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商业在说什么?

2020-08-09 08:47:49 《商界》 2020年8期

或许商业在说,我们对于未知的探索,对于过去时光的记忆,对于人类感性行为的呼应。如果商业不能跟人类感性行为做出呼应,离生活太远,他就已经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很多大型企业都因为这6个词:远见、野心、决心、执着、活力、创新,而被人们记住—但这不是它们成为大型企业的原因。它们能够成为大型企业的真正原因在于:它们能够真正理解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能够真正理解人们对生活向往的价值;更重要的是,无论是远距离,还是近距离,它们都在分享价值。

所以,几百年来,很多企业家之所能取得商业的成功,关键是因为他们回归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品质的追求。尤其是在今天,在一个物质特别丰富的生活里,我们真正要关注的不是物质本身,而应该是回归生活本身。如果我们能够真正地回归生活本身,我们才可以真的理解什么叫“商业”,什么叫“生意”。

生意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商人们常说 “在商言商”,生意人常说 “我们如何做生意”,我们的确要很好地去理解生意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在过去100年的管理和工业历史中,人们谈论生意,往往是谈论如何拥有更多的东西。“更多、更好”是我们很多人的追求,我们可能更关注大量的生产和大量的消费。但是随着商业的回归,我们懂得了一个更重要的道理,就是我们要实现什么样的生活,我们怎么样才能够真的理解“理性价值”,也就是“这样就好”的理性价值。

而且,我们还应该告诉自己,大量生产和大量消费不是最重要的商业逻辑,最重要的商业逻辑应该回归到可持续性。

如果从生意的核心去理解,就会看到:技术,并不是技术本身。技术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人类创造出一个更好的生活空间。如果把技术和人类的生活空间做一个组合,可以理解技术的目的——释放人的生活,释放人本身,释放人回归到自己的命运和追求当中来。

只有按照这样的逻辑去理解时,我们才可以真正理解商业本身的价值,才能够回到价值意义上。

所以,人在生活当中,不是消费者,而应该是一个生活者。在大部分情况下,我们没有很好地理解商业跟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没有很好地理解商业跟人之间的关系。如果整个商业逻辑不沿着人本身的价值去追求,那么商业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

人们今天在谈中国的商业哲学,在改革开放40年后,世界哲学大会于中国召开,讨论中国传统文化、问自心、致良知的时候,我们还应该根本性地回到“人”这个问题上。当我们回到人的根本性上,当我们理解它是一个生活者,而不是一个消费者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地理解,为什么这些美好的事物能够存在下来,并被更多人来追求。

商業是交心的过程

商业最重要的还有产品本身,但是我们用产品跟别人交换什么?交换的并不是价格、贸易、博弈,而应该是一个交心的过程。

产品是一个“赠物”的过程,而不是卖一个东西给别人,企业应该把爱、惊喜和可靠交给别人。这才是商业真正内在本质的部分,这也是人们从事商业所应该回归的部分。

所以,商业的价值必须回到它的价值观和基本假设上,如果不能回到价值观和基本假设上,我们就无法讨论商业的概念。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内在的基本假设,这个基本假设是不是可以真正地统领商业的整个过程。

管理大师德鲁克在讨论真正有效的经营管理的时候提出:你必须回答3个假设:组织环境的假设、组织特殊使命的假设、完成组织特殊使命所需的核心能力的假设。这些假设必须回归到商业本身的追求。

其实,做经营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困难,只需要回到最基本的4个元素:顾客价值、合理且有竞争力的成本、有效的规模、深具人性关怀的盈利,这4个元素最终的盈利必须来源于对人性的关怀。如果你的盈利不能对人性有关怀,那么这个盈利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因此,从商业的常识和本质上来讲,企业应该提供的是生活方案,而不是消费产品。企业应该为整个生活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我们之所以认为商业是永续的,就是因为生活本身不会停,个体可以停。或许一组人可以停,但人类的整个生活不会停。当生活不会停的时候,只要你提供的是解决生活问题的方案,商业就得以永续。

我们未来的方向到底在哪里?未来对于商业来讲,融合生活、驱动人类进步一定会是下一个篇章。按照这样一个方向来判断未来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去了解商业本身具有的特殊性。从世界创造变化的角度来看,商业是人类最具弹性、最具重复性、最为有效的一个机制。

商业本身是在承载文明。回归商业常识和本质,那就是商业应该跟生活组合在一起。当你能够真正把商业跟生活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你才可以去真正建立商业本身内在的驱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