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键盘猫

2020-05-11 05:50:51 《少年文艺》 2020年5期

石若昕

1

申米诺支着一条腿,歪斜着身子坐在书桌前慢吞吞地打字的时候,潘仔的尾巴在桌面上扫来扫去,像座山雕一样霸占了这块山头。

申米诺将鼠标从它屁股底下抢走,它又走过去占领键盘,将身子彻底贴伏在键盘上之前,它凑到屏幕前看了看右下角,心中焦急:已经夜里十一点半了,她怎么还不睡觉?究竟谁是夜猫子?

而申米诺,也不负它期望地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你不要搞丢我的文件!”

在潘仔懒得多给一个眼神的漠然中,申米诺像农民在土地里翻捡地瓜一样,将双手插到潘仔肉乎乎毛茸茸的肚皮底下,随后毫不犹豫地将它端起来,移到了左手边。

撸猫虽爽,交稿更重要。

潘仔眼睛还没眯起来就被移到了一边,不满地爬起来,又挪到了键盘上,躺下。

申米诺再次将它端开。

潘仔再次爬回去。

申米诺将潘仔请到了沙发上。

潘仔在申米诺把它放上小沙发的瞬间,像根软掉的油条一样,从她的手臂间哧溜滑下,跃回了书桌,并安稳地趴在键盘上,正好压住了几个键,电脑立刻发出了“嗵嗵嗵嗵”规律的按键音。

申米诺想不起来刚才的稿件有没有保存,花容失色地冲过去将潘仔推到了一旁,狂摁保存键。

潘仔不满地叫了一声,扭头咬住了她的画笔,生气地磨了磨牙。

这电脑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刚买了没多久,就时不时地发出电器使用过度后沉钝的运转声,有时候睡了一觉起来开电脑,主机还是温的。荒唐的是,有一天申米诺在噩梦中惊醒,回头一看,电脑不知什么时候自动开机了,吓得她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申米诺检查完电脑里的稿件,松了口气,想了个新招。

她抱来了手边能找到的书,在键盘两边排出了两堵书墙,衔接着显示器和自己的手臂,试图躲在这里头防范潘仔的侵袭,但是,但是……

如果说女人是水做的,那潘仔应该是空气做的。

它在“壕沟”边上绕了一绕,以看似失去兴趣的姿态蔫蔫地爬到了电脑后头,在申米诺心中一喜,以为防住了它的时候,一颗被挤扁了的猫头,从显示器底部顽强地钻了进来。

潘仔全身伏在桌面上,从缝隙里钻回了键盘边上,用目光表达了自己内心十足的不屑。

看你还怎么用电脑?

潘仔取得了罅隙里的胜利,在申米诺颓废的目光中,安然地卧下了,挑衅的目光在她脸上扫来扫去,心想:“看,用不了电脑了吧?快去睡吧,我小弟还等着我呢。”

申米诺读不懂它的目光,皱着脸盯着潘仔无处不可爱的面庞叹了口气,揍是舍不得揍的,骂也是听不懂的,除了忍气吞声别无它法。

说真的,别的养猫朋友都抱怨猫猫喜欢半夜跑酷骚扰主人,潘仔一点动静都没有的,估计睡得比她还香,白天也一副困倦的样子。所以除去老在她工作的时候赖过来打扰这一点之外,潘仔其实哪儿都挺好。

不过打扰也可能是出自对主人的爱吧,嘿嘿。

申米诺自作多情地开心了一秒,接着在猫肚皮和猫爪的障碍中,艰难地使用着键盘和画板,不过此刻思路十分不暢,老也写不出个什么东西,倒是和她费劲的打字速度颇为相称。

她点开日历,叹了口气,点开了字数统计,立刻又叹了口气,叹得潘仔一愣一愣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申米诺像被自己咬破的玩具,正在扑哧扑哧漏气。

2

写不下去啊。

申米诺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放在旁边,潘仔立刻伸头过来要喝,申米诺只得又站起来,将水杯放到高高的斗柜上,避开潘仔舔过猫爪和生肉的嘴巴。

写不出来啊。

申米诺的眼神在桌面上溜来溜去,怎么看怎么乱,先是将几个空包装袋扔了,接着觉得电源线也不齐整,理好电源线以后,笔筒里有几支丢了盖子的笔似乎也可以清理一番。

反正只要不做正事,做什么都好。

正当她的家务劳动已经进展到了叠挂在椅背上的衣物时,背后传来了异样的声音,回头一看,果然是潘仔躺在键盘上,压出了急促的按键声,尾巴还在鼠标上轻轻甩动着。

它倒是对着杂音浑然不觉,眼睛已经闭上了,无比自在地小憩着。

“好在我保存了!”申米诺从潘仔身子底下小心地往外抽键盘,刚拿出来一半,潘仔又好生无耻地往前一伸,将大肉肚皮稳当地压了上来。

申米诺气哼哼地抱怨道:“哎呀!你怎么就天天赖这儿啊?你又不会用!尽给我添乱!”

说到这里,她猛地抽出了键盘,潘仔一时不察,顺着这劲儿滚下去,在书桌上翻了个身,伸了个懒腰,不满地看着申米诺:干吗呢?

申米诺弹了一下潘仔的脑壳儿,这个臭东西,每天吃完了睡,睡起来了拉,拉完了喵喵叫,叫完了啃家具,啃完了躺键盘,还不让人抱,天天打扰自己工作,干完了坏事就用无辜的眼神卖萌,简直让人无语。

越想越气,又捏了捏它肥嘟嘟的腮帮子,揉了好几下才解气:“看什么看?说你呢!放着旧键盘不躺,非要弄我正在用的键盘,你比我还喜欢用键盘啊?”

潘仔又爬过去搂着键盘,充耳不闻。

申米诺继续唠叨:“你用键盘的话我怎么工作啊?不工作谁给你买猫粮啊?你个白眼狼!再这样下去,要不要牵根绳子你跟着我出去讨饭啊?”

潘仔抖了抖耳朵,赖在键盘上,一副“随你说,只要把键盘让给我就行”的无赖模样。

搂着搂着,潘仔的眼睛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挣扎了几下,便彻底合上了。

见潘仔似乎又睡了,申米诺也合上了嘴,缓缓抽出键盘,继续今天的工作。

不过,还是写不下去,她撑着头,握手成拳,敲了敲自己的胸膛。

真的好难过啊。

3

在万籁俱寂、鸟虫息声的深夜,她总算能放下白日里揣习惯了的坚强无畏,和内心沉钝的伤感躺在了一起,与被刺伤的灵魂、咸冷的眼泪和焦虑的汗液蜷缩在同一片狭小的空间。

干吗要点开评论看呢?

她叹息一声,抽了两张面纸,胡乱地捂着脸。她感到眼泪一点点浸湿纸巾,透过纸巾,湿润了她的掌心,这不是她第一次为恶意的评论流泪,却没有哪一次比今天更厉害。

最新一期的短漫下头,几条评论无比戳心:

“十年如一日的画工,小学美术课没学好吧……”

“‘难看两个字,我就说一次……”

“先上好逻辑课再画漫画行吗?嘻嘻……”

省略号里,是无比难听的羞辱之词,她都不敢多看。不爱看的作品,不看就行,申米诺怎么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凑过来用那么难听的字眼嘲笑作者。这种被恶意伤害的痛楚,以至于哪怕夸奖她的评论何止百倍,但她控制不住地一遍遍点开那几个无理挑衅的评论者的首页,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显得岁月静好,一派善良平和的样子。

在她伸着脖子,点开那些装得可爱,其实内心暴戾无比的账号的时候,被她抽纸声惊醒的一颗猫头,也在边角,一并阅览了这些糟心的内容。

只有几根长眉毛的猫头,也一起皱起了脸。

气死了。

申米诺在12点前画完了明天的更新,才关掉电脑,带着一双哭肿的眼睛,扑到了床上,一秒入睡。

潘仔歪着头盯着满脸泪痕的申米诺,挤了挤眼睛,想:原来她是在为这个伤心吗?

4

听到申米诺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潘仔转身,几步跳到了书桌上,熟门熟路地开了机,熟门熟路地进到它的猫猫群里。

每当夜深人静,那些人类的QQ群和微信群偃旗息鼓的时候,无数个猫猫点开主人的手机,拥进它们自己的群里,有的互诉衷肠,有的分享奇闻,更多的却是彼此关心温暖和相互扶助。

潘仔不是个喜欢在群里发言的猫,说实在的,它也不怎么喜欢这种看起来乱糟糟的群聊,但今天它飞快地敲打着键盘,向大家求救:“我的主人申米诺收到很多不好的评论,她很伤心,我很心疼,怎么办?”

“喵呜,你多跟她撒撒娇,让她开心。”

“喵呜,要不要劝她改行?做其他工作?”

“喵呜,我们一起出力,把写差评的怼回去。”

看着一条条回复,潘仔陷入了沉思——撒娇,它已经做到极致了,可申米诺即使给它温柔和笑容的时候,眉心依然锁着烦恼和忧伤;让申米诺改行吗?不行不行,申米诺多么喜欢现在做的工作啊,每当坐在电脑前时,申米诺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溢着满足和快乐;纵然再难过,申米诺也从来不会去跟那些给差评的人争论,她向来是个与世无争的女孩……

那么,就让它来吧!潘仔想,比起熬夜,还有谁赢得过一只猫呢?

把猫群的对话框最小化,潘仔进入了申米诺作品的评论区。

潘仔皱着脸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昏暗的室内,只有荧屏幽幽的蓝光在小猫咪毛茸茸的脸上閃动着,那些令人难过的字符在猫瞳里流淌过去,直叫猫咪也气愤地“喵”了一声。

它蹲在键盘边上,两只爪子抱着鼠标费劲地选中回复框,愤愤地回敬了对方:“喵呜!”

良久,对面才回过来一个问号。

潘仔立刻用猫的语言反击:“你太过分了!”对面这次秒回:“你觉得装可爱能让你写的故事变可爱吗?呵呵。”

这是嘲讽的意思吗?潘仔琢磨了一下,用猫语回应道:“那你也不用发这么让人难受的评论吧!”

又过了一会儿,对面才回复道:“我知道你看见我的评论不一定开心,但也不至于脑子都被气坏了吧?发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字母!”

对面又回道:“实话和你说了吧,你三生有幸能和我最爱的画手合作,但我根本不喜欢科幻类型的漫画,也觉得这种题材根本不适合我最爱的画手的画风,要是你识相的话,自己主动退出是最好的!”

潘仔气到炸毛,弓着背尖叫了一声,想到对面的坏蛋听不见,只得在键盘上几番摸索,点开了记忆中的语音键,大声地咆哮了过去:“喵!喵嗷嗷嗷!喵呜!”

它说的是:“可是申米诺也是我最喜欢的人呢!你凭什么为了自己这么说她坏话?”

“神经病。”对面发来这三个字,就把潘仔干脆地拉黑了。

潘仔舞动着爪爪,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去消息,气得满地游荡,毛掉了一地。

它又愤愤地去喝了几口水,将猫粮嚼得嘎吱作响,才爬上床,窝在申米诺的肩窝里,心疼地叼着申米诺的头发,给她整理了长得不得了的毛毛,然后才给自己舔毛洗脸,边舔边气,气着气着,眼睛越来越扁,最后陷在被窝里,睡了个香。

5

醒来的时候,额头热得不行,申米诺淡定地伸手一捞,将趴在脑门上的潘仔抓到了怀里。

潘仔从睡梦中惊醒,扑腾了几下爪爪,反应过来后继续瘫在申米诺的怀里,耷拉着眼睛小憩。

她揉着昨天哭过后还有些肿痛的眼睛,走向电脑:“一天一夜没关机了,也不知道文件有没有崩。”

屏幕点亮后的页面,却让她愣了。

她放下手,使劲地眨眨眼,看着对话框,点开那条语音,潘仔气咻咻的嘶吼声把她都吓了一跳,也把摊着肚皮躺在床上的潘仔吓得一骨碌爬起来,左右张望。

哦,原来是它自己叫的啊。

潘仔喜滋滋地从床上跳下来,跃到申米诺的腿上,蹬直了后腿,将前爪搭在申米诺的肩膀上,把毛茸茸的大脑壳儿可劲儿往申米诺下巴上蹭。

“怎么样怎么样?我是不是帮你欺负回去了?”

潘仔得意地想着,两只琉璃似的眼珠子贼兮兮地望着申米诺。

申米诺将对话反复看了几遍,一把举起潘仔,举到空中,又放下来亲了又亲。

“啪。”

申米诺呈大字状倒在了床上,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容。像捆住自己的满身绳索突然松开,从身体到内心一片松弛。

真是太好笑了啊!作为旁观者,看着对方很认真地跟潘仔互怼,就像看着一出幽默无比的短剧。

是的,就像看剧。就当看剧吧!

你的作品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那么多喜欢你的评论你为什么通通都忽视,只介意那些不好的评论呢?不喜欢你的,让他们说就是了,说着说着就离开了。做更好的自己,留住那些喜欢你的读者,给他们更好的作品,这才是你要做的呀!

申米诺豁然开朗。一腔的愤懑,都释然了。

申米诺抿着嘴,将潘仔搂到怀里,轻轻抚摸着它的下巴,软软的、绵绵的,又韧韧的。因为自己的作品受到了指责,就将怒火倾泻到不能反抗的小猫咪身上。不敢直面言语中伤自己的人,不敢为自己辩驳,只敢对最亲近的小猫撒气。这样的她,和那个幼稚的读者,有什么区别呢?

好在小猫咪听不懂她的坏话。申米诺愧疚地想到,给潘仔开个罐头补偿一下好啦。

“对不起。”申米诺开了潘仔最喜欢的罐头。

“谢谢你。”申米诺将罐头里的美食拨到了潘仔面前的小瓷碟里。

“喵……”潘仔点点头,又摇摇头,“没关系的哦,都没关系的哦!”

在透明泛金的晨光里,申米诺抱着面碗,看着面前伸着小舌头“啪嗒啪嗒”吃得正香的小猫咪,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清凉的晨风吹过,在她的心里撩起了灵感的涟漪。

她喝完面汤,笑嘻嘻地躲开凑过来想偷喝汤水的猫猫头,只觉得自己又有了无限的动力。

6

又一个夜深人静,潘仔饶有兴趣地看着猫群里大家的聊天内容。

忽然,潘仔发现一张很熟悉的图片——它家的大门,门的右上角有一张潘仔的照片,那是申米诺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当初申米诺贴上去时特意抱着潘仔去看过。

潘仔仔细看着发出这张照片的猫的头像,是一只漂亮的橘猫。

潘仔心跳不由加快了。难道这位群友是自己的邻居?潘仔激动到差点颤抖,它到门边听了听,楼道里很安静。

“喵呜。”潘仔发出轻微而短促的叫声。

对面的那扇门里,似乎有了回应——喵呜……

发稿/赵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