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古人的芳香战“疫”智慧

2020-02-20 04:37:05 《齐鲁周刊》 2020年3期

韩玉亭 米宗

山东慧通香业生产的祛疫避瘟香,采用了苍术、艾叶、黄柏、菖蒲、白芷、檀香、沉香、甘草等18味药材巧妙配伍,可化湿辟秽、防瘟疫等。

昌邑市人民医院都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辟瘟丹”基础上制作了“避疫散1号”中药烟熏剂方。

“凡瘟疫之流行,皆有秽恶之气。”

古人对香草的钟爱,除了自喻高洁外,更接地气的是给空气消毒。《本草拾遗》曰:“烧去恶气,除病疫。”香者,天地之正气也,故能辟恶而杀毒。疫症源于秽气,预防疫症需扶正祛邪、芳香辟秽。

我国先民很早就懂得焚烧艾叶、菖蒲等来驱疫避秽,古人用芳香疗法来医治疾病,绝大多数是采用熏蒸法。每年端午节熏燃各种香料植物来杀灭越冬后的各种病菌以减少夏季的疾病一直流传至今。据秦代出土的竹簡记载,凡来秦国入城的宾客入城时,其乘车和马具要经过火燎烟熏以消毒防疫。

根据《中国疫病史鉴》,从西汉到清末,中国至少发生过321次大型瘟疫。《黄帝内经》《温病条辩》《千金方》《伤寒论》等都有用熏香来防治瘟疫的记载。《太平圣惠方》记录了多种香疗防疫的方法。马王堆汉墓中出土的文物中,就有多个装有辛夷、花椒、佩兰等香药的香囊、熏炉、香枕,可见当时的人们用香药来清洁环境、防治疾病已经成为一种习俗。

新冠肺炎是急性呼吸系统疾病,中医认为应属“温病”“瘟疫”范畴,历史上即以焚香熏烟、香药嗅鼻、佩戴香囊、穴位敷香等“空气消毒法”来防治。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介绍,在疫气流行时,房内可用苍术、艾叶、丁香等药熏烟。香药大多有芳香化湿、通经开窍、清热解毒等功效,用于公共场所进行预防或私人居室进行空气消毒,既能辟秽,又能化湿以消除疫毒。《太医院秘藏膏丹丸散芳剂卷二》记载了避瘟丹和逼虫香等香方,其中避瘟丹的主要配方为:乳香、苍术、细辛、生草、川穹、降真、白檀、枣肉丸。焚烧此香,可以避瘟邪气。

佩戴香囊,借气味挥发可以防治疾病,体现了中医治“未病”的思想,用鼻嗅给药的方法,借药性鼓舞人体之正气,辟除秽浊之气,来提高免疫力。《理瀹骈文》记载了香方“辟瘟囊”,用羌活、大黄、苍术、柴胡、苍术、细辛、吴萸等细末佩于胸前,用于预防瘟疫。

搐鼻疗法也是中医传统外置法之一,将芳香药物研为粉末,吹入鼻腔,或闻香气,来醒神开窍,辟秽解毒。《肘后备急方》记载了“赤散”香方:牡丹、炙皂荚、细辛、干姜、附子、肉桂、真珠、踯躅等等,捣筛为散,用纱布包塞鼻子,可以感受疫疠、瘴气、瘟疫病毒者。

敷香法是将芳香药物研成细末,将香丸、香药敷贴于一定的穴位或患部,让药效通过皮肤、经络而产生效应,有益气扶正、温经散寒、祛风除湿、活血通络的作用。《外台秘籍》中用雄黄散(雄黄、朱砂、菖蒲、鬼臼涂于五心、额、鼻、任重、耳门)作为辟瘟方。

昌邑市人民医院都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昌邑市人民医院治未病中心,原南逄医院),以“避瘟丹”为基础,结合藏医香药外治理论,辨证论治制作了“避疫散1号”中药烟熏剂方(主要成分为艾绒、苍术、乳香等),“此药室外烧之能令瘟疫不染,空房内烧之可辟秽气”。

使用中药烟熏进行空气消毒,烟雾能随空气弥散到每个角落,不受时间、温度、湿度限制,操作简便,对人体及器械物品无污染及腐蚀作用,可作为预防呼吸道疾病而推广使用。昌邑市人民医院都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还辨证论治古方,用吴茱萸、白芷、藿香、薄荷、紫苏等等芳香开窍类药物配成香囊,为防治一线的工作人员、辖区的高危人群以及周边群众提供防毒香包。

古人熏治消毒常采用的药物有艾草、苍术、贯众等。苍术的药用机理是健脾、燥湿、解郁、辟秽。端午节前后,古人有用苍术“辟疫邪”的习俗,或用苍术熏屋,或以苍术和辛夷、薄荷、苍耳子、紫苏、细辛、云香草等多种中药做成香袋、香囊挂于室内、佩于身上,达到辟疫邪、身芳香之功效。

山东慧通香业以天然香料制作的避瘟、天龙、灵虚、愈疾等香品及香牌,因其在空气消毒、增加免疫力等方面的效果,也在疫期得到了更多关注和咨询。传统中医学理论与古人历久之经验相辅相成,以香药于日常普熏,洁净环境、祛除晦邪、预防时疫,所谓一举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