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城市边上

2021-05-14史爱平

鹿鸣 2021年4期
关键词:刘丽区长明智

史爱平

赵明智的车在王老七的汽修店门外停下打气。王老七看看车胎说,你这烂胎,快换了吧。赵明智下车说,今天没空,我车里坐的是刘丽,我得送她。

赵明智开的是黑马自达,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里面坐着的刘丽。但王老七没搭理,把长长的气管扯过来打气。心想,什么刘丽、赵明智、杨二囤,还有他,几十年前都是同班同学,可现在,刘丽、赵明智这类人混得挺耀眼,自己只配在城市边上这个偏僻地方同杨二囤合伙开个汽车修理店,挣个血汗钱。

王老七收了气管回店里,拉住赵明智说,我托你的事办得怎么样?赵明智说,不就是一条狗么,我已经跟刘区长说了。但是你们这里的狗咬人,往回要,有点难。王老七说,你是区办主任,我不找你,找谁呀?我们好歹是同学吧。赵明智说,不光抓你一个,你们这地方狗泛滥,都上了报纸,上面能不管吗?听赵明智一说,王老七的心便像块石头往水底一沉,要狗的事看来难了。

赵明智出了店门钻进车,隔着车窗招下手,嘀一声走了。

王老七转回身时脚下踢着一团东西,那东西“汪”地一叫,细看,是一只雪白如棉花团的小狗。小狗两只眼睛水亮亮。王老七再细看,小狗太可爱了,简直就是一只活玩具,两只绒球似的耳朵,一副憨态可掬的小脸。两只前爪就像一对小手,不停地抓他的裤脚。王老七在店里店外喊了一通,并没发现有人来认。

这个时候,杨二囤回到店里。这只小狗被杨二囤抓在手里看了半天。杨二囤说,我带走玩几天。王老七手一挥说,好好。杨二囤便带上小狗走了。

这只小狗其实是刘丽带在身边的,刚才不知怎么从赵明智停的车里溜了出来,那会儿刘丽在车里打着盹。赵明智打开车门时,给小狗创造了机会。等车跑远刘丽睁开眼,才知小狗没了。刘丽急得直拍手。赵明智赶忙掉转车头返回王老七的店。心想,八成小狗是落在店里。車一停稳,便钻进店里喊王老七。刘丽也跟着下车,她可是真急呀,眼睛瞪得老大,边走边审视着王老七的店内外。

王老七正晃晃悠悠地从房后街坊的一个旱厕走出来,他不是解手,而是在那儿修厕所。不修不行,半月前,他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掉进厕所坑里,要不是他得信赶紧去救,非出大事不可!

赵明智和王老七撞个对面,问,有只小狗,白色的,见着没有?王老七答,见着了,杨二囤拿走了。刘丽和赵明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王老七说,我给你们找杨二囤要吧,你们就放心吧。赵明智和刘丽互望一眼,只好走人。

王老七给杨二囤打电话要小狗,但没想到杨二囤跑回来跟他一讲,他觉得杨二囤说得有道理。杨二囤说,这小狗正好是个砝码,让他们把你的大狗还回来。

杨二囤打开带来的纸箱,一团白色的绒毛露出来,从绒毛里露出两只玻璃珠子般漆黑的眼睛。杨二囤顺势把手伸进去一掏,一只如同玩具般的小狗便跳到地上,来来回回兜着圈,朝着人伸小舌头。王老七瞧一阵儿说,这狗可比我那只大的好玩。杨二囤说,赵明智别想拿走,上回我到区里求他办事没给办,还拿走我两张“卡”,好几百元。王老七说,是你送人家的吧。杨二囤不吱声了。

从公路上又下来一台大车,司机跳下车冲着王老七的店门大喊。王老七晃悠着出来,瞧瞧车,说车胎被扎。司机说,补吧。王老七便卸轮胎,补好胎上好轮,往车上看一遍,愣住了,车上装的全是笼子,大笼子,小笼子,里面都是狗,狗却不叫,都蔫蔫地挤成团。司机说,是上面布置的任务,狗都是没收来的。王老七心中一震,莫非也有他的狗?瞪大眼瞅,黑狗黄狗花狗,大狗中狗小狗,眼花缭乱,哪能看出来。

王老七的狗是一只黑毛狗,平时就养在后院帮他照看库房。有段时间他嫌麻烦把狗送人,可狗又跑回来。后来使他对这只狗高看一眼的缘故,是那次儿子掉入厕所毛坑,就是这只狗发现的,这只狗跑回店里不断咬他的裤脚,撕拉着他往出走,直引他走到那个旱厕所把浑身沾满粪臭的儿子救出来,他才明白这是一只会报信的狗。这样一只有灵性的狗,会随意咬人吗?冤!

他眼望拉狗的车开走,心也跟着车往远处延伸。一阵手机铃响惊醒他。

喂喂,王老七忙接听。

我是赵明智!手机里传来赵明智的声音,是跟王老七要小狗。王老七说,已经跟杨二囤说了,但是他不肯给啊。王老七接着说,跟你明说吧,你若不把我的狗要回来,杨二囤是不会把小狗归还的。赵明智说,明白明白。王老七说,啥?赵明智说,别装糊涂,这年头,你们这些开店的都心黑。王老七说,我可是给你说实话。赵明智说,这样吧,明早你来我这一趟,我领你去找狗。王老七说,好好,谢谢。

赵明智在区政府大楼办公,十多层高的电梯楼挺气派,一个很大的院子,有门岗守卫。王老七来的时候忘带身份证,只得给赵明智打电话,说,我来了。赵明智回话说稍等。两人在门岗处见面。赵明智把那辆黑马自达开了出来,让王老七坐进车。赵明智说,看狗的地方很远。王老七说嗯。

早晨刚放亮,在城北云遮雾罩的大山底下,横亘着一道土城墙,城墙下的芨芨草滩外有一个用铁丝网圈的围栅。汽车从公路开过来再沿土路往上拐几个弯就到了围栅门口。不用到门口,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听到狗叫。等到了这个围栅,全是狗叫。赵明智的车开到围栅前停好,等王老七下了车,说,抓来的狗都在这儿,你看吧。

王老七不敢进围栅,怕被咬。管狗的是个穿着厚厚防犬服的中年汉子。里面的狗在他的周围窜来窜去。王老七瞅了半天,说,找不着啊。赵明智说,那我也没办法了。王老七说,狗找不着,那你们能不能帮我做件事,我后院街坊有个厕所,孩子都掉进去了,帮我修修。赵明智说,这个?行行行,我和刘区长说说,城市边上的这种旱厕所改造,马上,你放心。

一个下午,一群人走进了王老七所说的旱厕所。只见来人都捂鼻子,太臭了。从厕所里直往外飞苍蝇。砖头瓦块砌就的茅坑里,白色的蛆成团地蠕动,连棚顶都没有,只围了一圈砖墙,茅坑已经不是坑,而是大洞。小孩子的腿很难够着两边,不往下掉才怪。

赵明智带着这群人来的,由王老七领着。看完了厕所往回走赵明智对王老七小声说,前边走的那个高个,是刘区长,亲自来的。明天就来修。王老七有点激动,说,谢谢啦。

赵明智的话没白说,第二天真的过来一辆车,卸下了半车水泥、半车砖。王老七从店里取来两瓶矿泉水,大声说,师傅,喝水喝水。但车上的师傅只是把矿泉水瓶接过去,就开车走了。这时,赵明智给王老七打来电话问,水泥拉过来没有?王老七答,拉来了。赵明智又问,杨二囤还小狗没有?王老七答,没有。赵明智说,你跟他要就是了,跟你实说吧,是刘丽的小狗,我不过是帮帮忙。王老七说,嗯嗯。

在城内的一栋别墅里,刘丽忙乱地给自己打扮。梳妆台上摆着各式化妆品:德法韩日各类砸钱品牌……刘丽算得上富婆。想当初上高中时,刘丽苗条、漂亮得了不得,绰号磁性小魔女,即使赵明智、甚至王老七、杨二囤这样的同学也难逃其吸力。后来该死的杨二囤在同学堆中发坏,掀过刘丽的裙子。杨二囤心不死就像冬天冻不僵的大葱一般。后来她把杨二囤的电话、微信等号码统统删除。

刘丽和老公早分居,只有那只白色小狗给她解闷。小狗如一只小兔在她怀里扑腾。毛茸茸的耳朵,毛茸茸的脸,如同玩具般的两个眼珠……现在她知道,小狗落到了杨二囤手中,可她没把握要,便给王老七挂电话。王老七回话说,刘丽,咱们是老同学,放心吧,再说赵明智已经跟我说了,不就是跟杨二囤要么。刘丽说,拜托了啊。

杨二囤好些日子不来店里,他迷上小狗,小狗会抬起两个小爪向他作揖,这让杨二囤大为惊异。他对王老七向他要狗之事置若罔闻,不想给了。这是刘丽的小狗!王老七在电话中大声向杨二囤强调,还特地解释说,虽然大狗没找到,但是人家赵明智已经答应给修厕所,水泥都拉来了,你快把小狗拿来吧!

杨二囤的回答是,让刘丽来吧,我当面给。

王老七放下手机骂:娘的!

这是市内一处五星级宾馆,一个有会客厅的大雅间。事情发展到如今,刘丽觉得不采取行动是不行了。耐心代替不了见面。杨二囤狗日的,我要见他,看他敢不还我小狗。一想起小狗,刘丽的心就像就针扎一般。她在会客厅的长沙发坐等。王老七已经联系好,按照和杨二囤约定,就在这个地方当面交狗。之后请杨二囤、还有跟来的王老七吃一顿,感受感受五星级饭店。

杨二囤准时出现。他挎着一个包,内装小狗。见面一开始,刘丽问,王老七呢?杨二囤说,他晚点来。刘丽问,我的小狗呢?杨二囤说,在我包里。刘丽说,快给我。杨二囤说,别急,你先说,你的狗什么样?刘丽说,白的,像一只猫。杨二囤说,不对,我说像一只小熊。刘丽说,小熊?对对,肚子底下有块黑毛。杨二囤说,不对,不是黑毛,是黑棕色毛。刘丽说,黑棕色就是黑色么。杨二囤说,黑棕色怎么是黑色呢?刘丽一下噎住了。杨二囤说,你说的不对,我走了。刘丽一下子揪住杨二囤说,快点给我吧!杨二囤一个扭身挣脱开来说,有个条件。刘丽说,你尽管说,只要还小狗。杨二囤说,这样,你亲我一口,敢不敢?杨二囤把小狗从包里抓出来,亮给刘丽看一眼,又将小狗塞回,起身往出走。面对杨二囤将军,刘丽显然也是久经沙场,她骂句脏语,真就照着杨二囤的脸贴过去。其实,刘丽的嘴唇并未够着杨二囤。没料到杨二囤竟做出了让她吃惊的动作……

也就是一两分钟,一个发狂的男人将一个女人使劲压在沙发上,发出怪声。听到会客厅来人了,男人杨二囤才匆忙站起来。开门进来的是来晚的王老七。王老七并未看到这一幕。王老七看到的是,杨二囤正从包里取小狗交给刘丽,满脸怪样,汗涔涔的。刘丽留下的一句话让王老七不解,是冲着杨二囤说的:你个二囤子,就这点本事啊!事后王老七还傻呵呵问杨二囤,刘丽这话啥意思?杨二囤说,大哥,你就别问了。

天越来越热、越闷,终于下起雨来。王老七不得不赶快跑到后面的厕所去,他扯了一大块塑料布去遮盖水泥。至今赵明智那面也没派人来修厕所。卸下的水泥在露天地里,眼瞅着被雨浇。他把塑料布盖在水泥上,但四周还是盖不住,雨水从边沿往里浸,等天晴后再看,水泥已大受影响。王老七忍不住跟赵明智打电话,赵明智说,马上马上,你等着。这样的联系一次又一次,一个马上又一个马上。但就是没人来。王老七干着急。

一天下午,一辆黑马自达停在王老七店门口,是赵明智来了。王老七放下手中活儿,把赵明智迎进屋。赵明智说,哎,你们还了刘丽小狗,怎么不告诉我?王老七说,刘丽没告诉你吗?赵明智说,没啊,你们谁都没跟我说啊!王老七说,我觉得刘丽应该告诉你啊,她和你关系那么近,还用得着我吗?赵明智说,她和我关系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明智一脸不高兴,说,王老七,我可是为大伙儿帮忙,谁有困难我帮谁,包括你!王老七说,我就说她和你关系近,这有啥?赵明智没吱声,突然就钻进车把车开走了。但是没过一会儿,赵明智的车又开回来,跳下车从兜里掏出什么东西往王老七手上一放,说,这两张卡,是杨二囤的,你帮我还给他吧。王老七说,这个,还是你找他吧。赵明智说,这是他上次落在我那儿的,我不想见他,麻烦你了。

王老七略感事不妙,赵明智这家伙儿,还真不好拿捏。

话说回来,就是前面提到的刘区长,即赵明智向王老七介绍的那个高个子,是个爱较真的领导,凡布置的工作,都要亲自检查,亲自去看,是个十足的工作迷,等看到王老七这里,正赶上下雨。他没带伞,竟一个人扒着厕所墙往里面瞅,却不料脚底一滑摔个跟头。王老七这时正巧在旁边给水泥添盖塑料布,见有人跌倒,赶紧过来扶。王老七眼不笨,等把人扶起,一问一瞅,认出是那天来的刘区长。王老七说,你是刘区长?刘区长说,我是。刘区长满身泥,却脸带笑,和王老七聊起。王老七没说别的,就说希望快点修好厕所。刘区长说,对不起啊,是我们做得不够,拖了时间,放心,会很快修好!王老七发现,刘区长是一个人开车来的,身边没一个人,令人惊讶!

雨又来了,而且比上回猛。王老七从后院往回走,雨珠劈劈啪啪往头上砸。忽然,他发现雨雾中有只狗从一旁钻出来向他靠近。他定晴细看,竟是他的黑毛狗!他大吃一惊,怪,狗竟然回来了!他揉着眼,透过雨雾再细看,没错,就是自己的狗!他一把抱住黑毛狗!这时,手机铃却响起,他忙掏出捂在耳边接听,原来是赵明智,赵明智说,王老七,你是不是找刘区长了?刘區长把我训了!知道被训是啥滋味吗?再训我就得下岗了!……

王老七说,对不起,我没找刘区长,真的没找,误会,误会啊!

赵明智说算了,你的事我现在就落实,已派人去了,放心吧!

王老七说,告诉你一件事,我的狗回来了!

赵明智说,真的?那好那好!……

猜你喜欢

刘丽区长明智
减震隔震技术下高层建筑消能减震结构概念设计研究
神童之殇
开启密码锁
区长“不开心”
最后的拆迁
去郊游
你以为
亲情让爱走开
能喝酒的外商
拍写真集让我付出惨痛的代价