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在争议与改进中前行

2021-11-19李潇雨

山东画报 2021年10期
关键词:长城旅游

李潇雨

二0二0年中,济南绕城高速大西环项目正式进入施工建设阶段,但早在此前,因在济南长清区段将穿越齐长城遗迹,大西环的线路走向颇具争议,设计方案也一改再改。最终,“桥梁式跨越”在众多保护方案中脱颖而出,让绕城高速穿越长城成为可能,而代价自然是施工成本的提升。

这,只是齐长城在当下保护利用的一个缩影。实际上,近年来,我省相关部门一直在推进历史遗迹齐长城的相关工作,从资源调查到保护修缮,再到展示利用,对于这段千年文脉的延续和守护从未中断,且越来越受关注。

“真实性才是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首要原则”

比起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的那段宏伟雄壮的“万里长城”,齐长城可考年代更久远,外形也更加古朴自然。1987年,包括齐长城在内的所有列国长城作为万里长城的扩展项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01年,齐长城又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自此,我省文物系统对于齐长城的摸底工作正式启动,并于2008年成立齐长城资源调查项目组。

三年的田野调查,三年的资料整理和报告撰写,山东省文物局原副局长、齐长城资源调查项目负责人王永波早已对绵延640余公里的齐长城每一段落的情况烂熟于心。“2012年,《齐长城总体保护规划》编制完成,同年,齐长城保护维修工程动土施工。” 王永波说。

历经千年风雨,跨越山地、丘陵、平原等环境复杂地带,历史和自然原因对大都修筑于山脊之上的齐长城保存来说,影响在所难免。但在王永波看来,齐长城的部分地段仍保存状态良好,也算得上是除万里

长城外保存最好的列国长城之一。“如济南长清的钉头崖段,已被国家公布为全国重点长城段落。”包括钉头崖段在内,“截至去年,山东已累计修缮齐长城20余段”。

20余段齐长城、30余版规划方案见证了修缮长城的阶段变化。王永波坦言:“早期的修缮动作还是比较大的,企图将齐长城所在之处的土陇全部连接起来,但此种方式争议较大,施工停滞。”而后,“保持原貌”成了齐长城修缮的最终归宿。“标识宽度、埋上界桩、标明建设控制地带,有坑的地方敷点土,有安全隐患的地方要排除。”无疑,王永波对于现阶段的修缮方式是认可的,“不论是理念还是工程,齐长城的保护修缮总算步入了正轨。毕竟,真实性才是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首要原则。”

目前,《山东省齐长城保护与管理条例》正被计划列入地方法律法规,这意味着齐长城保护即将有法可依。“此外,还有一项值得推广的保护经验。”王永波还提到,齐长城沿线初步形成了县乡镇村三级保护网络,现已有320多位齐长城保护员定期对长城的沿线开展巡查。

“有了上下一心的通力合作,我们定能将这640 余公里的带状遗址维护好,视觉通廊打造好。”王永波说。

“巡护齐长城的工作我会一直干下去”

派驻在淄博市淄川区太河镇方山村的“第一书记”高国栋,驻村两年来一直承担着齐长城保护员的工作。

在今方山村东北方向仍有一处山砦,村里人称作围子,据考,此为齐国烽火台,也叫“邮信顶”,是当时齐国防御体系的一部分,可为相近的三台山、马鞍山烽火台传递信号。

围子山、“邮信顶”……这些至今现存的齐长城遗迹就由高国栋巡护,他会定期上山,巡视、检查。看到周边的杂草挡住了文保标志,他就挥起镰刀清理;看到围子山的游客乱丢垃圾,他就及时捡起并上前提醒;他还在村里进行文物保护宣传,严禁村民到齐长城保护范围内取土。镰刀和登山棍是高国栋巡护时形影不离的工具。“还有一副手套、几个垃圾袋,始终都在包里。”高国栋说。

干了两年多的齐长城保护员,这里的每一段城墙、每一块石砖,高国栋都已无比熟悉。但回想刚做齐长城保护员时,自己却连登上“邮信顶”的路都难找难寻。“第一次上山是村里的老‘向导、近70 岁的村民孟兆林大爷带我上来的,当时,杂草丛生,树枝茂密,看似没路,却被孟大爷带着走出了一条登山路。”

高国栋说,那次登山的路途中,孟大爷边走边讲他们小时候爬上爬下到“邮信顶”的样子,还回忆起了年少时摘野果、挖野菜、搬石头的童年趣事。高国栋听得入神,也第一次意识到,保护齐长城是保护今与昔的对话桥梁,也是守护老一辈的记忆。

随着巡护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现在的他开始整理与齐长城相关的传说和故事。高国栋说:“巡护长城的工作我一直会干下去,并且会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一代一代地交接下去。”

对于齐长城这样的世界文化遗产,高国栋认为,仅仅依靠保护员是远远不够的。以淄博市为例,该市借助文物安全“天网工程”等,加强重点文物保护管理。“齐长城文化旅游带”也提上了日程,淄博市多处知名旅游景区已被纳入省文化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区创建名单。

“让古老的遗产在保护利用中焕发吉光”

你所关注的齐长城是什么?是在悠悠历史长河中的一个个传奇故事?是春秋战国时期齐鲁大地上的风云变迁?还是围绕齐长城发生的一系列军事和政治事件?山东旅游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陈国忠说,是这些,又不止是。

作为从事旅游规划的专家,陈国忠有着自己的“小私心”,他渴望大家更多地关注齐长城今天的历史价值,也更愿意通过历史场景的再现、历史遗迹的展示,向游人讲述千年齐长城的传奇故事和历史悲歌,为游客提供一个走进历史、走近古人的体验场景。

1998年初冬,陈国忠以参与临沂市旅游总体规划为契机,第一次登临穆陵关。“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欣喜地看到,齐长城从养在深闺到逐渐被人熟知,再到迈入新的历史空间。”昔日遭到破坏的遗址遗迹已经重现天日,沉沦在记忆深处的古老传说重登雅堂,逐渐淡化的齐长城非物质文化遗产重归生活,“是保护和利用让古老的遗产再次焕发吉光。”陈国忠说。

談及齐长城的保护与传承利用,陈国忠认为离不开这两点:一是齐长城被纳入到国家文化公园体系中;二是近年来齐长城沿线的旅游业蓬勃发展,涌现出许多新型旅游景区、乡村旅游村落等。

依托齐长城文化遗产,齐长城沿线通过发展山岳旅游、遗产旅游、乡村旅游,取得了很大成就。“莱芜的锦阳关齐鲁古道、‘一线五村;淄川的梦泉、涌泉、马鞍山;博山的原山森林公园、鲁山溶洞群、红叶柿岩……”陈国忠如数家珍。

“保护范围”“建控地带”这也许是作为齐长城开发者最熟悉不过的词语。在很多情况下,保护与开发利用之间,关系微妙且避无可避。像是前文提到的济南绕城高速大西环项目建设,又或是企业征地、用地,甚至于寻常老百姓家盖房子,几年来,因为民众保护意识淡薄等问题造成的齐长城本体的破坏时有发生,但好在都能及时制止。

加强齐长城沿线区域协作、沿线配套设施建设,打造“齐长城文化旅游带”是陈国忠接下来最想做的事,因为他坚信,齐长城这座兼具历史、文化、艺术的宝库才是破解整部春秋战国史的珍贵密码,也是了解和研究齐鲁文化的钥匙。

(编辑/ 王立群)

猜你喜欢

长城旅游
箭扣长城,惊险绝美
登长城
小A去旅游
我爱多姿多彩的长城
旅游
长城,长城
减法式旅游
出国旅游的42个表达
长城
户外旅游十件贴身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