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快递两只鸭

2020-05-11 05:50:51 《少年文艺》 2020年5期

阿基米花

奶奶不是老巫婆,但是奶奶整天拿着一把破扫帚扫她的院子。

院子里有一小块菜地,一口冬暖夏凉的水井和一大堆柴火。奶奶嘴里经常念叨着,院子里可以养两只鸭。可奶奶不是老巫婆,扫帚没有实现奶奶的愿望——院子还是没有两只鸭。

不过奶奶真的是位美食家,她一手养大了自己的十二个孩子,还帮忙照顾过她的十二个儿女们的二十多个小宝贝。

以前奶奶家里人多,粮食不够吃,种菜的地更少,没菜吃的时候奶奶发明了一道菜——炒石头。具体做法很简单,先捡一些拇指大小的鹅卵石,把它们洗得干干净净晒干,然后放入油锅里用猛火炒,等石头炒烫之后再加上少许蒜末、葱花和盐巴。这样一盘美味的石头就炒好了,炒石头这道菜很入味,吃起来也很香。奶奶会让她的孩子们盛好饭,每人夹两块石头舔一舔下饭吃。孩子们经常一块石头还没舔完,满满一大碗饭就吃完了。奶奶不是老巫婆,只是会炒石头而已。

奶奶还会做南瓜饼。奶奶的南瓜饼不是南瓜做的,而是用她收集的南瓜蒂做的。家里孩子多南瓜也不够吃,所以奶奶就收集了别人家丢弃的南瓜蒂,清洗干净放在石磨上磨成粉,然后做成一个一个南瓜饼给孩子们加餐。据说好吃得不得了。奶奶不是老巫婆,只是奶奶的南瓜饼不用南瓜做。

奶奶烧的猪饲料也应该超级好吃,因为奶奶养的猪特别肥特别大。必须告诉你一个秘密,猪长大了不长圆也不长方,它是长扁的,又高又扁,就像一堵墙。以前奶奶每年都有两堵墙八百斤猪肉!奶奶真的不是老巫婆,只是她养的猪大得好似一堵墙。

这都是奶奶以前的事了,现在奶奶只是每天拿破扫帚扫院子,她说院子里要有两只鸭就好了,因为她实在有点想孙子头头。

寒假回家过年之前,头头妈妈给奶奶买了羽绒服、羽绒裤准备寄回给奶奶。

头头自告奋勇为妈妈打包快递,心里想给奶奶一个意外的惊喜,他偷偷地在羽绒服里塞进了两个鸭舌、两个鸭头、两袋鸭脖子、两对鸭翅、两对腊鸭腿、两盒脆皮鸭、两对鸭掌和两个咸鸭蛋,把羽绒服塞得鼓鼓囊囊的。

快递箱子包好后,头头神神秘秘地交给妈妈,妈妈一提箱子感觉很沉重,问道:“羽绒服怎么这么重?被你弄湿了吗?”

“没、没、没,我给奶奶放了点零食而已。”头头轻巧地回答妈妈。

于是妈妈叫了通通快递把羽绒服寄了出去。

第二天下午,快递员问了半天才找到奶奶的院子,把一个大箱子交给了头头奶奶。

“你看看,我儿媳妇多乖巧!”

“你瞧瞧,我孙子多孝顺!”

奶奶见到谁都要拉到院子里看看她收到的快递。羽绒服、羽绒裤、鸭舌、鸭头、鸭脖子、鸭翅、腊鸭腿、脆皮鸭、鸭掌、咸鸭蛋被奶奶整整齐齐放在院子里晒着冬天的阳光。奶奶心里嘀咕着:好好的整鸭非得这么大卸八块包装起来寄给我,不好给我寄两只活鸭嘛,真会制造麻烦!不过奶奶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她决定先把羽绒服、羽绒裤洗一下,过年就穿这一套衣服啦。奶奶要把羽绒服、羽绒裤的鸭毛气味洗掉。

于是奶奶在院子的水井边上架起一口大铁锅,用柴火开始烧洗衣服用的热水。不一会儿,奶奶的院子里就升腾起股股白烟,大铁锅上开始冒出热气。奶奶把羽绒服、羽绒裤放进大铁锅,夹去几块柴火控制水温,继续一边洗一边煮,洗出了一锅子黄乎乎的鸭毛汤。

衣服洗好了,奶奶把它们晾在院子的竹架子上。把热水倒了奶奶觉得怪可惜,于是想就着热汤热锅头把头头寄来的零食也煮软再吃。

因此奶奶又把柴火添回去,她往大铁锅的鸭毛汤里依次放入两个鸭舌、两个鸭头、两袋鸭脖子、两对鸭翅、两对腊鸭腿、两盒脆皮鸭、两对鸭掌和两个咸鸭蛋。她一边拆包装一边自言自语:“好好的一整只鸭,非要这么一袋一袋分开包装!”

接着奶奶又从小溪边掰来几根晶莹剔透的冰凌子扔进大铁锅,然后在大铁锅里倒入一碗玉米粉、一碗糯米粉、一碗方便面、一碗黑木炭、一碗灰、一碗酱油、一碗醋、一碗黄酒、一碗小苏打、一碗生姜、一碗大蒜。

奶奶不是老巫婆,她不是在调制魔法药,她只是会炒石头、养孩子和养猪。她要把这堆鸭头鸭脑的零食烧得软软的再吃,就在这口大铁锅里。

柴火毕毕剥剥地燃烧着,奶奶得意地拿起扫帚,一边扫院子一边小心仔细看着她的鸭子大杂烩。

奶奶一边扫一边自言自语起来:“院子里有一口大铁锅,大铁锅里有两只鸭,一只黑和一只白。”

大铁锅里冒着发紫发白的热气,锅里的棕褐色的汤汁翻滚着,鸭舌、鸭头、鸭脖子、鸭翅、腊鸭腿、脆皮鸭、鸭掌和咸鸭蛋杂乱地窜动着互相碰撞着。

汤汁越来越黏稠,热气越来越稀少,柴火还在旺旺地炙烤着大铁锅。

奶奶继续扫院子,一边扫一边添柴火一边念:“院子里有一口大铁锅,大铁锅里有两只鸭,一只黑和一只白。”

铁锅被烧红了,院子里飘起了焦糊味,都是鸭的气味。奶奶一着急扔了扫帚,跑到大铁锅边大声喊:“该死!”“呸呸呸”往锅里吐起口水——奶奶一着急,她想用口水来灭火。

“真是该死!煮熟的鸭子都飞了!”奶奶懊悔地说着。没等奶奶说完,“嗖”“嗖”两声,大铁锅里飞出两只大块头鸭子,一只黑,一只白。

“乖乖隆地咚噢!”奶奶吓得连忙抓起地上的扫把全副武装地盯着两只鸭子,“院子里真的来了两只鸭呢!一只黑,一只白。”

这下把奶奶乐坏了,院子里真有两只鸭!

白的一只奶奶叫它丫丫,黑的一只奶奶叫它头头。

奶奶一兴奋拿起手机给头头打电话:“喂——喂——喂!宝贝头头,你给奶奶寄的两只鸭子,奶奶收到了!”

头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奶奶,什么鴨子?我只寄了鸭舌、鸭头、鸭脖子、鸭翅……给您吃的!”

“我把它们煮了,煮熟的鸭子就会飞了!它们活啦!就在奶奶院子里呢!”奶奶激动地告诉头头。

“妈妈,奶奶变成老巫婆了!哈哈!真有趣!”头头在电话那头兴奋地告诉了妈妈。

收拾好大铁锅,打扫好院子,奶奶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两只鸭子。奶奶发现白的鸭是糯米粉的颜色,黑的鸭是木炭的颜色,嘴巴和掌蹼是玉米粉的颜色,它们的鸭毛都是卷的——因为是鸭毛汤和方便面煮出来的。

这时黑鸭子开口说话了:“谢谢老奶奶,是您成功帮我们复活了!”

“你这鸭子怎么说话的?不是应该嘎嘎叫的吗?怎么说起人话了?哈哈!”奶奶更开心了。

“我们俩本来是童话故事里的黑天鹅和白天鹅,在王宫里吃了太多垃圾食品,越来越丑,最后被王子抛弃了,王子还施了魔法咒语把我们也变成了垃圾食品。”白鸭子悲伤地告诉奶奶。

“幸亏您在大铁锅里吐了三口口水,让我们学会说人话,我们也就不会像鸭子那样‘嘎嘎叫了。另外我们的身体是被冰凌子融化后的冰水粘在一起的。”黑鸭子补充说明。

“简直太神奇了!难道我是个老巫婆吗?哈哈!”奶奶自嘲道。

之后大家都知道奶奶是个“老巫婆”了,她也不再天天扫院子了,她有两只会说人话的鸭子陪着她。而且这两只鸭子还会飞,因为在复活之前它们是天鹅。

过年的时候,头头一家回到了奶奶家,奶奶穿着一身崭新的没有一点鸭毛味的羽绒服脸上笑开了花。

奶奶煮了白鸭子下的鸭蛋给他们吃,他们吃了都说有点咸。头头开玩笑说:“奶奶你这‘老巫婆是不是又施魔法了,煮的鸭蛋都有点像咸鸭蛋!”

“白鸭子下的蛋本来就咸,省了‘老巫婆好多盐呢!”奶奶笑眯眯地告诉头头。

春天来的时候白鸭孵出了一群卷毛小鸭子,有白的、黄的、黑的、灰的,白鸭和黑鸭一起带着它们跳入奶奶院子前面的小溪里。

奶奶坐在小溪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和小鸭子们一起哼着儿歌:

门前小溪边,游过一群卷毛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发稿/沙群 朱云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