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8次征战奥运,46岁“拜金”妈妈完成最后一跳

2021-09-24馆主

知音海外版(下半月) 2021年8期
关键词:金娜女选手乌兹别克斯坦

馆主

2021年7月25日,东京体育馆内。一名体操女选手屏气凝神,然后奋力向前奔跑。腾空。翻越。空中翻滚两周,落地。观众席空无一人,却突然在此刻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台下的教练和裁判纷纷致敬这位女选手。女选手满脸笑容。而当大屏幕打出丘索维金娜的排名位置“11”,成绩14.166时,女选手突然神情落寞。她走到后台,再也无法抑制情绪,扑在教练的怀里,痛哭起来。

哭声里有自责,也有遗憾。因为排名11,意味着她将无法进入决赛,无缘东京奥运会奖牌。她叫丘索维金娜,46岁。

今年是她第八次参加奥运会。丘索维金娜整理了下情绪,然后走到赛场中和教练选手们挥手告别。这次挥手,意味着她将彻底告别奋战了33年的奥运战场。

在体操界,丘索维金娜被称为“丘妈”。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资历和年龄,更因为,她为救治患白血病儿子重战奥运的精神!

急流勇退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潜能,我只是单纯地热爱这项运动。”7岁时,由于活泼好动,丘索维金娜和哥哥被送进体操训练营。每天的训练枯燥乏味。

哥哥半途而废,而丘索维金娜却彻底爱上体操。在力量与技巧中博弈,在平衡与翻滚中跳跃。丘索维金娜乐此不疲。她的训练成绩突飞猛进,13岁时就被选入苏联国家队。

此后几年,丘索维金娜的人生如同开了挂。1991年,她代表国家去美國参加女子体操世锦赛,获得世界冠军。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丘索维金娜获得团体冠军。

苏联解体后,1991年,乌兹别克斯坦宣布独立。独立后的乌兹别克斯坦百废待兴。运动员训练的环境更不用说,体育器材基本老旧过时。丘索维金娜一声不吭,只埋头训练。因为在她心中,始终有个不服输的自己在发声:奥运,我还会再回来的!

1994年,广岛亚运会,丘索维金娜勇夺得一银一铜。丘索维金娜不甘心,她又投入魔鬼训练中,2年后再次出征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那年奥运会,女子体操难度上升,不仅在原有的ABCD四组难度上,加上E组难度,同时取消了自选动作的惊险性、独特性以及熟练性加分。

这对已经21岁的丘索维金娜是个挑战。谁都知道,运动员就是吃青春饭,尤其是体操项目。丘索维金娜知道,成败在此一举。

赛场上,她身穿红色体操服,如离弦的箭矢冲了出去……最终她拿下女子体操个人全能第十名。

这个成绩还是让丘索维金娜有些失落。可脚上的跟腱撕裂伤提醒她,是时候该退役了!

体操女神

1997年,丘索维金娜结婚。丈夫是名摔跤运动员,叫克帕诺夫。婚后两年,他们生了个可爱的儿子,取名阿里什。

丘索维金娜过上了甜蜜的婚姻生活。一次,她路过曾经的训练馆。看到曾经的队友,看到了熟悉的训练设施,她的心火被点燃了。她回到家,站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我还不老,我还可以为国家带来荣誉!”

当下丘索维金娜作了决定:她要复出!

站在阔别两年的赛场,丘索维金娜有些不适应。她的年龄偏大,身体机能也在下降。自己,能行吗?但作为曾经的奥运健儿,丘索维金娜没有过多犹豫。“如果比赛我能赢他们,为什么不参加?”

2001年,她和丈夫参加了韩国釜山亚运会。赛场上她如“拼命十三娘”,不断挑战自我。最终,丘索维金娜为祖国赢得了四枚奖牌!

这太人兴奋了!丘索维金娜立即打电话给妈妈,想要告诉家人这个好消息。没想到妈妈在电话里告知,儿子阿里什生病了。什么病?什么时候得的?这些一无所知。只说,很严重。

丘索维金娜后来已经听不见妈妈说了什么。她几乎失去意识。那时的她只有一个念头,要赶快见到儿子阿里什!

第二天,丘索维金娜和丈夫坐飞机赶了回去。她把儿子送到医院检查,发现是白血病。当时乌兹别克斯坦没有专门的医院,丘索维金娜家也没有保险。怎么办?还没反应过来,丘索维金娜又收到一个沉重的消息:要治好阿里什,至少要花12万欧元,大约相当于人民币92万元。虽然丘索维金娜和丈夫打比赛多年,但积蓄有限。夫妻二人变卖了所有财产,还是无法凑齐。

一连串的问题排山倒海般袭来。丘索维金娜差点就倒下了。可她很快意识到:自己是母亲,必须坚强!

为筹集医药费,丘索维金娜的第一个方法,就是频繁参加比赛。那时一块世锦赛的金牌奖金是3000欧元。为了能和更多人竞争,丘索维金娜把自己逼成了全能型选手。平衡木、自由操、高低杠,她统统参加。

即便倒下数百次,她也要勒令自己:站起来!她不敢生病、不敢吃药,更不敢停赛,只为拿奖给儿子筹集医药费。

2003年,丘索维金娜以27岁“高龄”摘得世锦赛跳马冠军。这也是乌兹别克斯坦首个世锦赛冠军!当时乌兹别克斯坦承诺,只要获得世锦赛冠军,奖金就有5000美元!丘索维金娜满心欢喜,希望乌兹别克斯坦能兑现承诺。然而,丘索维金娜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没人知道什么原因,但儿子已经等不了。无奈之下,丘索维金娜只能求助于德国一家俱乐部的两个教练。在两个教练的帮助下,阿里什转到了更好的医院,病情也暂时得到控制。

此后,丘索维金娜加入德国体育俱乐部,为德国效力。2004年,雅典奥运会,丘索维金娜出师不利,预赛阶段意外失手。从赛场下来后,丘索维金娜沉默不语,在角落独自发呆了很久。

没人知道这个坚强的母亲在想什么。也许是自责,没争得荣誉。也许是焦虑,孩子的医药费又没了着落……两年后,2006年,丘索维金娜突然宣布:自己加入德国籍。一时间舆论四起,丘索维金娜被骂“叛徒”“卖国贼”。

丘索维金娜不争辩,也不解释。她只是默默打好每一场比赛,只为报答曾经对她施以援手的德国体育界。2008年,北京举行奥运会,33岁的丘索维金娜再次出战。起跑,翻身,一个落地干净的立足之后,丘索维金娜获得了全场掌声。而她出色的比赛,赢得了那届奥运女子跳马银牌!

这是德国第一个女子跳马银牌。也许是上苍眷顾这位坚强伟大的母亲。回国后,丘索维金娜接到了家人的电话:儿子阿里什已经彻底痊愈了!那一刻,丘索维金娜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不停地流泪。快乐、激动溢满整个内心。此后多年,每当有人问起丘索维金娜:“你觉得哪届奥运会给你印象最深刻?”“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为什么?”“因为她带给我幸运。”

“体操丘妈”

儿子痊愈后,丘索维金娜依旧活跃在赛场。2008年,在瑞士国际比赛中,丘索维金娜的跟腱受到严重伤害。她痛得无法站立,更非常绝望。“我想完了,我不能再给国家带来荣誉了。”

不能比赛,不能为国争光。这是身为运动员的丘索维金娜所不能接受的。她觉得自己像个废人,心情越来越低落,直到她看到了残奥会。“那些人太厉害了,我所面临的困境和他们比不值一提。我有手有脚,应该继续比赛!”

休养结束后,丘索维金娜又再次出现在各大赛事中。2011年,日本体操世锦赛,拿下冠军;2012年,伦敦奥运会,落败;2013年,第26届Gym-Festival Trnava比赛,获得全能冠军。六年间,丘索维金娜为德国赶赴大大小小12场国际比赛。

直到2014年,仁川亚运会。人们发现,丘索维金娜竟然代表的是乌兹别克斯坦出战。是的,丘索维金娜又恢复了乌兹别克斯坦国籍。“因为我从这里出生,只要祖国需要我,我随时可以!”

2021年,丘索维金娜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征战东京奥运。已经46岁的她一如17岁时的自己,奋力跑向跳马台。跳跃、腾空。

就在落地一瞬间,她的脚没站稳,向后踩了线。很遗憾,她的成绩止步第11。是的,她已经不年轻了。肌体力量、爆发力和平衡,都在下降。但她奋不顾身、拚命一搏的样子,令赛场无数人泪崩。丘索维金娜走上台,她的眼里饱含泪水,不停地挥动双手。这是和观众告别,也是和奥运惜别。7月26日,丘索维金娜在社交平台上宣布退役:

“我亲爱的朋友和粉丝们,(退役)这件事情很艰难,我本以为会容易一些。我结束了漫长又十分有趣的体育生涯。我在这个过程中达到过巅峰,经历过低谷。我流下过幸福的泪水,当然也经历过痛苦,但是我从未后悔过,我的体育生涯很精彩!更重要的是,你们的爱与支持是我生命中的财富,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

英雄总会落幕,但传奇终将不朽。三十年前,她为荣誉而战;十九年前,她为儿子而战;而现在,她为自己而战。从“体操女神”到“体操丘妈”,丘索维金娜真正诠释了奥林匹克精神。这种精神,叫永不服输,抗争到底,不向命運低头。它犹如奥运圣火,照耀每一个运动员的梦想,每一个普通人的生命,它也将照耀着新一代的奥运健儿,比出实力,为国争光!丘妈,赛场不是终点。人生还在继续。

天涯路远,江湖再见!

猜你喜欢

金娜女选手乌兹别克斯坦
有种传奇叫丘索维金娜
最后一跳
打混双,专业与业余天差地别
倒立射箭
“我和爸爸”去哪儿
新闻浮世绘
神仙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