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给月亮洗脸

2020-05-11 05:50:51 《少年文艺》 2020年5期

柏舟

1

“不好,有东西要撞上月球了!”控制室内,身着航天服的敖登,表情坚毅冷峻,正认真地观看着全息屏幕。

屏幕里,敖登驾驶着的飞行器,正从群星身边滑过。右上角的月亮大如一扇舷窗。屏幕左下角,另一架飞行器一直保持着距离。

敖登熟练地操作着,刚避开一块小陨石,远处迎面又有一块大的飞来。棱角分明的巨石,散发着幽幽蓝光。

“敖登队长,开启所有引擎,先全速避开这个大家伙!”腾格尔在后舱忙碌。

“快点给我装核弹,我要炸碎它!”敖登伸手划一下屏幕,屏幕分成九宫格,可以从多个侧面观看陨石,简直就是一块被放大一万倍的宝石。

“队长,不要再制造太空垃圾了,我建议用超引力捕获!”腾格尔靠近控制室,航天头盔内,是一张稚嫩又可爱的娃娃脸。

“也好!敖登呼叫塔拉!敖登呼叫塔拉!”敖登呼叫,“目标前方,和我一起从两翼包抄,准备打开引力伞。”

“敖登队长,塔拉明白!塔拉明白!”屏幕一角,显示出一张瘦削男孩的面孔。

群星闪烁的夜幕,一个发光的气泡在向前者靠近。这是两架高速旋转的飞行器,白光笼罩。幽暗的星空背景下,从远处看就是两个飘移的气泡。两个气泡排成一线,从两侧慢慢靠近陨石。同时发出几束炫目的蓝光,像两只手一样将陨石捕获。

黑暗星空的背景上,魔幻的蓝光画面不断抖动,两个白色光斑不断地抻拉。稚嫩的对话声变得神秘而空灵。

“敖登队长,塔拉请求新的指令!我们不能总是保持这样,能量会很快消耗尽。”

“塔拉,你是想放弃!”

“敖登队长,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它发射到宇宙深处!”

“塔拉,我想把它带回地球,没准这上面全是宝石呢,你看它有多么漂亮!”

“不管它多么漂亮,它只属于夜空。把它带回地球会给我们宁静的草原带来灾难!”

“放弃吧!塔拉!”

引力伞瞬间绷断,巨石飞向宇宙深处,两架飞行器并肩返航。

2

千里草原,蓝天白云,在远离羊群马群的一处洼地,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白色建筑,像透明的水滴,里边的事物却一点也看不到。走进“水滴”,里边还有一层玻璃,表面隐约显现字幕:塔拉少年科技孵化基地。继续进入,里边又是许多蒙古包一样的透明建筑,内部矗立着一座座发射塔,还有各种样式的航天器。回收架上,两个圆圆的“大蛋壳”正慢慢打开,里面先后走出三个穿着宇航服的少年。

敖登摘掉头盔,甩一下马尾辫,“大本营,我们又回来了!”

腾格尔手举头盔钻出航天器,“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另一座航天器,走下塔拉,“草原一片月,我是月中人!”

“这是谁的诗,我怎么没听过?”敖登坐到地上,“你把自己当吴刚了,可惜我们无功而返。”

几个少年脱去航天服,直接躺在大厅光滑明亮的地上。

腾格尔:“第一步近距离观察月亮的任务已经完成,下一步我们的‘洗脸计划怎么进行?”

“嗨,你们回来啦!”阿木从远处飞跑过来,“看到嫦娥姐姐了吗?我以为你们要在月宫住上几天。”

敖登坐起,“你要是跟我们一起去就好了,我们差一点就给你带回来一颗大宝石。”

“早看到啦!整整两天,我守着全息屏幕,一直没敢合眼。”阿木坐到地上,“你们近距离看到的月亮怎么样?说说感觉!”

腾格尔:“我们应该先休息一下再讨论我们的计划,我要去冲个澡!”

“建议我们全体休息一天,各自回家汇报一下,”塔拉说,“省得让他们担心!”

阿木:“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们也应该跟我一样,一直通过屏幕关注着你们!”

敖登:“那我们就更应该先回去跟他们团聚,休息一天,明天回来讨论我们的计划!”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阿木顺口吟诗一首。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吗?”敖登接口,“我们的讨论应该在草原上进行,我还没有体验过‘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感觉呢。”

3

月夜草原。天空月明如镜,地上银光遍撒。敖登四人小组在草地上围坐成一圈。

“围坐草丛里,弹琴复长啸。草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腾格尔看着天空吟诗一首。

“我反对,以后谁也不要随便更改我们祖先留下来的文化财富。”阿木也看着天空,“敖登,我们的讨论开始吧!等忙过这阵子,我们专门开一场以‘咏月为主题的诗文朗诵会。”

“塔拉,你怎么老提不起精神!”阿木说,“我们这个小组可是由你的主人出资,以你的主人命名的。”

塔拉回应:“你们不知道,我的主人晚上老让我加班,给我弄了好多题来做。”

“他们那些问题,对咱们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腾格尔说,“我的主人也一样,经常弄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来烦我,一般来说,我只用后脑就给他解决了。”

“我的主人问题有点严重,一个小屁孩,他总是思考一些哲学方面的问题。”塔拉一脸无奈地说,“你们知道,目前这还是我们的弱项!”

“先别谈弱项强项了,赶紧开始我们的讨论吧!”敖登说,“我们的‘给月亮洗脸计划马上就要实施,可是有人一直没有想通。”

“月亮自古以来就挂在那里,我们的计划会影响到亿万人的感受,人类已经接受了现在的月亮,”塔拉望着天空,“小时候我就是听奶奶的故事长大的。”

“你说的那个你不是你!”腾格尔说,“我的主人也是一样!”

“可我们的计划已经准备了那么长时间,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我们的尝试非常有意义!”敖登说,“再说我也没想把月亮变成一面大镜子,我只想让上面的影像更清晰、画面更美好!”

“移舟泊煙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阿木随口吟出一首古诗,“我不反对我们的计划,不过我担心,经过清洗后的月亮,没有了那种朦胧的诗意。”

“我也喜欢那些诗,可是我们现代人的脑子里早就没有了那种诗意的追求,”塔拉说,“我想更多人看到月亮变得像大镜子一样明亮,肯定会非常开心!”

“可是你说过,只会对嫦娥、玉兔和桂树的影像稍作修饰,不会破坏古老传说在我们心中的美好印象!”阿木站起来。

“肯定不会破坏,刚才是我表达有误!”塔拉说,“我们的原计划不会改变,这点你放心!”

“我是真有点不放心!”腾格尔也跟着站起来。

4

幽深的夜空,群星闪烁。镜头慢慢向月亮推进,直到月球表面。

一条细长的金属轨道,像呼啦圈套在月球的腰上。细看轨道并没有任何支撑,悬浮在月球表面。轨道上有五辆铲车一样的装置在不停前后移动,巨大的挖掘臂伸缩自如地调整着位置。

草原上巨大的白色建筑里,有一间专属于敖登他们四人团队的控制室。室内,占据整面墙的全息屏幕上,正显示着月球表面。轨道下面坑洼的月球表面清晰可见,几辆铲车停止动作,它们在等待新的指令。

“调试完毕,我们可以开始了!”面对屏幕,队长敖登下达命令。

“Yes,Sir!”其他队员齐声回应。他们胳膊上都戴着金属手套一样的控制装置。塔拉的装置更为特殊一点。

“倒计时开始,五、四、三、二、一!”

隨着一声令下,四个人非常缓慢地摆动手臂。屏幕上的铲车开始工作,巨臂向月球表面伸长,向下开始挖掘。

“你们要向我学习,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随着塔拉的缓慢动作,有两台挖掘机像两只手在互相配合。

“注意掌控我们的挖掘深度,观察月球表面尘土的滑落!”队长敖登提醒大伙。

屏幕向月球推进,事先标记的工作线闪烁着。

“切换屏幕到自然视角,我们看一下效果!”腾格尔提议。

巨大的屏幕,群星闪烁,银盘样的圆月当空。

“看看月桂树,好像确实比以前更清晰了一点。”阿木说,“我们下一个目标确定是嫦娥姐姐吗?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敖登回应:“我们之所以选择月桂树,就是想先试一下,如果人们反应良好,我们再进行下一步!”

塔拉接过话来:“我敢肯定,没人会理我们,大家包括我们的父母,他们都忙着挣钱,没有时间‘举头望明月,低头的时间都用来工作和学习,哪还有时间思故乡?”

腾格尔不解:“塔拉,那你是什么意思?整个计划可是你最先提出来的!”

这时月球上由塔拉控制的两辆铲车突然开始抖动。

“怎么回事?”敖登回头看塔拉,“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按理说我们不会被情绪所左右呀!”

5

在控制室一角,腾格尔手里拿着塔拉的假发,协助敖登对塔拉的控制系统进行检修。塔拉的后脑和背部被打开,里边是错综复杂的电路,连接着大小不一的控制元件。

“很奇怪,找不到任何毛病!”敖登问塔拉,“你之前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吗?”

“没有,一点也没有!”塔拉说,“不过我怀疑是一种思想的病毒,造成我的运行紊乱,赶紧向主人求救吧!”

6

夜晚的草原,宁静而神秘。皓月当头,群星闪烁。十几座蒙古包错落排列在草地上,四周有马群、羊群。

在一座蒙古包外的草地上,闪现四个人影。

“塔拉!你的替身出故障了!”是敖登的声音,“我收到它们的求救信号!”

塔拉:“我们明天还有活动,该去睡了,它们自己能解决!”

阿木:“我感觉这次有点不一样!它们吟诗时我就感觉有点不舒服!”

“围坐草丛里,弹琴复长啸。草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腾格尔看着天空,

“这首诗被篡改了,可我心里并没想那么做!”

敖登:“你的意思是说,有外界因素在影响它们的思维?”

“有人在干预我们的整个洗脸计划!”腾格尔看着天空,圆圆的一轮满月,桂花树变得清晰无比。

发稿/庄眉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