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过招儿

2020-02-12 05:11:53 《辽河》 2020年1期

董斌

从高速并入省道,拐了个弯儿进入乡村公路。大路不走走小路,线路有点诡异,“间谍”一样,最起码像是来踩点的“窃贼”。老王得意地笑,懂个屁,高速路上能有卖古董的?城里古董商精得跟猴似的,你能“捡漏”?就这城乡接合部最好,只要你的眸子够亮,别“打眼”,也许就能捞到点意外之喜。

这么想着,车子停靠在一所平房边。老王若无其事地钻进了一家古董店,和老板打招呼、寒暄,很熟络的样子,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玩家。老板倒也敬重,客来上茶,然后回到椅子上,也不说话,满屋子东西任你看任你瞧,也是一副见惯世面的样子。两人似乎不是在做买卖,倒像是一场角斗前的互相试探,场上比分1:1。老王喝了口茶,表示这一篇翻过去了:“茶好啊!正宗的龙井。”笑了。

“茶,物件儿都不差,您看上去也是行家,随便瞅瞅,有中意的没?”也笑。这一来一往过后,老王再起身,老板就不坐着了,老王问什么就答什么,一副谦恭却并不特意讨好的样子。老王故意挑了几个自己大致了解价格的家具问了下,老板说得细,说得实,说得在理。老王心里暗暗点了头,“幌儿不大。”下了定义,这才开始真正瞧物件。双方试探完毕,又是个平局。老板这时说了句:“真人不说假话,您面前没大幌儿,放心。”

老王心里也落聽了,也不用玩“顾左右而言他、问鹿装看马”的路子了。他看中一款“子岗玉牌”,清末民初高仿的。别的“子岗玉牌”都是长方形的平安牌,而这牌子更像是长命锁,老王也是头回见。牌子正面左上方是观音头像,右下角一山一水一人一孤舟,取的是菩萨慈悲,普渡众生之意。背面写有四句诗“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情思寄笔下,开卷百花妍”。更让老王觉得离奇的是,观音头上布满编织的花朵儿,这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况且这牌子青白玉磨地,造型独特,雕工精巧,纹饰规整,棱角分明,流线顺畅,即便是现代仿品,也是凤毛麟角,值得收藏。

直接问价,老板出价“一千五”。老王说贵了,老板还价“一千二”,老王抬腿就走,老板说:“别人家看看也好,要是比我这便宜,你回来我再降一百!”老王前脚迈出门槛,半转身回来说你算了吧,一千块我都不要。老板笑而不语,眼里看不出什么明细。这一局,可就瞧不出胜负输赢了,连平局都算不上,一个耍的是虚晃一枪,一个玩的是欲擒故纵,场面上是互相缠斗,难解难分。

失之东隅,得之桑榆。老王在这边没旗开得胜,却在另一家马到成功。一句话,“捡漏了!”好比是花了北京布鞋的价儿买了双意大利皮鞋——三千元拿下个紫檀小茶几,老物件儿,漆黑。老王吐口唾沫,使劲儿蹭了蹭,不透,心里 “咯噔”一下,用袖口使劲擦,“牛毛纹!还出金星了!”数钱,拿东西,走人,走得越快越好。女老板跟出来说,大兄弟,其实我真没挣几个钱。我们这儿做买卖都实在,别看靠着马路边,一天也没几个人,都顺着高架走了,有时候几天都不开张,有人出价,差不多也就卖了。老王听了,仿佛一语道破天机,心里更有谱了。

拎着茶几返回上家,进门还故意甩了两下。老板一笑, “好东西,到代。”老王说,咱俩这生意也别黄了啊,我还有事,五百,我撂下钱咱们成交。老板说,八百是最低价了,再低连房租都赚不回来。老王说,那好吧,我也不能让你做赔钱买卖啊,一拍两散,下回再见。

他晃晃悠悠出了门,心想的走出几步老板就往回拽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倒是人家骑着摩托车走了。老王有点后悔了——看着表面是平局,可心仪的东西没到手,白费了半天唾沫星子,满盘皆输!

“哎,大兄弟,快回来、快回来!我老公走了,我做主了。”女人站在门口向他招手。

老王回头,脸上堆出好几层褶子:哥们儿赢了!

老王开车走了。老板也骑着摩托回来了,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