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一封发给天堂的微信

2020-02-12 05:11:53 《辽河》 2020年1期

鸿利

1

杏花躺在临河市中心医院透析室里的病床上,她的左胳膊昨天刚做过手术,埋下了透析用的漏管,现在正插着导管,身旁的血液透析机此刻发出轻微转动的声音。随着机器的旋转,杏花身体的血液从左臂的一支导管流出,经过透析机里血液过滤器,将血液中的毒素和水分子排出到机器下方的白色硬塑料桶中,过滤后的血液又经过另一支导管,返回到杏花左臂漏管的另一头。就这样杏花的全身血液在她身体和透析机里来回流淌着。

杏花患上了严重的尿毒症,现在只有血液透析才能维持她二十八岁的生命。医生告诉她,如果遇到合适的配型是可以换肾的,不过那需要高额的费用,而且还要长期用排斥药维持。杏花知道那是她不敢奢望的。

透析机在旋转,杏花的心在翻江倒海。她此刻的心情就像窗外的雾霾,昏暗一片。想起一年前法院送达的离婚诉状,想起自己年纪已高的父亲和年幼的女儿,想起自己现在的病情。杏花感到心酸和委屈。她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任泪水浸湿被子。在杏花的脑海里,她不断地回忆着自己的种种遭遇和命运的安排……

杏花生长在临河市近郊的农村,叫杏树村。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有个长着20多棵杏树的园子,一家人一年就靠这个杏园维持生计。在杏花读高二那年,一天,天空飘着细雨,父亲从杏园下山,由于雨天湿滑,父亲不小心脚下打滑,单膝跪在山上的碎石上,造成膝盖骨粉碎性骨折,幸亏被路过的乡亲发现,才被抬下了山,后被120急救车送进了市医院。虽经医治,但还是落得个右腿残疾。家里失去了主要劳力。杏花的母亲身体也不好,患孝喘病多年,长期吃药。面对这样的家境,懂事的杏花决定辍学,老师和同学为她惋惜,都在劝她,可杏花还是悄然离开了临河市三高,那年她十八岁。

就这样,杏花一改往日的学生气,变成了刚强的女孩,撑起了这个家。在杏园活忙时,她早早就到了山上,用从父亲教她的杏园管理技能,把杏园打理得很规整。她还开荒了一块地扣上一个大棚,里面种上草莓。每到晚上回到家休息的时候,她就用手机上网,学习果树管理知识和草莓种植技术。有时,杏花也在朋友圈里与微友聊天,她还参加了市内的“爱心群”,结识了很多好友。杏花很善良,懂得感恩。她经常和群友去敬老院看望老人,还捐资助学。没事时,杏花就喜欢看朋友圈,看一些新闻和趣事,也喜欢在群里群聊。有时她还喜欢跟对心思的群友单聊,这是杏花最开心放松的时刻。父母看到懂事能干的女儿,心里很是欣慰。父亲虽然拄着单拐,很少去杏园帮她,但是,闲不住的父亲,在自家的院里,养了二十多只鸡,也能贴补家用。这个家虽不富裕,但温馨和睦,杏花很知足了。

在杏花23岁时,经村里人介绍,杏花认识了一位从外地来打工的华子。

华子在村里新建的一个化工厂上班,是个销售员,比杏花大四岁,平时经常跟着管销售的负责人跑外地,回厂后就在厂里单身宿舍住。化工厂多数工人都是从本村招来的,也有邻村的。本村的工人和华子熟络了,就有好事者给他介绍对象,这样华子就和杏花相识了。杏花和华子相处半年就结婚了,新房就是挨着杏花父母的住房新建的三间楼座。婚后第二年,杏花生了个女儿,小名叫妞妞,杏花的父母很是高兴,可杏花没有看到丈夫的笑容,这让杏花心存不安。

在妞妞三岁时,杏花的母亲孝喘病发作,没有抢救过来去世了。母亲的离去让杏花沉浸在痛苦之中。

然而,更给杏花雪上加霜的是,丈夫华子去南方搞推销,说时间要长一些。杏花和往常一样,没有在意。开始华子还有电话和微信联系,也每月往杏花的银行卡里打钱。不过,后来发微信说要和杏花离婚,理由是他父母怨她没有给他家生男孩。杏花不同意离婚,要华子回来说清楚。再后来,华子就玩个“人间蒸发”,电话打不通,微信也不回。半年后,杏花接到的是当地法院的离婚传票。这无形给了杏花迎头一击。这场诉讼官司也打了很长时间,华子没有到场,只是聘了委托律师。离婚的理由是华子在南方有了新欢。这场离婚官司虽然华子净身出户,管孩子的抚养费,但还是给杏花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在离婚后近一年时间里,杏花总是感觉云里雾里的,经常是一个人发愣,做事拿东忘西的,腿和脸也经常浮肿,有时还喘不上来气。杏花以為也和母亲一样是孝喘,吃点孝喘药就没事了。

一天早上,父亲去喊女儿。当他看到杏花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脸上红肿时,他连忙打了急救电话,把女儿送到市医院,这才查出是尿毒症……

杏花想着想着,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杏花心里念着,老天爷,你怎么这样狠心折磨我啊,怎么忍心折磨一个善良弱小的女子啊!是我前世造什么孽了吗?你这样对我!杏花脑海里闪出轻生的一念,转念想到女儿妞妞,她不敢想,也不能想,她忍不住哭出了声。

杏花,护士来到她的病床前喊着她,别哭了,你要调整好心态,这样才能对病情有好处。护士安慰着杏花。

四个小时的透析过程,加上胡思乱想,弄得杏花头昏眼花。她从病床上慢慢抬身坐起,依照护士的叮嘱,她用透析病人专属的蓝布包裹的胶皮套套在自己的左手臂的漏管上,这是保护漏管不进细菌。她也清楚,凡是带上这蓝布包裹的胶套的人,都是透析病人,这是一种标志。这时,父亲一边柱着拐,一边领着五岁的妞妞来到病床前。父亲帮她披上外衣,又拉着妞妞,他们一起走出透析室,回到了住院部的病房。

2

晚上,夜深人静。窗外的月光斜射进病房,照在蓝色的被单和白色的墙面上,给人一种清冷凄凉的感觉。

杏花靠在病床的床头,看着她身旁已经入睡的妞妞,心里又有一番酸楚。不过她思前想后,很快调整了情绪,自己不能颓废,家需要她。杏花暗下决心:要坚强活下去,要与疾病抗争。

杏花的父亲租了一张折叠床放在病房外的走廊里。再看走廊两侧,已经摆满了折叠床,有的是安排的病号,有的是陪护人员,如今过道只能有两人并排通过的空间。杏花的父亲还没有睡,他坐在那里,抽着“牡丹”,心里琢磨:现在尿毒症的人怎么这么多?自己的闺女命真苦,怎么也摊上这病。老人一脸愁容。

翌日早上,杏花的父亲进病房,看见了让他欣慰的场景:杏花面带微笑给妞妞穿好衣服,然后给妞妞梳头。老人家心里高兴,转身下楼去买早餐。

又到了早班巡视病房的时间。主治医生带领护士到各个病房进行巡视。当来到杏花的病床前时,主治医生告诉杏花,今天做抽血化验,并拍张心脏和肺部CT,等结果出来后再定透析时间。

上午,杏花拍完片回到病房,她知道今天没有其他检查了,就索兴专注她的手机朋友圈了。妞妞也不闹,在床头柜上铺上画纸用画笔画着她心里想的色彩。

杏花的微信好友“强子”在和她打招呼,强子是杏花很聊得来的微友,她给杏花的印象是,人很刚强,乐于助人,有责任心。并且,他很有文采,是市十六中的语文老师,在临河市月刊经常发表小说和诗歌,杏花很敬重他。另外,杏花知道强子和他妻子离婚了,这是他们单聊时,强子说的。至于离婚的原因,杏花没有细问,她觉得过多地了解男微友的家庭事情是有点不妥的,更主要的是他们接触的时间不是太长。就让自己心里的好感顺其自然吧,杏花就是这样想的。

杏花打开强子的微信框。你好杏花(杏花的微信昵称就叫杏花)。你好,最近你的身体怎么样?杏花知道这个叫强子的微友,前一段胃不好,去过北京医院检查,所以她很关心地问了一句。我很好,北京医院的教授告诉我说是胃炎,开了一些药就让我回来了。强子说完发了一个高兴的表情图片。强子接着说,杏花,最近很少看你发微信,在群里也不说话,怎么了?强子连发几个疑问的表情。杏花沉默不语。

怎么了?跟我说说好吗?强子语气很急切。杏花知道强子是真的在关心自己。杏花还是没往下说。告诉我嘛,我们是老朋友了,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分忧。强子很真诚。杏花眼睛有些湿润,我得了尿毒症。强子发出惊讶的表情,啊,真的吗?你现在在哪儿?杏花告诉强子,我在市医院。强子追问,多少号病房?快告诉我。也许是心里需要安慰,也许是杏花真的感觉强子人好。杏花发出她住的病房号,306房间。好,我一会儿就到,强子回复的速度很快。

杏花一听说强子要来,立刻心跳加速。她马上从床头柜上找到小卖店发的传单,打电话让卖店送一箱矿泉水。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小镜子照着,她简单画了画淡妆。杏花心里想:从来没有会过异性微友,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有病在身,还答应人家见面。杏花感觉脸上有点发热。

半小时的等待,杏花的心就像要跳出体外似的,很有初恋的感觉。杏花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不就是微友要来嘛,这么紧张干什么。

当病房门被推开,一位三十来岁瘦高男人出现在门口时,杏花和强子都愣了。

你,你是吴杏花,杏花是你?强子疑惑的表情。你是林强!杏花叫出强子的大名。多年未见的两个高中老同学,一照面,他们的双手就紧紧地握在一起。他们好像是久别的亲人一样,坐稳后就亲切地交谈起来,那些临河市三高学习时的趣事成了他们先入为主的话题。病房里时不时传出他们的笑声。

3

杏花的主治医生告诉杏花,经过医生会诊,杏花的透析计划定为两周五次透析。杏花可以出院了,按照透析时间表的安排,定时到透析室进行血液透析就可以了。在办出院手续时,医生还告诉杏花配合治疗的一些饮食要求和注意事项。

林强开车送杏花回到了杏树村。临走时,林强还看了杏花的透析时间安排表,并用手机拍下来。林强和杏花约定,每次杏花来市医院透析他都去陪她。

自从有林强的陪伴,杏花就变得更坚强,更有信心。来市医院透析,不但没有给杏花造成负担,反而为她和林强创造了见面的机会。杏花每天都规划着,盼望着。

每当杏花走进市医院透析室,林强就在旁边的休息室等候,反正他现在也是休病假,是北京医院建议他休息半年。林强和杏花微信通话。这样就减轻了杏花透析时的痛苦。同时,也让四个小时的时间在他们相互吸引的聊天中耗时殆尽。每次杏花透析完了,林强就请她吃点便饭,然后开车送她回家。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一晃儿,杏花已经透析半年了。虽然杏花与疾病顽强抗争着,但是要知道人若长时间透析,体内的微量元素都会流失。杏花最近感觉到自己的体能明显下降,身体发暗,皮肤变青,腿部无力。面对这种情况,杏花心里慌了,医生告诉她这是正常现象,如果感到疲惫,可以坐轮椅。杏花听后哭了。林强安慰杏花说,没关系,杏花,这是暂时的,等找到了肾源,换了肾就会康复的。林强攥紧拳头,在杏花眼前晃了一下,意思是给杏花信心,让她加油。

林强给杏花买来轮椅。这回他同杏花商量,把杏树村的杏园转包给别人吧,在市内租个房子,这样透析方便些。杏花同意了。不久,杏花把家里的事情办妥了。

林强在市医院附近给杏花租了房子,让杏花的父亲和妞妞也搬过来了,又安排妞妞去了离小区不远的幼儿园。这样,杏花没了后顾之忧了,她在心里非常感谢林强的帮忙。

这回,杏花透析,林强就不用开车去了,他用轮椅推着杏花十分钟就到了市医院。一路上,他还可以陪杏花看风景和过往的人群。

一次,林强与杏花父亲一起找杏花的主治医生商量,要让杏花做肾源需要的配型。医生说,杏花需要的配型已经明确了。同时他们也向省醫大做了肾源申请。林强听后点点头,他记住了杏花的配型。

一切恢复平静。然而,又一不幸的命运即将来临。

一天早上,林强正准备去杏花的出租房去送她透析。可一出门,就晕倒在小区里。邻居打了120急救车,又通知林强的父母,把林强送往市医院抢救。到了医院后,院方发现病人的病情严重,就直接送省医院。

在省医院,教授们经过会诊告之林强的家人,林强已经是胃癌晚期,现转移到了肝脏和骨髓,已经无法医治了,生命的时间最多是一个月左右。

林强的父母哭成泪人,林强的母亲对刚刚苏醒的林强说,儿呀,我的苦命的儿啊,都是妈不好,没有告诉你,上次在北京检查,医生就告诉我们了,说你是胃癌晚期,不能手术了,让我们不告诉你实情。我的好儿子啊!老太太泣不成声,你要是走了,我和你爸可怎么办啊!

林强其实也知道自己病情的严重,因为上次去的是北京肿瘤医院,在那里看病,他还是能有个分辨的。

爸,妈,林强开口说,我知道我活不长多时间了,可我不舍得离开你们啊,我走了,谁孝敬你们二老啊,将来有那么一天,谁给你们二老送终啊!林强抽泣着。

爸,妈,林强的声音嘶哑,我跟您们二老商量个事,我死后,想捐献我的器官。一个是眼角膜的捐赠,最主要的是捐肾。你让给我看病的教授马上给我验一下我肾的类型,我有安排。林强说完就紧闭双眼,不说话了。

省医院的教授很快把林强的肾的类型化验出来了,林强看到后脸上有了一丝快慰。他找来教授,单独跟他说明了自己的想法。教授点头应允。

4

杏花好几天没有见到林强了,打他电话是关机状态,发微信也不见回复,这可急坏了杏花。

这天,杏花好不容易捱过4个小时的透析,下了台后,杏花忍着身体的不适,让父亲推着她,去了市十六中学找林强。

到了十六中学,杏花找到了学校领导,打听到了林强的情况,知道他去省医院看病。其实,学校早就知道林强的病情,不让他上班,让他在家好好休养。

杏花从学校回到出租房里,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带上钱,让父亲推着她,带上妞妞准备乘火车去省城看林强。

在省医院,杏花见到了躺在住院部病床上的林强。她拉着林强的手,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她哽咽地说,林强,你让我好担心,好心急啊!你和我说过,有什么痛苦,我们一起面对,你,你只是用这样的话来安慰我,可轮到你呢,怎么就这样呢!杏花用手拍打着林强盖着被子的小腿部位。

好了,别哭了,你这不见到我了么。林强看到眼前的杏花,很是感动。他安慰着杏花。过了一会儿,林强用命令的口吻对杏花说,好了,明天你就回临河,你还得透析呢。

不,我不走,我就在这儿陪你。杏花来了倔劲儿。林强考虑到自己下一步的安排,又考虑杏花的透析情况,他找来医大教授单独商谈。最后决定,杏花也安排在省医院住院,省医大与临河市中心医院联系,让杏花转院透析。

半个月过后的一天,杏花被医院安排进了手术室,教授告诉她为她找到了肾源,马上给她做肾移植手术。

经过6个多小时的手术,杏花的肾移植手术取得圆满成功。当杏花苏醒后,得知手术成功,她让父亲马上推她去林强的病房,把这个好消息与林强分享。杏花的父亲说,闺女,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动,得一周后才能下地。杏花拿起手机就给林强打电话,打不通,发微信也不回。杏花催父亲去看一看。

一周内,杏花心里慌慌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反复发着微信,还是没有回音。

一周过去了,杏花不顾医生的劝嘱,非让父亲推她去林强住的病房。等杏花进了林强住过的病房时,她才发现这里早已没有林强的身影。她哭喊着,林强!林强呢,你在哪——哭喊声在病房里传开,传到整个走廊。

杏花出院了,能走了,她和父亲带着妞妞,回到了临河市的出租房。

第二天,杏花就来到了林强家。当杏花推开林强家房门的一刹那,杏花看到了林强的遗像。杏花傻傻地站在屋里,手捧着遗像。突然,杏花放声大哭,林强,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啊,你就这样狠心抛下我不管了,我想你啊,我爱你啊!杏花终于说出了爱林强的话。那哭声很凄惨。

林强的母亲把林强的手机给了杏花,孩子,这是林强让我转交给你的。老太太一脸泪水。

打开林强的手机,杏花的手机立刻传出微信的嘀嗒声。杏花打开微信的对话框,里面显示长长的文字。

亲爱的杏花: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亲爱的,当你看到以下的文字时,我已经去了天堂。其实,我早就知道我身患胃癌,生命的时间不会太长。

很感谢手机网络,让我们重新相识。我错过高中时期的缘分,你高二时就离开了学校,暗恋你的我,度过了苦涩的时光。也许是高中时的情窦初开,也许是大学时的努力进取,也许是我的勇气不够,所以我就把我的那份暗恋深埋心底。

我毕业后不久,同事就给我介绍了女友,也是教师。我们相处半年就结婚了。婚后几年,我们一直没有孩子,她是事业很要强的女人,全市科级干部招考,她考上了,成为国家公务员。后来,她把单位当成自己的家,没日没夜地干,也得到领导的器重。我知道,我和她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后来我们就离婚了。

离婚后的我,也很苦恼。写作也是从离婚后开始的。我写作也是总熬夜,可能我的病就是熬夜引发的病根。有病以后,我才开始使用微信,在微信群里认识了你。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可不知道你就是我暗恋的吴杏花。

也许命运捉弄人,也许我们的缘分未尽。老天安排我们用这样的方式相见。我感谢老天,并多次祈祷。

亲爱的,自从你患尿毒症后,我就下决心帮你度过难关,这也是老天安排我帮你的。

我从市医院主治医生那里知道了你肾源的配型,我病重期间,我也让教授查了我的肾的类型。你说巧不巧,教授说我们的肾配型很好,有六个点都能配上,教授说这样的配型最佳。

所以,我就跟教授私下谈好了,到我走那天给你我同时做手术,把我的肾给你做移植,但愿手术成功,这就是我的心愿。

亲爱的,我走了,到了天堂,我会保佑你在人间一切安好,你要好好活着,下辈子,做好准备,我们还会相遇,到那时,我会大胆地告诉你,我爱你,你要嫁给我。这也算我们的约定好吗?

爱你的林强

杏花是带着哭腔看微信的,杏花看完微信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跪在林强的父母面前,爸,妈,我以后就是您的女儿,我要替林强给二老尽孝,给二老养老送终。杏花说完给林强的父母磕了三个响头。杏花的举动感动着林强的父母,林强的母亲连忙扶起杏花,好闺女,好闺女,我替林强谢谢你。林强的母亲和杏花抱头痛哭。

在林强烧三七那天,杏花和林强的父母买齐祭祀用品,坐出租车来到了大龙山林强的墓前。

杏花摆好祭品,点上香。她跪在墓前,用手机给林强写着微信。

亲爱的林强:

你在天堂还好吗?

你留的微信,我已经含泪看完。你说你暗恋过我,我很高兴,不管怎么说,作为女生,有一个腼腆的、俊朗的、高挑的男声暗恋自己,我不枉做回女生。你说,我們有缘,后来我们又在网络上相逢。我也感谢上天,特别是我有病无助的时候,得到你的关心、帮助和照顾。你为我付出的这些,我都记在心里。是你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你知道吗?我在市医院透析时,我的内心已经告诉我,我已经爱上了你。没成想,你这么快就离开了我,你好狠心啊!你还没有让我品尝到爱的甜蜜,你就离开了我,我好想你,我好心痛啊!

亲爱的,请你放心吧,从现在开始,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会替你好好尽孝的。

亲爱的,告诉你,你捐赠的眼角膜已经移植给另一位患有眼病的人身上,医院的教授和护士都夸你是好人,我更敬重你,你是我心中的好男人。

林强啊,我心里好难过啊,你把你的肾给了我,我现在病痊愈了,可是,我很孤独,我好想你啊——林强,亲爱的,今生我们没能成为夫妻,下辈子我会早早地找到你,嫁给你,做你的老婆。

你的杏花跪笔

杏花一气呵成写完了微信,泪水早已湿透衣襟。她用颤动的手指选择了手机上“强子”的昵称,按了发送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