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齐长城脚下的“人间烟火”

2021-11-19王兆菲

山东画报 2021年10期
关键词:孟姜女孙膑人间烟火

王兆菲

历史,从来都是由人来书写的。在两千多年的历史烟云之中,齐长城,这段中国最古老的宏大工程之一,见证了国与国之间的战乱纷争,目睹了亲人之间的悲欢离愁,也记录了后世文人骚客的诗情画意。

对于不同时代,不同的人来说,长城都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一如今天的我们,站在锦阳关上,站在钉头崖旁,穿行在青石关下,到底能在与历史的对话中感知到什么?是齐桓公与管仲睥睨天下的豪气?是孟姜女日日望夫不见归的哀伤?还是蒲松龄摆茶听书的轻松惬意?历史的百般模样,就在这时光里,依次展现,构成了生活的千姿百态。

因战而生,城池百战光阴散

逢君穆陵路,匹马向桑干。

楚国苍山古,幽州白日寒。

城池百战后,耆旧几家残。

处处蓬蒿遍,归人掩泪看。

——【唐】刘长卿 《穆陵关北逢人归渔阳》

归根到底,长城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战争。

从齐长城诞生起,战争就与她如影随形:三晋伐齐之战、吴齐艾陵之战、齐魏马陵之战……齐长城铸就了多少传奇,也就埋没了多少英魂。

大家最为熟知的,自然是马陵之战中庞涓与孙膑的故事。“围魏救赵”“减灶诱敌”的故事,将孙膑的军事才能演绎得淋漓尽致。而“庞涓死于此树之下”的传说,更是让两人的恩怨故事增添了诸多传奇色彩。

在今天的齐长城马鞍山腳下,我们就能找到马陵村。这段成型于战国时期,依然保存相对较好的长城遗址,还有一个独特之处:这里不单是普通的石筑长城,中间还有100余间石屋遗址。当地文物工作人员认为此为古时兵营或屯粮草之处。

马鞍山北约一公里,有一道长城复线,刚好穿过太河镇马陵村,而后沿淄河东岸一路向东北延伸。而且在淄川境内,还有处总长约8 公里、呈东西走向的峡谷,名叫马陵道。自古以来,马陵道便是西通淄川、东接临淄、南抵沂源的交通要道。而交通要道、山谷关隘,自然而然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怎么能少了战乱纷扰?

孙膑与庞涓这对“冤家”留下的不只是国之纷扰,还有奇幻故事。淄川梦泉村,相传就是因孙膑在兵困马乏之时梦中得仙翁指点,在此处挖得一甘甜清泉而得名。

随着秦统一六国,绝大部分的齐长城失去了战略意义。但黄巢寨山上的齐长城,在荒草中屹立千余年后,却等来了黄巢,并发挥出了新的军事价值。只是那时,黄巢寨山还叫黄山,山下的黄山寺还叫云台寺。

唐末,黄巢起义军曾在黄巢寨山驻扎,齐长城成为起义军的防御工事和最后的避难所。如今,黄巢寨东北向的寨门有两重,分别为外寨门、内寨门,寨门处有高3.5 米、宽2 米、长约50 米的残墙。在黄巢寨山顶还有旗杆窝和石臼等遗迹。黄巢寨山附近的上营、下营、石胡同等村名,传说都与黄巢有关。

英雄已去,残破的山寨诉说的更多是悲凉与萧瑟,我们也只能从黄巢那首著名的《不第后赋菊》中体味当世的冲天豪情: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因战而伤,姜女传说越千年

筑人筑土一万里,

杞梁贞妇啼呜呜。

上无父兮中无夫,

下无子兮孤复孤。

——【唐】贯休 《杞梁妻》

对于齐长城而言,民间最知名的人物不是齐桓公,也不是管仲、孙膑,而是孟姜女。

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在山东诸多地区广为流传,而这个传奇女子的故事究竟发生于哪里?今天也依然存在争议。在长清长城村有关于“杞梁妻哭夫”的记载,在莱芜黄石关前的上王庄村,有孟姜女墓。而故事的真相,在齐长城的历史中若隐若现。

有学者认为,孟姜女哭长城源自“杞梁妻哭夫”的故事。《左传·襄公二十三年》中记载:“齐侯攻伐莒国,大将杞梁战死,齐侯归,遇杞梁之妻于郊,使吊之。辞曰:‘殖之有罪,何辱命焉?若免于罪,犹有先人之敝庐在,下妾不得与郊吊。齐侯吊诸其室。”杞梁是齐庄公时期人,公元前550 年,齐庄公率师伐晋,再伐莒,杞梁战死,杞梁妻闻讯悲痛欲绝,迎灵于郊。

《长清县志》记载:“人们因长城而建姜烈女祠。”清初学者顾炎武《山东考古录》也记载:“余过长清县之长城铺,见有杞梁妻祠,乃列圣母娘娘诸像不下十数,而人尚呼之为姜女庙。”也为杞梁妻为孟姜女原型提供了佐证。

但是,在百里之外的莱芜黄石关前上王庄村口的杂草中,却有孟姜女墓。在这里,故事又有了另一个版本:孟姜女的娘家是章丘的孟家峪村,婆家是莱芜的上王庄村。“孟姜女的父亲,常常来我们上王庄村做点小生意。和其公公俩人喝酒期间,越拉越投机,谈得很热乎。后来,指腹为婚,孟姜女就成了俺们村的媳妇。”上王庄村党支部书记范张峰说。

不过这口口相传的故事,毕竟不是史实。但是,在黄石关前建成的孟姜女文化民俗博物馆,却展示着黄石关昔日的风貌,可以让来往者一观齐长城历史风采。

而对于对故事感兴趣的人来说,百分百确定的历史是:孟姜女“哭倒”的不是秦始皇建设的万里长城,而是我们的齐长城。

止战而息,文人墨客叹流年

回首长城卧落霞,

云开桂影过昏鸦。

不须更要千红翠,

醉眼灯前已乱花。

——【宋】毛滂 《和孙守》

长城随因战而生,但真正伴随战乱的日子,在漫长历史中,实是沧海一粟。秦之后,长城的关隘,就成了地域之间通商交流的口岸,成为文化互通和融合的重要场所。而这,似乎还要从孔子说起。

肥城翦云山,在当地颇有盛名,不过,让它声名鹊起的,不只是翦云山的美景,也不只是那长达6000 多米的古老城墙,还有2500多年前发生的一件大事——春秋时期,齐鲁两国在这里举行的夹谷会盟。

《史记·孔子世家》:“定公十年春,乃齐平。夏,齐大夫黎弥言于景公曰:鲁用孔丘,其势危齐,乃使告鲁为好会,会于夹谷。”这一剑拔弩张的国之交锋,因为孔子的存在,最终以齐景公愧而归还鲁国汶阳之田而告终。

后世,李白和苏轼两位大文豪,曾在穆陵关隔空相望。李白有诗曰:“穆陵关北悉爱子, 豫章天南隔老妻。”苏轼则在此记云:“西望穆陵,隐然如城郭,师尚父、齐桓公之遗烈犹有存者。”同一关隘,两位之感慨截然不同。而苏轼还曾携好友毛滂,到此一游。毛滂诗兴大发,提笔写下:“回首长城卧落霞,云开桂影过昏鸦。”

不过与齐长城关系最近的文人,还是家就住在齐长城下的蒲松龄。据说,淄川人蒲松龄曾在青石关北门有800 余年历史的老槐树下摆茶桌买故事。据当地人讲,出门总是骑着一头大黑驴的蒲松龄,就在古槐树下摆一张小八仙桌,粗布短衫,身坐芦席,身边放着浓茶满壶、瓷碗四只、烟丝一包。每当有行人路过,他就热情招呼对方坐下,喝茶休息。于是,这条古道上的来往行人都喜欢在这个茶摊歇歇脚,聊聊天,说着各种奇闻异事。讲完故事、喝足茶水过关而去。

身在瓮盎中,仰看飞鸟渡。

南山北山云,千株万株树。

但见山中人,不见山中路。

樵者指以柯,扪萝自兹去。

勾曲上层霄,马蹄无稳步。

忽然闻犬吠,烟火数家聚。

挽绺眺来处,茫茫积翠雾。

旅居青石关四五日,青年蒲松龄留下了这首诗,答谢旅店老板。

不知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有多少故事来自这齐长城侧的小茶桌?而今天,我们看到的齐长城,又有多少是两千多年就真实存在的呢?

猜你喜欢

孟姜女孙膑人间烟火
下雨了
《孟姜女哭长城》缩写
倍er好用
缩写《孟姜女哭长城》
孟姜女不姓孟而姓姜
一室一食
孙膑与庞涓
比赛吃馒头
孙膑吃馒头
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