enough to nature and to glory...译文:他们说我年高德勋,为蜉蝣中之大老,身后之名,必可流传千古。

译者将 “long enough to nature and to glory”年龄大和评价高这两层意思融合成“年高德勋”,指年事已高但仍以品德高尚为荣,恰当而准确的传达了原文的意思; “A name they say I shall leave behind me” 直译是“我死后的名声”,但夏济安译为“身后之名”让人联想到“赢得生前身后名”.“流传千古”之意虽未在原文中出现,但也完美符合了“蜉蝣”的暗示,使译文更显一气呵成之势。源于中国古典文言文的四字格词语,结构固定、短小精悍,此处的恰当运用,增强了译文的简洁典雅,还原了《蜉蝣》的整体韵味。

2.句子是表达思想的最基本的语法单位,句式是重要的风格标记之一。写景散文往往描写细致入微,或由近及远或由前及后,但由于英汉两种语言的差异,在翻译时需要根据时间或空间顺序调整句子结构。例如霍桑的《古屋青苔》中的一例A humble token of the fight, yet a more interesting one than the granite obelisk, may be seen close under the stone-wall which separates the battle-ground from the precincts of the parsonage—it is the grave. 译文:牧师住宅,四周有石墙围绕,墙外就是古战场,墙角有坟一座,坟很简陋,没存花岗石那样引人注意,可是也是美国独立战争的古迹,而且更富于意义。

原文中主语“坟墓”位于石墙下,石墙在古屋和战场之间。在前面的段落中已经描述了古屋和战场,作者视线移到了石墙下的坟墓。译者认真整合了上下文,先以古屋和战场为过渡,然后交代了石墙的位置,然后是石墙下的坟墓;修饰语 “humble” 和 “interesting” 放在了最后。这样坟墓的位置就清晰明了的展现在读者眼前了。

3.巧妙的修辞手法是文章的特色,承载着文章的风格,译者创造性的运用修辞格,目的是为了传达原文的语言风格特点,避免译文平淡无奇,落入俗套。富兰克林的《蜉蝣》把蜉蝣拟人化,....the friends of my youth, who are now, alas, no more! And I must follow them; for,by the course of nature, though still in health,I cannot expect to live above seven or eight minutes longer.译文:我现在的朋友都是我青年时代的朋友的子孙,可是它们本身,咳,现在都已不在“虫世”了。我追随他们于地下的时候也不远,因为现在我虽然仍旧步履轻盈,但天下无不死之虫,我顶多也只能再活七八分钟而已。

此处描写的是老蜉蝣死前的哲思,以一种说教的、哲学的方式来讲话;夏济安在翻译的时候模仿了哲学家的口气,用看似一本正经的语言,却达到了趣味横生的效果。把虫子拟化为人,因此有了“虫世”、“天下无不死之虫”,而“步履轻盈”更使老蜉蝣的形象跃然纸上,活灵活现,读者也会忍俊不禁。类似的表达诸如...the sensible conversation of a few good lady ephemera...译文:再听听蜉蝣小姐蜉蝣太太们的高谈阔论……。文章结尾蜉蝣们正轻松愉快的交谈着,译者用了口语的表达方式,把众蜉蝣拟人化为“小姐”“太太”,而且还夸张的“高谈阔论”,生动形象的再现了原文整体的幽默感。

三、结语

通过译例分析可见在翻译实践中若再现原文风格必须统筹好整体与部分的关系,译者首先要宏观把握原作风格,通过语言的外形深入理解和体会原作的思想内涵、情节脉络、艺术手法等特点,继而感受原文的风格。然后要微观解构原作。篇章的风格是通过语言体现的,因此要回归到最基础的语言文字上细细咀嚼,如词句含义、语法结构、修辞特色等。最后才可准确再现风格。译者要排除不可译因素和英汉两种语言固有的差异,用最精当的译语再现原文。当然这需要译者有丰富的审美经验,高超的双语能力和不凡的文化艺术修养等。

参考文献:

[1]姜秋霞.文学翻译的审美过程:格式塔意象再造[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2]刘宓庆.翻译审美学导论[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5.

[3]王 平.文学翻译审美学[M].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2009.

[4]夏济安.名家散文选读[M].香港:今日世界出版社,1976.

[5]朱明炬.英汉名篇名译[M].江苏:译林出版社,2002.

猜你喜欢

蜉蝣石墙译者
不一样的数字墙
英文摘要
黄昏的蜉蝣
英文摘要
话说蜉蝣
话说蜉蝣
遇到幸运的石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