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意大利石雕艺术是如何在华传播的?

2019-08-30 08:15:32 《寻根》 2019年4期

王勇则

意大利出产的天然白云石(dolomites),既是高级建筑材料,也是上佳的雕刻石材。早在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雕刻大师米开朗琪罗就曾深入到位于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的多洛米蒂山区,寻找雕塑作品所需的石料,并找到了这种“梦想中的石头”。米开朗琪罗称之为“一种致密的、均匀的、晶状的、让人想到糖的材料”。多洛米蒂山也被称为白云石山。久而久之,多洛米蒂就成了白云岩的代称。

在近代中国报刊的记载和文学作品(包括翻译作品)的描摹中,大多把这种享誉世界的石材称为“意大利云石”“意大利大理石”。

清末,意大利云石雕刻的机制法已被传播至中国,天津《大公报》1904年4月8日《刻石机器》载:“意大利有格致家,出有刻石机器,如云石及各种石块,均可用机器雕刻字画、花草、人物等,且精致异常。如屋宇粉饰之石,用之工美而捷,无须再靠石匠。”

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后,意大利在天津开辟租界。清末民初,意租界当局相继开展大规模的房地产开发和街景美化工程,且强调在建筑中体现意式风格和意大利元素,终使意大利云石派上了大用场。

意国云石公司即意大利商人设在天津意租界的意大利云石公司,也被记载为“意大利云石制造厂”“意租界大理石出品制造厂”“意大利大理石公司”等。这个公司曾一度在华引领意大利石雕艺术的时代潮流。本文为行文方便,统称其为意国云石公司。

意大利石雕作品畅销沪江

意大利石雕艺术品在中国市面上作为商品销售,不晚于1920年。上海五洲大药房就曾销售过这种舶来品。

上海《申报》自1920年12月30日起连载题为《新到意大利白石人物美术品》的广告,其内容有:“意大利白石人物为世界美术品中之最著名者。其雕刻之精细、面貌之秀丽、姿态之袅娜,诚现一种栩栩欲活之象。有半身者,有全身者,有并立者,有独立者,又有白石灯。”此广告连载至1921年1月23日。

可见,意大利云石当时亦称“意大利白石”。对于国人来说,意大利石雕尚属新鲜玩意,经销商希望尽快打开市场的心情很是迫切。

此后,上海果然成为意大利石雕的大销场。上海《申报》1924年10月2日《意大利运来雕刻品》载:“先施公司近由意大利运到大批石像及裸体美女像,雕刻精巧,为意大利名匠所刻。现陈列三楼,价格不昂。”

商家对意大利石雕艺术的大肆招徕,无疑提高了社会感知度,也促进了意大利石雕作品的普及。以意大利云石装修店面,在上海掀起了一股流行风。把意大利石雕艺术品摆上台面,也成了讲时髦、有品位的代名词。

上海《申报》1927年10月16日《唯一理发所之创设》:“四川路腾凤里口有唯一理发所之组织……其内部构造为求完善起见,特聘意国美术专家……装以意大利云石……”

上海《申报》1927年12月13日《华新美丽理发所行将开幕》:“南京路中市华新妇女饰品公司附设之美丽理发所……内部装修纯用意大利云石造成,座位舒畅,陈饰幽雅……”

意大利石雕展览吸引眼球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天津意国云石公司曾多次在津沪等地举办意大利云石雕刻展。此举既让国人领略了意大利石雕艺术的魅力,也促进了石雕产业的转型升级。

1928年冬,意大利云石雕刻展在上海举办,引起了很大关注。上海《申报》对此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

上海《申报》1928年12月8日《意大利云石雕刻展览会》:“意商马利君,搜集久享盛名之意大利名家云石雕刻品,凡千余件,作一度公开展览于本埠南京路十六号……各界人士莅场参观者甚众。男女来宾称道不置,大有爱不忍释之慨。场内粉饰一新,四周设架,布以红幔。各种作品大小不一,皆尽人工之巧、天然之妙。有裸体美神,丰姿绰约,含曲线之美;有生龙活虎之兽像,或偃伏,或雄立;有栩栩欲活之禽像,或栖或振翅作飞。又有台景、盆架、灯座等件,皆为高贵堂皇之陈设品,宜于大堂深闺之间。器之大者,皆嵌以电炬,入夜明辉悦目,尤觉生色不少。”可见,此次展销在沪属于创新性举动。

意大利雕刻艺术在中国的流行,充分表明艺术是无国界的。琳琅满目的意大利云石雕刻展,令见过世面的中国有识之士情有独钟、流连忘返。这正是因为其艺术感染力让大家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此次展览在上海首秀取得成功后,引起了连锁反应,主办方遂于1929年春北上天津、大连等地,开启巡展之旅。其中,在天津举办的展览是2月20日开幕的。

天津《大公报》1929年2月26日《云石雕刻艺术展览会,意大利名家之作品瑰奇丽都,定价待沽,全场各件约值五万》:

意大利云石公司开意大利云石雕刻家艺术展览大会,会期闻系一个月。昨以事行经其地,乃入内一观,各种大小雕刻作品,均皎洁夺目,纷然杂陈,大抵以美女全身或半身像,及灯柱、几案之类为最火,而雕刻禽兽形像,及盒、杯盘之属,亦所在多有,惜以他事羁绊,未能详观列举。

其最精美之作品,为三尺许全身之美女,明眸皓齿,笑容可掬,半身披黄色衣衫,石色黄白分明,而其双足下四围有作莲花朵状者,则又莹洁如玉,下面承以高大之石柱,制作极见工致,定价一千元,为全场各件之最高价。尚有两巨缸,手工伟大,则值五百元。此外,则石刻之小方盒,作黄、紫、绿、红各色,每件售二元至四元不等。其他美女像等,售价数十元至一二百元不等。

通过以上记载可知意国云石公司操持此次巡展的一些細节。而此次巡展在天津甫一开展,便在社会上产生轰动效应。由于选购者众多,展期被延长至3月底。

天津《益世报》1929年3月28日《意大利云石雕刻家艺术展览大会,良机不可失,只在三日中》载:“意大利云石公司在英中街一号(横滨正金银行对过屈臣氏大药房旧址)开第二次伟大之意大利云石雕刻家展览大会。各界参观购买异常踊跃。闻该会将于本月底闭会,前往他埠展览,故于今日起,特将各样美术品减价九五扣矣。欣赏美术者,不可失此良机也。”

在大江南北举办意大利云石雕刻巡展,是传播和普及意大利石雕艺术的一个便捷渠道。由于石雕造型各异、镂镌精美,故所到之处,均备受欢迎,主办方可谓名利双收。尝到甜头的主办方,遂于1929年秋,再次在天津筹备开展。

在天津的意大利雕刻师G.Gremigni等,还应邀南下赴沪举办展览,并在当地进行艺术指导。

意大利雕刻师在津、沪两地备受追捧,表明津、沪都具备接受意大利雕刻艺术的土壤,具体表现在:两地都是中国近代受西方文化浸染较早的开埠城市;都设有意国领事馆,意侨、意商群体实力都比较强;津沪大众对意大利文化的接受程度都很高。

意大利石雕作品在津展售

名曰展覽会,实则展销会。举办意大利石雕展览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促进销售。精美绝伦的意大利石雕“飞入寻常百姓家”,有效带动了相关产业的本土化发展。

1931年秋,天津市市立美术馆举办雕刻品展览会期间,也不忘把意大利石雕等西洋美术品摆在显著位置。

天津《大公报》1931年10月25日《市立美术馆雕型品展览参观纪,泥人张作品有特殊风味,西洋石膏雕型俱栩栩如生》:“本市市立美术馆于昨日起举行雕型品展览会,出品有中国古石刻照片、中国泥型品、西洋石膏雕型、意大利石刻品、欧洲雕型品、原物照片等,共一百八十余件,及上次海关扣留之石罗汉等……雕品为意大利云石公司之大理石雕品:第三《出浴图》,光滑润泽、雅淡温柔;第二十《捉蛇鸟》,可谓‘力的表现。欧洲雕塑品原物照片,多散见于杂志插画,如文艺复兴时代三杰之一米凯兰捷罗(米开朗琪罗——引者)之魔西(摩西——引者)半身像、罗丹名作《思想者》等之照像。该馆此次展览,自二十四日起至二十六日止,不收门票,惟《目录》收洋二分,作水灾捐款云。”

据此可知,主办方并非唯利是图,而是注重通过义卖来扩大影响力,提高艺术品位。

意大利石雕提升建筑品位

早在1924年,天津意国云石公司就已经有意识地通过陈列、展览,来提高知名度和招揽顾客了。

天津《大公报》1924年9月18日的《大理石出品展览会志闻》载:“本埠意租界大理石出品制造厂厂主、意大利人安哲乐及加里波的,刻在法租界裕中饭店,开一陈列室,用以陈列。彼等所制造之各种大理石出品标本,以供展览。汇丰银行之新楼,纯用大理石建筑,其出品即该厂所制造,系订有特别契约者。美术雕刻亦同时陈列。该厂所用之各种最新式锯钻孔及磨光机器,尽用电力,皆为德国制造……精细雕刻品,津厂尚不能制造。该厂主正计划由意大利弗乐命城美术公司运来各种雕刻品,以供销售云。”

虽然意大利机制石雕技术已比较完善,但意国云石公司尚不具备精细雕刻的能力,当时在中国市场上出现的意大利石雕精品,大多还是舶来品。

1925年兴建的天津盐业银行大楼具有古典复兴建筑,“廊柱、营业台、地面均用以意大利大理石制作镶嵌”。其旧址如今保存完整,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寓居天津的意大利雕刻师、画师很快就成了香饽饽,部分西式建筑在兴造过程中,少不了他们大显身手。他们还应上海方面邀请,参与南京大戏院工程建设。

如上海《申报》1930年1月17日《南京大戏院人造石工程告竣》载:“爱多亚路之南京大戏院,建筑以来,已将七八月。内部工程以日夜赶造,早经工竣。唯其人造石工程及雕刻工程,因本埠无高等技师,特向天津等埠延罗。其督工者为意大利雕刻师,均于十月中始到申。故三月来,虽大部竣事,犹有一部份未能雕就。据该雕刻师云:此项雕刻,为中国从来未有。每一工人至多每日雕就五方尺,故全部穿堂游乡之屋顶,以三十人工作,亦费时一月半云。但最近消息,其院场屋顶雕刻,已完全竣工。惟墙尚有一百余方尺,而穿堂中大理石工程,则已完全完工。人造石之墙壁,亦于昨日完工。照此预算,至多二星期,前部房屋可以蒇事。则国历二月中旬,能正式开幕矣。”

南京大戏院建筑堪称古典主义风格精品,于1930年3月25日开幕后,也成为集中展示意大利石雕艺术特质的窗口。其旧址位于上海延安东路,保存基本完好,今为上海音乐厅。

从意大利本土运来的云石精品,使津沪一些西洋建筑至今仍在使用。意大利雕刻师的神来之笔,也使这些建筑充满灵性,熠熠生辉。

天津美术馆中的意国元素

天津《益世报》1929年12月18日《津市美术馆已开始办公,教局呈请市府颁发钤记》载:“准予创设市立美术馆筹备处,并委严智开为筹备主任……兹据该主任严智开呈称,奉令遵于十二月十日就职,暂假河北省立天津博物院为临时办公处,即日开始办公。”

美术馆于1930年10月24日举行开馆典礼。天津《大公报》1930年10月25日《市立美术馆昨晨举行开幕典礼,今日公开展览起始》载:“该院之设,在中国尚属创举,前无师承。”“此种事业,在东西洋各国,久已人人注意。该馆为吾国首创之美术馆,目前规模虽小,所负使命实甚伟大。”

意大利石雕艺术当时在中国传播较为广泛,引领力日益增强,已具备相当的社会基础,因此,意大利元素在天津美术馆开馆之初就吸引了世人关注。

天津美术馆开幕后,自24日至30日公开展览七天,展品分建筑、绘画、雕刻三大类,“中西参列”。雕刻类展品以意大利云石雕刻为主,“大理石雕刻,石质润朗,姿态如生,欣赏一过,深叹艺术趣味之浓郁”。

天津《大公报》1930年10月26日《美术馆之初瞻,敬介绍给爱美的士女》又载:“雕刻实物与照相并陈,实物是马萨公司的出品,全是光滑的大理石的刻品……以‘凝思‘嬉几个半身像,神气活现,‘鹦鹉与‘鸽子更栩栩如生。雕刻的相片,多半是西洋名作,如人人共知的Venvs(维纳斯)像以及裴多汶(贝多芬——引者)像等。”

天津美术馆馆刊《美术丛刊》1931年第1期《惠赠天津美术馆品物题名录》载,马萨为祝贺天津美术馆的建成,还特别捐赠了《意大利古代雕刻目录》一册和反映意大利云石雕刻艺术的照片61张(大幅照片16张、小幅照片45张),丰富了馆藏。

这些照片被陈列在天津美术馆主楼后面的参考室里。天津《大公报》载:“参考室是预备改进陈列品作参考用的,悬挂西洋雕刻绘画的印片,如罗丹名作《思想者》、林布兰的《解剖学讲义》、黑勒斯的《弹曼林者》、鲁本兹的《鲁本兹及其前妻》等等。”“最后一室内,备有纸笔,预备游览者批评之用。”可见,天津美术馆甫一建成,主其事者对西洋雕刻艺术采取的是接纳和欣赏的态度。

此后,天津美术馆决定扩大西洋雕刻艺术展室的展览面积。天津《大公報》1931年7月27日《市美术馆九月底完成初步计画》载:“馆方为完成初步陈列计画起见,决拟暂将此项固定美术品辟室陈列,将来再随时搜罗补充。现已开始布置内部,所有工作人员均迁至楼前地下室办公,腾出后部平房专供陈列之用。预定之陈列室共七大间,兹经布置就绪者,已有书画、石膏人像、工艺、建筑、雕刻等六室,余一室亦在设计布置中,至九月底即可完全筹备竣事。定于十月一日举行周年纪念会时正式开幕,欢迎民众参观。”

1931年10月,值天津美术馆开馆一周年之际,意大利石雕再次登台亮相。天津《益世报》1931年10月2日《市立美术馆成立一周年,昨日上午举行纪念大会,馆长严智开报告一年来之工作》载:“该馆馆长用私人名义,以五千美金之担保,向美国征得著名雕塑数件,本拟于昨日陈列,乃‘东北奇变(九一八事变——引者)之消息突来,在此国难方殷之倾,何暇及此。以是扩大展览之议,遂行作罢。美国雕塑亦已退还……一俟时局平靖,即拟开大规模之雕塑展览。”

1931年10月24日,雕塑展览才得以举办,“雕品凡六十八件,照片凡一百一十件”。天津《益世报》1931年10月25日刊登《雕塑展览会》:“河北公园市立美术馆昨日起举行雕塑展览会,至明日截止……展览各品,共分为五部:一为中国古石刻及照片;二为中国泥塑品;三为雕品;四为欧洲雕塑品原物照片;五为西洋石膏雕塑。”

天津《北洋画报》1931年10月27日《美术馆之雕展》载:“西洋石膏雕塑,最佳者当推维纳斯像之美、圣耶路穆像之厚、武士像之沉毅、法国诗家美利埃尔像之豪放。石雕像当推《出浴图》之幽媚、《多情女子》之雅静、《捉鸵鸟》之有力、《双嬉》(一对儿白羊)之柔驯。”天津报章当时对此次雕塑展评价都很高,也表明西洋雕刻艺术在天津已深入人心。其中,意国云石公司及其经理马萨发挥的作用不可低估。

为更加广泛地传播西洋绘画艺术,天津美术馆设立的西画研究所积极招收学员,研习绘画,但原画室光线不好,导致创作环境不佳。意国云石公司经理马萨伸出援手,主持设计建造新画室。天津《大公报》1932年12月30日《美术馆新建画室落成,除夕恳亲会展览成绩》:“本市市立美术馆附设之西画研究所,因旧画室光线不能应用,经义国马萨工程师热心赞助设计、监造新画室一座,高大宽敞,光线充足,为国内画室所仅见,最近业已落成。”

意国雕刻师为严范孙塑像

天津《大公报》1935年4月14日《本市名流捐建之严公铜像,由义国工程师承造,将安置省立图书馆》:

严范孙先生,谁都知道是津市唯一的大教育家。严氏门人曾私谥之“静远先生”。因为他的为人,外宽厚而内精明。

…………

最近,本市几位名流,如张伯苓、陈筱庄、卞俶成诸氏,以为严氏的平生言行,足为后世楷模。于是,倡议为严氏捐建铜像,以示景仰。一时,响应者极众。全部工程委由义大利雕刻家马萨承办,现已将次工竣。像系半身铜质,座托以红色之花云石,高约八尺,形式至佳。座前题:“天津严范孙先生遗像”九字。背刻像赞,系出赵幼梅氏的手笔……

文中提及的“义大利雕刻家马萨”,也即前引文、提及的意国云石公司经理马萨(A.Massa)。可见,意国云石公司参与了此尊严修造像的创作过程。此尊铜像后于1936年辗转安置于天津南开中学内。

意国云石公司的衰落

意国云石公司在天津开展的石雕艺术创作和经营活动,持续时间不少于30年。其间,也参与了画展等艺术活动。

天津《大公报》1936年5月16日载《意大利画家本日起举行画展》:“意大利著名画家札波林尼(Zampolini),定于本日下午六点起,在义国球房展览作品,至三十一日为止……”

抗战期间,意国云石公司仍能勉强维持。1943年,意大利当局向盟军投降,该公司遂于9月中旬后被侵华日军没收。

1945年抗战胜利后,随着天津意租界主权被中国政府接收,意国云石公司也失去了依傍,终而退出中国市场。

意大利雕刻艺术在中国的传播与中国文化的交融,是一个复杂且漫长的过程。意国云石公司曾以天津为基地,开拓生意,自造格局,力求新异,促进了意大利云石在中国的广泛使用,可谓历时既久、不无微劳。

作者单位:天津市河北区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