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大军“赶考”(下)

2021-09-17董保存

党史博览 2021年9期
关键词:赶考警备傅作义

董保存

打铁必须自身硬

入城后,接管工作开始,上级传达了北平市军管会主任叶剑英的一次讲话。他说:我们中国人民灾难深重,日本侵略,八年抗战,受苦受难。抗日胜利后又打了三年解放战争,人力物力财力受到了很大损失。这种长期战争所造成的创伤急待我们去医治。现在北平和平解放了,这是傅作义将军一个很大的功绩。古城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大家应当珍惜,把一草一木交接好,然后共同努力来医治战争创伤把国家治理好……我们的干部多数是农民出身,打仗行,文化不高,对许多事不大懂。……目前我们的任务是把北平接管好,交的要交好,接的要接好。为了我们灾难深重的祖国和受尽苦难的人民,为了迅速医治战争创伤,建立一个新中国,为了子孙后代……做好这项接管事业。

北平警备司令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程子华开会回来,给41军的首长讲了先于他们进天津市的天津市军管会主任黄克诚的一则逸事:

1949年1月15日下午4点,黄克诚率领第一批接管干部坐着卡车来到天津公议大楼(今和平区承德道22号),一到军管会办公室,就对大家宣布了他的“章法”:

“我黄克诚进天津时穿着这身衣服,有朝一日出天津时还是穿着这身衣服,保证原封不动!”

41军的同志当然明白,黄克诚这是立了一个标杆,进入北平以后,只能比这个标杆高,不能低于这个标杆。

他们都明白,打铁必须自身硬。只有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才能带好队伍,说话硬气!特别是在财物面前,只要领导不伸手,部队就会干净,就有战斗力。

程子华与警备司令部的所有领导约定,从我做起,从司令部做起,谁也不准随便批条子,不准通过私人关系动用国家财产。

进城后不久,莫文骅到军管会向叶剑英汇报工作。

莫文骅说:“叶主任,担负巡逻任务的部队很艰苦,干部战士很自觉,库房里有上千辆自行车,没有一个人去动它,干部不搞特殊化。”

叶剑英说:“这样好。我们就是要这样。我虽是军管会主任、北平市长,但任何东西都不能私自处理。我体谅同志们的辛苦,但不能随便动用自行车。”

当时,警备部队受领的任务当中,有一项就是接管、看守108座仓库。

这些仓库可谓是星罗棋布。海运仓、北新、天坛、太庙……每个区都有。仓库的种类繁多。既有枪炮弹药库,也有军需服装库。既有军靴、大米面粉、罐头美酒,也有绫罗绸缎。还有卡车、小轿车、自行车等。

364团驻区内有一座面粉仓库,里面堆放的全是“洋面”。

一天,仓库来了两个人,说是军管会的,要拉面粉。站岗的同志见他们的证明没有盖公章,就严加盘问,并告诉他们,没有公章,一斤也拉不走。来人马上换了一副笑脸,一边掏“哈德门”香烟,一边说:“小兄弟,洋面是公家的,分到你头上能有几两?你通融一下,别人又不知道,咱亏待不了你。”

站岗的战士严词拒绝,并向他们发出了警告。

365团5连负责接管一座军械仓库。接管后的第二天,来了一个衣冠楚楚的国民党军官。他找到5连连长说:“你我都是军人,懂得武器的重要,请兄弟帮忙,将我这支左轮换换。”

5连连长目光严峻,用两个字回答他:“不行!”

此后,在5连看管被服仓库期间,一个胖胖的职员拎着一个鼓囊囊的提包来找站岗的战士。他掏出馒头,还有花生、大枣等,对站岗的战士说:“库里的衣服没有登记,多一件少一件根本没人知道。你给换两件吧!”

战士明白过来,马上把这个人送到连部进行批评教育。

接管军械仓库时,傅作义部队的一个军械科唐科长,又是给解放军腾房子,又是准备茶饭,态度非常友好。交接完成后,特意来向营长表示敬佩之意,并把自己的手枪送给他留作纪念,营长说,这可不行,我们不准收礼品。

唐科长小声说:“你们怕犯纪律,我偷偷地送来好了。”

营长认真地告诉他说:“我们遵守纪律是自觉的,人前人后都一样。”

“近水楼台不得月”

中国有句俗话,“近水楼台先得月”。北平警备司令部要求所有部队做到“近水楼台不得月”。

警卫营1连2排执勤的范围内有两座电影院。电影开场了,他们在外面巡逻;电影结束了,他们目送看电影的人离去。

寒风中,电影院的员工请他们进去暖和暖和,看看电影,战士们解释说:“我们是来担任警戒任务的,不是来看电影的,谢谢你的好意。”几次邀请,几次推辞。观众都朝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駐防铁狮子胡同的364团2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副营长见4连几个战士的鞋破了,就让文书尹登岐到看守的仓库拿出9双皮鞋给战士穿。没成想尹登岐却顶了回来:“副营长,那恐怕不行吧,纪律规定,看管仓库要原封不动。”

副营长说:“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这大冬天的,我们战士的脚冻坏了,谁负责?叫你去拿你就去拿,出了事情我负责!”

尹登岐拿了3双鞋到连部。对连长说,这是副营长让从仓库里拿来的。连长征求战士们的意见,战士们七嘴八舌地说:“鞋坏了可以再修修,实在不能穿了,向上级申请。”“直接从仓库里拿,违反了纪律。这鞋,我们不能要。”

尹登岐又把鞋原封不动地送回去了。

为这事儿,营部党小组专门开会,党员战士指名道姓地批评这位副营长,要求他在全营作深刻检讨。

这件事情被反映到警备司令部,立即引起了政治部的高度重视。在警备工作会议上,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欧阳文点名批评极个别违反纪律的同志,并把这种“政策纪律点将台”形成了制度,几乎每周都要讲评一次。

同时,他们启动了“舆论监督”。不仅在自办的《战斗报》开办了政策纪律点将台的专栏,还以军政治部的名义,在《新民报》上刊发启事,请社会各界监督军纪。启事如下:

“本军奉命进驻北平以来,遵守城市政策与纪律,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和赞扬。但是,仍有个别违犯纪律的现象存在。为了更好地保护人民利益,维持治安,进一步密切军民关系,希各区政府工作同志及平市各界人民,对本军维护人民利益及遵守政策纪律的优缺点,多多提出意见,本军表示热烈欢迎,并诚恳接受各方批评。”

政治部还派人到各师的警备区域内进行明察暗访,广泛征求北平市民的意见。白塔寺附近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对征求意见的人说:“我什么队伍都见过,从未见过你们这样的队伍。”

毛泽东两次发电要求保护好北平文物古迹

1948年12月17日,大军已经包围了北平城,毛泽东亲笔起草了一封致林彪、罗荣桓的电报,电文中称:

“沙河、清河、海淀、西山等重要文化古迹区,对一切原来管理人员亦是原封不动,我军只派兵保护,派人联系。尤其注意与清华、燕京等大学教职员、学生联系,和他们共同商量,如何在作战时减少损失。”

1949年1月16日,强攻天津的炮声停息后,毛泽东再次以中央军委的名义,给平津前线司令部发出《关于保护北平文化古城问题的指示电》,要求如攻击北平城,“必须做出精密计划,力求避免破坏故宫、大学及其他著名而有重大价值的文化古迹。你们务必使各纵队首长明了,并确守这一点。让敌人去占据这些文化机关,但是我们不要攻击它,我们将其他广大城区占领之后,对于占据这些文化机关的敌人再用谈判及瓦解的办法使其缴械。即使占领北平延长许多时间,也要耐心地这样做。为此,你们对于城区各部分要有精密的调查,要使每一部队的首长完全明了,哪些地方可以攻击,哪些地方不能攻击,绘图立说,人手一份,当做一项纪律去执行。为此你们必须召集各攻城部队的首长开会,给予精确的指示。”

据此,北平市委书记彭真指示海淀军管会的荣高棠,要他马上派人到清华大学,去找古建筑专家梁思成,请他标出应当保护的文物古迹,并火速送到平津前线司令部。

当天晚上,清华大学政治系主任张奚若带着两个军代表来到梁思成家,开门见山,请他在地图上标出需要加以保护的珍贵建筑和文物,划出禁止炮击的地方。

这让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很是兴奋。平津战役开始后,这两位建筑学家一直担心战火可能毁灭北平的古建筑。现在围城的部队要保护这些名胜古迹,正合他们的心意。于是,立即挑灯夜战,两天后,他们把标好的地图,交给了军管会。

有材料显示,梁思成标出的这张图,很快就出现在了西柏坡的军委作战室,毛泽东还在图上圈圈点点……

后來,梁思成回忆起这个时刻,依然难以忘怀:“童年读孟子,‘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这两句话,那天在我的脑子里具体化了。过去我对共产党完全没有认识,从那时候起我就‘一见倾心了。”

此时,北平的战事正在紧张进行。在大军围城的情况下,身在北平的傅作义已经和平津前线司令部开始和平谈判。

莫文骅的回忆

作为北平警备部队首长之一的莫文骅,却接待了一个北平各界代表团。莫文骅的回忆录记载了这生动的一幕。各界代表为了北平的和平解放,为了保护这座著名的文化古都,殷切之情溢于言表(需要说明的是,这篇回忆录是当时所写,无疑带着那个时候的各种痕迹)。

1月18日,我军西直门方向前沿部队报告:西直门内开出一辆挂着白旗的汽车,车子一直开到我方阵地前。经过盘问,知道是原国民党北平市市长何思源先生率北平各界代表来和我方谈判,并要求见叶剑英同志。

我们立即将情况报告总部。总部当即回电,指示由我们接待。我和副政委欧阳文同志在海淀接待了他们。这个代表团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有吕复(中国大学教授)、康同璧(康有为之女)、王乔年、马振源、张宝万、卢其然(女)、冯莲溪(女)、刘鸿瑞、郭树棠等11人。他们推举何思源先生为首席发言人。何思源是山东菏泽人,早年留学美国、德国、法国。曾任国民党山东省主席。1946年1月调任北平市市长。因追求进步,爱好和平,为蒋介石所忌恨。1948年6月,被蒋介石罢免了其北平市市长职务。但他继续为和平奔走,多次与傅作义促膝谈心,劝傅作义尽早摆脱蒋介石。他于1月17日组成11人的“华北人民和平促进会和谈代表团”,并通电南京国民政府和中共中央要求和平解决北平问题。蒋介石得到通电,大为恼火。指令保密局长毛人凤:“何思源早已背叛党国,留有何用!”毛人凤心领神会,密令北平特务组织在位于王府井北口锡拉胡同的何思源寓所安放了两枚定时炸弹。17日夜,何夫人及长女何鲁丽、长子何理路等被炸伤,次女何鲁美被炸死,何思源先生幸免于难,但左臂也被炸伤。何思源先生是强忍悲痛,臂缠绷带出城谈判的。

莫文骅

我党我军对愿意和平的人,向来是以礼相待的。我们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设便宴为他们洗尘,并对他们的行动表示欢迎。

当晚,我们和11名代表进行了交谈。在灯光下,他们的脸上显出不同的神色。有的焦躁,有的疑虑,有的神情淡漠,莫测高深。我觉得,不管怎样,这是宣传我党我军政策的一个好机会。在我致欢迎词后,何先生表明了来意,他说:“现在国共双方,城下对峙,枪炮一响,文化古都将顷刻变为灰烬。我们受200万北平市民的委托,希望国共双方以大局为重,对北平这座古城实行和平解决。”

随后,吕复、康同璧也相继发言,表达华北民众要求和平的意愿。我也向他们表明我党我军的立场。我说:“保护文化古都,大家都要尽心尽责,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当然责无旁贷。党中央、毛主席已经提出和平谈判的八项条件,我们当然希望能够和平解决北平,但现在的关键在于傅作义将军的态度。”

何先生说:“傅作义将军为了保护北平这座700年古都的文化古迹,为了保障200万市民的生命财产不受损害,他已经表示和平解决的主张。”

我即插言:“我们认为不是傅作义保护了北平城,倒是北平这座古城保护了傅作义。”

停顿一会儿,何先生接着说:“傅作义将军向来是尊重民意的。他的部队一向注重军队纪律,不扰民,不害民。”

听到这里,我严肃地问道:“照何先生这样说,傅作义如此爱民,那么,我们解放军要革傅作义的命是革错了?”

何先生一时无言以对,非常尴尬。他们的代表也为这位团长兼首席发言人捏着一把汗,担心应付不了这种场面,反而会把事情弄僵。这时,一位姓王的先生站起来为何思源先生解围说:“请莫将军不要误会,解放军是为了解放人民的革命军队。傅作义将军的部队根本不能和解放军相比。何先生的意思是说,在国民党各派系军队里面,从纪律方面而言,傅作义将军的部队要比蒋介石嫡系的中央军好多了。”

我看了王先生一眼,态度也缓和下来,接着说道:“那么,请诸位告诉傅作义,要看清时局,深明大义,不要把破坏北平文化古城的责任转嫁给中国人民解放军。傅作义将军不是自认为很能打仗吗?那么,请他把部队拉出北平城来,我们让出一片战场,彼此较量一番。”

一个代表提出:“贵军不要逼得太紧了,要给傅作义将军一个考虑时间,给他一条路走。”

欧阳文同志当即回答:“摆在傅作义将军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接受我们的条件,把部队拉出城来改编;另一条是顽抗到底,我们被迫攻城,与其一决雌雄,不过,城破之日,老百姓和文物古迹的损伤,这笔账是要算在傅作义头上的。看来,不是我们给他一条路走的问题,而是他走哪条路的问题。长时间以来,我们围而不打,已给傅作义先生留下了考虑时间,请何先生转告傅作义,我们还可以给他几天时间,等待他的答复。但是,要告诉他,人民不允许他以和谈为名,拖延时间,继续与人民对抗。”

代表们又提出一些问题,我们一一作了答复。最后,我问:“诸位对毛主席的八项条件有何意见和看法?”

何思源先生当即表示:“毛主席的意见本人赞成,只是傅作义将军对惩办战犯的条款,还有疑虑。因此,战犯问题是否待成立人民政府之后,由法庭考虑为好。”

因他们是代表北平各界,而不是代表政府的,所以双方只是交换一些有关解决北平问题的意见,不可能达成任何具体的协议。但代表们要求和平的愿望非常强烈,散会后,还继续找我们的代表交谈。天晚了,我们留他们住了一夜。

第二天,我们根据总部的指示,送这些代表回城。我陪同他们看了我们的炮兵阵地,一门门大炮直指蓝天,其中有在塔山阻击战时总部给我们的3门大口径大炮。他们对我们有这样强大的炮兵而感到惊讶。我指着一门门竖起的炮口,对他们说:“如果傅作义将军不肯悔悟,我们可以打,而且有精良武器和高超的战术,既能攻下城市,又能尽量保护古都。请代表们转告傅作义将军和北平各界人民,我们力争和平解决北平问题。”

代表们点头称是。康同璧是广东人,她听出我是广西人,就用广东方言对我说:“这些人是各界代表,但大部分都有政治背景。”我很坦率地告诉她:“这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不论谁来,我们的政策都是这样的。”临别时,代表们纷纷拿出名片,约我们进城后再见面。他们表示回城后要尽力为和平奔走,争取古都早日解放。

在故宫站岗执勤,绝不越线一步

1949年1月21日,《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正式签字生效,规定自1月22日10時起双方休战。22日,国民党华北“剿总”政工处副处长阎又文在中山公园水榭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代表傅作义宣读“协议书”及文告。

北平和平解放了,保护文化名城文物古迹的任务落在了“平警”战士的身上。

在颐和园执勤的是367团1连。连队的战士进入颐和园的时候,连长跟他们说,老家有句俗话:“逛逛万寿山,死了也不冤!”现在咱们就住进万寿山来了。

在颐和园执行任务的战士们把保护文物的决心书贴在墙上、大门上,请老百姓监督。解放军战士们认真巡逻,爱护园子里的一草一木,就连掉在地上的枯树枝都不乱动。一位颐和园的老工人夸奖说:“你们是天底下顶好的军队,真像爱护眼珠儿一样爱护颐和园。”

41军参谋长李福泽到这里来参加他们的交接班时,看到有这样一个程序:交接班时,要数驻地房间钉子眼儿;如果多了一个钉子眼儿,就要查清是谁钉的。

李福泽说,好哇,我们这里又创造了一个规定。换防时数钉子眼儿!

363团负责守卫故宫、景山、北海、团城、太庙和六国饭店等重要目标。

警备司令部向363团团长乐军、政委周之同、政治处主任蔡红江交代任务时非常明确:你们所负责的地点,几乎都是国宝。党和人民把这些国宝交给了你们,如果出现一点闪失,就拿你们是问!

军长吴克华的话能让他们记一辈子:

“平津作战,我们打了大胜仗,攻下了天津,和平解放了北平,是军政完胜。要告诉战士们,我们不是军阀,我们是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北平,但北平不是我们哪个人哪支部队的战利品。北平是全中国人民的。这里一草一木,我们只有守护的责任,没有动用的权利。”

363团在故宫重点警戒,既有固定岗哨,也有巡逻部队。团首长每天检查一次。

莫文骅来到故宫检查警备情况。在固定哨位,他看到了哨兵的活动区域——在固定的白线内履行职责,绝不往故宫内部多走一步。团长汇报说,这是我们和故宫的有关人员确定的。

莫文骅问:战士们反应如何?

团长说,战士们遵守值勤规定,履职尽责,绝不越线一步。

“有什么问题没有?”

团长实话实说:“我们都是第一次进北平城,北平解放了,我们在这里站岗执勤。战士们没别的要求,将来能不能让我们这些‘土包子看看皇帝老儿住过的金銮宝殿?将来回家,也有个吹牛的资本。”

莫文骅说:“战士们有想法可以理解。但是,入城纪律是军管会和警备司令部定的,如果我们警备部队带头参观故宫,开了这个口子,北平周边的几十万部队也要求参观怎么办?还怎么保护故宫?战士们的想法可以带到军党委会上,党委会讨论以后再向上级报告。”

早春二月,平津前线司令部、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专门组织第四野战军的部队官兵,参观了一次故宫博物院。直到这时,负责警备故宫的部队才有机会进入紫禁城。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为他们作了详细介绍。这时,负责守卫故宫的官兵们,才进一步知道了自己工作的意义。正像莫文骅所说:“我们守卫好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将来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能看到这一切。这也是我们对历史作出的贡献。”

1981年深秋,为了采访警备部队保护故宫的情况,笔者数次骑车到故宫博物院,拜访了当时故宫博物院的单士元先生(也就是后来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父亲)等人。

单先生文质彬彬,慢言细语,从冯玉祥把溥仪赶出故宫,他们参与清点故宫文物说起,谈保护文物的曲折过程,也给笔者普及了不少关于这座紫禁城的知识。

说起人民解放军保护故宫的情况,老人家说,从进城那天起,他们就派了岗哨来帮助守护故宫。他们非常守纪律,只管站岗执勤,活动范围很小,不该去的地方绝不往前迈一步……

点验

1949年的春天来了。在这春风杨柳的日子里,“平警”的部队迎来了一个重要的时刻,党中央、毛主席进驻北平。他们光荣地接受了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的检阅,至此,出色地完成了北平的警备任务。

于是有了下面的一幕:

1949年4月14日凌晨,北海西侧的旃坛寺军营,全副武装的队伍在操场上集合列队。戴红袖章的值班员,在整齐的队伍前面下达了一个口令:“点验开始!”

战士们按照口令,放下武器、背包。连队值班员开始对每一位干部、战士携带的武器装备及个人用品进行清点。

这里还是要科普一下,“点验”是军语中的一个词,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之规定,“点验”是对部队编制、实力、战备和安全状况的全面检查。点验包括如下内容:1.执行编制的情况。2.装备和物资的数量、质量、保管、维修、保养情况。3.人员的健康和卫生状况。4.装备、物资“三分四定”落实情况和携行能力。5.个人物品。点验中发现的问题,应当查明情况,妥善处理。对个人私存的公物、弹药和淫秽物品等必须予以收缴,并视情给以批评教育或者处分。

半个小时之后,值班员向团参谋长报告:“点验完毕,一切正常!”

值班团长立即向师长报告,本团全体干部战士没有带走一件物品,真正做到了“空手进空手出”!

这,就是解放军第一支进驻北平的队伍交出的最好答卷。

(全文完)

猜你喜欢

赶考警备傅作义
傅庆泰教子
喜看燕赵巨变 同书“赶考”答卷
进村“赶考”,交出百姓满意答卷
百密一疏
新时期企业采购现状分析及问题研究
“赶考”
傅作义一生最敬重的人
傅作义一生最敬重的人
傅作义与北平和平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